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方舟子的认识

(2007-12-04 13:32:38)

方舟子先生的这个名字是我多年前在美国圣地亚哥的一个华人学术活动中听说的,当时一位朋友说,原来在我们这里搞研究的一个人,现在的化名叫方舟子,他现在可火了,他专门揭发中国科学院的腐败并且将文章发表在美国的杂志上,引起了美国对中国科学腐败现状的重视,过几天,他还来这里讲新的中国国家科学圈内的腐败事件等等。我当时感觉不是很舒服,我向朋友表达,中国有句老话“家丑不可外扬”,如果中国国内有腐败现象那也是中国国内的事,学术腐败不光在中国有,美国也有,用国家的钱研究,写一些文章在大杂志上发表,再依此向国家申请经费,在美国称是靠动物实验吃饭的一大批研究人员,其中有个别的人员不真实的在搞研究。美国的杂志报道称,现在学术杂志上发表的科学研究领域中的文章只有5%是完全真实的,方先生如果这样片面的在国际上揭露中国科学研究领域的个别现象,给国际上留有中国学术腐败的印象,中国人的民族文化复兴何时实现。于理于法与情,方先生都不应该。我让朋友见了方先生时劝劝他。

    到了2002年,我举行了科学研究的新闻发布会,看到方先生发表了很多文章,对我提出了批评、咒骂!这才引起了我对这个人的兴趣。我详细看了方舟子的咒骂文章,感到方先生不是科学人,是社会上的“理论家”,无法用科学规律和研究方法论等进行交流,如,他当年不是对我研究的课题是否具有科学的可行性进行质疑,而是以世界科学权威的口气一概否定,急了就骂人。我们美国和中国的律师研究了方的一系列言论,认为有必要用法律的程序进行维权。我说,根据中国的社会现状,有这样的人也好,如果方能抓住一些社会上的科学骗子,也是一种贡献,只是我坚决反对他以“卖国求荣”的方式“打假”。真正的科学是不会被这样的人打垮的,所以,一直容忍方先生的批评和咒骂。

    直到8月16日我们进行了“完成组织器官克隆与肿瘤细胞转变研究的发布会”后,见到了方舟子称我“挂狗头卖羊肉”的文章,办公室人员要全面反击,我说没有必要,因方先生还没有看懂我们的研究,相信他看懂后会理解的,因人的善良心还是占主导的。但办公室人员还是用方先生“羊肉狗肉”不分为题简单回复了方先生,于是方先生高调又对我进行了讽刺和咒骂!对此,与方先生的交流已不可能,因方先生的言行和动机已经出了常人的轨道。发布会不几天,腾讯网邀我做客他们的视频,向网友解释和介绍我们的研究。之前,主持人问我,想约你和方舟子先生现场研讨,我立即回答,我应该不会拒绝,但方先生与我没有共同语言,因他到现在连“克隆”这个概念还弄不清,怎么谈啊。“克隆”是家喻户晓的词,可方先生在文章里说,徐荣祥挂狗头卖羊肉,将自己的研究说成是克隆,盗用生物学上的概念,要我先去学生物学常识。我在随后的视频中公开说明了我们组织器官克隆的概念,称,只要在网上打上克隆两个字,就有无数条信息,头条就解释,“克隆”是通过无性细胞产生的相同的个体和个体组成的整体。我说,我们的组织器官是由体细胞增殖分化形成的,不是由卵子和精子胚胎发育完成的,不是克隆,那叫什么!采访结束后,我向主持人表示,希望向方舟子先生转达,我不反对他打的“打假”旗号,但是要注意,要用正确的和真的打假,先练好基本功再出手,否则影响打假的效力。同时,我表示,希望方先生不要将打假的材料出版成书出售等,如果那样就成了以营利为目的的打假。

    今天又看到了方先生针对我声明写的文章,给我的感觉是,方先生已经与学者无关,完全蜕变成了一个“不好表达的词”,不用说其说话的逻辑,就是常人之间的语言交流也不能成句。指责我用广告发声明,用广告发声明是我表明个人争夺第一的态度,这是世界上公知的形式。这个方先生如果真不懂,我们就不得不怀疑原来方先生的打假的真实量有多少了。另一个讽刺是让我到德国去发广告,是的,我不仅到德国,要到世界各地发声明广告,作为一个中国人不能再不维护自己的权益了,不仅作广告,还要用各国的法律程序维权。这是我的决心,绝不能允许任何他人篡改科学的历史,更不能置中国人的发明创造视而不见和诋毁。希望方先生睁大眼睛看着。另一个指责就是又称我在挂狗头卖羊肉,称我的潜能再生细胞相关专利与美日宣布的成就只是名称相似。从这个指责,可以断定,这些年来方先生一直没有看完我的一篇文章,根本就不知道我研究的是什么。按方先生的英文水平能力,搜索发表过的英文文章没有障碍,不像我没有留过学,在中国土生土长,我也不像方先先生那样是万能的生命科学家和万能的医学家,说白了,我只是一名中国的医生。方先生应该像我的这个中国医生一样在网上能搜到,我写的,在世界三大医学、生物学文献出版社之一KARGER出版的著作,方先生留学过的美国圣地亚哥的研究所图书馆内有,几乎世界大的医学名著和医学生物界大人物的书是由这个出版社出版的。书里边记录着人类用体细胞变成干细胞再形成组织器官的历史,书的封底有明确的评语,我想,无论方先生如何崇拜德国、日本,但这个历史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更不可思议的是,在2002年,方先生与邹承鲁先生共同咒骂我的成体细胞变为干细胞研究是胡说八道,怎么现在又对日本人剽窃的同样的思路概念崇拜起来呢?一句话,中国出了个方先生是福还是祸,只能留给社会,我不再评判!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