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江西汪云飞
江西汪云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243
  • 关注人气: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小说  特聘鉴鳖师 发《当代小小说》2017,春季号

(2017-07-21 07:55:49)

小小说

                                特聘鉴鳖师

汪云飞

    近日,在某养鳖大县,有一个小道消息在坊间悄悄地传开,由该县廉政部门特聘的鉴鳖师被解雇了。这位鉴鳖师,在养鳖大县几乎人人皆知,尤其是各大餐馆的老总经理。这位鉴鳖师姓甚名谁,又是如何被聘上鉴鳖师的?这里先按下不表。

这一大早,家住紫溪县吴悠镇的吴慈仁就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让他摇身一变成为紫溪县的公众人物。

吴慈仁一家四代都与鳖打过交道。镇里的百姓都说吴慈仁这家伙一辈子都在抓鳖、养鳖、玩鳖、琢磨鳖。还说,吴家发的是鳖财,享的是鳖福。

小小说 <wbr> <wbr>特聘鉴鳖师 <wbr>发《当代小小说》2017,春季号

紫溪县地处丘陵,境内无名山大川,山岭、小丘却遍布其间,这一来小溪、沟渠自然不少。几十年前,小溪里,沟渠里,稻田里,到处是鳖,随便找个瓦缸往池塘出口一放,第二天保准逮着一只又肥又大的鳖,而且是地地道道的野鳖。吴慈仁的爷爷家辈和大多数的穷人一样田地少。为养家糊口,他常常手持竹竿,身背竹篓到小溪、池塘去抓鳖,然后用抓来的鳖到吴悠镇上换米面过日子。到了他父亲那辈,政府分了地主老财的田,穷人都进了大集体,他父亲忙里偷闲也去抓鳖,目的是弄些钱补贴家用。到了吴慈仁这辈,更出息了。他竟以抓鳖为生。你想,这几十年,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什么不被人吃?鳖,尤其是野鳖,更是餐桌,更确切的说,是高级宴席,尤其是领导宴会上的抢手货。就因为吴慈仁善于抓鳖,且抓的是野鳖,继而与那些大餐馆的老总,政府部门的招待所所长成为了至交。抓鳖高手吴慈仁不仅在吴悠镇建了一栋气派的楼房,还在县城的繁华地段购买了两套商品房。

这天,吴慈仁正为此暗暗高兴时,好事又来了。有人打电话,告诉他被多个单位组成的廉政督查组特聘为编外督察员。吴慈仁心里想,吴家祖宗十八代都没出过官。这年头,一个抓鳖的还能头戴凤冠?原来,这个新成立的廉政督查组急需一位鉴鳖师,具体地说,就是能够准确地将野生鳖和人工饲料鳖区分出来。

小小说 <wbr> <wbr>特聘鉴鳖师 <wbr>发《当代小小说》2017,春季号

乍一说,肯定让人一头雾水。想想,还是应该把话说明白一些。原来,紫溪县为了抓好廉政工作出台了一个规定,无论招待哪一级的官员,餐桌上一律不能上野生土鳖。这是因为野生土鳖价格已经飙升到两百五十块钱一斤。土鳖上桌,不仅费用猛增,更主要的是容易滋生腐败。可是,紫溪又是远近闻名的养鳖大县,若是不分青红皂白一律加以禁吃,岂不是矫枉过正?于是,有关部门在相关规定里打了一个括弧,括弧里注明人工饲养的鳖除外。这是因为人工饲养的鳖的价格跟猪粪牛屎养出来的鱼的价格差不多,因而不在严禁之列。可是,究竟如何区分野生土鳖,还是人工养的鳖?经讨论一致认为得找一位行家,他就是家住吴悠镇的吴慈仁。吴慈仁在吴悠镇被戏称为“鳖王”,可是,特聘为廉政督察员后肯定得改个叫法,于是,有人提议叫“鉴鳖师”,话音一落,全场鼓掌。

鉴鳖师像弼马温显然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官职,加上是编外的身份,自然工资不多,可是权威还真不小。为了不辱使命,吴慈仁再次对土鳖的体型、肤色、习性、个性特征等做一番深入的研究。几经琢磨之后自然胸有成竹。用吴慈仁的话说,一个鳖放在三米远的地方,我闭上一只眼睛都能分出公母;若是拽在手里,蒙着双眼也能辨别是不是野生。若还是不信,你将鳖杀了,放在锅里炖熟炆烂,我舀一勺汤同样能在鼻子底下闻出真假。

就凭着这份过硬功夫,吴慈仁还真办过几个铁案。有一回,某单位领导升迁,办公室主任擅自跑到吴悠镇,在吴悠镇养鳖专业户吴忧家中花巨资买来一只四斤多的土鳖。为了掩人耳目,鳖上桌时,厨师故意将盛有龟头的那一晚里掺入一勺鱼汤。没想到,有备无患却冤家路窄。因为这位领导在任时得罪了不少下属。下属得知情况后,当即向纪委举报。吴慈仁接受任务后屁颠屁颠地来到现场,那位主任赶紧将那碗剩下一个龟头的汤碗递给吴慈仁。“鉴鳖师”当着同伴的面将其放在鼻子底下一闻便脱口而出:“碗里其实是一只土鳖,不过混入了一勺鱼汤。”一语即出,四座皆惊。事情的结局谁都猜的出。

小小说 <wbr> <wbr>特聘鉴鳖师 <wbr>发《当代小小说》2017,春季号

这年头,谁都不是仙人,吴慈仁也不例外。这回,新来的县长的几个铁杆哥们特来看望县长,指定要到紫溪县吃吴悠镇特有的土鳖。这让县长有些为难。有关人员思前想后,还是悄悄地决定将这餐饭安排到吴悠镇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餐馆里。土鳖当然得有,况且新来的县长当地百姓应该不认得。没想到,这事还是出了差错。

原来,这位县长的竞争对手败下阵来之后,心里怎么也不舒服。这些日子,他特意潜入紫溪县,在一帮狐朋狗友的配合下,总算抓到了对手的把柄。

关键时刻,“鉴鳖师”大驾光临。大师煞有介事地瞧了瞧、看了看,又发话了:“这是一只穿了马甲的家鳖,也就十几块钱一斤。”餐馆老板一听,极力争辩:“你这个老鳖,看着日头说瞎话。明明我买的是吴忧野山塘里的土鳖?怎么会是人工饲养的家鳖呢?,你看这里还有一只,凶得很呢!”老板故意将“吴忧”两个字说得格外响亮。

吴慈仁似乎没有听出弦外之音:“这年头,什么都有可能掺假。就这个鳖,还懵得了我?它这是用土鳖交配的,颜色也是染上去的,至于凶猛,还不是注射了兴奋剂!不信,过几个小时再看,保准它规规矩矩。”

包括纪委的同志在内,大家都说吴慈仁的话即权威又有道理,于是得出结论,此次举报不属实。

第二天,县长秘书一个电话打到吴大鉴鳖师手里,告诉他不日县长将到吴忧的大型养鳖场考察,让他儿子略作准备。

鉴鳖师一听,乐得心里像开了一朵茉莉花似的。

小小说 <wbr> <wbr>特聘鉴鳖师 <wbr>发《当代小小说》2017,春季号
    谢谢赵明宇先生用稿并寄来样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