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二改稿)

(2018-05-30 16:44:08)
分类: 杂谈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兴”(二改稿)

——兼谈汉字教学应回归传统“六书”

浙江临海市古城小学  杨新安

 

“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高兴”的“兴”?日前一个小学五年级男生提出这个问题。我答复如下。

“益”跟“休”“看”“掰”等字一样,是会合各字件而表意的“会意字”,由上“水”(横向看)和下“皿”合成,本义是“水”高出“(器)皿”而满溢出来。后来因为“益”字常用于“富裕”“增长”“更加”“利益”等引申义,为了区分这些引申义,便又为它的本义造出了一个加上“氵”的一目了然的形声字——溢(左形右声)。

类似“益——溢”古今字的有“然——燃”。前者“然”也是会意字,由“月”(即“肉”)、“犬”和“灬”(火)三个字件合成,意思是在火上烧烤狗肉。后来因为“然”字被假借为“许诺”“如此”和“是”等义及虚词,为了区分这些假借义,便也为它的“烧”本义造出了一个加“火”的形声字——燃(也是左形右声)。

因为“益”,我还自然地想到了一个正儿八经的也是由上“水”和下“皿”合成的会意字“泴”(见《康熙字典》)。“泴”是“盥”(uàn)的异体字,义为双手浸在盛有水的“皿”里清洗。这组字当然是笔画多的“盥”字合理——其中的左右双手还清晰可见呢。故“盥”留下成为被推荐的规范字而“泴”进入被淘汰的异体字大军里。

因为“益”和“泴”,我进而又联想到了也是“水”居上的会意字“沓”(tà)。“沓”字从“水”从“曰”(说话),义为说话如滔滔流水那么繁多,故“沓”字拥有“重复,繁多”义,如“杂沓”“纷至沓来”。“沓”另可用作量词,读dá,如“一沓纸”(即“一叠纸”;此“沓”也含“多”义,纸多了垒起,就成“沓”或成“叠”了)。

因为联想而扯远了,现在言归正传。知道了“益”字的本义跟“水”有关,该字的上面就不会节外生枝或画蛇添足而写作高兴的“兴”了吧。

小学生为什么会提出“益”字的上面为什么不写作“高兴”的“兴”这个问题呢?这该与我们当下的小学语文生字教学脱离“六书”有关。

古代汉字教学,重字理,讲“六书”(象形、指事、会意、形声、假借、转注),用简明扼要的“六书”来解读每个字的形音义三方面怎么有机融合的字理。汉字从甲骨文—金文—小篆—隶书—楷书,虽然经历了数千年的演变,但其中的大多数,还是可以讲出个道理和来龙去脉来的,所以作为世上唯一的表意文字——汉字,至今仍然具有顽强的生命力(世界其他国家民族的文字都早已由表意文字而转变为拼音文字了)。我们理当重视、继承并发扬光大这份珍贵的遗产。但遗憾的是,我们当下的小学汉字教学,大多数却不理睬那套富有中国传统智慧的“六书”了,所以随着识字量的增多,错别字也越来越多,直到博士生为止都避免不了。并因汉字教学的“不讲理”而影响到国人智力更好的发展,这个危害对全体中华民族来说显然更大。为此,笔者郑重建议:为了有力传承古代优良的汉字教学方法,把初中一年级的“六书”内容,下降到小学一年级来教学。让小学教学的3000个常用字,与“六书”的字理紧紧地捆绑在一块儿,深深地烙印在每个孩子的脑海里,并因此而有力升华全体孩子的智慧,多好!而把“六书”放到中学里教学,岂不成了脱离实际的“马后炮”?!——中学语文教师能回头小学学过的那3000个常用字,结合“六书”来逐个讲解吗?!再说中学6年(初中3+高中3年)所学到的生字也不多,仅500个而已。“六书”因此所发挥的威力也实在不大吧。

其实“六书”里的造字法,就是“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这四种(“假借、转注”属于用字法),不论古今,是绝大多数的小学生都能接受的。社会是向前不断发展和进步起来的,人们的学习能力和智慧也是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和进步起来的,当代的孩子比起古代的,无疑聪明多了,所以人们的发明创造也越来越多,社会的发展也越来越快。在古代,“六书”就是在孩子刚启蒙的时候教给他们的,所以“六书”也被称为“小学”(包含训诂、音韵等汉字常识),而且是“小学”内容的重点。试想,古代的孩子们在学习刚起步的时期,就是凭“六书”而懂得每个常用字的字理,而不是靠盲目的死记硬背。对此,古代的小学生能够普遍接受、消化“六书”,我们当代的孩子难道还不如古代的孩子吗?“六书”就是我们汉语汉字的基础精华,如果这个基础,在小学教学阶段都打不下来、打不扎实,我们还敢期望中国整座的汉语文大厦,还会稳如泰山、坚不可摧吗?

而且小学语文课的授课时数,和其他学科比较,还是最多的。如此当下的语文教学却普遍不景气,为全社会所诟病,我认为,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们的小学语文教学舍本求末,跟普遍抛弃了富有中国传统智慧的“六书”有重大关系!例如本文前面所说的“益、泴(盥)、沓”三个会意字,字义和字形紧密结合,顾名思义,有根有据,不是既有说服力而且也很有趣味吗?如此按汉字的“六书”来教学,自然而然地就传承了国学精华,汉字教学的天地,那一定会春意盎然、活力四射的。

总之,“六书”是汉字自身极具魅力的精气神。当下汉字教学之所以普遍不景气,孩子笔下的错别字等问题越来越多,其主要原因就是脱离了“六书”这个精气神。而小学语文教学最重要的任务,显然也就是那3000个常用字嘛。怎么样才算基本上掌握了那3000个常用字呢?就是要懂得其中每个字的形音义三方面内容是怎样融为一体的。而要把握每个字的形音义三方面内容,做到心中有数,也只能从“六书”这个角度切入,才能纲举目张,从容不迫地把握起来。否则,舍本逐末,别无出路。

关于“六书”的成果积累,从东汉许慎撰著的非常辉煌的《说文解字》起,直到清朝至当下,有关的文献汗牛充栋。只要我们去查找、去利用,是不成问题的。

总之,一言以蔽之,当下小学语文的汉字教学,如果仍然远离国粹“六书”,汉字的教学之路只能越走越窄。

为了使广大小学语文教师真正重视国粹“六书”,本文最后建议:(1)作为汉字最重要的教学方法,把“六书”写入小学语文教学刚要;(2)由某个专家独立编著《“六书”解读中小学3500个常用字》,作为中小学汉字教学的依据(两人以上编写容易发生自相矛盾等弊端);(3)围绕“六书”,组织培训全国中小学语文教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