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丽丽周
丽丽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48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第一辑【杨桃院子24小时• 鼓浪屿双城诗会

(2011-06-16 23:29:55)
标签:

转载

【杨桃院子24小时• 鼓浪屿双城诗会】网络直播 12:00-19:00
杨桃序曲

文字:小^_^草       图片:巴客

    从轮渡下来,右转,吹着海风,看着海浪,见到福州路左拐直走,到鼓新路上坡走约100米,看到沙漏了!安海路,左转。你就跟着我走进了一个梦幻般的院子,梦幻般的诗林。一入门,你就会看到满头银发的威格了。

    芭蕉细雨和风翠竹,幽雅宁谧的杨桃院子在2011年6月11日上午11时将不再宁谧。人声隐约,乐声隐约,双城诗会在悄悄地拱破鼓浪屿琴土的罅隙,马上就要破土而出了!

    福州诗人张文质与厦门诗人高盖喝着柠檬水在咀嚼诗会的筹备。卓美辉、子梵梅早候在这了。来自哈尔滨的博友捧上北国特产大列吧和红肠。服务员费了好大的劲,还没切清楚。张文质老师说,掰吧,有味!嚼着吧,有点咸,和着轻音乐,品品,咂摸咂摸。

    12时30分,巴客、王艾到了!12时40分,水为刀、吕德安、顾北、朱必圣、不雨到了,还有三明诗人马兆印、辛也等人同时抵达。12时52分,月满西楼到了!12时55分,鲁亢、雅虎、程剑平、郭连娜郭连洁姐妹到了!诗歌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宋醉发、祝俊、郭连娜、程剑平、叶来、舒城、茗兰、王火炬、宋永贤、颜非等等到场诗人若干(具体人数待查)。

    14时,诗歌的鼓声准时响起!

[转载]第一辑【杨桃院子24小时• <wbr>鼓浪屿双城诗会


[转载]第一辑【杨桃院子24小时• <wbr>鼓浪屿双城诗会

                                  当天的杨桃院子诗人云集(本图宋醉发 摄)

打击乐的金属声彻底打破了杨桃院子的宁静。虽然古藤依然安静地攀爬在破旧的墙体(杨桃院子的“舞台”背景)上,虽然细雨依然静静地随风倾洒着,但,杨桃院子还是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乐声结束)

第一主持人上场——戴着嘻皮帽的张文质和高盖。

主持人首先指挥大家搬家~~~从露天场院搬迁至诗意走廊。

发放标签。

1455分,张文质纵身跃上桌子,宣布:从我跳上桌子正式开始第一环节在这里举行,诗歌朗诵会仍旧回到院子里,不管雨下多大,诗歌朗诵会都将在院子里举行。这里进行第一环节诗歌讨论会。双城诗会第一环节从35点。

总主持人宣布时段主持人顾北上台主持。

[转载]第一辑【杨桃院子24小时• <wbr>鼓浪屿双城诗会

                       第一时段主持人顾北开场白,中国诗歌民刊发展展望研讨(宋醉发 摄)

顾北:民刊对话与讨论的第一个话题先介绍反克诗集的

张文质:好的书一般都要经历漫长的等待。反克四。

鲁亢:反克四民刊的诞生首先要感谢“陆”诗,反克诗集从2009年诞生,反克4的主题是一个“城”主题,与厦门诗人联系上之后,将主题定位双城主题。“城”的主题得到厦门许多诗人的帮忙,大家非常踊跃地参与了本刊物的运作。本诗集会经历那么长时间,是其中遇到了某些困难,也同时有艰难的筛选过程。大家可以就反克4谈点感想,也可以做些交流。因为顾北为这个活动做了较大工作,并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希望顾北谈谈。

张文质:反克4作者点名。

顾北:诗歌民刊对当代诗坛起到了较大的推动作用。民刊相对在所有的刊物里,如何提升其影响力,如何得到大家的喜爱,今后将发展成什么形式,大家可以就此做些讨论。反克从编辑至今到第四期,在反克编辑之初,大家就想把这个刊物办得与众不同。每一期刊物都有各自的特色,都有比较张扬的因素。借用官方的书号出版自己的诗集,这是一种形式。或者是在自己的主题构想、经费来源,诗人对其的期待等基础上出版。

较多人问,反克为什么不接受投稿,也不约稿。我想这完全是一个时间性的问题。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民刊来推行反克诗群自己的诗歌。出于每期反克主题的要求,我们不可能有大范围的约稿。反克是一种保持它一贯风格的诗刊。为了更好地收藏,我们定位为大32开。

第二,每期的诗歌刊物必须有自己的主题,类似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状态,每期主题我们都经过多方探讨和商量。

第三,装帧设计风格上,我们比较趋向于日式风格。这和鲁亢留日多年以及他在日本担任过多年编辑有关。

第四,对作品的选择上,偏重于反克诗人自己的审美趣味。

第五,印刷纸张的选择,我们也很纠结。在纸张的选择上,我们有严格的要求。

第六,坚持独立性、自由性的原则。除了这一期之外,我们大多都是自己掏腰包。我们不想为了编辑出版而太过于受到不必要的限制。

综上,反克就形成了这样一种别具特色的刊物。

[转载]第一辑【杨桃院子24小时• <wbr>鼓浪屿双城诗会

                                                     多地诗人参与研讨诗歌民刊发展方向,场面热烈

子梵梅:主要想谈谈《陆》诗刊第五期的征稿说明。先说说这次聚会的缘起。杨桃院子的主人是一个对文学艺术诗歌都非常热忱的人。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与院子的主人一拍即合,这也是诗歌带来的友情。感谢杨桃院子给双城诗人带来这么好的机会。

这一期的主题,在座的12位诗人,是这个诗集的主要用稿者,借此机会请12位诗人谈谈。按地域板块来做。在这些板块里,三明来了两三位朋友,主要集中在福州这一板块。福州的朋友需要帮忙收集较多的资料,帮忙把《陆》诗刊第五期搞好来。……我们把这个任务慎重地托付给这12位朋友,从图文、创刊号等,力求越详尽越完整越好,要求有当年的创刊宗旨、纲领,刊物从发行到现在的大事记,刊物走到现在的命运,始末,追述、综述、论述均可,字数在3000字以上, 715截稿,时间比较紧。

关于这本刊物,我们的想法是,民刊与诗歌的推动作用是非常正面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诗歌史就是民刊史。关于《陆》的选题、价值,我就不再多说。

 

顾北:这个环节有四个主持人,除了我和子梵梅,还有伤水、朱必圣。

[转载]第一辑【杨桃院子24小时• <wbr>鼓浪屿双城诗会

                                                              第一时段主持人朱必圣发言

朱必圣:我是觉得我们诗歌在中国历史上,从朦胧诗之后开始,整个生存状态非常独特。她有她的生存方式和独特的命运。

对诗歌的生存来说,是诗歌的幸运。从朦胧诗来说,有太多的不幸。食指、顾城。还有海子,麦子。我觉得这和诗歌有关系。诗歌和我们联系在一起的,是一种精神的线索。没有诗歌,我们就没有方向。从朦胧诗开始,我们有太多太多的不知道。从诗歌的生长,从诗人的生存方式,我们常处于边缘状态。在主流的社会中,我们常处于受挤压的状态。在被挤压的这群人里,我们相聚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取暖。

在诗歌的热情里,无论你走到哪里,你都会受到热情的接待。

90年代的诗刊里,在诗歌创作和民刊的发行上,处于空白。在这十年不到的时间里,民刊纷纷茁壮地生长起来。希望我们奇特的聚集方式,奇特的交流方式,与主流有很大的不同。但我们所进行的探求,探求属于我们自己的写作方式,说话的话语方式,以及自己的交往方式,这一切将影响我们的诗歌写作,也影响诗歌的发展。诗歌的发展,路还很漫长,无论是在厦门还是福州,我们有各自的特色。在世界文学的历史上,我们要走出怎样的轨迹,我们还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正是因为有这么多不明白,所以也值得我们做进一步的探索。

 

吕德安:发表的机会的空间都很大。(我想说呢~~~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很高兴,我感觉诗歌再也不会跟以前一样荒芜。

 

伤水:我读过吕德安的诗歌,就是在民刊上。我差不多有20年不看诗刊。在80年代以来,我发现真正的诗歌是在各种各样的民刊上。这些东西,在我来看,它们更多地表现出真实的东西。民刊有更多的自由,这个自由,是诗歌本身的一个方面。官方有较多的限制,没有较多的自由度,这不适合诗歌的特点。真正的好诗,都在民刊上。

 

颜非:立足厦门,把福建诗歌做好,然后面向全国。这方面叶来很成功。让叶来说一下。

叶来:说到民刊,我原来在三明,06年到厦门。所以说我是厦门的“插班生”。以前办过《诗三明》,办过六期,创办比较早,但当时从印刷质量上比不上反克。反克能做到这么好,可以看出诗人们发出了自己的热情来做好这个事情。

我自己非常喜欢走民刊这条路。我心里很多年前就有一个愿望,做个刊物。我用一个月时间做好这个刊物,但愿望是由来已久的。

 

程剑平:现在民刊从策划到装帧设计,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成熟,会不会有一种异化问题?会不会走进一种模式去?在这里提出探讨。

 

宋醉发:一些民刊在国内很有影响力,《反克》《陆》诗刊我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存在)。

 

肖春雷:我最早开始写诗是在福州。1983年左右,在师大南方诗社办了诗刊。后来到三明,办诗刊《大浪潮》。再后来到厦门。到厦门就少写诗歌了。我刚才看到的反克四的装帧非常漂亮,融入了很多元素,诗歌应该是这样发展的。我的角度和大家不一样。我很久没写诗歌,但我的很多朋友是诗人。我站在外围来看,现在整个文学越来越边缘化,这个边缘化还是有不一样的,从小说这个角度来看,大部分小说不是文学,只能属于畅销书,它只是用小说这个文体,90%以上的小说与文学是不一样的。它只是虚构的故事,用来消遣。这个时代的故事,有一种消费性,有故事性,就能进入商业,就能养活自己了。与商业体制相关的,都有大量的经济支撑。散文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实用性的东西比较卖钱。最悲惨的是诗歌,诗歌没办法进入社会的商业体制。诗歌不等于歌词。诗歌必须是先锋的,必然是孤独的。我觉得大家能坐在一起聊聊诗歌,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

 

顾北:春雷说得还是很有感觉的。春雷所说的,当年的诗刊和诗会对诗歌的发展还是非常有促进作用的。

 

崖虎:大家都说民刊是诗歌的真正所在。我想民刊与官方诗歌刊物的区别,民刊更注重与写灵魂,官方更注重写精神。精神是被塑造的过程,灵魂是独立的,是值得尊重的。写灵魂比写精神,可能更值得我们关注。我们民刊有更多的自由度。这种自由度正体现了每个自我灵魂存在的价值和表达。这种灵魂的存在是民刊真正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从过去的生养精神层面的东西到生养灵魂的东西,才显示出其真正的生命力。我们更多地从灵魂出发,去写我们的诗歌。我就表达我的这个观点,谢谢!

 

马兆印:三明的民刊与反克、陆诗刊,应该也算三足鼎立了。三明的诗刊也有十年的历史了。

 

黄国清(同安):我觉得应该有半官方性质,这样就有经济支持。我们王火炬校长,也是个诗人。官方给我们经济支持,灵魂就由我们来点。

 

茗兰:内涵与外在的融合,才是最重要的。

 

王艾: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开始写诗歌,突然有一天巴客说,你随便写吧。然后我就写啦。后来就成了90后诗人。

顾北:似乎巴客是造就90后女诗人的伯乐。(把话筒递给巴客)

巴客:不发言,向来负责拍照~~~

夏敏(集美大学教师):90年代之后,中国的文化发展非常快。是更复杂了。第二,的确民间有好诗。第三,从中国有历史以来,从来没有哪个政府为诗人提供刊物,让诗歌留下来了。我相信一定会有更多更好的诗作流传下来。这个时代毕竟和以往很不一样。刚才茗兰提到她穿汉服来,其实,对我们的经典,对我们汉语本身,既要重新思考,也要重新传承。

高盖:感谢杨桃院子。感谢福州厦门的天空。……关于民刊。正是因为民刊,我们才会开始写诗。最难以自拔的,一是拔牙齿,还有一个就是对诗歌的爱。王珂教授把民刊作为一个课题来推动。我们要咬牙切齿继续爱民刊。诗歌像一把锁一样把我们锁住,我们要用诗歌的钥匙来打开。

 

刘锦华(王珂教授的研究生):诗歌成为平民化体裁。诗歌民刊的大量出现,原因特点和发展困境。原因:个人化写作的风靡。为了某种程度上与官方并置。符合更多元化的审美趣味。诗歌民刊不承担文学管理责任。符合人们更广泛的审美趣味。从第一个诗歌民刊出现到现在,已经有大量的民刊出现。民刊容易形成地域性,艺术流派。在技艺探索上会比官方更开阔。民刊容易办起来,但很难坚守。这可能主要由经济制约。经济问题成为民刊发展的瓶颈。注重诗歌本身,诗歌必然会走出自己灿烂的天地。

 

不雨:我非常喜欢杨桃院子,我现在非常慎重地告诉你们,你们来这里的路上一定要经过福州路,这是鼓浪屿先民很早很早就为我们的双城记所作的安排。我和朱必圣是在厦大毕业的,当时在大学里成立了诗歌协会。是在高校诗歌协会之下的一个刊物。与厦门的关系非常密切。就个人写诗来讲,回到民刊来说,民刊培养了一大批  从当年许多同仁来说,我们很多诗作都是在民刊上发表,在国内发表比较少,在国外发表比较多。民刊使我们的精神更加充实,使我们的写作有了更多挥洒的园地。

 

子梵梅:(补充)我们曾经提到的词“二官方”,在民刊兴旺发达之下,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有的民刊已经是变形了的官刊。

 

宋醉发:做到自觉谢绝民刊的官方味道。

 

顾北:有关民刊的讨论,目前暂时告一个段落。大家随时可以再进入这个话题。还有一个项目就是关于宋永贤诗歌的探讨,希望大家做一些准备。现在(1640分)休息。

 

@@@@@@@@@@@@@@@@@@@@@@@@@@@@@@@@@@@@@@@@@@@@@@@@@@@@@@@@@@@

宋永贤《城乡结合部》诗歌讨论会

                                                     

                                                                       文字记录:小^_^草 

主持人:高盖  

 

小云(谈了三点,交情、友谊、宋先生的为人)

 

高盖:宋永贤的诗歌在诗意方面可以做个讨论。关于其诗歌的语言方面也可以做些思考。樵夫提出了六个方面的问题,也请你用简明的语言阐述一下你的观点。

 

樵夫:城乡结合部,有些给我感觉只有在里面生存过的人,才能写出来。宋先生的另外一个主题,除了纯粹的乡村之外,还写了村庄在迁徙的过程中,也写了一些对比的作品。这些作品相对写得比较诗意。平面化写作的观点,也是比较让我隐忧的。这是关于中国农村的调查的,不单独是写给诗人的,是写给一个较大的群体。要把它放在大众领域里,放在老百姓、普通读者里,要怎么来看这本书。

最后 几个问题。他的意象冲突和;个人化经验会不会普遍,有没有更普遍的叙述方式;这是一个缺席的真实的个体。对村庄的深入性不够。过于诗意,会不会不够朴实。现实与诗歌的荒诞性在里头。

 

高盖:请宋先生简略介绍这部诗集的创作过程。

宋永贤:感谢大家这么隆重来讨论我的诗歌,占用了大家宝贵的时间。我觉得也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倾听大家的意见。

 

高盖:请顾北谈谈宋永贤诗歌的第一观感。

顾北:从计划要召开这个诗会开始,我就开始非常关注厦门关注杨桃院子。当鲁亢说还有一个重要内容是要讨论宋永贤诗歌。我就开始特别关注了宋永贤的作品。他的诗歌特别注意流露出的生活诗意。很个人化的一种看法(城乡结合部),这也恰恰说明了他的诗歌的特点。他对生活的感受,他想说的话,他在自己的感触下,写出了这些作品。从整体的作品来看,这本诗集的风格应该是蛮整齐的。有一个完整的呈现过程,有一种理念、思考的东西呈现出来。这应该是他很优秀的一个方面。我同时也想到,如果单独一种诗歌的呈现,会不会比较平淡,流于直白。当然,他的这些诗歌,呈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有着高于生活的东西,来自对生活的思考。但是,如果能更深入地思考,从乡村到城市,如果更深层次地表现生活与城乡矛盾,也许今后会更好一些。

 

鲁亢:宋永贤的诗作非常乐于与人交流,渠道非常通畅。作为阅读者,需要一些更深厚的东西。不是需要这种白描式的生活写照。我有一个顾虑。这个城乡结合部,它的特点在哪里?它的差异性在哪里?我在阅读中,常停下来,觉得太流于一般性的描写。我这不是批评,只是谈论我的阅读感受。正如叶来所说的,宋永贤的诗歌不需要解读,你只需要把它读下来就可以了。我在看这个诗歌的时候,觉得就像看莫泊桑的《项链》一样,看完之后,有更深的思考。我赞同刚才一个朋友的说法,宋永贤的诗歌可以放到中国农村调查的背景下来看。作为诗歌来说,我觉得它应该有更多的深入。比如,我很讨厌读到“荷锄”,一个孩子提着半壶酒,“酒香四溢”,这样的惯性思维。但我可以读下去,他的诗歌有他存在的价值。但可以做一些更深入更全面的思考和借鉴。希望宋永贤借鉴一下乡村诗人托马斯的作品。宋永贤 诗作确实有他本土的习性和特征,如果你把你的本土习性和特征,放到另一个城乡结合部,那么它的差异性在哪里?我们必要的时候要把诗歌抽离出来,做些更深入的思考。

 

陈文芳:我不是诗人,我只是爱好文字。昨日我就到同安。对这个地方,有一种惊叹的感觉。每个老师都会讲这个地方的历史。我发现他们对寻找历史、保存历史就像是生命中必须做到的东西。回到宋永贤大哥的诗上,他的写作的耐心确实让人特别佩服。他把他自己的村庄,他自己的经历,全部保留下来。我读完宋永贤大哥的诗作后,写了一篇文章,不是诗评,只是一种感受。

(陈文芳朗读他的《读宋永贤诗歌》)

 

高盖:接下去进入5分钟发言时段。每个人的发言不超过5分钟。子梵梅的评价:本色

子梵梅:就陈文芳所说的“乡村局外人”来说,基本上,我们基本上是一个尴尬的身份。不彻底的农民。又不被城市接纳。宋永贤的诗作,感觉味道不够浓。似乎,我们不适应这样的表达。就像鲁亢所说的,是有价值的,但就诗歌技巧来说,似乎还欠缺一点转弯。

有的诗歌需要高蹈的灵魂的反克的读者,有的则需要泥土的气息的类似宋永贤这样的诗歌。我们需要这两类诗歌。

高盖:感谢子梵梅。继续各自的表述。

吕德安:就诗歌来说,每首诗歌最好有最精确的所在,如果这样一种发现,就要在诗歌里多强化一些。至于城乡结合部这个概念,作为诗人个人不要介入太深。很高兴能看到这么一个诗人。从乡村来的诗人,我总是由衷地有一种期待。你写生活的题材,也许最容易写好诗歌。

春雷(厦门媒体):表达了个人一种独特的乡村经验。前一段时间我到陕北,农村给我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他们在等天下雨种高粱。他们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我却觉得很震惊。河南的农民却太幸福了。感伤不能太多。农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安给我的感觉还是比较轻松一些。我自己是农村出来的,对他的诗有特别的感受。但是还是有两个方面,是不是有更严酷的经验没有证实。第二个方面,是刚才说到这诗歌是不是过于直白一些,对我的智力没有构成挑战。这是不是作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读者的个人感觉。也许现在的读者不需要拐弯,不需要深入。

高盖:……希望叶来做个更深入的阐述。

叶来:要有厚度,要有深入,要有转弯。实际上,你们也是在走你们的惯性。宋永贤的诗歌其实走的是他自己的惯性。从我个人的角度,第一,诗人速写乡村百态。反应城市化进程的变迁。第二,从文本结构,写诗的特点,在诗歌中出现人物速写、场景再现,这也是他的特点。诗歌中出现多种叙写手法,消解了常规诗意带来的。第三,具有现实意义的低写作。从两个方面来说,没有宏大的叙述,没有高高在上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想。他只是用民间诗意的文字保存了农村的形态。消解了语言文字的阅读障碍。还原了生活本身的实在和价值。他的《小酒馆》,这首诗歌以微小对抗宏大。不需要再去挖掘更深层更内在的东西。我觉得就像品尝一杯米酒。

高盖:叶来的观点“低写作”“民间诗意的形态”。永贤大哥的写作,是对他生存经验的尊重。我们下面邀请同安区诗人来谈谈。

同安诗人猎人:关于文本的呈现。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让他潜意识地往后看。与他的生活经历有关。

高盖:推荐《小酒馆》很多人认为这是宋永贤诗歌的代表作。

程剑平:很佩服他的耐心。读了后面的诗歌,有一种感觉,好像少了一道光芒——透视。我曾跟一位摄影师说,我要一幅肖像,能把灵魂中的丑恶的东西拍出来。就是说要把触及灵魂中的东西透视出来。总之,我对宋永贤诗人表示敬意。

兰芳:宋永贤大哥的诗歌我看过很多,也为他写过一些文字。他的诗歌有一种纯净,是很多人所缺少的东西。正是因为稀有,他可以在这个方面挖掘更多的东西。在他目前的方向上,继续挖掘下去,可能有更多收获。

夏敏教授:永贤的作品没有细读。他的诗歌作品未必属于上层作品,他的诗歌给我们提供一种轻松进入的感觉。很本色,很纯朴。有一种民歌的东西在里头。他带给我们曾经有的,但又有些淡忘的东西。宋先生所有的东西,是我们所欠缺的。这也是值得我们尊重的地方。诗歌是可以截取生活片段的。过去说,杜甫的诗歌称为史诗,宋永贤先生也有这样的写作取向。他的《城乡结合部》的名字就很有意思。在城乡结合部,有人变得低俗了,有人变得焦虑,但我在他的《城乡结合部里》看到了温暖。避免要向他人所说的那样,走精英化的哲理化的路,我们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期待,是读者的愿望,但你不一定要去迎合读者。当然,我的感觉是,你的诗歌也有一些会显得比较松散一些,让人看一眼之后,不再想看了。

马兆印:我认为写一首诗歌,不要一定那么高蹈。作品要多写,不要怕别人批评,不要怕别人骂。有的人把诗歌写得像谜语一样,读不懂。我觉得写诗就应该像宋大哥这样。

茗兰:一直以来对宋大哥的诗歌都在进行默默地关注。在逃避隐秘和现实之间,在固守和放手之间。诗歌宛如他的村庄。众多村庄是他的生命密码。他的诗歌有烟火味,有变革。人物个性鲜明,各有千秋。寥寥数笔,就能概括出人物性格。小品意味比较浓一些。天然不饰雕琢。

张文质:昨天我们到同安,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感触。我从08年到同安听课,进行基础教育研究。同安、惠安,随便什么人都会给你讲地方的一些笑话。但这些笑话听后会给人一种伤感,表现体制下生活的尴尬形态,或者悲惨的状态。因为子梵梅说活动内容加入宋永贤的诗歌交流。我把宋永贤和他的弟弟宋永忠混起来……我的一个感触,他在里面讲了很多男女关系,但他讲得很克制。另外一点,我和同安的很多朋友交往,同安人有很多的生存智慧,他们很狡猾,这个狡猾是他们观察生活的一种智慧的方式。我和鲁亢朱必圣也聊过这个话题。宋永贤很多才多艺,但我不知道宋永贤怎样写诗歌的。从简单的意义上说,有的诗歌有更多的冥想、玄想。比如鲁亢,我读他的诗就感觉他是睡不着的时候写的,但他睡不着的时候特别多。(宋永贤:我写诗歌的时候很快。不是有什么话题的时候去找诗。)

同安人的命名很古朴,很省事。感觉同安的诗人写得就显得很古朴。

从诗意来说,这是一个很难谈的话题,既然这么难谈,就不谈了。

厦门诗人小禾:他的语言方式恰恰构成他的诗歌的味道。我们不能用自己的审美口味要求别人去改变原有的话语方式。他的作品读起来很明白,那是不是意味着就没有透视力呢?我觉得不是。大家不妨读读他的《小酒馆》,其内在的深入是不可否认的。每个人都不能保证每首诗歌都很好。在保持自己本色的基础上,追求越来越好。

海中央:回到宋大哥的文本本身,我的感觉(就我对乡村经验的感觉),牧歌式的田园式的东西是不是太多了一些?回到写作本身,有写作的难度。双城诗会,把宋大哥的作品放到这里来讨论,不是要拿出来比较。

伤水:宋永贤的作品,就像水,端上来,就好。每个诗人,哪怕他写得很烂,但一定要有自己的东西。宋永贤的作品里有一种自己的东西,很纯朴。我想把生活作为一种状态来呈现,而不是表现。表现是需要加上某些东西。我做不了宋永贤。但我要像宋永贤学习。我喜欢他的上辑。“能说的就不要写,诗歌就要写说不出来的”,宋永贤却不是这样。浙江余姚的一个诗人江南篱笆,他的诗歌类似宋永贤,他写的诗歌更裸体。他那种到极点的程度,我在宋永贤的作品里没有看到。我读了几次感受好像不一样。第一次感觉到很多闽南的母语在,刚才阅读第二遍的时候,怎么就没了。我这里提出的是一种感受,如果有这样的母语在,那一定更能迷惑我。

高盖:讨论是一种形式,其结果不一定对作者有利,有的甚至是有害的。像伤水说的那样,我们要学习宋永贤的“土”,土地的“土”。我们酿的杨桃酒还没酿好。最后请大家酿酒喝酒。

                         2011-6-11  1850分暂时休息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