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土佛珠峡的岭杰·格萨尔文化

(2007-12-19 15:51:29)
标签:

人文/历史

旅行

 

故土佛珠峡的岭杰·格萨尔文化

 

   热巴格绒泽仁

 

 

   “像绿树覆盖着大地,像羽翎点缀着孔雀”。格萨尔文化——一颗镶嵌在人类文化殿堂中光芒四射的瑰宝,确切地说它更像是一颗“九眼珠”,充满了生生不息的神性与灵性,是雪域天堂献给蓝色星球的圣洁哈达。

    历久弥新的英雄史诗那波澜壮阔的场面和惊心动魄的传奇与神秘造就了“每一个藏人的口中,都有一部格萨尔”的永恒神话。雪域三怙主的化身----雄师大王格萨尔一生征战四方,他的英雄业绩遍布雪域的山山水水,藏语里意为“佛珠峡”的故土乡城也在岁月的长河中留下了格萨尔王戎马一生的足迹和传奇故事。

 

 

 (一)格萨尔与独耳护法神赤列嘉布

 

    赤列嘉布,为“霍尔十三岭”之一的乡城噶丹·桑披岭寺的护法神。传说中的赤列嘉布在显露原形时是一位有着三头六臂,以雪狮为坐骑,力大威猛,脾性暴烈的护法神,他护佑着这片土地上的黎民苍生。

    据说当年姜岭大战之后,吃了败战的一股姜国残部在其首领木·索朗热登的率领下经中甸辗转流窜至乡城,占据了硕曲河沿岸的大片土地,给乡城百姓带来了被压迫和奴役的灾难。

    英雄格萨尔王便率领部将从德格取道理塘,一路南下乡城欲收伏姜国残部。作为这片土地的护法神赤列嘉布,出于维护自己的权威和妒忌之心,对于格萨尔王的即将到来早有戒心而终日惶恐不安。

    格萨尔王作为三怙主的化身,自然早已知晓赤列嘉布的心态。作为地方护法神,赤烈嘉布纵容敌军姜国残部在乡城为非作歹而袖手旁观的做法令格萨尔王大为不悦。所以当格萨尔王及其部众抵达巴姆山畔的仲拥通草原时,等候在那里的护法神赤列嘉布便提出要与格萨尔比试比试法力,这正合格萨尔之意,于是他们商量好以摔跤定输赢来一决雌雄,并赌誓必须割下败者的一只耳朵做为警诫和教训。摔跤大赛的结果以雄师大王格萨尔获胜告终,格萨尔王便按照“立下赌誓,断掉三根肋骨也无反悔”的规矩,割下了护法神赤列嘉布的一只耳朵……

    由于护法神在与格萨尔王的那次摔跤中掉了一只耳朵,所以至今乡城桑披寺里的护法神赤列嘉布塑像是独耳的。也正因为如此,乡城寺庙历来禁止在巴姆山下和民间说唱格萨尔,据说是怕触怒了护法神……

 

 

 (二)硕曲河畔话阳具石和阴具石

 

    海洋是蓝色星球的眼睛,河流是绿色大地的血液。硕曲,一条生命的河流,滋润了香巴拉高原的干热谷地,绘制了沿岸五谷丰裕,果香四溢的旖旎风光。

    时光里流淌的硕曲,有着许许多多美丽的传说,而最奇特和最具浪漫色彩的要算格萨尔王和珠牡王妃留下的阳具石与阴具石的动人传说。

    阴阳具石位于距县城约12公里处的青德乡热贡村畔的硕曲河边乡城县硕曲河电站处,据说当年格萨尔摧毁了姜国即古云南纳西王国残余木·索朗热登设在青德热贡的据点,降伏了热贡的姜拉托究山神姜拉托究原为纳西山神,后被格萨尔收伏点化为热贡当地的山神,把征服后的姜国俘虏遣送回云南,为乡城百姓除了一大害。

    热贡硕曲河畔关于阴阳具石的传说,绝非人为捏造或是牵强附会之说,珠牡王妃的阴具石呈四米见长的天然青灰岩沟槽状模样。格萨尔阳具石呈长约两米的黄褐色坚石柱,估摸重达两吨。阳具石正好直放于沟槽状的阴具石里,其形象逼真、惟妙惟肖,甚是奇特。

    青德、青麦的人们自古就对格萨尔王和爱妃珠牡所留下的阴阳具石之说深信不疑,所以那里就有一个习俗,凡是谁家的成年儿女或嫁或娶,若遇上不孕不育的难题时,只要夫妻双双在月明吉日之夜围着阴阳石朝顺时针方向虔诚地转上三圈,或是抚摸阴阳石便能实现求子求女的愿望。

    这样的做法据说十分灵验,于是阴阳石便也远近闻名。乡城民间对于英雄格萨尔和珠牡王妃生殖器的崇拜,有别于西藏洛巴等地独对男性生殖器的原始崇拜之习俗。乡城民间自古不分男女尊卑,每一家庭不以性别为由,都是长者当家。这体现了乡城先民在社会生产劳动中男女平等,男女无性别歧视,同为社会传承者的优良传统。

    值得一提的是,在热贡村拜访老人们,当提到阴阳石时,老人们都说:“格萨尔嘉布和萌珠牡是应天地而生的人杰,阴阳石是镇地之宝,是格萨尔嘉布和萌珠牡对这片土地的特殊恩赐,所以热贡世代家家户户子孙满堂,地灵人杰。”

    的确,生男孩要像格萨尔般英勇智慧,生女孩要像珠牡般美丽贤惠,是博巴人的共同福祉,是这片热土的希望啊……

 

 

(三)岭国英雄生生不息

     佛珠峡话布根统领

 

    对于格萨尔王及其史诗,民间有这样一句经典概括:“若无晁通大叔的阴险算计,便无格萨尔王的英雄业绩。”而对格萨尔麾下猛将之化身的布根统领,故土乡城亦有“布根统领是佛法和正义的统领,萨晓登巴1是魔法和邪恶的登巴”这样一句与史诗遥相呼应的说法。

    史诗中的雄师大王格萨尔及其三十员大将,因奉三世佛莲花生的旨意而来到人间铲除邪魔,造福黎民苍生。

    同样,格萨尔麾下猛将化身的布根统领在乡城的横空出世,时值清末康巴大地军阀割据,土司霸权,民不聊生的乱世之秋。

    布根统领,原名布根·洛绒登真, 出生于乡城境内青布日神山脚下的青麦乡木差村一户名为布根的贫寒家庭,八岁出家入桑披寺接受教育。那时,清朝川滇边务大臣赵尔封(四川人亦称其为“赵屠户”)用大炮轰炸乡城桑披岭寺,屠杀僧侣民众,抢夺财产,犯下了滔天大罪。

    当时的乡城亦处于“东受理塘制控,西有巴塘觊觎,南临中甸钳制”的局势中,乡城百姓每年要向四方土司和清政府缴纳许多粮赋与苛捐杂税,人民生活苦不堪言。

    为了驱逐奴役与压迫,为了故土的安宁与自由,从被赵屠户炸毁的寺庙里逃脱的布根统领,年方十五岁便以自己的骁勇和谋略逐渐成为乡城最强大的头人。他以清政府封赐的“康南头人统领”为旗帜联合号召康南各地头人组建了一支勇猛善战的军队四处征讨,所到之处锄强扶弱、攻无不克。其势力远至木雅道孚、康定、炉霍、甘孜、雅江、理塘、稻城 、得荣、云南中甸、东旺、丽江、下关等地区,成为叱吒风云的传奇人物。他驱逐和崩溃了赵尔丰和陈步三在乡城及周边地区的势力,他用战利品犒赏军队,周济百姓,修葺桑批寺,使百姓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也使偏居于浩瀚雪域一隅的故乡在传说之外声名远扬。

    在乡城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凡是硕曲流经的地方,就有布根统领的传奇故事”。的确,在人们心目中,他是一位在乱世中能够力挽狂澜、攘外安内、智勇双全的英雄。所以人们常说他是岭杰·格萨尔麾下猛将的再度出世……

 

(注脚1:萨晓登巴为布根的结拜兄弟,因其妒忌英雄布根,遂用阴险手段暗杀了布根。)

 

(四)格萨尔王测力石

 

    松牧牛场,位于乡城县青麦乡东南方向,距离县城约50多公里远,是青麦、青德俩地人世代放牧的夏季牛场。那里草场丰盛,森林葱郁,珍稀野生动物出没频繁。特别是青麦、青德盛产松茸、冬虫夏草、贝母、一枝蒿、雪莲花等名贵药材的吉祥宝地。松牧牛场尤以古蒂赛“格萨尔王测力石”和搭饶古虫草而声名远扬。

    松牧牛场上方有一块名为古蒂赛的小草场,草场的小道旁有一棵年轮悠长而又郁郁葱葱的檀香树,树旁一泓清泉汩汩涌出地面。在酷夏时节,这里野花斗艳,清泉细流,鸟语花香,是行人乘凉休憩的好地方。“格萨尔王测力石”就放在檀香树离地面高约一米的树杈上。

    据说当年格萨尔王骑马途经此处,见这里风景宜人,便让部下在此取清泉烧火煮茶以事休整,临走时把他置放于檀香树杈上的测力石竟遗忘在了此处……

    这重达约80公斤,上端圆平,中部细长,下端墩肚厚重的类似于葫芦状的“格萨尔王测力石”便成了牧场上来来往往的男人们竞相举重比试力气的测力石。

    崇尚康巴汉子的血性、力量和勇猛自古为乡城民间的一大习风。据说,参与举重比试的人如若不能把测力石一次性举起至平胸的部位,就会被人们笑话为“白喝酥油汤的汉子”或“糌粑几勒”意为空糌粑袋子而遭人鄙视和嘲讽。

 

 

 (五)梦幻般的达根格萨尔温泉

 

    位于乡城县最北端的沙贡乡政府所在地达根村境内,有一座著名的格萨尔温泉。

    驱车行至柏油公路边的乡政府,达根村坐落在公路下方的一片开阔地上。那里,古朴庄严的藏房静立于金色的阳光下,房前屋后核桃成林,麦田青翠。转经阁里的老人们轻轻捻动手中的佛珠,口中默颂着麻尼经,一派祥和,一片安谧。

    采访完转经阁里健谈的老人们,我和司机次称便向下穿过绿油油的麦田,不知不觉间已到了平地的尽头。

    突然,眼前豁然开朗,只见脚下的河谷里蓝色的硕曲像梦幻般静静地滑过宽阔的河床,逶迤的身躯在河流下方的山崖转角处拐了一个s形的大弯,然后又悠悠地向远方飘去。对岸绿树掩映中碧崂村乳白色的藏房若隐若现,让人疑心那是否就是人间仙境,世外桃源。这突如其来的震撼使得平日木讷的我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不禁失声呼喊:“啊,我心中的大河……”

    从平坝顶下到河谷地只需20来分钟,格萨尔温泉便出现在了眼前。格萨尔温泉在当地又称瀑泉,泉眼从一个熔岩洞前的大青石下涌出,再经一木槽迁引从上而下垂落入椭圆形的天然浴池里。大青石上布满了整齐而毛茸茸的青苔,据说这是当年格萨尔在此沐浴温泉时,把披风敞放在大青石上而变成了今天的满石青苔。

    格萨尔温泉的天然浴池,为一整块青石熔岩状的椭圆形浴池,像是一位大力神把一整块巨石放在那里,再用鬼斧神工精心挖凿和打磨而成。

    据说,沐浴格萨尔温泉能够祛除各类风湿病、疏经活血、增强食欲、健体强身,若喝上煮沸的温泉水则能治疗各种疾病。格萨尔温泉在乡城可谓家喻户晓,每日都有四方的人们慕名而来。

    在青山、绿水、蓝天的环抱中,静静地躺在光滑的浴池里沐浴身心,听着身旁碧波荡漾的硕曲浅吟低唱,我们忘记了时光,忘记了所有……

 

 

 

 

(六)鞭笞硕曲除恶蟒

      传奇土地话英雄

 

    沿着硕曲河从北向南而下,我们驱车来到了位于乡城县最南端的洞松乡。

    洞松,藏语意为三山对峙之地。这里气候炎热,一路山峦,一路荒秃。择山而行遇沟而去的硕曲在这里与沿岸的干枯对比,才有真实意义上的生命之源,才有绿色血液的直观感受。

    也许,正是自然的恶劣和生存的艰苦,使这片热土孕育了西藏历史上名闻遐迩的噶丹赤巴兼任九世达赖经师的赤江仁波切,也孕育了乡城历史上叱咤风云的锅第麻、列色嘉村、瓜加等众多英豪。他们从群山深处飘逸而出,亦使故土在传说之外熠熠生辉。

    颇具传奇色彩的洞松当然也留下了关于雄师大王格萨尔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

据说,当年格萨尔王携爱妃珠牡骑着他心爱的拉达炯初神驹来到洞松,欲前往朝圣洞松境内的著名神山森格绒绕。

    当时爱妃珠牡已身怀六甲,正当他们来到洞松伸臂木桥今乡政府所在地的新大桥旧址边准备过桥时,藏在硕曲河底的一条异常凶恶的巨蟒水怪便施展妖术,使万里晴天倏然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从天而泻,致使硕曲河水暴涨掀起滔天巨浪,淹没了木桥。

    在惊涛拍岸,地动山摇的剧烈嘈杂声中,爱妃珠牡直觉腹中胎盘猛烈躁动,一阵又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剧痛席卷而来。

    格萨尔王见状,便怒不可遏地抽出马鞭直向汹涌而来的浪头和巨蟒身上猛劈了三下,只见那恶蟒血肉横飞,一命呜呼。霎时间,风止雨住,天晴日丽,那排山倒海般的汹涌潮水在顷刻之间化为静静流淌的碧蓝河水。爱妃珠牡的脸颊上也绽放出了她闭月羞花的笑颜……

    从此,洞松大桥下往日喧嚣的硕曲河,在三里开外如静止的潭水,似要休养生息般静默无声,英雄格萨尔王鞭笞硕曲,铲除恶蟒的传说也由此而来,并流传至今。

 

 

 (七)青石上的格萨尔马蹄印

 

    9月18日。一次偶然的机缘,在县城与表哥洛绒次称有关格萨尔王的交谈中,我初次听闻了老家亚金就有一处据说为格萨尔王坐骑拉达迥初神驹留在青石上的马蹄印的消息。

    带着欣喜,带着疑惑,次日清晨,我和司机携同表哥洛绒次称驱车赶往距县城仅十六公里处的老家青麦乡亚金村。

    在得到老人们证实却有格萨尔马蹄印的遗迹这一事实之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来到了村脚硕曲河畔名为绒学的田坝上。“绒学”意为“下方的肥沃之地”,亚金盛产粮食和瓜果蔬菜,富丽典雅而又整齐划一的白色寨楼与郁郁葱葱的良田沃土绘就了一幅色泽鲜明的旖旎画卷。

    格萨尔马蹄印遗迹,位于田坝边一处野枇杷树丛中一块圆形大青石上,这野枇杷树丛为村里一户人家供养的“龙神”的憩息之所。青石上的马蹄印为天然凹陷的马蹄印形状,看上去与一般的马蹄印稍大些许。             

    这马蹄印形象逼真,匪夷所思。似乎雄师大王格萨尔的拉达迥初神驹刚从大青石上踩踏而过,待我们回过神来,早已人遁马逝,只留下大青石上清晰的马蹄印让我们的心魂久久萦回于现实和神话的迷雾

里……

 

 

 

 

 (八)遗留在人间的格萨尔巨石球

 

    英雄格萨尔是藏民族精神与现实的慰藉和力量之源,他可以是神性的,也可以是人性的。他是神人的完美结合,也是个体的独特典型。

    佛珠峡乡城是格萨尔王眷恋的地方,他的足迹仍在这里鲜活,他的故事仍在这里传扬。

    尼斯村,藏语里意为“迎接朝阳的地方”。这里,笔挺沧桑的土碉与典雅洁白的寨楼交相辉映,沃野良田五谷丰盛。

    这里有两个被当地人称为“格萨尔巨石球”的巨型椭圆形石球,分别坐落于尼斯村的上下方,这上下两个石球硕大无比,形状相似,大小如一。

   据老人们说,那是格萨尔经常用来练试手劲的石球(类似于今天的健身球),是当年格萨尔收伏完盘踞在尼斯的姜国残部后,留下手中的两个石球作为镇土之宝以保佑这片土地永远兴旺吉祥……

 

 

 

 

 

(九)平顶山通沙贡的形成及其地名由来

 

    通沙贡,在藏语里意为“积土而成的平顶山”。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寺庙建筑精品,即“乡城三绝”之一的新桑披岭寺就坐落于这积土而成的平顶山上俯瞰着县城。

    关于通沙贡的形成及其地名的由来,是与格萨尔王在乡城的传奇故事分不开的。

    据说,在岭杰·格萨尔未到乡城之前,是没有通沙贡这座平顶山的地方。当年,格萨尔王从宝地德格麾师南下到乡城收伏了盘踞在此的姜国残部,赐予了这片土地自由和安宁。

    英雄格萨尔王临行时,附近的百姓汇聚尼斯村,载歌载舞前来欢送。英雄格萨尔给尼斯村留下了自己用来锻炼手劲的两个巨石球做为镇土之宝,尼斯村的百姓欢天喜地。

    格萨尔王为了要给予与尼斯隔河相望的色尔宫、登仲和阿央仲等村寨(今县城所在地的桑批镇)的百姓同样的馈赠,在尼斯村脚的山坡上用一巨镐掘下一锄土投掷在了硕曲河对岸的村寨北面,这一锄土便形成了在藏语里意为积土而成的平顶山“通沙贡”。格萨尔用巨镐掘土的遗迹至今在尼斯村脚的山坡上。

    通沙贡是英雄格萨尔赐予的风水宝地,所以如今被中外游人誉为“小布达拉宫”的乡城噶丹·桑批岭寺就建在了平顶山通沙贡。

    遥想当年英雄格萨尔割掉了桑批寺护法神赤列嘉布的一只耳朵,赤列嘉布一直怀恨在心,所以乡城民间比较忌讳说唱格萨尔。但格萨尔是三怙主的化身,是雪域故土的守护神,是藏民族的英雄,他的足迹在乡城依旧清晰,他的传奇依旧鲜活。

    由护法神赤列嘉布护佑的噶丹·桑批岭寺建于其“冤家”雄狮大王格萨尔掘土而成的通沙贡山上,是冥冥之中的机缘?还是偶然的巧合?

    一路寻思,一路遐想……

 

 

后记

 

    故土佛珠峡的“格萨尔民间文化资源普查”活动已近尾声。在全球民族民间文化气息薄弱的今天,在格萨尔文化得以产生的根和土壤正在逐渐消失的时候,由衷感谢此次州格办牵头组织开展的格萨尔民间文化资源普查活动,为全人类尽了一份难能可贵的文化责任,为全人类保全了一份文化良知和圣洁的精神领地。

    “化外之域”的乡城这片极具叛逆色彩的土地,曾经孕育了的被人们称为“乡城悍匪”的布根、锅第麻、扎西尼玛、扎都尼玛、冷龙纳洼、正斗赤列、格翁阿早、巴召巴登等等多如繁星的乱世传奇人物,他们野性十足,骁勇善战,令人谈虎色变,正是这些格萨尔的英勇子孙在那许多混乱的年月里守护住了家园的纯洁和安宁。

    然而,在今天的乡城,先祖留下的民族民间文化这一珍贵遗产只为一些年近古稀的老人所艰难支撑着,并随着他们佝偻的身影日渐枯萎,日渐消亡。

    作为年轻一代的我们这群“乡城精英”早已背弃民族文化赖以生存的母语及其文化生态。这一路艰辛的格萨尔民间文化资源普查,忧患和焦灼始终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们是谁?是边缘人?是乞丐?还是……

    啊,我吉祥的三宝!祈求护佑雪域《格萨尔》代代星火传承,吉祥兴旺!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