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2010-10-24 22:46:56)
标签:

哲夫

城市文学

文学研究会

中国作家联谊会

都市文学

杂谈

  出版国际生存文学丛书的初衷

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饥肠辘辘的豺,为了与一只高大的鹫争夺一块肉骨头而相峙良久,并大打出手。

 

    人类文明是一柄双刃利器,它剌穿了天地的蛮荒与生命的愚昧,也洞穿了地球的表里和天宇的臭氧层,南极与北极的冰雪正在融化,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的时日已经不远。迄今为止,人类文明已经成功地走到了现在,现在它如同一群正在穿越都市丛林的猛兽,以弱肉强食、为富不仁、急功近利、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为本质,正在高歌猛进、铺张扬厉、急急如律令地引领着全人类走向凶险莫测的未来,而文学是提醒与阻止或者是延缓未来悲剧发生的惟一还算有效的柔性手段,这便是出版国际生存文学丛书的初衷。


 

    《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公开征集书稿

 

 

    为了将中国一批生存文学作家的文学著作推向国际文坛和国际社会,通过出版中国作家生存文学经典著作,呼吁人们热切关注人类生存的地球,呼唤和提升人类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地球的意识,从而产生国际影响力,同时提升中国作家和中国环保事业有识之士在国际社会的声誉。为此美国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与纽约商务出版社在美国纽约共同编辑出版《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十卷本,现向海内外广大作家征集书稿。

 

    《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十卷本总顾问:蒋子龙(中国)、董鼎山(美国)。主编:哲夫(中国)、冰凌(美国)。

 

    《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十卷本将分长篇小说卷、中篇小说卷、报告文学卷、散文卷、诗歌卷。请有兴趣的作家将书稿或选题发至:uszjxh1996@163.com。经过编辑部审阅评定后,即通知入选作家。

 

    《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出版后,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和纽约商务出版社将在纽约召开新书首发式和记者招待会,并向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东亚图书馆等著名图书馆和社会名流赠书丛书。

 

    出版《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十卷本是一项纯粹的公益性社会活动,出书全靠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自筹资金,故入选本书作者不致稿酬,仅赠予10册成书。目前本书的出书资金尚在筹集之中,我们热忱地欢迎国内外热心于环保事业的有识之士和单位团体大力支持和赞助。

 

    热忱欢迎海内外广大作家参与!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爪尖嘴利的鹫狠啄豺的双眼,而豺也利用自己的尖牙和利爪,还以颜色。


 附文一

 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在纽约成立

 

    人民网北京8月1日电(记者 邹德浩) 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经过半年多的筹备,近日在美国纽约正式成立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中国著名作家蒋子龙、美籍华裔著名学者董鼎山担任研究会总顾问,中国著名作家、“环保文学第一人”哲夫、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旅美作家冰凌担任研究会共同会长,下设学术部、交流中心和秘书处。研究会还聘请了一批国际著名作家、学者和各界知名人士担任顾问。


  “我们为什么要成立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冰凌对记者表示:“请先看这一组数字:全世界每年生产的有害物质高达3.3亿吨,每年倾倒大海的船舶废物640万吨,仅从船上扔进大海的集装箱就有500万只;地球50%可利用的地表水被消耗,23%的耕地面积严重退化,50%的江河水流严重污染,25%的哺乳动物、12%的鸟类濒临灭绝;四分之一人类所患疾病与环境恶化有关,三分之一的土地面临沙漠化,80个国家严重缺水,10亿人口受到荒漠化威胁等等,人类的生存与发展面临严重的挑战!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作家,你能无动于衷吗?成立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的目的,就是以作家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以文学为载体和手段——捍卫给予人类生存的地球的尊严,捍卫我们子孙后代生存的基本条件。”

 

  冰凌说,去年我到山西,专门邀请著名作家哲夫担任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会长。哲夫先生是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理事、山西省环境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太原文学院院长,连续6年参加全国人大组织的“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活动,被评为“山西省首届环保形象大使”,还被国家环保总局评为2007年中国“绿色卫士”,他是十位获此殊荣者中唯一的作家。


  哲夫出版发表文学作品一千多万字,其中生态系列长篇有《黑雪》、《毒吻》、《天猎》、《地猎》、《极乐》、《天欲》、《地欲》、《人欲》等,环保纪实长篇有《中国档案》、《黄河追踪》、《怒语长江》、《帝国时代的黄河》、《世纪之痒》、《执政能力》等,电影有《毒吻》、《零点行动》等,获过中国图书奖、冰心文学奖、赵树理文学奖、北京文学奖等。1997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哲夫文集》十卷本。2003年《哲夫文选》十卷本由美国强磊出版社出版,在美引起极大的反响。


  哲夫先生表示:“多少年来我一直在致力于描写人类的生存状况。文学即人学,生存二字最接近人类的本质,也最接近文学的本质。生存环境一旦溃灭,一切学科都将荡然无存。环境保护不是慈善家居高临下对芸芸众生的关怀,也不是佛家悲天悯人的慈悲为怀,而是一种自觉自愿不得已而为之的自救行为。让文学真正发挥文学的作用,真正融入到人类的生存活动之中。我想,这大约就是生存文学的意义。感谢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率先在全球成立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并邀请我与冰凌先生担任共同会长,我一定会为此竭尽绵薄。”


  国际生存文学研究会将开展一系列具有实质意义的研究交流活动,计划出版《国际生存文学丛书》十卷本,并在纽约召开新书首发式和记者招待会。每年出版一本《国际生存文学研究》。每两年召开一次国际生存文学研讨会等。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肉食动物与经济动物的异趣同工,在未来的日子,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将会愈演愈烈。


附文二 

将生态文学深化为生存文学
冰凌

 

  今年是建国六十周年,是共和国的生日,恰好也是《都市》文学创刊五十周年的刊庆日,可谓双喜临门。《都市》文学的前身是《城市文学》,《城市文学》的前身是《太原文艺》。1

哲夫:将生态文学深化为生存文学哲夫:将生态文学深化为生存文学

   作者简介:冰凌,本名姜卫民,幽默小说家。现任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提名委员会主席、美国纽约商务传媒集团董事长、国际作家书局总编辑等。出版有《冰凌幽默小说选》、《冰凌自选集》、《冰凌幽默艺术论》等。
  

    记者印象:因为睿智的幽默,他问鼎文坛;因为强烈的热情,他自如地行走在中西方两种文化之间。他,是一个真诚的人。  

 

    山西是山药蛋派的发源地牞《都市》还叫《城市文学》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好,他们把杂志送给我,我把杂志送给耶鲁大学东亚图书馆,美国人很吃惊,没想到在中国的内陆省份能有一份属于城市的文学。城市文学的提法很有道理。哲夫先生一直在做环境文学,我们实际对环境污染问题重视不够,全球的污染问题都很严重。

 

   董鼎山先生最近有篇文章,从影片《2012》谈起,他说我倒不认为是世界末日,但全球变暖,冰山融化,这就是令人担心的全球性的问题。我把哲夫的文集10卷本拿给美国学者看,他们都很敬佩。我觉得我们国家有哲夫这样的作家来关注人类的生存很重要。实际上,城市文学的延伸就是环境文学,它比城市文学更高。

 

   我们应该把环境文学更深化一下,变成生存文学。从哲学意义上来说,人类和地球终将灭亡,这样讲可能有点绝望,但我不悲观,人类为改变这种面貌,要做些抗争,延缓这一过程,这种事哲夫已经在做了,这是最重要的。


  现在,农村与城市的距离在逐步缩小,在美国,你说哪儿是农村哪儿是城市呢?从波士顿开车经过康州经过纽约到达华盛顿,城乡已经连成一片了。而我们呢?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太原的《都市》杂志能把这杆大旗扛起来是很了不起的,从这个意义来讲,哲夫应该是一位伟大的作家。城市文学要反映城市化的生活,但不能仅仅将它放在文学层面来反映,而要将其放到更高的位置来考虑。文学干预生活,这应该是最大的题材,因为如果人类失去了生存基础,还有什么可谈的呢?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谁能告诉我:这物竞天择的残酷竞争,源之于自然规律?还是生物的本性?

 附文三 
 

                   都市文学是城市文学的前卫

(在《都市》文学创刊五十周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哲夫

 

 

1、城市文学尴尬的地位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耕文化和游牧文化非常发达,乡土文学迄今还一直是文学的正宗和主流。从古到今,中国文化具有相当强的天人合一思想,价值取向非常鲜明,以自然界山水田园为审美主体,市井生活不入文人的法眼。城市文学更多地充当着左道旁门犬马声色金粉繁华红尘世俗的配角,是不登大雅之堂的。

 

纵令在城市飞速发展繁荣的今天,相比较乡土文学,城市文学也还是一个配角,甚至连一个好的配角也不是,打一个比方,在我们的神圣的文学舞台上,大量的是描写乡村的文学,只有寥寥几部可以算是准城市文学,如《金瓶梅》和《红楼梦》等等,真正好的不多,连这些都还被视为是晦淫晦盗的东西,成为禁书。

 

所以我说在生旦净末丑之中,城市文学屈居于末位,无非一个丑角。

 

现在有所不同了,小丑也偶尔会客串一回生旦净末,但还存在正出与庶出的问题,在许多老一辈的主流文学工作者的眼里,乡土文学仍然是正宗,是正宫娘娘生养的,自然是锦衣玉食,奉为心肝宝贝,而城市文学是小婆子生的,属于庶出野种,多不受重视。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人类鼓励自己说:豺的胜利意味着鹫的失败,而失败是乃成功之母,有机会尚可卷土重来。

 

2、城市文学的定位

 

这个问题已经引起有识者的关照,我注意到前不久,上海召开了一个这样的会议,提出了一些想法,有些观点跟我所见略同。他们之中有人提出了城市历史文化传统的利用与转换问题。认为“城市多多少少总是有一些历史,历史是一座城市的根,是城市的记忆,如果你把这个城市的记忆抹掉了,那这个城市就彻底幻灭了,城市的记忆是城市文学很重要的财富。城市的历史既是城市的发展资本,也是城市的个性和品位所在,如果不把历史发挥到极点你的个性无法发挥,你的品位也就没有根据,我们不能搞建设性的破坏,而应该做融合性、精神性的转换。我们要对历史做融合性、精神性的转换,不仅仅是做个别因素的转换,这种历史文化传统向现代的转换,它是一个很微妙的过程,是必须做一种精神性的转换才能够成功的。”赵长天还提出“一个城市的经营与创意是很重要的,比如说城市的经营就是将城市作为一种资产来经营。”

 

从山西省走出去的文艺评论家阎晶明,现在是《文艺报》的总编,他也参加了上海会议,他说他曾经细致地考察过鲁迅生活过的城市,发现鲁迅尽管在北京、上海、广州、厦门等城市生活和写作,却始终无法在城市中获得心灵的宁静和安详。“这种对城市的警惕、距离、感受,是一个文学人应有的态度。”

 

他认为,乡村与城市叙事的差别,未必全在于文学本身,而在于中国文人一脉相承的道德隐喻:乡村是干净的美好的,是精神家园;而城市是充满尔虞我诈、声色犬马的堕落地,“乡村场景的温暖也正体现了人们对灵魂最终回归故土的渴望。似乎只有叛离城市、回归山林,在道德价值观上才是正确的。”

 

所以在很多的文学作品中,总是农村的妻子或者恋人,拯救了在城市中迷途的男人。历届获奖的文学作品也大多秉持正统的价值立场,总是将“矛头”指向商业文化对乡土传统的破坏。

 

 

哲夫:为了生存不放过任何食物

幸福的豺,享受着胜利的喜悦,而这样可供果腹的喜悦,却日见匮乏,争斗会更加剧烈。

 

3、率先举起城市文学旗帜

 

我觉得他们的这些观念对本刊的思考会有所裨益。

 

因为我们刊物所在的太原市有2500年历史,是最早的城市,也是最早的都市,虽然后来者居上,但从以上有识者的观点看,从城市记忆也即是历史的角度看,我们的历史文化是最丰富的,我们的刊物也是最有文学前景的。这是潜移默化的一种根植很深的城市记忆的影响,它在你的骨子里起作用。文学期刊恢复之初,我们之所以敢于置上海北京这些大都市不顾,本能地易《太原文艺》为《城市文学》,率先在全国举起城市文学的大旗,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有过顾虑和胆怯,怕太原市托举不起这杆大旗,事实是,我们不但成功地举起了这杆大旗,而且在全国各地还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发行量也很大,在全国各地均有一定影响。

 

这个影响至今还在。这次座谈会我让本刊特邀作家周梅森写几句话过来,明明说的是《都市》文学创刊五十周年,他发过来的短信却非要写成《城市文学》创刊五十周年,这只是一件小事,可通过这件小事,恰恰也折射出《城市文学》虽然由于不可抗的原因而更名为《都市》文学,却影响依旧,由此可见我们城市文学的旗帜,举的还是比较成功的。

 

4、城市文学的理论建构

 

记得当时我们找了好多评论家来帮助我们建设和完善城市文学的理论,特别请了北京的专家学者,诸如雷达、潘凯雄、张志忠、张德祥等著名评论家,还有许多人,他们都对本刊的城市文学理论建构付出过很多的心血。然而即使是这样,由于以上所说的一些原因,加上城市文学在中国属于先天不足,它在古代文学作品中是比较杂散的,精品不多,故当时无力从正宗的乡土文学大餐中分一杯羹。到后来和现在,这一杯羹总算是已经分到手了,但在现代文学盛大的冷餐会上也仅仅是一杯羹而已,还没有成为正宗和主流。

 

这就涉及到一个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不相适应的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城市文学的产生和发展是和城市的发展繁荣连在一起的,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经济建设的突飞猛进,城市化如同漫山遍野雨后的地皮菜也似膨胀生发起来,大大小小的城市五花八门,城市建筑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几乎是年年一个样,许多城市繁荣的程度也只有光怪陆离犬马声色还勉强可以及物达意。我们的成语字典中还没有为今天城市的日新月异准备好描写它的词语,所以大量泊来词和网络流行语就应运而生。

 

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没有想到,我们的文学更没有准备好,就进入了这个时代。

 

于是,文化这个上层建筑就无法适应经济基础的飞速发展了。没有了附骨之蛆也似的文化的强势的对经济发展的跟进,没有了文学细雨润物潜移默化的对自然人、社会人、经济人、生态人的灵魂深处的浸润抚慰的功能,无道德判断、无行为准则、无是非标准,才会成为时下社会一道接一道的诡异而可怕的风景。

 

这也就是当下社会问题层出不穷的原因之一。

 

换一种说法是,我们建起了超越传统概念意义之上的城市,却没有同时塑造出与之相适应的灵魂。因为文化和文学的柔性的意识形态领域的灵魂缺失,仅仅靠钢性的手段和法律来制约是无法使社会良性发展的。我认为城市文化和城市文学的苍白、浅陋、软弱,不能与时俱进,对这一切的发生具有不可推缷的责任。

 

当然,这只是我一家之言,有待讨论。

 

5、都市文学的崛起

 

现在我想提出一个观点,近30年来的城市发展进程,几乎超过了古代三千年文明发展的速度,没有做过统计和计算,只是一种感觉。中国封闭的太久,贫困的太久,渴望的太久,一旦放开,就是万马奔腾。

 

不说别的,光是这三十年来的城市建设,其规模速度气势都是前无古人摧枯拉朽的,是急不可待奋不顾身慌不择路的,村庄逐渐在乡镇化,乡镇在飞速城市化,而城市却在玩命似的都市化。不管我们是否承认这样一个现象,没有与时俱进的城市文学,事实上已经被飞速发展的时代远远抛在后面,在这个物欲横流信息爆炸的时代应运而生的是植根于现代都市生活与电脑写作并借助于高科技手段流通的文学。

 

我指的不单是网络文学,或是手机文学,不上网的文学作品其特质仍然属于它。富有这类特质的代表性的作品可以说是不胜枚举。从事这类写作的人物更是比比皆是,如我们编辑部的阎文盛、手指、孙频等人。最熟悉的还是我的女儿,她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她也写小说,她最近刚写的一部大学生活的中篇小说,让我感到吃惊和不解,本能觉得很好,可理性却觉得似乎写过了,不那么纯白,不那么圣洁,不那么通透。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时代发展变化了,而我们还停留在过去。

 

时代已经多元化,文学也需要跟进,用乡土观念、田园思想、传统城市文学的审美去关照它,已经行不通,固守过去,最终只能被扬弃。它已经升华,它已经是一个从城市文学中成功剥离出来的具有新时期前卫意识的新的灵魂,即:都市文学。

 

准确的说法是都市文学是城市文学的前卫,而形象的说法是,都市文学是城市文学金字塔的塔尖。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么,我们《都市》文学有幸而又走先了一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