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从致橡树到霸道总裁爱上我

转载 2017-07-31 12:15:47
标签:我的前半生

听朋友推荐说,由亦舒小说改编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很好看,就追来看了一下。​

第一感受是马伊琍扮演的罗子君很到位,一出场,作为富太太的作天作地的劲头很足,带有上海口音的普通话也是下了点力气的。​

然后觉得剧情太拖沓。原著里面,离婚几乎是几句话就交代的,斩钉截铁,没有回旋,重点放在了离婚之后的重生。而电视剧里,到了第七集离婚的事也还没扯清楚。​没有耐心的我进入了快进看剧模式。​

快进到二十多集,居然看到罗子君对贺涵动了心,实在让我始料不及大跌眼镜。然后回想,此前编剧确实是为这个转折打了很多伏笔的,例如一开始渲染的子君和贺涵的冤家路窄,还有各种关键时刻贺涵起到的点醒梦中人的作用,原来都是为了接下来的这一出啊.....​

只是只是,这个转折实在是让我消化不良。天大地大,罗子君就非得对闺蜜的男人动心吗?​女性之间的友谊,在一个男人面前就这么不堪一击吗?

可以说,这个剧情设定把后来的剧情都给带变味了。后来的罗子君,在唐晶面前变成了一个为了友谊忍辱负重、深明大义的圣母形象(她还有理了?),在贺涵面前,变成了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狗血桥段里的玛丽苏女主形象,在陈俊生面前,又变成了绽放的玫瑰般的脱胎换骨的新女性形象。虽然编剧下了很多功夫努力要把这几个不同的形象糅合在一起,但是结局呈现的仍然是一个虚假的、缺乏说服力的罗子君,倒不如前期的阔太太那样让人能够产生共鸣。​

后来的剧情里,编剧在每个地方都试图突出贺唐恋的先天缺陷,不论是通过卓老板和洛洛的点评,还是通过罗母的表态。有几个地方的表现我还比较赞同,特别是贺涵到香港与唐晶见面的情节,把唐晶的试探和犹疑表现得很到位。但是,唐晶从香港回到上海,为什么就变成了卓老板嘴里的“逼宫”?难道不是贺涵求婚在先的吗?贺涵说的那句“任何时候只要唐晶愿意,我就把她迎娶回家”,难道已经失效了吗?如果这句话可以失效,那么他对罗子君的“任何时候我都等你”是否也不能永远作数?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贺唐恋最终的结局不是婚姻,这也不是罗子君介入的理由吧。贺涵如果真心爱了唐晶十年,罗子君如果真的视唐晶为最重要的朋友,他们就不应该在没有得到唐晶的blessing的前提下开始两个人之前的感情纠葛。​

在贺涵子君的感情曝光之后,剧中展现的一众人等的表现,也带有了编剧明显的偏向。比如罗母去找唐晶说事,让唐晶把贺涵让给子君,虽然遭到了子君的谴责,但是老太太理直气壮,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子群也认为唐晶不会因此怎么着。所以,因为唐晶坚强、独立,你们就可以欺负她了吗?你弱你有理,是这个逻辑吗?​独立的女性在社会上,甚至在女性自己的阵营里,就这么不受待见吗?

为了使贺罗恋更大程度上被人接受,接下来编剧安排唐晶幻化成几乎是变态女魔头的形象,苍白冷酷的表情,配着一丝不苟的短发,和全黑的服饰造型,以副总裁身份空降辰星,一上任就不留情面地开除了凌玲,由此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冲突,并为贺涵和罗子君二人对唐晶的“补偿”铺垫了机会。​

难为袁泉,在这样的编剧安排之下,仍然把唐晶扮演得有血有肉,最后一段她通过手机留言向贺涵告别的场景,表演实在十分到位,那说完话之后仍然举着手机迟迟不忍收线的动作,令人心痛。这一挂机,便是永别,十年纠葛就此一刀斩断,无论编剧将唐晶刻画成怎样看重“事业”的女性,这一刻的留恋仍然表现了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不论剧情如何狗血,本剧中的演员确实演技在线。袁泉之外,马伊琍扮演的罗子君也相当不错,若不是她的表演,罗子君这个角色恐怕会令更多我这样的“三观党”反感。另外陈俊生和凌玲两个角色的扮演也是可圈可点。话说陈俊生这个角色设定倒是比较成功,前后个性也还相对一致,除了离婚这件事做得不对之外,陈俊生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算得上是个好人。这个设定加深了本剧对于婚姻的思考,很多时候,婚姻的落败并不是因为遇到了坏人。最后一集中陈俊生对凌玲的一个拥抱让很多观众耿耿于怀,他们认为凌玲这样的第三者不配得到谅解或者幸福。我倒觉得这个处理还挺好。陈俊生的扮演者雷佳音自己说,这是因为陈俊生领悟了一个道理---- 婚姻都是一样的。难为这个80后的小伙子有这样的感悟。确实,以我看来,陈俊生和凌玲是可以终老白首的,因为陈俊生这样的好人,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不会辜负第二个女人。凌玲的扮演者就不说了,能把小三扮演得这么表面清淡无辜内心心机重重令人咬牙切齿,也是没谁了。甚至剧中的两个小朋友,也都演得不错,不是木偶娃娃。倒是贺涵这个重头角色,因为人物设定本身的缺陷,显得有些空洞无物了。​

最后说一下本剧的立意。强行增加了爱上闺蜜男友这样的狗血剧情之后,女性独立的主题显然被抛弃,本剧沦落成一个乏善可陈的三角恋的故事。而在爱情中取得胜利的一方,是那个更弱小、更“烟火”、更需要对方的后来者,而不是更骄傲、更独立、更追求精神层面的平等的初爱。罗子君从依赖老公,到依赖闺蜜,再到依赖闺蜜男友,她一路的开挂都是因为有霸道总裁无时不在的拔刀相助。反观唐晶本人的成长过程中贺涵扮演的角色,本剧似乎可以更名为“人生导师贺涵与他的两个女学生的师生恋”。由此似乎可以看出,绝世好男人贺涵所爱的就是那些需要他、依赖他、仰仗他的小女生,如果小女生变得与他一样强大,贺涵就不会再爱了。由此觉得豆瓣上的下面这段恶搞结局倒是很符合本剧逻辑:

“故事的结尾,罗子君和贺涵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为了更好地照顾平儿,又将保姆亚琴请了回来。久而久之,贺涵发现亚琴独立自主,吃苦耐劳,不卑不亢,浑身散发着光芒。贺涵逐渐心生爱慕,明里暗里帮助亚琴成立了家政服务公司,并选择同罗子君分手,和亚琴长厢厮守。 ”​

又忽然想起舒婷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写的“致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这样两性平等的爱情观,这种曾经让上世纪的“八十年代新一辈”追求和向往的爱情,为什么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让位于霸道总裁和玛丽苏了呢?​​


致橡树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  

也不止像险峰,  

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
分享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蝴蝶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67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