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的香格里拉2 哲夫

(2008-01-22 19:32:51)
标签:

滇金丝猴

苞谷

金殿

哲夫

香格里拉

杂谈

垦仙山以种苞谷,毁瑶池以建鱼塘,拆金殿以盖猪圈,砍玉树、烧琼枝、金换铜、珠易谷,就似佛祖对唐僧所说的:卖的有些贱了。

 

1997年我参加大学生绿色营拯救滇金丝猴在云南迪庆考察达一个多月。

迪庆,藏语意为“吉祥如意的地方”,是云南省唯一的藏族自治州。迪庆地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并流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核心,有白茫雪山国家级自然保持区,有哈巴雪山、碧塔海、纳帕海三个省级自然保持区,有金沙江、澜沧江并流奇观,有以深、窄、陡、险、秀而著名的澜沧江峡谷,虎跳峡及香格里拉峡谷,有迄今仍是无人登顶的“处女峰”梅里雪山卡格博峰(当地人称之为太子雪山),有低纬度低海拔( 2700米)的现代冰川明永恰,有仙人遗田美称的白水台,有松赞林寺、东竹林寺、达摩祖师洞等众多的藏传佛教文化名胜。州内的民族和睦相处,有着各自的宗教信仰、民族风情、民族文化。

当时迪庆州德钦县林区高举着电锯和斧头正在大举砍伐滇金丝猴的赖以栖息的最后一片高原森林。那时我对对迪庆的印象是:一个吃森林不吐骨头的地方。一个吃了几十年木头财政却没有养肥自己的贫穷落后的地方。一个除了会吃木头财政会砍伐森林破坏生态而外别无所长的地方。一个喜欢哭穷并动辄伸手向国家要钱的地方。这其实是一种常见病。

香格里拉就在迪庆,这是上帝对迪庆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是自然给迪庆人的一个绝妙的讽刺。当19344月英国伦敦麦克米出版公司出版该小说、并立刻被独具慧眼的好莱坞制片公司摄制成电影风靡全球、其主题歌“香格里拉”唱遍全世界甚至连“香格里拉”这几个字都被香港郭氏家族买断成为世界酒店至高的品牌、《消失的地平线》成为西方人梦中的《桃花源记》、香格里拉成为全世界人类都在苦苦寻觅的理想国和人间乐土、引起始料不及的世界性轰动并引发寻觅香格里拉的热潮历久不衰之时,远在中国云南的迪庆州,这个香格里拉的所在地,这个桃花源中人,却还在避秦,不知有晋。他们那时天天在做什么呢?

他们身在香格里拉却不知香格里拉为何物?事实上希尔顿笔下那个没有生态破坏只有人与自然和谐相依的地方,那些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异。地方只会吃森林吃自然生态吃木头财政,别的功能已经退化。伐木工人天天举着斧头端着摩托锯在勤勉的砍伐“蓝月谷”的蓝色月光,成千上万辆大卡车日夜不停的搬运和吞噬那座形如金字塔高耸入云的名叫“卡拉卡尔”的金子堆成的雪山,大量的植物生物流离失所濒临灭绝。周边的原始森林伐光之后他们又盯上了滇金丝世代居住的唯一的家园,楚楚可怜的“红唇一族”面临灭顶之灾。

一个名叫奚志农的年轻人,冒着风险曝光了这件事,引来了全国以及全世界的声援和大学生绿色营包括我以及众多人物的介入,中南海被惊动了,国务院出面干涉了,滇金丝猴因此而被保住了。97大学生绿色营的赞助人、唐锡阳先生相濡以沫的爱人,中国的洋媳妇儿,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美国人马霞,却在“香格里拉”正在冉冉升起的黎明前逝去。

那时有许多迪庆人不理解,他们扎撤着握惯了斧头的双手,无助的冲着满目疮痍的“蓝月山谷”和被吞噬了一半的“卡尔卡拉”以及在人类的刀斧和淫威下已经失去了自我的可怜的“香格里拉”,发出嘶哑的呼叫:天呀,不砍木头我们吃什么?总要让我们吃饭吧?

1997914云南省在中甸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世界正式宣布“香格里拉就在迪庆!”当天夜里,英国广播公司(BBC)就向世界广播了这条消息。国内各大媒体以及全世界的各大报纸,如英国《泰晤士报》、《卫报》、《金融时报》,美国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西雅图邮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时代周刊》、日本的《朝日新闻》、《读卖新闻》、香港的《南华早报》、《亚洲周刊》、新加坡的《联合早报》、《海峡时报》、马来西亚的《星洲日报》、《南洋商报》等各大媒体,都用很大的篇幅迅速做出了报道。

“香格里拉”在迪庆水落石出之后,迪庆人还没有即刻完全觉悟,还准备一边建设香格里拉旅游景点,一边继续砍伐“蓝色月光”,肢解“卡尔卡拉”,还想继续吃掉“香格里拉”身上最后一点人齿的剩余,并准备以牺牲“香格里拉”可爱的守护者、被我戏称之为“红唇一族”的滇金丝猴,来换取地方财政上的宽裕和居家过日子的奢华。

只顾眼前利益不谙生态规律,只知无度掠夺不懂反哺回报,只想自己日子好过不管后人光景难熬,只知及时行乐不知危患之将至。不知死活急功近利追求经济指标成为时尚,简单粗暴短期效应掠夺自然资源蔚成风气。因循守旧之风大炽,不思变革之势猖獗。

诸如自私、狂妄、贪婪、懒惰、轻率的习性,不仅在迪庆人身上存在,这些年来在我们大汉民族的血液中和身体上也甚嚣尘上汪洋恣肆不可抑止。

如果不是国务院及时下达了“禁伐令”,香格里拉残剩的几根神奇华丽的羽毛还会被继续拔掉贱价出售。这是一个无须争辩的事实。

如同赶着毛驴上山一样,先有了一根无情的鞭子,当大批热爱自然的游客们为“香格里拉”掏空了自己的钱袋时,又有了一束可爱的青草。于是,毛驴上山了,迪庆下山了。

这时的迪庆人才开始明白这些年自己都做了一些什么?

天天上山砍的不是森林而是玉树琼枝,日日烧火做饭用的不是劈柴木拌子而是凤毛麟角。伐倒的是身上的骨,砍去的是脚下的根,挖掉的是体内的血肉,掘除的是自己家的祖坟,毁弃的上未来的身家性命。

几十年如一日,他们终于明白,垦仙山以种苞谷,毁瑶池以建鱼塘,拆金殿以盖猪圈,砍玉树、烧琼枝、金换铜、珠易谷,就似佛祖对唐僧所说的:卖的有些贱了。

 

哲夫:阎吉英的道德观《大爱无敌》之上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