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3年夏美西游(五)小"大角羊"战场国家纪念碑

(2013-08-20 09:11:18)
标签:

国家纪念碑

美国西部

印第安战役

大角羊战场

拓荒历史

分类: 人在旅途
2013年夏美西游(五)小"大角羊"战场国家纪念碑
蒙大拿州的Little Bighorn Battlefield National Monument (小"大角羊"战场国家纪念碑)

从怀俄明州的首府城市夏安(Cheyenne)往北开,穿越怀俄明州,到达蒙大拿州(Montana)南部,长达六个多钟头的车程,一路上平原漠漠,人烟稀少;路况极佳,几无车辆。高速公路笔直平坦,车的限速高达一小时75英里。开车经过美国历史上闻名的俄勒冈小径 (Oregan Trail)时,全家人谈论起美国19世纪中期拓荒开发西部的历史。无意中,儿子看到路边有“Little Bighorn Battlefield National Monument" (小"大角羊"战场国家纪念碑)的路标,连忙问我们,可否去参观。本来没有将这历史景点列为游程的杰明,查了地图,发现离我们去黄石公园的路线不远,加上不久前杰明的表姐苏珊刚告诉我们,她这趟美西行,将专门访问这座纪念碑。

这座纪念碑是纪念1876年印第安部落与美国军队的战役,有名的印度安苏族(Sioux),拉科塔族(Lakota) 和夏安族(Cheyenne)不愿接受美国政府安置他们到印第安人保留区(Indian Reservation)而为家园奋起战争,赢得1876年6月25日战役的胜利。杰明和轻舟的一位好友威特的电邮地址专门用了Sioux的名字,原来这位好友的血统里有十六分之一的苏族血统,他很引以为豪呢!轻舟曾经在英文文学硕士的一门“什么是美国文学(What is American Literature)”的课上阅读过印第安美国人的诗歌作品,印象中,他们的格调低沉感伤;已然无法继承祖先生活方式的印第安本土人,居住在保留区的印第安后裔,有的开赌场营生,有的无所事事而自我麻醉于酒精咖啡之中。

这段让好友威特自豪的身世,印第安苏族和夏安族敢于反抗强权的历史,轻舟并不熟悉,但两个孩子和杰明都能津津乐道,百闻不如一见,喜爱历史的轻舟让杰明一定要开车到国家纪念碑一睹为快,果真不虚此行呢!

纪念碑附近有墓碑,碑石上刻着牺牲士兵们的名字;纪念馆里有一百三十多年前那场战役的物件,捐赠来源于参与战役的印第安人或者美国士兵的后代。再有那段历史的图文介绍,雕像描述,美国第七骑兵团牺牲将士的纪念碑,以及印第安苏族部落酋长的立场、背景、地点、战役始末、战争后印第安人的逃离或者搬入保留区的历史介绍,可谓详尽!但最让轻舟印象深刻的则是纪念馆里放映的历史纪录片,相当悲壮客观,令人唏嘘,引人深思!

那段血泪历史是这样的:

1876年6月之前,几乎所有的印第安部落都接受美国政府的安置,搬到他们的保留区居住,但苏族,拉科塔族和夏安族的印第安人,不愿接受安置,他们想保留祖先的传统,游猎美洲野牛(nomadic buffalo hunters)的原始生活方式。他们不理睬美国政府的最后通牒,不愿离开故土去保留地过着接受政府救济的生活。印第安酋长坐牛(Sitting Bull)对部落发表演讲,全体部落都支持他;善战的疯马(Crazy Horse)集合印第安士兵,训练士兵们,保护他们的游猎土地。

1874年印第安苏族部落内的“黑山”(Black Hills)发现金矿,淘金热导致美国政府再次通牒印第安人,让他们早日迁入保留区。坐牛酋长和疯马仍然置之不理。于是,美国政府派了年轻的陆军中校卡斯特(Lt. Col. Custer)带领第七骑兵团对付该印第安部落,打算速战速决。出生于俄亥俄州的卡斯特在美国内战的葛底斯堡战役中以机智英勇而闻名,内战后年轻的他被破格提升为陆军中校,负责率领刚组建的美国第七骑兵兵团。这个兵团担当着帮助稳定和建设美国西部的责任。所以当印第安部落无视美国政府的通牒时,第七骑兵团首当其冲地与印第安部落开战。

1876年6月24日晚上卡斯特率兵驻扎在印第安苏族部落附近,6月25日清晨进攻印第安部落,战场就在小“大角羊”(Little Bighorn)一带,但战争与他的预料恰恰相反,面对为家园而战的印第安士兵们 - 要么为家园奋战而生,要么为家园战败而亡的两千多名印第安士兵们,美国骑兵团越打越被动,到了最后,全兵团散架了,26日晚,包括卡斯特在内的263名美国骑兵全军覆没、全体战亡。而这个消息传到华盛顿首府时,美国政府正在庆祝美国独立100周年,多么令人讽刺的事实。

以后的美国对印第安的战役,美国政府加派军队,印第安部落再也没有赢过,坐牛酋长逃离到加拿大,包括疯马在内的苏族,拉科塔族和夏安族的印第安人不得不离开祖先的土地而搬入印第安保留区。

历史无法重写,如今看来,普通的美国人都同情印第安本土人,为苏族,拉科塔族和夏安族的印第安人受美国政府压迫而鸣不平,为印第安人赢得战争而喝彩,这也是好友威特为自己有苏族血统而自豪的原因;同时,第七兵团的士兵和卡斯特也是为执行建设美国西部的任务而牺牲生命,第七兵团的士兵们都是年轻的士兵们,他们的背景是来自意大利、爱尔兰、英国、德国等欧洲移民者的后代,是当时美国社会的缩影。这些稚气未脱的士兵们本想通过加入兵团而参加拓荒开发美西,但他们没有想到,年轻的生命在1876年6月25-26日与印第安战役中匆匆地画了句号。

正如纪录片尾声所言:美国是在矛盾和冲突中成立,美国的形成来自于不同种族的美国人奉献和牺牲。。。悲壮的历史,当轻舟看完纪录片时,眼睛早已湿漉了。。。

值得一述的历史,值得一记的游程。

2013年夏美西游(五)小"大角羊"战场国家纪念碑
(左上图):战役50周年的纪念物件    (右图):印第安战士
(左下图):战役双方的领导人物,印第安部落酋长坐牛(Sitting Bull) 和当时的美国总统葛兰特(Ulysses Grant)

2013年夏美西游(五)小"大角羊"战场国家纪念碑
(左上图):印第安人的圆锥形帐篷 teepee    (右图):全体牺牲的美国第七骑兵团纪念碑
(左下图):印第安苏族纪念壁画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