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诗人麦秸
诗人麦秸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809
  • 关注人气:3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当代富平诗文选粹》入选作者

(2017-10-10 00:21:33)
分类: 媒体
《当代富平诗文选粹》入选作者

《当代富平诗文选粹》序

  • 吴昕孺

多次去陕西,但总是围着西安打转转,东至华山,北游马嵬,西抵宝鸡,其余则不知其详。我喜欢陕西、河南那样的“黄天厚土”,每踩一步,都能听到历史的回音。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圣贤、使徒、饱学之士、社会精英、普通百姓前仆后继,颠沛流离,他们的思索与感喟、悲呼与沉吟、泪流与汗水,熔铸成一部文明史最为宏阔壮丽的部分。

每次去中原,到西安,我切身感受到的,往往不是物理上的位移,而是完全进入另一种时空:我还能看到老子走出函谷关的背影,还能欣赏到杨玉环绮丽奔放的《霓裳羽衣曲》,还能与醉醺醺的贺知章、李太白们不期而遇……有一年,我从西安回来,忽有所悟,写了一篇文章,标题不记得了,大意是老子、孔子、曹操、李白、苏东坡、曹雪芹等都是同时代人,他们也是我的同时代人。因为我发现,除了科学技术和城市规模,无论思想、教育,还是文学、艺术,此时与彼时并无质的跃升,某些方面甚至还有萎缩和退步。所以,去中原和西安,不是访古,而是溯源,不是异地游玩,而是回到故乡。

于是,虽没去过富平,但我的心中自然有这块地方。

机缘巧合,刘昕兄嘱我为这部《当代富平诗文选粹》作序,我内心非常纠结。如此厚重的一部书,作序可不是一件小事,按常理,我应该拒绝以避免将事情搞砸。然而,却之既对信任我的刘昕兄不恭,也对遥远的那片关中沃土不敬,只好硬着头皮、麻着胆子,将这项大任承接下来。

亲情与乡情从来是散文的母题,从此分蘖而出的各种风格又无不统一于“情”字一途。如何抒情,成为这类散文是否富有感染力的关键。

党益民的《众人乃圣人》看上去并不像一篇亲情散文的标题,这正是作者的高明所在。他撷取母亲生前最爱说的一句话作为标题,打开情感入口,从而用理性和情怀导向整篇长文,将母子之间极易泛滥的抒情约束在娓娓道来的平静叙述中,满而不溢:“母亲常说,不要看不起任何人,更不要欺负穷人。穷人也是人,穷人也有自尊,穷人里也有能人。母亲说,你好不好,不要自己说,要让众人去评说,众人说你好,才是真正的好,众人口里出圣人。”这样的家训,千万不要成为空谷足音。时下大兴国学潮,孩子们不得不背诵那些诘屈聱牙的古文,其实,我们国学的精髓,往往就在这些朴实的家训里。

再看王琪玖的《拉炭》,这是一篇很有个性的文字。拉炭是渭河北岸人们独有的劳动,作者纯用当地方言,呈现出极具特色的关中风貌,读起来像磕铜豆一般,崩脆,有劲道。而且,文章短句多,节奏快,读起来过瘾:“外爷嘴一嘬, 闭气长吸,一口,就把那缕缕青烟吸得一丝不剩,然后端起茶壶,抿一大口茶,闭目,屏息,脸色由青变亮,半天半天,喉咙里咕地一声,这才长长地嘘一口气。”绘人如在目前,足见作者的笔力。

康凯鹏的《我与父亲同榻眠》选了一个很小又很好的点。人到中年,还能与父亲同床睡觉,开卧谈会,拉拉家常,该是多么难得而又难忘的画面。另有:依娃的《锅盔·煎饼·石子馍》用美食串连母爱,滋味绵长;唐应坤《故乡的河》,用河流表现故乡,悠远坦荡;王陆军的《那年·那月·那井》以老井为线索,让人想起张艺谋主演的同名电影;高凌的《我和秦腔》,用秦腔将“我”与父母和故乡打成一片;邢福合的《母亲》以母亲85岁寿辰为契机,讲述她的一生;刘喜阳的《门前那棵大槐树》,用树作为家的见证;惠晓红《心头淡淡的盐滩味》对过往年代的回忆……均以一个小小的支点,撬动有如地球般沉重的乡愁,可圈可点。

新时期以来,文化散文蔚为大观,成为“新散文”的重要一支。“文化散文”始于上海滩余秋雨先生。余先生虽饱受争议,但他的《文化苦旅》才学丰沛,见识不凡,独树一帜。其带来的一个后果是,踵其事者络绎不绝,而增其华者罕有其匹。写文化散文必得学、识、才、情兼备,且都要达到相当的高度,方能自出机杼,否则就会变成材料作文和导游文字,变成“度娘的裹脚布”。以余秋雨的才气,写完《文化苦旅》和《文明的碎片》就歇菜了,他留下的“文化散文”的“遗产”为后来者的写作既提供了按图索骥的参照,又留下了难以逾越的障碍。如果不另辟蹊径,或者养成自己特有的语言气息,写作文化散文就会成为真正的“苦旅”。

本书中仵埂的一组文化散文,颇得我心。《你没有别的选择》是从文化的角度来谈“活法”,本身就具有新意:“中国文化的精神是养生的。你愈是深入中国文化之海,愈是会迷恋它,迷于其中乐而忘返。文化本身的阔大深邃销蚀你内心强固的焦灼和横亘在心中的郁结,文化到后来就成为一种境界,而不是一种知识。”有此见识,即成好文。《帝王无奈的时候》一文又不同,它有一种极好的讲故事的语气,记史与说事双管齐下,文体介乎黄仁宇和当年明月之间:“看唐史, 你就能想到,什么叫帝国病入膏肓。在这样一种状态下,一个年轻有为的帝王, 也实在无法力挽狂澜,独撑将颓之大厦。”除了最末一句,全文皆叙述,文字却很干净,难得。《藏胞·青草·喇嘛庙》和《沉醉在山水中的净业寺》又换了一种语气,清新,蕴藉,在不经意的叙述中,引人入胜:“大桌子放在草地上,蓝天在上,绿地在下,近旁是大河,四周有青山,从都市来到这儿,寻找的就是这份旷野的感觉, 这份老祖宗血脉里沉积的野性”“流动在我血脉中的原已沉睡的东西,被它一点一点唤醒。不是从文字和想象中,品味出中国的传统文化,而是从眼见的一点一滴当中,被唤醒。它像游丝一样纤弱的气脉,沉睡在心的一隅,很遥远很遥远,我们几乎将它忘却了”……

李问圃的《站在高培支先生墓前》,朴实而深情,回忆高培支先生的文字有如木刻,不见笔画,因笔笔入木三分。结尾写道:“站在高培支先生墓前,任凭早春暖暖的阳光在身上尽情播洒。我凝视着墓碑,仿佛又看到了曾经无数次在照片上瞻仰过的先生那慈祥的面容。后辈与前贤之间,又一次开始了心灵的对话。感觉对生命多了几分敬畏,对人生多了几分顿悟,对得失多了几分淡定,对荣辱多了几分坦然。”这是对生命的参悟,更是人生智慧的传承。

柯喜堂的《鼓声里的秦人精神》,文字古雅,却文气豪逸,读来有解衣磅礴的自在与超迈:“富平老庙老鼓给人的第一感觉是大气:非但鼓大,气势亦大。从有关影视字资料看到,有次表演赛竟纵横摆出成百盘鼓,其‘鼓阵’中央,则是鼓上鼓:硕然一大鼓上叠放一较小的鼓。随着挺立在阵前高台上一老者的令旗挥动,周围空气突然剧烈颤动起来,鼓声、铙钹声连同穿梭迅跑于鼓阵中的旗手呐喊声,汇聚为一种昂扬天地吞并八荒开阔胸襟旺茁精神的滚滚声浪。”读此文字,恰如观此鼓阵,闻此鼓声,更可见秦人那静若处子、腹藏风雷的精神!

这本书中的现代诗部分,风格差异较大,传统写法与现代性杂陈,朗诵诗、叙事诗、抒情诗俱备。这一方面说明富平的诗歌爱好者众多,大家都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文学情怀;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新诗从传统写法向现代性迈进,还有一段较为长远的路程。这里所谓的传统写法,并非来自古体诗,而是沿袭上世纪40年代以降,从抗战诗歌、建设诗歌、文革诗歌发展而来的“颂歌体”“朗诵体”作品。这类作品大多指向明确、思想单一,声气太大、调子过高,陈词稍多,缺乏新意,我们在写作中应加以节制和警惕。

这里面有不少我喜欢的诗歌。比如,王书明的《小鸟和少年》是一首短短的叙事诗,它将一只小鸟和两个少年的故事讲述得生动有趣,里面有一种不可摸拟的童真。

陈向炜是一名打工诗人,也是富平诗人群中最具现代性、最富生活气息的一位,他的诗歌读来让人心疼:“进城,进城,我是麦地里最羸弱的一株/身后,矮下去的家园,村庄的轮廓/被劳作的夕阳抹去,大片的荒芜,留守/疼在心口”“我暂居的这间小屋:12 幢601/明天会不会和另一种方言相对,陕西走了/四川来了,进进出出五湖四海的你呀/‘我是一个没有地址的人’/多么希望能从这首诗里走出 给我一个地址,/然后一个猛子扎根下去”“零点的雨水顶着巨大的、漆黑的铁/压制所有的光, 路灯和橱窗/一群奔跑的孩子屈身厚实的铁皮内/把前方的热望,一公里一公里扛在肩上”。我想,没有艰辛打工经历的人,断断写不出这样有在场感的诗句。

柳江子的诗歌扑出浓郁的古典气息:“是来自泥土深处的声音/雄浑 苍凉/佐以茅屋 绿荷 /炽烈的太阳”“翻出腥味的泥土/大地的隐私 在撕裂声中泄露/天空兀自低垂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谱”。他用新奇的意象,挖掘厚重的黄土地下面的“埙乐”与“隐私”,传递出难以言传的生命痛感。

张铁虎的《不要摇落那一树黄叶》则含着一股淡淡的惆怅。这首诗的成功之处在于作者看起来毫不用力,笔触尽量收敛,像一幅渲染而出的水墨,又颇有李商隐诗歌的意境。尤其值得肯定的是,在朦胧的诗境中,出现了“围着围脖的瘦高个青年”这样明确具体的意象,故事若隐若现,乃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的范例。铁虎还擅翻译,看来他从西方现代诗歌中获益匪浅。

曹锦浩的《南》有着使徒般的虔诚,他对脚下的这片土地以及它承载的历史满怀敬畏:“我必须一路向前/万不能回首/身后有大唐的诗与浮华/乱世的马蹄声将梦踏碎/隆隆作响的是孤凄的远望”“默默 唯有沉默/传说由身后的血迹而来/我同南山一起选择沉默 黑色的燕子浪迹长安/远方隐于南山”,诗歌的纹理还可以更细腻一些,但所透露出来的写作气质令人欣赏。

王余粮的一首诗《思峦》,开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碎了/撞击在西山的瓶子/声很响/只有酒/将夕阳烧得殷红。”可惜,后面没有跟上这个节奏,松垮了下来,一首好诗没有完成。

张默的《桃花开了,你还不来》写得旖旎、多情:“桃花,一个从远古走来的词语/我一直不敢喊出你的名字/这个季节,你淹没了所有的芬芳”“眼前这一大片红,惊天动地,醉了万物/我不敢离开,不敢呼吸/生怕,一不小心错过了那抹粉红”,既写桃花,又写妹妹,颇有柳如是“桃花得气美人中”的余韵。

这本书中还有不少格律诗。惭愧的是,我对格律一窍不通,所以没什么发言权。通读下来,有些诗句让人禁不住心旌摇曳,比如:

任永红的“黄土裹挟些许雪,泥沙相伴几多愁”“汉水蒹葭知己浅,巴山竹笋敬人长”,赵忠兴的“更有华章惊秦埠,常溢泉水绕文坛”“风过苍筠响,月随碧流清”,惠晓红的“秋雁归乡远,云稀晨露藏”,朱亚妮的“并蒂花开,解香十里,闲赋相思意”“四季念,三生长,两个心房一人藏”“一地相思,蹙了两眉,三月赏桃花,四月醉蔷薇”……

富平是拥有郑国渠遗址和唐五陵的“富庶太平”之地,也是习近平总书记的老家。我们非常敬重、向往那片神奇的土地,因此斗胆为《当代富平诗文选粹》写了这篇拉拉杂杂的序言,不当之处,敬请富平的文朋诗友海涵。

附一

序(吴昕孺)

散文卷(34人)

党益民 仵 埂 王琪玖 李问圃

柯喜堂 依 娃 唐应坤 王茂林

任永红 王陆军 王 璐 吴宏博

陈向炜 张 暐 姚 远 张铁虎

赵战劳 王永军 任转玲 胡旭莹

齐西丽 惠晓红 王耀民 邵再逸

王余粮 王裕江 朱亚妮 曹锦浩

刘喜阳 党 瑶 张 默 康凯鹏

高 凌 邢福合

现代诗(22人)

王书明 李 铮 陈向炜 张 暐

唐应坤 王陆军 张铁虎 康凯鹏

曹锦浩 党 瑶 王耀民 王丽芹

王余粮 王裕江 李谦增 赵战劳

齐西丽 张 默 邵向利 田步云

高 凌 王 虎

格律诗(8人)

任永红 赵忠兴 李树荣 惠晓红

朱亚妮 邢经纬 王 璐 王 虎

《当代富平诗文选粹》入选作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