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anning-水水
Nanning-水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009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宗小白获《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作品

(2018-04-13 22:16:41)
标签:

转载

分类: 名家
       经《诗歌周刊》2017年度人物评审委员会14位评委于3月18日至26日投票,在获得《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提名的56位诗人中,宗小白以18票当选《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
  宗小白,本名凌芝,女,1977年8月生于江苏镇江。喜欢写分行,喜欢做手工。诗作散见多种报刊和选本。2013年开始网络现代诗写作。2014年4月24日注册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曾任原创诗歌栏目编辑、90后诗歌栏目主持人,现为元老会员。
  宗小白2014年12月曾被《诗歌周刊》特别推荐。2017年作品多次被《诗歌周刊》封面推荐,入选流派网重要栏目《发现》。《野花》被评为 “中国好诗榜”2016年度上榜诗歌。
  《诗歌周刊》年度人物评审委员会认为:在网络诗歌乏味的口语化写作中,宗小白自觉坚守诗意方向和旨归,最终达致“直白的诗意”可能的深度和高度。与那些理念先行、刻意为之的“难度写作”、“高端写作”、“晦涩写作”相比,宗小白诗意的可贵之处,在于自然天成,于不经意间流溢而出。这种“直白的诗意”,曾是中国古典诗歌美学的极致状态,宗小白以及类似诗人的写作证明,它也是现代诗歌美学的极致状态。
  宗小白诗意的深度和高度,源于她始终站在弱者立场,直面弱肉强食、满目不公的现实世界,以独立思考和悲悯情怀,洞见诸多苦难和问题形成的深层次原因。因此,那些他人眼中熟视无睹的景、物、人、事,在她的笔下,往往有着别样发现和深刻揭示,这种于轻描淡写中完成的揭示是沉痛的,并触及文明差异的根源,因而有着振聋发聩的力量。
  鉴于《诗歌周刊》2017年度发表的诗歌佳作和推出的优秀诗人多于往年,因此,2017年度诗人评选在沿用上两届投票规则的基础上,将首选票做了调整,从往届的投1位诗人,提高到本届的投2-3位诗人。首选票计2票,备选票计1票,以更准确地体现评委意愿和公平原则。本届尚有一位诗人与薄小凉、宗小白共同当选《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详情稍后公布。

       
宗小白当选《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的授奖词



宗小白获《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作品

       宗小白的诗就像她笔划不多的名字,以简单为宗,以小为荣,以白为美。她仿佛使用一种特殊的年龄收缩法,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系着蝴蝶结的小女孩儿。她用孩子一样的眼睛观察世界,她使用作业本里面最简单的字词写着最朴素的诗。正因为如此,她的诗在这个油腻的世界里显得单纯、干净而洁白。她的诗告诉人们:朴素,不仅是事物最基本的存在形态,也是现代诗内在神性的基石。
——徐敬亚(中国诗歌流派网学术委员会主任、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


宗小白的作品简单、真纯、天然,保持了女性敏感细腻的特质,娓娓道来,婉约说去,于赋物中写怀,于叙事中虚构,看似漫不经意,却包含了一部个人忧悲乐喜的完整心灵史。
——刘川(《诗潮》杂志主编)


宗小白的诗以崇尚短小和直白取胜,就像他的姓名那样。好诗不在乎题材、结构、篇幅、语调、声音、意义,也不在乎新旧、土洋,好诗只在乎好!宗小白这些诗如小令、词、俳句、偈语,在新诗史上常被称为小诗。此前有冰心体、宗白华体,现今有没有形成宗小白体?宗小白写小诗总是即兴的,这些灵感的流云,有时来自眼前之景,有时出自记忆深处,因某种触媒,外加际会,灿发出灵感火花。肌体虽小,但肌理顺畅,肌质丰盈,在一种冷静、客观而又克制的叙述语流中,逐次叠加推进,到达临界点时,小河拐急弯,柳暗花明,呈现诗歌光鲜境界。这不是小聪明,而是大智慧,不是哲学家的大智慧,而是诗家诗意的大智慧。
——杨四平(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宗小白是一位对日常生活非常敏感的诗人,她写的多是日常生活的小场景、小片段、小情绪,诗的境界也许说不上多么开阔,却有细腻、幽婉的一面。她善于写社会底层的生活状况,往往像一个抓拍的镜头,具有放大的效应,让读者久久难忘。诗的语言自然平实,或许还可以更节约一些,不过,倒是恰好可以表现现实的真实状态和诗人内心情绪的流动。
——吴投文(湖南科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文学博士)


宗小白的文字是风水相遭的生命律动,她善于领受自然的无声启谕,道破“一花一世界”的隐秘菩提,呈现出道法自然的非凡品格。她有自己的童年、风吹、林子、野花,这些都成为她诗歌中的禅意和庙宇。她极力呈现生活自在天然的灵动活力与率真粗粝,在俗世生存与精神超越之间,做出余裕从容的抗争与和解,体现出对生命处境的深刻认同、隐忍与包容。但她从未放弃对更加开阔深邃的境界的抵达,在尘世的污泥中,培植出一朵不染尘埃的莲花。
——高亚斌(兰州交通大学副教授、文学博士)


宗小白的诗有一种“轻”的质地。在诗歌中,她冷静地思考着自己及其与外物的关系,同时轻妙地处理外在观照与内在意识的巧妙关联。宗小白还非常垂怜对细节的描写,这种能力使人得以窥见许多潜在的事实;同时,诗人内在灵魂的释放及其透过语言转述而来的思想符码也被投掷出来,为人们见证幽微与幽深提供了契机。
——赵目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人文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


像一个天才的歌唱家,诗人宗小白用不施粉黛不事雕琢的文字,直面世界,给这个技巧至上的诗坛带来了让人过目不忘的蓬勃诗意,给读者带来了像听天籁之音的阅读享受。
——唐诗(《中国当代诗歌导读》主编)


如果说诗人是元符号的动物,那么诗歌则是一种超越阐释的元存在。细读宗小白的诗歌文本,我们可以获知,诗人早已洞悉抵达诗歌元存在的终极途径,她的诗通常都是轻的,举重若轻的轻,在诗写的过程中,诗人总是漫不经心的挥动语言的锤子,将诗歌这枚虚无的钉子,从容不迫地钉入时间的肉里,让岁月在不知不觉中把诗歌的存有之根消弭于无形,最终与时间合而为一。
——张智(《世界诗人》主编)


宗小白的诗写得轻巧、清淡,却切中现实,直抵内里,明瘦实腴。既明快简洁,又峰回路转。说她“轻巧”,是指经她轻松地一经点拨,事物的实质一下子袒露了出来。让人突然一悟。宗小白的诗还有一个隐蔽的内核:“为道日损。”简单地说就是脱掉文明的外衣,清除体悟的遮蔽,回到源始和原初的状态。“为道日损”也是一种批判,属于“隐”中的“显”,说白了,“损”是对于“益”的批判,显然,她的矛头直指现代文明。
——方文竹(《滴撒诗歌》主编)


在宗小白的诗歌谱系里,随处可见一种造物主般的仁慈与爱。她的写作,摒弃了世俗与日常,在字里行间,你能看见时空被她把玩过的痕迹与光泽。因此,读宗小白的诗,到酣然处,你很容易遇见自己的元神。
——张二棍(《诗歌周刊》2013年度诗人)


宗小白的诗清新自然,灵动流畅,在她的笔下,万物都有丰富的表情。读小白的诗,我不由想起她赞美过的那些在风中摇曳生姿的野花,我仿佛看到一朵花从镜中凝视自己的样子,看到她低着头寻找体内的芳香,叹着气解读脸上的皱纹。小白的诗语言通俗却不直白,诗意清澈却不浅显,就像一口波光粼粼的池塘,谈不上深邃,但天光云影风声鹤唳尽显其中。她的诗意象和诗意契合度非常高,几近浑然天成,显示了其丰饶的内心世界和高超的语言技巧。
——陶杰(《诗歌周刊》2014年度诗人)


小白诗有两个特点:一是以小博大。在纷繁复杂又浮躁的社会万象前,她既不无视、回避,也不随波逐流,而是选择一些很小的切入点,关注当下和现实,或纵向发掘,或横向开拓,这种救赎意识与平和胸襟在诗人中难能可贵。二是计白当黑。小白的诗大都通透、晓畅但并不浅显,自然、生命、悲悯、勇气等主题,她都用这种技法有所涉足。当其生活的空间由于受时间切割而变得窄小,她还可以开拓另一片疆域,使生存的拘囿无法构成对“理想世界”的伤害,从而在虚无的幻象中看到真实的面孔。
——李不嫁(《诗歌周刊》2016年度诗人)


宗小白的诗写以自我为重心,包括身边人,日常事,周遭景,个人化印记比较明显,尤其能从最平常生活中发现奇妙,挖掘细节,在自然、自在地书写中显示情趣。在常人身上发现不寻常,不独给读者新鲜感,其本身就包含了对某些社会存在的呈现从而亦引发思考。这也是她的总体风格。她后来的可贵处在于基于此前特点总还有新发现。
——张无为(《诗歌周刊》副主编、赤峰学院教授)


宗小白对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特殊性的心灵洞见,灵性、灵觉、悟性都非常之高,而且有种唯美清新的韵致。她善于以诗性的语言,艺术地转化呈现那些震撼性的东西,她诗歌的美是超越自然的可见的美,是进入内心的更为广阔的心灵与思维乃至灵魂空间的美。她总能够找到途径抵达诗歌的妙境并能恰到好处地做到适可而止。我特别欣赏宗小白诗歌字里行间的那种静气,她绝少去使用概念化的语言,只用具体的意象和相应的环境点染。她的诗是外在表象与内在精神恰切的融合,是美的烛照与悟性的穿透,特别有种素雅干净的品质,这在泥沙俱下的诗坛实属难能可贵。
——宫白云(中国诗歌流派网副总编辑)


宗小白的诗歌有流畅、悦读、轻松、自如的语感,有将简易的叙述一招吃遍天下的功力。她诗歌中的精品样本非常通透明澈,诗意的锋芒是明亮利落的,既穿透了小女生具备的情绪缠绕,又加固了童话写意所惯有的轻巧天真。我们总能记住《我喜欢迟缓的事物》《慈悲》《植物的问题》《野花》《松果》《爱情》《手》《秋兴》《婆婆纳》这些诗歌,是因为它们所具有的抒情核心在叙述的简略词句中得到了精当充分的呈现。她的叙述在平缓的节奏中常常乍现意外,给人惊喜、妥贴和豁亮之感。
——黄土层(《发现》专栏评论员)


清淡,是阅读小白的大量诗作后留给笔者的整体印象。这里的“清淡”,笼统说,是指诗作风格上的清新恬淡,包括视觉上的清澈感、味觉上的少油腻,以及心理感受上的静雅之气。若以中国画喻之,则小白的诗非以气势见长的大写意,也非以繁缛入微见功力的工笔,而更像是介于二者之间的小写意。她多以化繁为简后的洗练笔触,随心勾勒出有些散淡和雅致的意境。这种清淡,远非刻意为之所能获得,大多和诗人内在的精神质地密切相关。
——江苏哑石(《发现》专栏评论员)


反义词语的反复是诗作者清醒中的纠结,相近相通事物的对立撕扯,也是一种指引和自我提升。宗小白娴熟的语言表达足见其深厚的文字功底。海德格尔的“时间与空间”,“我”与“我”的重叠以及不可重复性,为新诗注入多重可复制意象的新理念。
——陈红为(中国诗歌流派网群组主编)


宗小白的诗在口语化的直白的语言形式下,对苦难经验进行审美呈现与艺术升华,诗作文本具有质朴、忧郁、沉痛的艺术品格。
——梁树春(中国诗歌流派网论坛副主编)


罗丹说,世界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对诗歌而言,发现与点亮是它的使命与生命。诗人难能可贵之处在于,能从日常事物中敏锐地捕捉与发现其与心灵暗契的隐秘通道,并通过联想与贯通,给它赋形,将它点亮,使之成为一个崭新的生命体。在表现方式上,往往从一个普通意象进行引申,于不动声色的叙述中,曲径通幽,于意料之外突然抵达,给人无穷的回味。对宗小白诗歌的阅读让人愉悦并充满期待。
——冷铜声(中国诗歌流派网群组副主编)


她在逼仄的城市里写诗,文本却散发着乡村自然的喧响与寂静,那里是她永远的故乡。她一方面用形而上的体认与悲悯,以儒释道构建自己的精神版图;另一方面又用形而下的呈现与神性叙述,回归自然良性的完美生态。宗小白在日常生活的不经意中理出诗意,用平静的叙述,触目体物伤怀,是悲人也是悲物。彰显了人类固有的佛性,同时也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温情的叛逆与批判。她的诗直白、知性,洗净铅华,剥开生活的表象,发掘客观世界和内心秩序,用重建与和解定格理想的“她的国”。
——王恩荣(《诗歌周刊》执行编辑)


宗小白是个对细节感知非常敏锐,而且善于挖掘细节、运用细节、调动细节的诗人,看似不着一力,实则层层设伏,处处有声,伏兵无数。她诗性的敏锐、顽性、脱俗之特点,使她在众多的青年女诗人中独具芳华,一荷清秀,脱颖而出。他活泼、随性、乖巧、安静的性格,让她的诗歌更具亲和力和生命力。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宗小白必成中国诗歌界的耀目新星!
——王海云(《诗歌周刊》执行编辑)


诗五十首

宗小白


宗小白获《诗歌周刊》2017“年度诗人”作品 
野花

不知名的野花生长在道旁
风一吹
它就点点头
再一吹,它又点点头
它见的风
多了
没有哪阵风
吹倒过它
倒是那些风
吹着吹着
就不见了


城市的雨

城市的雨
无非就是这样
伤感起来
就替高楼切割过的天空
哭一场
替马路上
城管追赶的小贩
哭一场
替路边光着胳膊
面无表情的乞丐
哭一场
城市的雨就是这样
常没来由的
关上窗户就哭
惹得我们现在
谁也不去管她了


听日本农学家讲课

不施用化肥、合成化学农药
不使用转基因种苗
完全依赖地力和
作物的生命力
完全依靠
阳光、雨水、空气——
自然最珍贵的赐予

让土地得到休息

让筛选留种的稻谷
第二年仍然回到
它原本生长的田块——
那是最适合它的土地

农忙时节
穿布鞋,背着手
在田埂上走一走
看从山上跑出来的野猪、野鹿
被拦在村落的护栏外

允许田里有杂草


澄明的秋天

澄明的秋天让我开始学习
赞美。赞美一群蚂蚁
搬运树上落下的果子
赞美一阵秋风晃动树叶
布谷鸟“不古不古”的啼叫
那些不合时宜的言论
松针一样落在寂静的山林里
赞美秋光透过密林
洒在几株低矮的灌木身上
它们老得掉光了叶子
为一旁更小的野花
让出
薄薄的光阴




如果你像我一样,经常路过八佰伴商场
就会时常看见那个女人
如果运气好,冬天的午后,有点阳光
也会像我一样,不知不觉
把她的头发,看作两股黑白丝线

当然,观察得再久,你也不会记住她的脸
只有在接她找回的零钱时,你才有机会,见她抬头
不过,转瞬,你就将她的脸、表情
还有头发什么的,完全忘光

你只记得,这个坐在大厦楼宇下
靠织补为生的女人,一双手,冻得通红
就像,我记得的那样


换首曲子

换首曲子
不要太像咖啡的
也不要太像薄荷糖的
不要太过忧伤的
也不要太过欢乐的
不要不要

要像你那晚——
为了某个人
独自走在寂寞的深巷
捂着心口
小声哼出来的


秋兴

不必抬头望月,因为没有
低头赶路。
不必匆匆相聚,因为无需
再匆匆别离
不必饮酒,即便大醉
也得醒来。
不必读《秋兴八首》,不愿这世间
再有杜甫。
在这个秋天,不必登高
不必怀远,不必指认
每一株
枯黄了的灌木。
不必知道,天地不仁
它们像我们一样
都有过一个
卑微的名字。


婆婆纳

1

婆婆纳,我俯下身
听你说话
你有个慈祥可亲的名字
叫“婆婆——呐——”
你又矮又小,不起眼
在春天
四月
生怕我忘记了你
就在太祖婆的坟头
开出一朵一朵
小小的花

2

婆婆纳
长在我八九岁的记忆里
在太祖婆的坟边,每年春天
我去看它一次
不知道它的名字,就像不知道太祖婆的名字
其实,《植物》里这样记载:
婆婆纳,路生杂草,可入药……

可怜的太祖婆,每年春天
我才去给她当一回
药引子


燕子飞

燕子飞到
一年级课本时
我想举手问老师
插图明明有
柳树、田野、村庄
为什么没把我那
守望在村口的外婆
画上


悠然

在树荫下乘凉
帮外婆拆开一袋
“头疼粉”
把那白白细细却又苦得要命的东西
小心泡在玻璃杯里
看它在杯中悠悠地转啊转
漂啊漂
半天,才沉到杯底
我像完成一件伟业似的
回头叫外婆:
外婆,外婆——

外婆不应我
像片叶子一样贴在老树干上
不知何时已经
睡着了


植物的问题

植物有什么问题?
不过是雨落在她的花瓣上
她就轻轻颤抖
不过是风吹过她的叶子
她就轻轻颤抖
不过是你长久的注视她
然后,起身离去
她还站在那里

用她所有的花瓣和叶子
轻轻颤抖


最后的美术课

如果我的美术老师
再让我画一面镜子
我没办法听她的话了

我没办法在雪白的纸上
再画出另一个雪白的自己

下雨时,我是灰色的麻雀
孤独时,我是黑色的蚂蚁

就算冬天,我有许多雪花兄弟
他们生气了
吃掉了我蓝色的脚印

就算100年后,他们原谅了我
并把我爱过的一切又还原成
绿色的春泥


樱树

我曾仔细地
观察过一株樱树
她的枝、叶
花朵触碰的天空
周遭的蝴蝶
风,从她绽放的第一瓣
一直吹到
最后一瓣
我请求一株樱树
在四月
给予最明媚的印象
我告诉一株樱树
那时,会有很多
像我这样的雨滴
带着熔化的双翅
赶去看她
他们心怀流水
遇见美丽的事物
会心动,难以自持
悲伤,不能自已


构树

构树生长在田沟边 
毛茸茸的叶子沾满尘灰
红色的果子结的满树都是
我记得和妹妹摘过许多
用白瓷缸装着
带给田里弯腰的姨娘

姨娘有一双儿女,三四亩田
一个长年在山西矿井的丈夫
和瘫病多年的婆婆
我们把白瓷缸放在田埂上
转身跑去捉蚂蚱

构树果子甜得让人心慌
姨娘叫我们以后不要摘
说沟塘危险
说构树果的汁水滴在衣服上
换五六盆水才搓掉

姨娘说这些时
我们已并排躺着了
痱子粉和花露水的香味
将姨娘的呵责冲淡了不少


不用手机的人

在我整天想着扔掉手机
却又扔不掉的年纪
我的偶像,美国诗人,盖瑞•斯耐德
定居内华达山区,写诗,禅修,致力于保护环境
伊丽莎白•毕肖普坐船前往南美旅行,在那里遇到了挚爱
昌耀在这一年龄段的作品开始多起来
海子已经自杀了五年
而我的父亲,一个食品厂的普通工人
抽屉里竟然放着一柄竹箫
他垂钓,自己动手修葺漏雨的瓦屋
用毛笔写字,在泛黄的牛皮信封上粘贴邮票
坐绿皮火车去很远的地方
闲暇无事,他就站在暮色里
蓝色中山装背对着我,手指轻按,双唇送出
低低的萧声


手机掉下去了

手机又一次从床边掉下去了
我捡起它,在夜里
发现昨天掉下去了 
昨天的新闻也掉下去了
在新闻里出现的
那么多名字掉下去了
那么多数字掉下去了
那么多田野村庄掉下去了
河塘里漂起的死鱼掉下去了
生病的奶牛挤出来被泼掉的血掉下去了
那么多豪华的政府办公楼掉下去了
那么多未竣工的高楼大厦掉下去了
楼顶的大象掉下去了
楼底的蚂蚁也掉下去了
穿梭雾霾的火车掉下去了
那么多奔跑追赶的人也掉下去了
他们的床掉下去了
枕头掉下去了
鼾声掉下去了
梦也掉下去了

窗边,阳光开始结出白蛛网
而深夜
已经掉下去了


松果

现在
让我们来爱一颗松果
从它被风吹落的那一刻爱起
看,它不甘心的躺在草丛
露水打湿了它
使它真的很像刚来到这个世上
哭得全身湿透了的
一颗心脏

现在,让我替你捡起它
将它放入一只布袋
模仿你从前和我一起散步时
小心翼翼的口吻:
当心啊,它已完全没有力气
再承受任何一次
坠落


突然

突然,就来到了一条路上
记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
也记不清
经过哪一棵树时
哪一阵风
吹落了哪一片叶子
哪一片叶子
又被哪一处尘土收下
只记得像是被谁
突然用力推了一把
转身,并没有什么人
也并没有一只
用力推着我的手
只有,我自己
在一条堆满落叶的路上
窸窸簌簌的
下着雨


名字

我的电话簿里
存着宗小雪的名字
其实
宗小雪本来
不叫宗小雪
为了让我喜欢
她将名字改成宗小雪
这多多少少
有点像
为了让某个人喜欢
我将我的名字
改成了
宗小白

…… ……, …… ……

(以上作品发表于2017年《诗歌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