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2018-06-07 10:38:08)
分类: 杂谈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兼谈汉字教学应回归传统“六书”

浙江临海市古城小学  杨新安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高兴”的“兴”?日前一个小学五年级男生提出这个问题。我答复如下。

“益”跟“休”“看”“掰”等字一样,是会合各字件而表意的“会意字”,由上“水”(横向看)和下“皿”合成,本义是“水”高出“(器)皿”而满溢出来。后来因为“益”字常用于“富裕”“增长”“更加”“利益”等引申义,为了区分这些引申义,便又为它的本义造了一个形声字——溢(左形右声)。这样,“益”和“溢”就形成了一对古今字。

类似“益——溢”古今字还有不少,如“然——燃”。前者“然”也是会意字,由斜“月”(即“肉”)、“犬”和“灬”(火)三个字件合成,意思是在火上烧烤狗肉。后来因为“然”字被假借为“许诺”“如此”和“是”等义及虚词,为了区分这些假借义,便为它的“烧”本义也另造了一个形声字——燃(也是左形右声)。

因为“益”,我还自然地想到一个正儿八经的也是由上“水”和下“皿”合成的会意字“泴”(见《康熙字典》《中华字海》等大型辞书)。“泴”是“盥”(uàn)的异体字,义为双手浸在盛有水的“皿”里清洗。这组字当然是笔画多的“盥”字合理——其中的左右双手还清晰可见呢。故“盥”留下成为被推荐的规范字而“泴”则进入被淘汰的异体字大军里(被淘汰的异体字一般多于被留用的规范字,如在《中华字海》里,“地”的异体字就有“坔埊嶳墬”等十多个)。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 

因为“益”和“泴”,我进而又联想到了也是“水”居上的会意字“沓”(tà)。“沓”字从“水”从“曰”(说话),义为说话如滔滔流水那么繁多,故“沓”字拥有“重复,繁多”义,如“杂沓”“纷至沓来”。“沓”另可用作量词,读dá,如“一沓纸”(即“一叠纸”;此“沓”也含“多”义,纸多了叠起来,就成“沓”了)。

因为联想而扯远了,现在言归正传。知道了“益”字的本义跟“水”有关,该字的上面就不会节外生枝或画蛇添足而写作高兴的“兴”了吧。

小学生为什么会提出“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高兴”的“兴”这个问题呢?这该与我们当下的小学语文生字教学脱离“六书”有关。

古代汉字教学,重字理,讲“六书”(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用简明扼要的“六书”来解读每个字的形音义三方面怎么有机融合的道理。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楷书,虽然经历了数千年的演变,但其中的大多数,还是可以讲出个道理和来龙去脉的,所以作为世上唯一的表意文字——汉字,至今仍然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世界其他国家民族的文字都早已由表意文字而转变为表音文字了)。我们理当重视、继承并发扬光大这份珍贵的遗产。但遗憾的是,我们当下的小学汉字教学,大多数却不理睬那套富有中国传统智慧的“六书”了,所以随着识字量的增多,错别字也越来越多,直到博士生为止都避免不了。在此还须要特别指出的是,因为当前汉字教学不讲“六书”、不讲理,孩子们只好机械地死记硬背,由此还影响到国人智力正常的发展,这个危害和损失对全体中华民族来说显然就更大了。为此,笔者郑重建议:必须尽早扭转这种颓废的局势!其实要扭转这种颓废的局势并不难,只要把初中语文一年级的“六书”常识,下降到小学一年级来教学就行了。这样,让小学教学的3000个常用字,与“六书”的字理紧紧地捆绑在一块儿,从小就深深地烙印在每个孩子的脑海里,并因此而有力升华全体孩子的智慧,有何不好?而把“六书”放到中学里教学,岂不成了脱离实际的“马后炮”?!——中学语文教师能回头小学学过的那3000个常用字,结合“六书”来逐个讲解吗?!再说中学6年(初中3+高中3年)所学到的生字也不多,仅500个而已。“六书”因此所发挥的作用和威力也实在不大吧。

其实“六书”里的造字法,就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这四种(“假借、转注”属于用字法)。每个字都有“形音义”三方面内容。“象形、指事、会意”这三种造字法,其实缺乏“表音”部分,其字音随字义而约定俗成。如象形字“木”,甲骨文作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三改稿),其形义一目了然,就是不懂汉语汉字的老外,只要一说也能明白,就是英语里的tree。其字音mù则随该字的字义而约定俗成,这对于有“语感”的国人来说,字音的解读,就是没有专门的表音部分,一般的常用字也根本不成问题。至于形声字“沐”,表字义的形符()和表字音的声符(木)都具备了,就自然更科学、进步而完善了。因此,汉字发展到“形声”体系的阶段,就完全成熟了。对此,结合“六书”教汉字,我们古代的孩子一教就懂,我们当代的孩子应当更不成问题,因为当代的孩子比起古代的孩子该无疑更聪明,所以人们的发明创造也越来越多,社会的发展也越来越快。在古代,“六书”就是在孩子刚启蒙的时候教给他们的,所以“六书”也被称为“小学”(另包含训诂、音韵等汉字常识),而且是“小学”内容的重点。试想,古代的孩子们在学习刚起步的发蒙时期,就是凭“六书”而领会每个常用字的字理,而不是靠机械的死记硬背。对此,古代的孩子普遍能够接受、消化“六书”,我们当代的孩子难道还不如古代的孩子吗?“六书”是我们汉语汉字的基础精华,如果这个基础,当下在小学教学阶段都打不下来、打不扎实,我们还敢期望中国整座的汉语文大厦及和汉字有关的科学大厦等,会稳如泰山、坚不可摧吗?

再说小学语文课的授课时数,和其他学科比较,还是最多的。如此当下的语文教学还普遍不景气,并拖其他学科的后腿,因此为全社会所诟病。我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小学语文教学普遍抛弃了富有中国传统智慧的“六书”。例如本文前面所说的“益、泴(盥)、沓”和“然”那四个会意字,字义和字形紧密结合,顾名思义,有根有据,不是既有说服力而且也很有趣味吗?如此按汉字的“六书”来教学,自然而然地就传承了国学精华,这般的汉字教学天地,不是生动如画、如沐春风吗?

总之,“六书”无疑是汉字自身极具魅力的精气神。而当下小学里的汉字教学却偏偏普遍抛弃了传统“六书”这个精气神,如此小学的语文教学自然就非常枯燥乏味了。而自古以来的小学语文教学最重要的任务,显然也就是基本掌握那3000个常用字嘛。那么怎么样才算“基本掌握”那3000个常用字呢?简单说来就是要懂得其中每个字的“形音义”三方面内容。而要把握每个字的形音义三方面内容,做到心中有数,最好最简单有力的方法,也就是从“六书”这个角度切入,才能纲举目张,从容不迫地达到那个目的——通过“六书”,把形音义三方面内容自然有机地融合在一起,特别是不需要枯燥乏味地去分割硬记每个字的形音义。否则,便是舍本逐末,南辕北辙,劳而无功。

总之,一言以蔽之,当下小学语文的汉字教学,如果仍然远离国粹“六书”,那汉字的教学之路只能越走越窄而看不见根本的出路。

最后为了使广大小学语文教师真正回归国粹“六书”,本文对症下药,开出如下处方,供顶层的教育部思考。(1)以“六书”为纲,重编小学语文课本及其教学刚要、教学参考书;(2)指定某个专家独立编著《“六书”解读小学3000个常用字》,作为小学汉字教学的依据(两人以上编写容易导致自相矛盾等弊端);(3)围绕“六书”,组织培训全国小学语文教师(由于长期脱离“六书”,经调查,“益”字上的那个“水”,大多数小学语文教师不知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