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季国平
季国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575
  • 关注人气: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前戏剧创作三题——中国剧协首期编剧读书班讲课提纲

(2010-02-23 22:18:39)
标签:

戏剧

戏曲

创作

编剧

中国剧协

剧本月刊

季国平

文化

 

    季按:2009年10月26日至30日,中国剧协首期编剧读书班在江苏常州举办。26日上午读书班正式开班,我首先与学员做了交流。既是交流,原没有打算发表,今天才看到今年第一期《剧本》月刊把我的讲课提纲登载出来了,那就贴在博客上吧。有些内容是我近年来一直在呼吁的,所以就不避某些重复了。

    有感于当前编剧人才的缺乏,中国剧协从去年开始办专门的读书班,并下定决心,每年都争取办一期,办的天数再长一些,力求办出成效。读书班学员如何产生,我在本文第二点有一些想法。

    以下是讲课提纲—— 

 

    要谈论当前戏剧创作的话题很多,从中国剧协举办编剧读书班的角度,谈三个方面的话题。

    编剧班主要是培养青年编剧,参加首期的有很多是已经成名的、有成就的编剧,我以下要说的主要是对成长中的青年编剧讲的,请已有成就的编剧们共同多关心青年编剧。

 

    一、编剧当自强(为何要办班)

    今年8月上旬,由中国剧协主办,《剧本》杂志社承办的“全国剧本创作和剧作家现状信息交流会”在北戴河召开。这次会议中心议题涉及,一是剧本创作现状,二是剧本创作规划,三是剧作者的现状,内容很丰富。

    《剧本》的黎继德主编做了一个会议内容的纪要,很有价值。综合各地情况和各种信息,可以看到我国当前剧作家和剧本创作的现状不容乐观,有的问题相当突出,总体形势十分严峻。就剧作家现状言,创作队伍严重萎缩,编剧人才青黄不接。就剧本创作现状言,同样令人担忧,主要问题有:1、观念陈旧,2、缺少资金,3、缺少机会,4、缺少扶持。

    此次会上,与会者对创作现状进行了反思,也提出了许多积极的建议,如,注重培育戏剧创作新生力量,加强戏剧创作交流,提供改稿、培训机会,尤其为青年人多提供学习、交流、提高的机会,为剧本表演创造有利条件,为剧本发表创造机会,举行剧本推介会,举办创作研修班,等等。

在当前剧本创作遇到的许多问题中,有的是政策问题,有的是大环境影响下出现的问题.就我们剧协而言,有些问题我们虽然也解决不了,但我们不应推卸责任,我们应该有所作为,所我们力所能及而且应该做的,这就是,为做好有编剧关培养和发展的工作。这又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当然,最关键的还在于编剧自己。如果你不喜爱这一行,你走开就是了。既然喜欢上了这一专业,首先要有自己的理想,要有专业的执着,要经受得住社会的各种名利的诱惑,要坐得住冷板凳,要自立和自强。举办编剧班,请专家授课学习,就是在苦练内功。有了编剧的自强,创作才有希望,这是最根本的所在。希望编剧班学员不要辜负了专家老师的希望。

 

    二、激励育人才(办出好效益)

    这一点主要谈编剧班要办出应有的效益的话题。

    在这里,我想起了去年中国戏曲学院举办的“2008年全国戏曲编剧高峰论坛”。

    这是当代戏曲编剧名家的一次盛会。

    会上,以多媒体的形式,对每位剧作家的成就做了介绍,并请每位编剧发表感言。名家们都很动情。

    魏明伦呼吁重视戏曲编剧在剧目创作中的地位,再次提出了他的“编剧主将制”。

    郑怀兴自称不善言词,还有口吃,但他所说的“做人要做老实人,写戏要做老玩童”,给人以启发,也让我联想到了他笔下的傅山。

    罗怀臻感叹,在这次与会编剧中他还是最年轻的,二十年了,他还是最年轻,表明了当下青年编剧人才的缺乏。

    王仁杰未能到会,给会议发来贺信,十分感人,转录于此:

    中国戏曲学院编剧高峰会,因病未能叨陪未座,至憾!谨祝戏曲文学在历经西化、异质化以至边缘化的劫难后,收复失地,返本开新,重新成为一剧之本,亦使表演重新成为舞台中心,作家重新成为演员导师,中国戏曲重续千年香火!虽属病残老朽,与有荣焉。

    谨以楹联一对,敬赠与会同仁:

    文为一剧本,由宋元肇始,称不二法门,却叹式微逢盛世;

    笔有千秋心,赖峰会开先,收百年失地,共襄壮举托诸公。

                                                      温陵王仁杰于三畏斋

    从中我能体会到一个老编剧的苦心。

    那么,如何办好中国剧协的编剧班,如何通过编剧班培养创作人才,我以为要从学员的入选和培养开始,引进激励机制。

    本期编剧班主要是从各地多年的编剧中选拔产生的,这是一种方式。我建议从下一期开始,应该引进激励选拔机制,让更多有创作潜力的、愿为剧本创作奋斗的年经人来学习。

    具体来讲,分三步走:

    编剧班学员要有入选的条件。比如近年来的创作被省和国家级院团演出,获过什么重要奖项,目前正在创作什么重要的、有前途的作品,参加编剧班要带作品来,可以是完整的,也可以是创作提纲,报名时要提交作品或提纲,由剧协组织专家审看作品和创作提纲,从中产生编剧班学员。

    编剧班既是讲习班,也是改稿班。办班期间,我们要多请专家给他们以具体的指导和帮助,包括讲课、改稿、交流。就像读研究生一样,给予一对一的指导。

    编剧班结束后的指导和帮助。结束后半年内要求提交完整的作品,优秀者推荐在《剧本》月刊发表,也可推荐给相关剧团演出。

    总之,要办出成效。

    在发现人才和培养人才上,我们要仰仗像今天在座的名家,请你们多关心的培养他们,我们希望在未来的一些年里,从中能产生一批优秀的剧作家来。请大家帮助我们一齐努力。

 

    三、创作循规律(多出好作品)

    就有关当下的创作结果来看,有成绩,但存在问题也很多。在这里,我们简要说几句剧本创作本身的问题。对话剧我不敢说,对于戏曲剧本,我大胆说几句,现在有不少戏曲剧本不尊重戏曲剧本的创作规律,戏曲不像戏曲,如果说是“话剧加唱”,那话剧也没有写好。

    故事生硬别扭(胡编乱造),人物陈旧重复,语言苍白无趣,思想了无新意,更麻烦的是,对戏曲剧本的创作规律不熟悉,以为讲一段故事,穿插几段唱词就是戏曲本子;不知道哪里有戏,要在哪里开掘。

    还有,就是不尊重中国戏曲剧种的特性和规律。关于方言、声腔、剧种与新剧目创作的问题,我曾经写过文章呼吁过,提醒过“警惕戏曲的自我迷失”。当然,这不只是剧本的问题,但剧本是最基础的。

    所谓戏曲的自我迷失,是指当下的戏曲界有不少认识和创作实践上的误区,最突出的举三点。是否准确,提出来与大家商讨:

    一是趋同。这里既有创作手段和艺术风格的趋同,盲目融入或简单搬用其他舞台艺术(包括国外的),泛用歌舞,丢失了戏曲自己的面貌和风格,消解了戏曲以及剧种的个性。理论依据往往是借用王国维的话,戏曲就是“以歌舞演故事”嘛!殊不知,戏曲的歌舞是已经戏曲化、程式化、剧种化了的歌舞,而不是歌舞简单的叠加和拼凑。还有,就是主创人员的趋同,从编剧、导演、音乐、舞美,甚至表演,各地纷纷邀请名家,唯独忽略了戏曲以及剧种的特殊性和多样性。

    二是自鄙。以为传统戏曲落后于时代,落后于西方话剧、音乐剧等舞台艺术,结果是去程式化和行当化,也就是去戏曲化;误以为西方话剧等舞台艺术重视人物塑造,而戏曲只有行当和类型,先天存在着不重视人物创作的弊端,用话剧等西方艺术简单地改造戏曲。这样的认识是有偏颇的。其实,只要有一点中国戏曲史常识的人就会知道,从传统戏曲形成开始,就把人物的创造作为评价剧目和优秀演员的重要标准(如元人胡祗遹《朱氏诗卷序》对朱帘秀的评价),说戏曲不重视人物创造,不是认识的肤浅就是主观的误解。当下戏曲的表演水平整体在下降,所谓“塑造人物”往往成了掩饰表演不足的一大借口。

    三是自大。有一些主创人员并不真正懂得戏曲,不尊重戏曲,却不肯虚心学习,从外来艺术得了一点皮毛,就自以为是,妄言“创新”,以当下戏曲救世主的面貌出现;或者表面上说是尊重,却因其不懂戏曲,或者是不了解剧种特性,自以为“以歌舞演故事”就是戏曲,脱离传统,盲目“创新”。如此产生的剧目只能是不伦不类的“四不像”,这样的自大和盲目对戏曲是有害的。

当然,我们并不是反对戏曲的发展和创新,一部中国戏曲史就是在传承和革新中发展的。我只是以为,在倡导戏曲艺术的不断发展创新之时,上述这些问题在当下显得比较突出,为此,要引起戏曲工作者和主管文化部门的警惕。我并不担心西方文化和当代娱乐对戏曲的冲击,担心的是戏曲的自我迷失,这是一种戏曲的慢性自杀,这更可怕。

    当戏曲遭遇现代文明、出现困境之时,我们更应该把握特点,强化风格,尊重规律,寻求超越,解决好继承和发展、传承与创新的关系。主创人员要敬畏戏曲传统,不要瞎折腾;理论工作者要有敏锐的眼光和敢于批评的勇气,不要胡吹捧;主管文化部门也要尊重戏曲规律,不要乱指挥。如此,戏曲才有未来,才有希望。

    当然,当下戏曲存在着自我迷失的潜在危险,不能简单地归咎于对艺术创新的倡导和有关的评奖办节。艺术的创新是艺术发展的动力,倡导艺术创新本身并不错,错的是脱离了优秀传统的盲目“创新”;评奖办节也只是促进戏剧发展繁荣的手段,本身并不是目的;国家现在加大对“非遗”的投入,我们更不能把钱砸在豪华的舞台和排场的包装上。对于我们戏剧工作者来说,自身要有清醒的头脑和理性的眼光。

    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最近几年我已经有所感觉,也写过相关的文章。如我在《方言、声腔与戏曲新剧目创作》一文中,从戏曲说普通话,话剧、影视说方言谈起,主要论述了方言、声腔和新剧目创作的关系问题,希望重视戏曲的多样性和独特性。我写过一篇对6个《牡丹亭》演出版本的研究文章,也是对各自在传承创新上是如何处理的个案分析。在去年的一次秦腔论坛上,我曾以《当秦腔遭遇现代文明》为题,指出了包括秦腔在内的戏曲剧种,只有强化自己特色而不是迷失了自我,才能超越时代,长久发展。戏曲存在的价值就在于其独特性和多样性。其实,在经济全球化和文化多元化的现代社会,戏曲和21世纪的人类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戏曲的独特魅力和形式优势自身就蕴藏着无限的生机,中国戏剧的文化基因和优良传统,本身是我们解决好全球化与民族化、娱乐市场与文化品性等关系的重要精神资源。

    年青编剧要加强三方面的学习:向古人学习,向今人学习,向生活学习.

    古人汤显祖讲“意趣神色”,李渔讲立主脑、减头绪、密针线,结构第一,语言与人物要肖似。元杂剧剧本讲究起转合,一本四折,一人主唱,极力突出主要角色。明清传奇剧本,从一本走向大型连台本,剧本结构也有规律可循,生旦开始分离,分生、旦两条线交叉发展,经过生离死别,终得大团圆,剧本也就从中曲尽人情。

    今人成功的剧作家也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当然,更重要是从生活中学习。

 

 

 

相关链接

    警惕当代戏曲的自我迷失(人民日报发表稿)

    编剧名家,相聚北京

    方言、声腔与戏曲新剧目创作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