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哲夫
哲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18,991
  • 关注人气:4,9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哲夫:是谁让范跑跑变成了魔鬼?

(2008-06-16 23:26:00)
标签:

爱在中国行

跑跑

私德

犄角

魔鬼

哲夫

中国

杂谈

分类: 哲夫生态小说类

哲夫:是谁让范跑跑变成了魔鬼?

范跑跑唱过的歌:我们的祖国像花园,花园的花朵真鲜艳,哇哈哈呀,哇哈哈呀

哲夫:是谁让范跑跑变成了魔鬼?

 

1、细节使范跑跑沦为魔鬼

 

地震来临,一位老师抛下自己的学生率先逃命,并坦承为此逃生乃人之本能。如果说情节是天使,那么细节就是魔鬼了,这一念之差,使有的老师升华为天使,而范跑跑却就此沦为魔鬼,也沦为了众矢之的,最终在汹汹然的声讨浪潮之中,被学校开除。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而仅仅是一个开始,范跑跑现象的背后,似乎还有更深层的东西值得我们深思。

 

人之初性本善,是中国人的说法,西方人认为人与生俱有自私的本能,为性恶论。但对美丑善恶好坏是非的界定,东西方并无二致,充分说明举凡是人,就逃不脱人类的属性。

 

西洋画中的天使,大部分是美丽的,丑的也有,极少;大部分长着翅膀,也有不长翅膀的,而以长翅膀的居多。性别比例是男女混杂,以女性为主。大人和小孩俱有,但数量则是孩子明显占优势。肤色和种族也似乎有所不同,白皮肤的天使似乎多一些,而黑皮肤、黄皮肤、棕皮肤的天使则少一些,甚或是没有的吧?这大约是耶稣和他的信徒们的疏忽大意或是无心的轻慢吧?也未可知,姑且置疑在这里,做一个备考。天使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是按照人们对美好的向往与追求的认知程度有比例有目的地创造出来的,这是一种具体的认定也是一种抽象的肯定,是个简单真理:美丽比丑陋好,女人比男人善良,孩子比大人纯洁。

 

都是爹娘生的,都是曾经纯真过的孩子,谁敢说范跑跑不可以升华成一个天使呢?

 

天使的共性是美丽而且身上长的有翅膀,和优生的男女也没有什么两样,不同的是里里外外都没什么缺点,几乎白璧无瑕,这是人类望尘莫及的。魔鬼的特点是丑陋而且头上长着犄角,还有一条粗长的尾巴,仅是外形就与天使和人类全然区分开来。事实上,有的魔鬼也不想自己的头上老是千篇一律地长犄角,可是由不得它,如果不长犄角那就会长满钉子或是别的什么,似乎不长点什么便不足以证明它是魔鬼,这就是上帝的聪明或曰人类的阴险了。

 

天使生来美好而魔鬼先天丑恶,这几乎已经成为人类的共识。

 

但也有另类说法,有部西片讲了一个初生魔鬼被人类收养长大成为人类忠实助手和魔鬼克星的故事。其中有个细节,即这个魔鬼每天起床,都要叼上一支粗大的雪茄,然后拿一把电锉火星四溅地使劲打磨头上那两截已经折断却还在不断顽强生长着的犄角,这两根犄角的长或短,将决定他是恶魔的同伙还是恶魔的敌人,只有克制住这两根不断生长的犄角,这个魔鬼才会继续成为人类的朋友。

 

无疑这是人类一个荒诞的杜撰,但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后天教育可以改造先天的魔鬼。也许上帝会因此而不高兴,但是恐怕连上帝也不得不承认,这才是人类真正的聪明。

 

范跑跑的失败,是因为他没有适时的打磨好他头上的那枝犄角。

 

2、公众扮演了审判者的角色

 

公众身上有的东东,天使和魔鬼的身上无一不具备。所以说,天使完全是人类想像的产物,是人格化的东东。对待坏人,天使会发脾气,会使出诸种手段,只是会最终会给犯错者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倘不思悔改并十恶不赦,天使就会变成死神,带他去地狱赎罪。

 

在范跑跑事件,公众成功的参与并扮演了审判者的角色,不妨将此姑妄确定为一种民主的胜利,毕竟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的中国是罕见的,是难能可贵的。所以姑且不论公众是否真的设身处地的思考过,是否把自己放在范跑跑当时的处境和立场上思考过自己会怎么办?是克制逃生的本能做天使,还是顺从逃生的本能而丢下孩子们去做魔鬼?

 

我想,不乏在思考中为自己的抉择捏一把汗的人,一把没把握的汗,同时也就万分庆幸自己没有真的处于那种尴尬之中,可以远离危险,无须在瞬间决定自己就此沦为魔鬼?还是永远升华为天使?我想这是大有人在的。既然进退自如,无须为那个伤脑筋,那么,做出道德的常识性的判断,就轻松的多了,随群而喷薄出的谴责也就变得激情和亢奋了。

 

于是各种各样无所不用其极的口水就真的使范跑跑陷入没顶之灾了。

 

大如社会小似村庄,具体到人抽象到文学创作,都离不开天使和魔鬼这两个东西。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互相制约互相较量的最终,才是人性真正的升华。推动这两者长盛不衰的力量,还是天使和魔鬼,情节是天使,细节是魔鬼,没有这两样就不会有生动的故事。

 

不乏冷静的人,他们的垢骂囿于思考,这种垢骂中潜伏着忧郁和深沉的叹息,不仅仅是口沫横飞,如唐古拉、墨客、红尘、八婆等等的许多网友,他们的讥讽是含泪的微笑,严厉中寓有遗憾,因为他们知道,那种名叫自私或怯懦的东西,并非范跑跑身上所独有,而是与生俱来就伴随着我们每一个人,也就是说,魔鬼的犄角和天使的翅膀,长在所有人身上。

 

许多人不信耶稣,却并不妨碍人们喜欢天使,因为天使是美好的化身,美好到让人只有举头仰视和顶礼膜拜的份儿。虽然可望不可及,但毕竟给了人们一个美好的念想儿。倘若连这样一个美好的念想儿也没有,那人们对美好精神的向往和追求又将如何呢?

 

3、我们当中何止一个范跑跑

 

中国何止一个范跑跑?相对英雄而言,恐怕类似范跑跑这样的人,在当下社会的比例中不是个小数,开除一个坦率直白的范跑跑,只会让其余的范跑跑更加小心翼翼,把自己更深地藏匿和伪装起来,更加道貌岸然,更加具有欺骗性,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范跑跑的问题。

 

倘若人文生态没有恶劣到这种无是非标准无行为准则无道德判断的程度,如果社会大环境没有出现这么多的腐败现象和这么大的贫富悬殊,假如信仰危机没有发展到这种黑白不分善恶颠倒美丑易位的地步,是非泾渭分明,公道自在人心,范跑跑是否会少一些?

 

70多年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就说过:私德不讲究的人,每每就是成为妨害公德的人,所以一个人私德更是要紧,私德是公德的要本。把自己的私德建立起来,便等于筑起了一座“人格长城”。如果有了这样的人格长城,范跑跑还会跑吗?倏忽70多年过去,私德是较前修得好了呢,还是愈加地坏了?遗憾的是后者。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光是开除一个范跑跑,就无异于“锯箭”,头痛医头,脚疼医脚,于事无补。这样的病人还有什么事不敢想?什么话不敢说?什么事不敢做?人格教育多少年来都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开除一个范跑跑,还会有千万个范跑跑成长起来,类似事件还会层出不穷。

 

多少年来我们的国民教育缺失并已沦为八股,课本中充斥的也是官话、套话、大话、空话、假话,不把生动弄干枯、不把含蓄整直白、不把感情弄成态度、不把儿童教育成木乃伊、不把鲜花剪裁得色香味俱灭,那就不叫八股教育。耳濡目染,日积月累,想要这样的范跑跑崇高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自然人演变成社会人,这个责任,最终还得社会来负。

 

4、从范跑跑现象说开去

 

不妨从范跑跑说开去:天地间有大美也,这大美便是自然。

 

自然是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却不幸沦为害虫,这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自然生态环境因人文生态环境的不断恶化而恶化,人文生态环境因自然生态环境的不断丑陋而丑陋。害虫吃光树木就没东西可吃,自以为聪明,却无异于自杀。因为没有树木而饿死害虫,这又是它杀。并非这些害虫没有想到,而是个个都自以为不含糊:自然是树木,我们是害虫,虫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眼前好活,谁还管得了以后?害死一万年又有什么所谓?反正到了自然之树轰然一声倒下之时,这一茬大害虫早就在另一个世界逍遥了!

 

这些不肯觉悟的害虫们,使得人文生态环境继续丑陋,使得自然生态环境继续恶化。假、恶、丑大行其道,真、善、美翘首低回。人世因利令智昏而丑恶,环境因资本积累而龌龊,生活有了数量却没有了质量,人们在得到温饱的同时却丧失了健康,社会空有外在的辉煌形式却低迷了人类生活真正的内容,生存环境恶劣得连害虫们都快要活不下去了。

 

人类原本是大美之子,是大千世界的一部分,是自然王国中最得宠的一族生物,是大美世界里最美的一道风景。善是自律开出的花朵,恶是贪婪结出的果实。不幸的是,社会人往往见小利而忘大义,社会人每每会利令而智昏,大美的德性、操守、品格、诚信之类正在因贪婪、自私、不义、鲜廉寡耻而逃匿和消亡。善恶如果错位,好坏倘若不分,是非假如不辨,人世就不会有真正的公平,人心就不会有真正的向背,人性就不会激浊扬清以升华自己。

 

千百年来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够秩序井然地维持到现在,可以是这个,也可以是那个,但说穿了,靠的只是两样东西:一个是天使,一个是魔鬼。天使是内在的,它代表的是自省和自律,魔鬼是外在的,它肩负着法律的强制功用。把自己自律得像天使一样美好的人类,自然不会触及道德和法律的底线,而一旦不小心触及,魔鬼就会适时出现,轻则羁押你的肉身,重则销毁你的灵魂。绝对公平不可能,相对公平总是有的。这和国家属性关涉不大。

 

宇宙无限,地球只是一个村子,分布在这个村庄里的国家说到底也无非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池塘,生活在其中的人类也无非是一些这样或是那样的不同种类的鱼儿。维持好一个鱼塘的生态秩序同样需要有天使和魔鬼,悠游在各自的层面享用属于自己的食物,管住自己贪婪的嘴巴,钓饵奈何不了你,天使就会与你同在。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弱肉强食是大自然为维持生物链避免生态失衡而处心积虑出台的强制性法律手段,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大美如同一位被人类挟持日久并轮奸怕了的张皇失措的女孩子,她正在想方设法地逃匿丑恶的追杀并远离不良的人类;大丑则如同一伙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黑社会老大,正在趾高气扬无所顾忌地凸显自己并大踏步地向我们的社会袭来,开始全方位地入侵我们的生活。时间是杀虫剂。自然是大树,我们是害虫,不思悔改,等待我们的将会是来福林。

 

那时,恐怕我们就算是都变成范跑跑,也是跑不赢的了!

 

附两则相关教育的让人酸鼻的笑话

 

教育之对贫困山区而言可谓一件奢侈的事,可是不办教育却会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过去吕梁山区流传着一则让人听了发笑却又心酸的放羊、挖煤模式。

 

领导下来视察,问一个放羊孩子:你不上学长大以后做什么?

 

孩子说:挖煤挣钱娶媳妇生孩儿。

 

领导又问:那你生下孩子做什么?孩子答:放羊。

 

领导再问:那你的孩子长大了做什么?

 

孩子答:挖煤挣钱娶媳妇生孩儿。

 

领导为之气绝。

 

这个放羊挖煤的模式可谓魔道,一旦堕落其中,便会龌龊出另一则笑话。

 

又一领导到贫困山乡视察,见一孩童将双手插入一老头裤裆内,便好奇地问老头这是为何?

 

老头说:乡下穷得买不起玩具,只好让孙子玩这个“变形金刚”。

 

领导为之晕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