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Nanning-水水
Nanning-水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600
  • 关注人气:2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子非诗歌评论

(2012-06-26 17:11:16)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原文地址:子非诗歌评论作者:亚拉河

这里有阳光的诗歌赏析

文:子非

 

我一直认为写诗容易,写好诗难,写诗歌评论更是不易。因为写诗是一种直觉的感性的思维,而诗论是感性的哲辩的思维。但第一天做下属,总该有点听话的表现。不敢拿别人说事,就只好拿你开刀。你这样有名的诗人,能对你说上一二,是我的幸运。
    在挑战混了一年多,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你的稳健和思维,木木的神性和跳跃,代容的淡雅和清新,陶小牛的灵性和随意。
    不用说,有80个精华的人,肯定有自己的语言和意象体系,有自己独特的诗风和哲思,这是我们更多初学者所羡慕和仰慕的。但是我们中国是诗的国度,诗是自由而神圣的,每个人对诗歌的看法和喜好也是不一样的。我们有权对每个人的诗歌说出自己的看法,错对是一方面,敢于说出就是一种鼓励。
    我记得我曾经说过更喜欢你以前的风格,如(伊沙来访),你说在尝试一种改变。既然是尝试,就让我也尝试着用我们传统的言、象、意观念来说说我对诗歌和你的诗歌的浅见,因为我对西方的现代理论接触不多。
    一:语言。
    我认为(或者我喜欢)诗歌应该是简介明了的语言,朗朗上口的节奏,富有韵味的流畅。不管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戴望舒的(雨巷),还是舒婷的(致橡树),顾城的(一代人)、(我和你)、(小巷),海子的(春暖花开),甚至荒诞派,民间写作,下半身写作等派别,他们的成名作和代表作,都不是晦涩难懂的、拗口的、生硬的语言构成。而是读起来简介有力,想起来温暖可亲,回味中余音袅袅。
     诗应该是大众化的文化,不是某个人或者某个团体的私有财产,不能人为的设置符合和障碍。但我也不是夸大口语诗和拌嘴诗等,我认为语言是诗的载体,诗到语言为止,诗应该有自己的语言,诗人也应该有自己的语言。一方面,不能流入脏话、丑话、大白话,另一方面,要对生活和时代、世界高度概括,用通俗易懂的、熟悉亲切的语言表述出来。这中间存在一个度的问题,我一直认为把握好这个,对我们这样的初学者有很大的作用。
     我这样说,并不是认为你的语言存在很大问题,相反,我和很多人一样,欣赏你的语言。因为你已熟练掌握了操作技能,不敢说游刃有余,最起码没有大的症结。但是我认为,你过分相信了词语和语言的力量,个别方面存在突兀和隔的现象,也许是因为固定题目作诗的原因。但我想,一个真正的诗人应该注意诗的任何一个细节问题。就像一个“闹”和一个“绿”字可以让诗歌变得有意境,一个词语,一个句子也可能导致诗歌整体变的无诗意。挑你最近的(哑国)说吧。整首诗歌,结构严谨,思维性很强,但个别地方需要打磨。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想他们一定在雨的那边  一个“他们”将开头两句紧紧连接在一起,并用“雨”这个常见的意象将我们带入了你的诉说。我看见樱花背着背篓/背篓里有村庄、槐树、稻草人和小黑板/她的声音在另一个空间丢失  一直到小黑板,我认为整个诗的语言依然没有说的,老练而优美。问题是突兀的一句,她的声音在另一个空间丢失。诗一下子从一个景转到另一个景,也许是为了形容地震的不可预料,生命失去的突然。但这里存在一点隔和拗口的感觉,我认为这是过分相信语言能力的作用。语言可以承载很多东西,但若想如我们所愿的表述我们的思想,应该加强这方面的修炼。第三段,按照海的意志变成石子/她在迷途的小路边返回泥土/声音在声音中消失/“风筝去了天空,再也有没回来”,我认为这段是按照你的意志在操纵语言,单方面的付与语言以力所不及的力量。你交代了你所有应该交代的东西,留下了语言让我们思索。风筝代表失去的生命,生命化成了泥土,在迷途的小路上,我们苦苦思索着你的题记,这是一首哀吊地震的作品。
    一句话,因为操纵了语言,你迷信了语言的能力。语言是一种符合,符合有时候需要解脱。

  附:《哑国》

      ------------记于日本9级大地震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我想他们一定在雨的那边

我看见樱花背着背篓
背篓里有村庄、槐树、稻草人和小黑板
她的声音在另一个空间丢失

按照海的意志变成石子
她在迷途的小路边返回泥土
声音在声音中消失
“风筝去了天空,再也有没回来”

二:意象
    意象是现代诗歌的主要元素,是构成意境的必要条件。关于意象,说的太多,大家会说我贻笑大方。就简单点说说现代诗歌的意象。现代诗歌的意象,一方面不排斥你用中国传统的意象,但另一方面,因为经过了40年代的象征主义和70年代的朦胧诗,它已和西方的象征主义熟练地结合在一起,追求多义性和双重性,追求非常规的组合。现代诗歌的意象,已被我们更多的人所承认并掌握,也不多说了。
    就说说你的意象吧。和语言一样,你熟练掌握了意象,不同的题目,不同的场景,你总能用恰如其分、鲜明简单的意象表达你要表达的东西。但是你没有独特的意象体系,没有形成我之所以为我的体系,个别诗歌个别的意象有喧宾夺主的感觉。而且在创造意象,在创造意象的组合方面,没有独特的新的发展。你给我意象最深的是阿雅和亚拉河这两个意象,也不知道,这是否是你的独创。开个玩笑,转入正题:就如你一首写父亲的诗歌,一个“子弹”突然出现在一个不相符合的秩序里,虽然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但却夺去了整个诗歌的光芒,给人留下的最后意象,只剩下这个意象。而北岛那个从星星的弹空里/将流出血红的黎明  这个星星的弹孔,给人的感觉是那样震颤和思维。还是举例来说,你写的(我看海子)查的老伴耳坠上没有金子,祖上让她/读十六年的私塾,她就把/十六岁的儿子送去京城读国学  这个诗歌要说的是海子,但因为有了“金子”和“私塾”这两个意象,让人觉得“金子”和“私塾”这两个意象和海子的悲剧有什么关系,停滞于此,而不能自拔。如果不是你高潮的技艺,在后面有所挽救,我相信这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诗歌。查振全是虔诚的引路人/那个坟面朝大海/那些香火春暖花开。那两块西藏搬来的石头/在喂马,劈柴。那个爬上杉树的侄子/将周游世界  这一段的意象也存在问题,坟春暖花开,香火面朝大海,石头喂马劈柴等这些一方面是海子的意象,一方面是你人为的付与它们这些意象性的动作,虽然感情丰满,但无疑给人一种娇柔罗列之感。
    古今中外成熟的诗人总有相对稳定的意象符号,如荒原之于艾略特、月亮之于李白、麦子之于海子,都已浑融为其艺术生命的一部分,成为某种精神的象征符号。我认为,像你这样的大家,应该有自己的独特意象体系和符号,应该如螺丝一样环环相扣,紧密和谐在你的诗歌里。   

附:《我看海子》

查振全的脊背
越来越接近屋后拱形的山坡
三月
查庄的香火旺了起来
他掸去毡帽上的灰
“我要不回来,他不会死”他说

查的老伴耳坠上没有金子,祖上让她
读十六年的私塾,她就把
十六岁的儿子送去京城读国学

一群人从很远的地方走来,脚步有诗的节奏
村里人越来越怀疑
探墓人的企图,高河镇气温骤降10度

查振全是虔诚的引路人
那个坟面朝大海
那些香火春暖花开。那两块西藏搬来的石头
在喂马,劈柴。那个爬上杉树的侄子
将周游世界

我是一个孤独的人,在静静的山岗上
我看海子

三:意境
    关于意境,我一直认为,和王国维的境界差不多。意境是主客观的和谐统一,是情景交融的最高体现。而境界那,我感觉,没有必要弄得那么繁琐,就一句话,境界是一个文学作品,给读者的美感和想象。我们中国古老的传统,一直把言、象、意作为评价诗歌好坏的准则,境界是王国维综合西方美学对宋词的评说。但我们不能把它玄学化,当做老子的“道”一样,道可道,非常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王国维是评论诗词的,不是表达对世界万物的看法,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我们应该简单点看待它,而不能让它进入一个死胡同。境界就像一首好的诗歌给我们的境界一样,重在感悟,而不是非要说个子丑寅卯。
    读你的诗歌多了,因为你已经有了自己稳健的风格,熟练的技艺,在意境上,你比更多人有熟练的揣摩和应用。不用说,每一首诗歌都是能引人回味和值得思索的。
    但是,我认为,有意境的诗歌不一定就是顶级之作。意境没有大小优劣之分,但是诗歌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变,有了很多的固有的公式化的东西,比如意象,比如形式,还比如意境。我们现在写押韵的诗歌,未免是不合适宜的;我们现在一味地遵循“文以载道,诗以言志”的观念也是行不通的,那意境那,如果我们现在用白话文去模仿唐诗宋词,就算写出: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的意境,也是行不通的。为什么那?现在没有人做隐士了,就算隐士也没有那么多人赞赏你的高风亮节。意境存在新颖与否,是否与时代相符合的问题。换个话题,意境就是你的立意,你的主题,你如果不能写出符合时代潮流,或者超越时代潮流的意境和主题,一味的玩古,展现前人展现的意境,勾描我们常见而失去感动的场境,你的诗歌必然吸引不了读者,不能引人再三回味和揣思的。
    我说了这么多,也是想说明一点,像你这样的大家,应该有更深刻更值得回味的意境呈现给我们。上一篇(我看海子),给我们了一个海子死后,他家乡和世人们崇拜热爱他的意象,但海子给予我们的应该更多,你呈现给我们的也应该更多,而不是一片香火,几个朝拜者的画面。再说一个正被他们津津乐道的(很像田纳西的风),整篇诗歌给我们的感觉是田野上,一个缝草帽的女人和几个戴草帽的人在活动,直到最后一句,让我们陷入了最后的那个人为什么和这个女人相爱这个疑问,需要展现的东西断裂在最后一句。所以,木木也说你,后来的结尾总陷入一种定律。我也是那种喜欢在最后升华主题,收紧自己的类型。但你和我不一样,你应该精益求精。不能想有的人评价现代诗歌那样:我只看题目和最后一句,就知道他要说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你说那?


附:《很像田纳西的风》

他不断向过路人摘下草帽
他的甜瓜上
盖有墨绿的叶子。很像田纳西的风
从上面拂过。身后的女人在缝另一只草帽
几只蜜蜂在她的发髻上绕来
绕去

公路上走来几个戴草帽的人
一个把草帽压的很低,脚下的石子像电影里的声音
一个用铐住的双手
旋转一顶有蝴蝶结的草帽

走在最后的那个人摘下草帽
对树林中的女人唱道:“某一天,就像
人群不断的走过一样
我们相爱了 ”

到此为止吧,再说下去,就有哗众取宠的感觉。好久没有写这种玩意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对的,希望阳光兄直言。我这样说,只是想让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不对的地方,谅解。

 
 
 
2011.3.18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