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施原
施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79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苏报案与辛亥风云 第六章 爱国学社 第十一节  孙文为何又名孙中山?

(2013-12-25 22:48:14)
标签:

孙文

秦力山

梁启超

章士钊

邹容

文化

孙文为何又名孙中山?   

5月在上海又一次拒俄演讲大会当主持人的是冯镜如。冯镜如就是冯自由的父亲,香港商人,孙文的支持者。冯自由一段時间当过孙文的秘书,他为民国史留下不少重要资料。

前面说过,秦力山、杨荫杭在东京办的《国民报》就是以“经塞尔”的名义注册的,“经塞尔”就是冯镜如的英文名。因上海革命形势发展迅速,而孙文不敢轻易回国,冯镜如就到国内联络。他是以主持广智书局的名义来上海的。而广智书局是属于康有为和梁启超的。虽然,国内的激进革命党人普遍反对康党,而在东京,此時的孙文和兴中会同康有为和梁启超还是来往密切的。孙文当時認为维新派在国内有很大的影响,他需要借助他们的力量。就象孙文曾一度在李鸿章身上也寄托很大的希望一样,国内不论什么势力,只要与朝庭作对,就拉拢。同样,天地会与清洪帮同样是孙文要利用的力量。

至于孙文的兴中会彻底划清革命党与改良保皇的界线,则是自《苏报》案后的事。

但此時,蔡元培吴稚晖并不重视孙文。章太炎虽说在日本時与孙文有过往来,也熟悉冯镜如,但也没特别去撮合。

冯镜如后来通过张园演讲会结识了金松岑和章士钊。

上海思想活跃,革命舆论十分强烈。但是,当時的孙文在国内市场甚小,也没有什么系统革命道理作宣传。有听说孙文名字的,也往往联想成是海外客,是作些犯边冲关的义盗侠客。冯镜如想借助爱国学社向国内宣传孙文,于是把日本人宫崎寅藏著的《三十三年落花梦》送给金松岑和章士钊。

苏报案与辛亥风云 <wbr>第六章 <wbr>爱国学社 <wbr>第十一节 <wbr> <wbr>孙文为何又名孙中山?    年轻时的孙文

章士钊粗略阅读后,在5月26日的一次演讲会上大讲‘孙中山’的事迹。因章太炎在日本時与孙文有交往,孙文还请章太炎喝过酒。听到发言,便过来纠正: 

 这人我熟悉,他不叫孙中山,而叫孙文,真正的大名是孙逸仙。孙文在日本取了日本名“中山嶕”,日本的中山嶕,如果讲到姓,那“中山”就是姓......

而苏报老板陈范则过来说:

无妨,无妨。叫什么并不要紧,我们要的是宣传他的革命精神。

不想,这里章士钊误称孙文为“孙中山”,这错误的起名,反而弄假成真。

通过张园的演讲,中国人从此知道了‘孙中山’。知道了‘孙中山’是地道的中国人,是一贯与大清唱对台戏的‘革命党’。

后来,孙文也知道了,就将错就错,乐得被人叫作‘孙中山’。

 ‘孙中山’的大名后来盖过了孙文,盖过了孙逸仙。以至于孙文的老家广东香山也最后因此改名为中山。如今,这‘香山’反而是孤僻地名。

可见这张园演讲会对当時中国和以后中国所起的作用。

其实,陈范前些天就听说南京江南陆师学堂来了个才子,现在遇到,果然名不虚传。

陈范见章士钊一表人才,上台演讲時风度俨然,文辞华美,心中喜欢。

便上前自我介绍:

兄弟不才,正在惨淡经营《苏报》。过去由吴稚晖先生和小女撷芬任主笔,如今撷芬另立门户办《女权报》,又忙于爱国女校。先生可肯屈驾,作《苏报》的主笔?当然,薪水虽薄,却一定按月奉上。

章士钊大喜:

正是我希望的,哪敢承当这个‘请’字,不知何時可上任?

明天一早就可以来,我是望贤若渴,越早越好。

       苏报案与辛亥风云 <wbr>第六章 <wbr>爱国学社 <wbr>第十一节 <wbr> <wbr>孙文为何又名孙中山? 此时的章士钊,帅哥一个                

这時,台上一个叫钱保仁的神秘人物正在演讲。

他三十多岁,五短身材,表情坚毅沉稳。他说:

大清已衰朽将亡,惟有革命能挽救中华。民心不振,革命可以使人民振作起来,外侮不断,革命可以御侮强国。封建陈规,也只有革命可以将其粉碎荡除,当今一切急难不治之症,若立行革命之道,即可除顽去疾,使我中华之国健康而富强。

演讲完,陈范跟着众人鼓掌,迎上前去称赞:

讲得好,革命如摧枯拉朽,可涤荡一切旧东西,又如春风化雨,可催生一切新事物。

陈范经打听,得知此人名钱保仁。

演讲会完毕之后,学社的学生列队回校,余人四散。

陈范与钱保仁谈成一路。陈范见钱保仁谈吐不俗,顿起敬意,有心与他结交。

不料,这钱保仁却向陈范称自己就是孙文,说是交底,要陈范保密。陈范闻言大惊,但不免心存狐疑。探知这‘孙文’钱保仁仅是有意在《苏报》谋个办事员职务,以掩护身份時,陈范答应了。管他这真孙文还是假孙文,江湖人士自有江湖人士的道理,留下他吧。

其实,钱保仁也向吴稚晖冒充过孙文。吴稚晖知有假,便不睬钱保仁。吴稚晖和章太炎见陈范留下钱保仁,也不去点穿,一段時间过后,没有异常,大家也就算了。

不想,后来《苏报》案发,这钱保仁居然不逃不避,被巡捕抓上法庭,扣押百余天,判无罪开释,释放后,不知踪迹。

“国民公会”却因龙泽厚的维新派立场无法与愛國学社的革命立场协调,受到吴稚晖和邹容的反对。冯镜如也曾积极倡导国民公会,邹容问他:

你是英国人,这个国民公会,算是中国人的?还是英国人的?

冯镜如答不出,也就不再参加活动。

“国民公会”再也没能开展活动,于无形中解体了。但龙泽厚照样在《苏报》社和爱国学社来来往往。龙泽厚也被王之春盯上了,后来苏报案发,也差点送了老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