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侯善坤
侯善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248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山可鉴 情深似海

(2008-03-26 07:07:23)
标签:

我记录

我的情感梦想

文学

艺术

情感

梦想

日记

原创

随笔

夏树忠

威海

杂谈

分类: 原创随笔
                  青山可鉴  情深似海  
       ——纪念恩师夏树忠去世一周年
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     三月里的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温暖,和煦的春风吹拂着大地,浪花朵朵激荡着心田。在这个明媚的阳春三月,我的心情却特别沉重。因为,明天就是恩师夏树忠老师去世一周年的日子!提到夏老师,我就会泪雨绵绵,感慨万千。说起我们之间的友谊情同手足,他对我的关爱恩重如山。老师的大恩大德使我终生难忘,今生今世的慈恩真情我会铭记在心。连绵的青山依旧在,可以鉴证我们的真情,不眠的大海在澎湃,吟唱着不朽的挽歌。

      去年春天,我是在恍恍惚惚,迷迷糊糊中度过的。自从接到夏老师去世的消息之后,我就神经恍惚一直不想信这是真的,他那慈祥的笑脸始终浮现在我的眼前。每当我夜半醒来时,心头那个失落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空落落的总象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坐卧不安。我虽是年近四十岁的人了,可还是控制不住那肆意流淌的泪水......

    提起我与夏树忠老师的相识,首先要感谢三个人。第一个就是我上篇文章所讲述的我的启蒙老师,老作家王彩然先生;第二个就是威海经区新都中学的邵维亭校长;其三就是当今著名的作曲家戚建波老师。

    那是98年夏天,当时我在一家机械厂工作。在单位里搞了近十年的宣传,算是少有名气。记得当时我写了几首诗歌,拿给王老师看。王老看后,大加赞赏连声夸奖,说写得不错,可以送给报社。但我听说《中国娃》《常回家看看》的曲作者就是威海一中的副校长戚建波老师时。就央求王老帮我与其联系,目的是想让戚老师指导指导,想让他给咱谱上一曲,也算是“兔子跟着月亮走,沾光又沾光”更想跟着火上一把。王老在我的再三请求下,给时任新都中学的邵维亭校长写了一封信,让我去找他,说他是三中的校长肯定能找到戚老师。于是我就拿着信找到了邵校长,在他的帮助下,预约了戚老师。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拜会了戚建波老师,当时戚老师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看了我的作品之后,免为其难,对我讲道:“你的诗歌写的情感很好,但是你没有把诗和歌区别开,它是两种语言......”戚老师给我讲了半天,我就是不明白?不就是把诗歌加上曲子能唱就是歌曲了吗?戚老师见我对音乐一点不懂,就耐心地对我说:“你不懂音乐,一时半会也给你讲不明白,难得你如此好学,不如我给你找位老师,跟他多学一学。他就是威海市音乐家协会主席,环翠区文化局副局长,区文化馆的馆长夏树忠老师,他是音乐界的行家,在教学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你跟着他能学到很多东西。我写张纸条你拿着,然后我再给他打个电话,你到环翠区文化馆去找他。”于是我就告别了戚老师,坐车赶到白夭鹅宾馆,下车后向北走,转了好长时间,才在统一路北首找到文化馆。赶到时,夏老师已经到门口接了好几次。见面后,夏老师热情地给我倒了一杯水,让我坐下,然后看起了我的诗歌。边看边说:“《中国龙》这题目很好,很大气。看来你对音乐不懂,没有弄清歌词的概念。诗和词有着完全不同的写法,它们在表现形式上有着很大的区别。诗歌用来供人们品读的,歌词则是可以传唱的,是纪实性很强的东西。一首好的歌词就是一首好诗;而一首好诗不一定就是一首好的歌词,它要求朗朗上口,通俗易懂,讲得是韵辙、韵律,让人一听就知道你唱得是什么?它是音乐和文学的结合,现在称之为‘音乐文学’。这些等以后有时间,我会慢慢地给你讲。你先把这些诗歌放在这里,你有时间就到文化馆来,我会随时教你写作方面的知识”。随后他非常关心地寻问了我的详细情况。当他得知我是一位来自沂蒙山区的打工青年时,连连夸赞道:“好,很好!真是不容易!你从千里之外的沂蒙老区来到威海打工,又积极上进,真是难能可贵。还满怀希望地经过这么多人的介绍找到了我。咱们认识了,这就叫作有缘,常言说:‘有缘千里来相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今后只要有空你就到这里,我会尽心尽力地教你。在单位要好好工作,你很有潜力,大有希望......”自从那次听到夏老师的夸奖后,我就一直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梦想着有一天我写的歌也能在大街上传唱。从此,便跟随夏老师学起了音乐文学创作。

    几年来,在夏树忠老师的帮助下,我由一位打工仔成长为一名音协会员。现已发表了音乐文学作品十余首。05年冬天,烟威地区的特大暴风雪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06年元旦,威海电视台《直播威海》栏目以“暴风雪之歌”为题发表了我的《风雪情》三部曲,并作为周末话题作了专题报道。06年7月,环翠有线电视台《直播民生》栏目又作了专访。所创作的《直播民生  关注民情》现己作为节目主题歌每天播放。07年7月在环翠电视台庆祝《直播民生》开播一周年之际,他们又把我请进了“百姓故事”;同年8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月《威海晚报》“活色生香”栏目又以专版的形式,对我进行了详细介绍。近年来,我所获得的成绩,都离不开夏老师孜孜不倦的教诲!我自幼家境贫寒,读书求学中途而辍,因而荒废了学业,不曾想来到威海,竟有这么多的好心人,好老师关心我,帮助我......

    夏老师德高望重,待人和善,和蔼可亲,从来不把我当外乡人看。每次到文化馆,只要有应酬,有机会便带上我,让我多认识一些圈内的老师,多接交一些朋友。他说:“你还年轻,应该多进行一些社会活动,多锻炼、锻炼,对你今后的发展大有好处!”在夏老师的引荐下,我结识了毕少军、夏中平、毕可志、刘昌法、苗新琪、闫起宏、张启峰、裴在一、刘海刚、于路丁、于拥勋、林红、于江泳、陈正松等等一大批的音协的老师和朋友。夏老师他人缘好,朋友多,每次到音协都会有聚会,一直都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去了。

    夏老师作事严谨,一丝不苟。他和毕可志、刘昌法老师等人一起创办的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威海音乐报》是他对威海音乐的一大贡献。每期报纸、每首作品都凝结着他们的心血和汗水。这是他老人家退休后的唯一精神寄托,也为我们音乐爱好者搭起了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为我们架起了友谊的桥梁!无论谁的作品、每一首、每一个字,他都会再三推敲,不厌其烦地反复修改,直到满意为止。他的敬业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去年元霄节那天,我从烟台赶来看望他老人家。那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到他家里去,以前我曾多次寻问其家庭地址,都被他婉言拒绝了。他说怕我乱花钱,不要到家里去,有事到音协。那天我把近期的作品拿给他看。看完后老师高兴地说:“这两年你的写作水平有很大进步,关键是你始终没有放弃,笔耕不辍,一直在坚持。算是我当年没有看错人,这一点我非常高兴,今后还要再接再励,千万别辜负了我的期望!你的《谁把我的醋瓶打翻》标新立意,从一个侧面抓住了当前社会男女的爱情主题,伤心情感,写得不错。回去后好好修改一下,争取3月份的音乐报给你发出去。”闻听此言,我心喜若狂。回家后连夜修改,第二天我就送了过去,谁知老师看了之后很不满意,让我继续修改。3月14日下午,我又去了,夏老师正忙着安排召开威海音协3届3次理事扩大会议的事顶。忙得是满头大汗,光打电话通知就打了接近3个小时,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因为我知道老师这两年尿糖挺严重,心脏又不太好,平时都不能长时间工作,可我又帮不上什么,只好坐在一边看书。等老师忙完了接过稿件,仔细看了一遍说:“这次修改的不错,有点意思了,但语言还不够朴实,不能太飘了,要精练,作品首先要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回去再好好改改,不要急于求成,一天一趟地跑,我再给你4天时间,如果再改不好这期就别发了。别怪我太严励,因为音乐作品不同于其它文学作品,一旦发出去,被作曲家看上,谱上曲子,唱起来,传开了,发现有不对的地方再想修改可就太难了,所以一定要做到精益求精,不留半点憾!”18日下午我把作品送了过去,不曾想他老人家有事去了文登。他打电话让我把稿件从办公室的门缝里塞进去。19日中午,我正在工地上干活,忽然接到夏老师的电话,告诉我作品修改的不错,通过了,只是个别地方需要动一下,你看这样好不好?他把修改后的句子读给我听,征求我的意见。听到老师的话语,我激动异常。夏老师处事严谨的态度,令人敬佩!             

    夏老师的一生就是这样踏踏实实的一生。他辛勤工作四十余年,桃李满天下,育人无数,留下了音乐作品上千首,四部歌剧,两本歌词集和一份《音乐报》。其业绩已载入《中国音乐名人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大辞典》。他热爱生活,热爱家乡,他在《那片土地的诉说》中写道:“我的心在默默地流泪/ 我的梦在苦苦地眷恋/ 一次次地寻找耕耘者的足迹/一次次渴望回到从前/春来满园果甜花香/秋来一片金谷银棉/是谁把我荒芜?/是谁又让我伤感?/我那未了的情啊伴着秋雨连绵......”《相伴夕阳红》是他老人家的生活写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照,是他老两口共同生活的真情实感:“一起度过风雨/一起走过坎坷/风风雨雨几十年相守默默/几经事业成败/几经命运起落/同甘共苦一辈子什么也不说......”他为人诚实,从不张扬,在他的书房里除了书集就是奇石,他老人家喜欢旅游,更喜欢搜集玩石。除了这些就再也找不到其它的影像资料了。我们相识了八、九年都未曾在一起合影留念。夏老师的字写得非常好,我从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烟台归来之时拿出签名本,要求老师为我写上几句话,算作鼓励,他却笑着说:“咱俩怎么还用,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谁料想第一次求他签名,竞成了最后一次。

    夏老师就这样匆匆地走了,走得是那样突然,让我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老师的音容笑貌青山可鉴 <wbr>情深似海始终在我眼前晃动,那谈笑风声的样子始终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不明白老师为何走得那急,是到天堂里去续写《封神榜》?还是玉皇大帝请您去举办音乐会......

    老师呀老师,你不该走,你的弟子还没有成材;你的亲人离不开你;你的朋友需要你;你有许多事情还没做完。你的歌曲集还没有整理完。那期的《威海音乐报》才刚刚印出了小样;您就这样走了,留下这些事学生怎能帮上忙?老师,您知道吗?当时的我就象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找不到方向!夏老师:天堂里是不是很冷,有没有花开四季鸟语花香?您老人家一定要自已照顾好自己,就在去年4月6日您的老伙计邹树君老师也随您而去了。他在临终前风趣地说,到天堂里给您做伴,一起研究音乐,还在一起举办音乐会,您不会孤单的。

    敬爱的老师,祝您在天堂有灵,保佑家人四季平安;保佑弟子早日成才!我最敬爱的夏老师,咱们才一起走过8个春秋您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这辈子做您的学生,我还没做够,央求您:下辈子还做我的老师!我对您的怀念之情,只有那绵绵的青山知道,汹涌的大海作证,直到永远.......

    在此我题诗一首寄托哀思:

                《天同泪》

                少小离家为营生,

                打工岁月威海行。

                寻求梦想立壮志,

                千山万水觅成功。

                十年一觉江湖梦,

                巧遇先生写人生。

                巍巍青山依旧在,

                不见恩师夏树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