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彦子
彦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9,264
  • 关注人气: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还在,小城生活之记录

(2019-09-20 10:52:42)
标签:

杂谈



又是很久很久没有更新这方小花园了。但写字这件事,是一直在进行的。写得多或者少而已。只要有任何自己独处安静的时间,都会写一些。

但在这里,惭愧的是没有什么新鲜的话可说。一直絮絮叨叨的那么几句,似乎对不起不曾忘记我的朋友们。但若是长久的置之不理,也很对不起。

于是,将自己在日常生活里的一些记录,放在这里。也许仍然是重复,仍然是没有新意,但这些都是当时真实的记录,与审美有关,与功利无关。
这是最近,对自己的整理,人生,要过审美的生活。而不是功利的日子。


412  雷雨

 

10天过去。春天的雷声隆隆降临。

在公众号上读田壮壮,他说,电影拍什么,无外乎就是内心和成长。他是一个真正爱电影的人。爱的纯粹。因为他自身的纯粹。可以这么理解吧。

借用这句话。写作写什么,无外乎就是内心和成长。但凡优秀的作品是以此为核心的。

 

吉娜来聊天。我说,我可以总结我这个生命最为热爱并终其一生追寻的,那就是——美。

美食,美服,美的风景,美的人。

 

一个人的日子里,吃着美味的乳酪芒果蛋糕,(小妹做的,自己家做的总是强于外面买的)听着记不住名字但却挺符合口味的音乐,歪坐着,心事浩茫,感觉丰富,但其实什么也没有想。这份丰富是因为不再有什么奢求。

活着是如此单纯。美食,美服,美景,这些都是能够发现并享有的,唯独美人,关系自身之外的另一个人,是人,而不是其他的什么,这就难了。

可以神交。独个儿远远的欣赏就是。那些通过作品创造了美的人。

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四处散着的,山野之人。

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应该就是非现实,非功利的。美是他们的骨血。他们的灵魂。除却美,一切都不在他们眼中。

 

同时,美与自由息息相关。自由是功利的对立面。人一旦为功利所掠,也就与自由无缘了。

也正因为如此,自由已经成了叶公之龙。

 

我不能摆脱的是肉体的愉悦。美食,美服,美景都给与我愉悦。当然,最大的愉悦来自于遇到我感兴趣的人并与之深聊。这是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父亲是一个十分热爱聊天的人。他知识渊博,记忆力惊人。母亲常戏说,你没有去当外交部长真是可惜了。

所谓的聊天,究竟是什么?或许可以说,那是提升精神境界的一个手段。时至今日,我身边能够这样聊天的人,几无一人。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近来我在瑜伽练习中的体会,如何进入那种最为放松的真正的自由。田壮壮谈到,电影就是我的酒,就是在这个酒里,我能得到一种最放松最没有顾忌的自由。

很好,这也是我意识到的最最需要重视之命门。写作和瑜伽,都需要在其中得到放松与自由。惟其如此,才不枉是真正身体力行的热爱。

然而,这一定是从不自由开始的,是吗?

 

413 

 

因为田壮壮的最爱,今早去百度了一番库斯图里卡。“一个不知从什么地方来的什么人”,当他的电影获奖之后,美国的一位记者这样定义。的确,对于一个失去了国家而又无比热爱生活的人,他的电影,是他的全部。应该这样的定义他,一个从电影世界来的电影人。我想看他的《流浪者之歌》。

 

在库斯图里卡的语言中,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游乐场,里面自然有欢乐。但游乐场又是生活的写照,所以必然带有生活中的无奈和悲剧。于是所有的问题便又指向一个终极的问题:人生苦短,我们将如何应对生活中的无奈。

 

而老库似乎已经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直白说,就是及时行乐,享受生活,顺其自然,该来的自然会来,该去的也自然会去。比如,面对逼婚,任性的新娘逃婚而出,反而成全了电影里的主人公,似乎一切看似意外,但冥冥中似乎也有天意。

 

就是如此吗?

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然而,然而, 其中包含的深邃,如若不是历经沧桑,又如何能明白。

 

以通俗的言语来说,就是人生怎样将舞跳得轻盈与优雅。可如果不付出沉重与艰难,能有轻盈与优雅吗?

所有的沉重最终是为了通向轻盈。

 

身体在顺位的过程中先经历了扭曲。几十年的时光留给身体的是无法顺位了。那么,几十年的时光也就让一个初心的孩子变成油腻。

 

不忘初心,无问西东,这八个字也可以是上帝与凯撒的诠释吧。

 

想到我生活中的密友,无问西东的有几人?大墨是一个。大树也是一个吧。而女友们?近来,一直想写一个系列,我和我的朋友们。

我和我的朋友们。如果写,那么一定是真话。而真话,也许会断送友谊。没有办法,在初心这个标尺前,我和朋友们一样平等。我不粉饰自己,也不粉饰你们。


如今的我,正在全力以赴的回归初心。我的幸运在于从某个时期起, 应该可以说还是很早的时候起,我就已经无问 西东了。那或许是缘与我的四面碰壁。绝望了,然后放下,回归。

 

人,活着不外乎干净,坦然,淡定,从容。然后,有趣。


干净,坦然,这已经是凤毛麟角,而有趣,我想,只有那些不为现实功利活着的人才可能有趣吧。记忆中最最有趣的人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且早已死去的人——桑德拉斯。一个国籍瑞士的人。知道这个名字,是在亨利·米勒的文章里。米勒已经可以算是一个有趣的人,而他极为推崇桑德拉斯,定义为,一个任何时候去见他都嫌太迟的人。

这真是无比的诱惑。世界上有这样的人。


 


我还在,小城生活之记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