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影视圈Magazine
影视圈Magazine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7,598
  • 关注人气:4,4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2017-12-14 13:13:37)
标签:

杂谈

​ 2002年陈龙凭借《如来神掌》提名金钟奖,他没有所谓的“激动”类情绪,不是心高气傲或者内心觉得当之无愧,是因为当时尚年轻的他压根儿不清楚金钟奖的地位,提名金钟奖又是什么概念。

陈龙不是一个卯着一股子劲儿的人,这与娱乐圈很多靠“演技”行走江湖的男演员有着很大区别。

一般,人想要让别人觉得自己如何,多少会去努力营造,有的会好好拍戏,有的会拼命耍帅,这其中,“刻意”的成分总是占比不少。

陈龙是个想靠演技说话的人,这种内心的一贯原则会贯穿在他讲话的字字句句。即便是他已经得到了很多认可,无论是作品还是专业人士,大众对他一贯的评价始终是划归到演技派的类别,哪怕他长了一张青春偶像剧男一号的周正脸庞。

在当红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舞台上,陈龙直言自己“不是科班出身,想要听到中肯专业的评价”。直到那个时候,观众似乎才恍然大悟,原来一直很会演戏的陈龙居然不是在戏剧院校四年如一日打磨过来的。

此时,他身上关于“天赋”的说辞又偏重了一些。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当上演员的意外之喜

1994年某天,气候不详,沪上某馆子,还在上学的陈龙正在里面就餐。

看上去,这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一天和场景,但人生的转折和故事往往在这样的寻常中。这一天,馆子的另一个角落,某剧组群头儿也在就餐。二人相隔不到五米,百分百陌生。

看过97年《真空爱情记录》的人都知道,当时的陈龙的确有张让人幻想的脸,放到现在就是让诸位少女心激荡的全民男友。群头也是人,感官敏锐,尤其是视觉,咽口汤的功夫瞥见了五米开外的陈龙。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于是陈龙就这样进入了不知名剧组,演了一个没脸没台词的纯路人。具体身份忘了,反正不是带血的死尸,也不是需要换装的兵卒子。

兴奋,一天15块人民币的劳务费,让陈龙觉得尤其兴奋。不是觉得赚钱了,是演戏这件事太让他高兴了。

然后就是两三年的龙套生涯,跑了多少不记得,但回想起来,这段经历是以“快乐的事”储存在陈龙的记忆里。低起点的演员一般路子很唯一:龙套、特约、有身份的角色、看命。

陈龙就是在上述第四阶段好运的那个人。1997年,没有上过表演课的陈龙在三年龙套生涯后出演了自己第一部男主角身份的戏《真空爱情记录》,台词超多,戏份不少。

要说“红”,陈龙早在那个二十年前的1997就体会过了。一张帅脸被众人熟知,作品反响不错,粉丝不在少数,所谓“突然的自我”,在那个时候都真切地感受到了。

原来这就是,成名的感觉。

自我突围

高低起落,人生总是无常。在2011年出演鞠觉亮导演作品《新水浒传》武松一角之前,陈龙经历了漫长的迷茫。

这种迷茫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到底适合演什么,究竟该怎么演。

不同于科班出身的演员,被老师手把手教过“声台形表”,角色再怎么刁钻也有基础知识支撑,笑要如何,哭要如何。陈龙不一样,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在面对角色的时候,到底应该怎么样。

这种内心的不确定即便是在后来参演爆火大剧《琅琊榜》时,他都仍有。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陈龙不小了,41岁的年龄在不停刷新的娱乐圈似乎没什么优势。内地中生代男演员更迭断代,兼具颜值和演技的更是少之又少。按这个标准,陈龙怎么都算一个。

但这样的设定又让他处于某种困境:往上,还没有伟大的经典作品出现,离老戏骨还有一段距离;往下,新人层出不穷,很多角色已经不会再找这个年纪的演员了。

这点陈龙倒是看得很开。如今的状态他欣然接受,自己也是从小鲜肉、偶像剧过来的,鲜花掌声都有体悟。到现在岁月流逝,演不了18岁的校园男神,也没什么可气。

做那个阶段该做的事儿,才是抵御时代洪流的最好办法。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陈龙拍戏二十多年了,中间有过想要放弃的时候。在那段迷茫期,几乎所有演员都会产生的人生质问中,他也动摇过。但演戏实在是个令人激动的职业,有劲儿。

那时候陈龙所演的角色让他深感困惑,甚至不知道价值点在哪。如果在艰苦的工作中无任何快乐可言,他感到疲倦。意义在哪里?意义无从探寻,欲望就会受阻,这是普遍的道理。

参加完《演员的诞生》,陈龙饰演的华子网上叫好声一片,对于淘汰的结局,观众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成分更大。

陈龙却觉得“没有输赢心就没有失落感”。

早在第一期,节目组就邀请了陈龙,档期原因一直没能去。随着《猎场》的收官,宣传工作告一段落,陈龙觉得是时候了。他对舞台是偏爱的,这个集中展示演员能力的地方总是有种魔力,一种让人想在上面诠释自己的魔力。

陈龙没想太多,是不是适合这个舞台,结局对自己有何影响,他都没有考虑。想那么多干嘛呢?舞台是纯粹的,杂念太多,改变的不仅仅是这件事的性质,更会影响自己的态度。

直接去吧。

进组,见到对手,拿到剧本,演了华子。时间紧任务重,压力之外陈龙着实想试试华子这个略显变态的绑架犯。这种身上集中了复杂人性的角色,对于陈龙来说实属开胃菜,太诱人了。

陈龙的爆发力不可小觑,与采访时对面那个温文尔雅、待人亲和的他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反差。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就像现场评委所说,有的演员不用诞生,他们就是演员。陈龙就是演员,这个舞台对他来说没有工具性的目的,他并没有把这里当成一个生死角斗场,要凭借各自的招牌和武器杀得对方片甲不留,独享那份“赢”的快乐。

他只是想来过把瘾,内心觉得是个相对于当下各色户外真人秀更专业的舞台。

“我去的时候目的很单纯,去演一把,听听专业评价。陶虹老师的赞赏也让我觉得很高兴,演员之间都有惺惺相惜,我感受到了。这不是一个跑步比赛,非要争个你死我活,输赢心太重都会写在脸上。”

平稳力争上游

可能苦出身的演员更适合挖掘,攀爬到现在总是有更多不为人知的辛苦事。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陈龙没有这样的咬牙切齿。

演戏二十多年,如今家庭幸福育有两子,事业又迎来了一个小高峰,一切都是圆满又平和的。

演员之外,陈龙多了几个身份:丈夫、爸爸、家庭的支柱。需要他的人更多了,他需要付出的也更多了。人生随着婚姻的完成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挑战和责任也随之而来。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戏红了,人也忙起来了。陈龙的行程越来越满,时间也越来越紧。他时常发现不能陪在家人身边,儿子的亲子活动他也很难到场。

愧疚心占据了他很长一段时间,这大概也是一个忙碌的父亲的普遍心理。

前不久在剧组拍戏,老婆章龄之发来信息说儿子学校有个爸爸运动会,知道他不能来已经跟老师请好假,让酒酒在家休息。

短短几句话,让陈龙的难过到达了顶点。妻子的贴心字里行间,他们都在共同维护属于孩子的那份骄傲,但他始终觉得责任在自己。

时间在孩子身上似乎更生猛,白驹过隙,他们一天一个模样。陪伴这种事情,错过一次少一次,看到个子变高、忽然懂事的孩子让父母难免纠结。

在不影响剧组整体拍摄计划和进度的情况下,陈龙向剧组申请协调半天假期,从苏州赶回上海参加大儿子酒酒学校举办的亲子运动会,坐上了回上海的动车,路上他想的都是儿子见到爸爸的反应。

惊讶之后是欣喜,酒酒开心到不行。请好的假不作数,拉着爸爸去了学校参加了运动会。此刻的陈龙,有种天伦之乐的幸福。给家人意外之喜,不缺席他们生命中的重要时刻,大概是最享受的成就感。

如果说几年前,陈龙的精神核心还是当个好演员,现在他的精神支柱又多了一个:家人。不拍戏的时候,他很少去酒肉局,都是在家泡壶茶,陪孩子做作业,和妻子聊聊近来的人事物。


演员陈龙:红也好,不红也罢

现在的陈龙还会像二十年前不知道怎么演戏时那么焦虑和担忧吗?不会了,他有坚强的后盾,也练就了一颗不断尝试但决不动摇的心。

这些,都是生活给的,自己琢磨过来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