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疆散文诗作家
新疆散文诗作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66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评论:散文诗人亚楠及其作品印象  堆雪

(2008-12-10 01:27:36)
标签:

新疆

散文诗作家

亚楠

堆雪

文化

分类: 全国散文诗坛

行吟,为旖旎的梦想佐证

 

——散文诗人亚楠及其作品印象

 

□堆 雪(新 疆)

 

 就在芸芸众生大做黄金之梦、物欲之梦、享乐之梦、消费之梦的时候,很难相信有人还始终胸怀纯净、壮美的文学之梦。就在有人把头削尖往人堆里扎、使出吃奶的劲往官场上爬的时候,很难相信在事业上顺风顺水、春风得意的他,还痴心不改地做着另外一个远梦——抒写人类生存、找寻、完善自我的精神之梦。这个人,就是新疆著名散文诗作家、伊犁晚报总编辑亚楠。

 亚楠,这个名字我很早就已经熟悉了。在我还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时候,他就几乎已经成为新疆散文诗的代名词。这样说,并不是贬低新疆散文诗无人,而恰恰说明了亚楠在散文诗创作领域里的成就。从1986年开始散文诗创作以来,他已经在《人民文学》、《诗刊》、《诗神》、《星星》、《散文选刊》、《诗歌报》、《散文百家》、《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华散文》、《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作家报》等百余家国家级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六十余万字,先后出版诗集《西部回声》(合集)、散文诗集《远行》、散文集《我所居住的城市》等,其诗歌、散文诗和散文作品,多次被《读者》、《散文选刊》、《中国诗歌年鉴》、《中国年度散文诗》、《中国散文诗精选》等全国专业、权威刊物选载。2007年,在纪念中国散文诗九十周年系列评奖活动中,亚楠的散文诗集《远行》以其辽阔豪迈的创作题材、温情细腻的抒写手法、感人至深的艺术穿透力,赢得了众多评委的青睐,在千余部作品中,以第二名的得票数荣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品集奖”。这一散文诗坛的辉煌荣誉,无疑是给这位在散文诗创作道路上默默耕耘了二十多年的散文诗人的最高褒奖,同时,也映衬出亚楠在新疆乃至全国散文诗创作上的贡献和地位。

 在亚楠散文诗集《远行》后记中,他这样写道:“我在思想的深谷里,踽踽独行。看那些旋转的草叶随风舞蹈,看满山满谷的秋色飘零无助,一种无言的愁绪就会驻足我的梦中。它时时敲打我的瘦骨,就像敲打一棵沉默的树——那灵魂深处所有正派、清纯、光明的语词,都被无情地震落下来。这些语词在大地上奔走,时而舒缓,时而激越,只要有阳光照来,就会发出金灿灿的光彩。”正派、清纯、光明,这三个堂堂正正、毫不脸红但在时下生活语境里使用频率越来越低的词,正是亚楠通过散文诗写作而不断憧憬和孜孜追求的精神之梦。出生于冰雪流苏的伊犁河畔的散文诗人亚楠,正用伊犁河水滔滔不绝、昼夜不舍的人文情怀,抒写着祖国西部辽阔、迷离、壮美的精神境界,用伊犁河翻卷奔腾的浪花和长河中浮光掠金的词汇,表达着自己胸怀人类、行吟天地的辽阔情怀。

 生活中的亚楠,虽是报社总编、领导,但他处世平和、为人低调,与人向善。在他的散文诗里,处处可以感受到这种世间的温情,自然的感动。亚楠首先用感恩和悲悯的心面对这个世界、亲近这个世界、温暖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走在月牙泉潮湿的沙地上,我的眼前一片澄净。迎风摇曳的芦苇如诗如画。自由地舒展筋骨,尽情地呼吸新鲜空气。这就是美啊!让我们平静地活着,并热爱生命,就像此刻的月牙泉一样。”(《走近月牙泉》)身处报社总编位置的亚楠,并没有把自己的内心拘泥于日常繁杂的事务中,他总能利用工作之便,历览祖国的山河名胜,并把身受体感,通过散文诗的形式表达出来。这章选载在2004年《中国散文诗精选》里的散文诗《走近月牙泉》,正是他行吟天地、放怀山水、寄情自然、物我同惜的性情缩照。感触风物,怜惜生命,感恩旷达的生命境界,在这章短短的诗行里,尽显无遗。

 也许正是生命本身的短暂和匆促,我们才会把生活设计得如此绚烂多彩。也许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光阴的飞逝和洗礼,我们才会懂得珍惜眼前不断变化的光景。生命的飞短流长,世事的流转变迁,才使那些懂得珍爱生命的诗人们有了时间的紧迫感、生活的责任感、社会的使命感,才使那些拥有宽阔心胸的诗人,在熙熙人流、攘攘闹市中能够静下心来,掩卷而思,在大家都不以为然的时候,关注人类自身的生存境遇。这是诗人的责任,也是诗人的品格。亚楠的散文诗里,我们处处都能闻都这种来自人类自己心底的气息。作为一位在事业上成功的报社领导,他大可不必去“风华弄影”、“西门吹雪”,很多人追求的满足、闲适和自在,对他来说似乎早已拥有。但亚楠不是那种人,对于生命存在的洞察和人类情感的探寻,是他不断深入挖掘中国汉字的根本缘由。不断的探索,不懈的追求,通过一章章精短的散文诗,时时传递出人类对于自然、生命的热爱、悲悯之情。“许多年之后,我们就在这样的传说里生活,又一天天在神话中老去。......我知道,所有的生命都来去匆匆,就像太阳静静地来了,又静静地走了一样......”(《夜宿敦煌》)敏锐的触觉,朴素的语境,让我们顿悟生命的博大与脆弱,感受历史深处光阴之箭的极速之痛!亚楠的散文诗并不是消极地吟诵人世的那种,他豁达乐观、拼搏向上的性情,常常使读者在他的同一诗篇里,同时感受到生命存在的凝重和磨难之后的光明。因此,在这篇《夜宿敦煌》的文尾,他这样告诉我们:“我看见,一截截腐骨旁,遍地的山花开得正艳。春天来了。所有的生命都焕发出迷人的光彩,所有的神话都活在我们的灵魂深处......”生命的顽强与鲜艳,正如一堆腐骨旁的山花,在诗人对生活的感悟和自然的哲思中,得到了最直观、最清晰的呈现。

 亚楠不是无病呻吟、也不是故弄玄虚的那种诗人,在生活工作中,他时时严谨规矩、处处一丝不苟(这也许是他能够从一名报社副刊编辑,一步步走到总编这个位置的重要原因吧)。他的散文诗也是这样:没有过度华丽的词藻渲染,也无声先夺人的情感铺陈。朴素洁净的语言娓娓道来,不知不觉引领读者在低吟中深入,又从浅唱中淡出。这种“几乎不留痕迹”的描述,我认为是亚楠散文诗创作的最难能可贵之处,也是当前散文诗创作中众多作者难以抵达和逾越的创作认识层面上的一个高度。在不排斥个性发展、风格弘扬、兼容包并、百花齐放的创作环境下,亚楠散文诗创作的成功和成就,给我们“散文诗创作更要讲求‘来龙去脉’”的重要启示。也正是他散文诗创作构思简洁、语言朴素、思辨委婉、文风清新的品格,使他在散文诗这种文体不被广大读者看好的条件下,赢得了更多读者的赏识。“丁香花飘落了。从泥土里溢出一缕清香,枝头的鸟语,都栖息于三月的微风里。有鲜亮的溪水哗哗流淌,草的气息繁衍我们,在一片初春的田野,生命日益辉煌。”(《丁香花飘落的季节》)写丁香花的诗人太多,但像亚楠这么看似随意的进入,我们还是少见。朴素清新的语言,仿佛春风,徐徐吹拂,引领我们不知不觉步入生命的深处,恰似春天悄然的脚步。“丁香花飘落了。而五月的微风养育我们。阳光依旧灿烂地朝我们微笑。大地满怀深情,庄稼们鲜活地舞动着思想,有一种温暖让我们感动。无比温暖的心啊,有谁会在你善良的目光里栖居?有谁会在你一片迷人的花香之后蓦然回首?看啊,丁香花已纷纷飘落了......”从容而又淡然的结尾,深情的回眸和诘问,让我们在丁香花的飘落声中,嫣然感受到了时光之重、生命永恒!

 如果说,勤奋工作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这个“硬件”,那么写作,可不可以看作人类在改善心灵的品质这个“软件”。如果是,我们通过写作深入探索人类自身生存问题、拷量生命终极价值等就有了更大的意义。而如果只是把写作当作一种趣味性肢体运动或者朴素感情渲泄的“导流渠”,那我们就永远不会在那些陌生的精神领域里去历险和思考了。语言也不会成为深刻思想的活化石,而永远停留在一种简单交流和沟通工具的作用上。亚楠写散文诗,也不是闹着“玩儿”。勤勉钻研的他,二十多年如一日,孜孜以求,笔耕不辍,酷似田间农夫、车间工人。那一章章美轮美奂的散文诗,必将成为其在人类精神领域里开拓壮美人生的“佐证”。那一颗颗麦粒般饱满、冰雪般纯洁的文字,使一个满含憧憬和梦想的灵魂渐渐成熟、不断丰盈。正如他的近作《遥望西天山》里的吟唱:“雪峰凝固着巨人的思想。一条大河缓缓流进大地的心脏。......我看见众多的黑色神鸟在天空盘旋,优美的舞蹈中,有阳光雨露的声音养育我们。万物安详而满怀希望。......我看见西天山焚烧自己的灵魂,骨骼炸裂,巨大的胴体轰然有声。我看见寒光如箭,思想的锋刃,逼视着苍茫的暗夜.....起风了,我们寻找回家的路。”这正是,没有痛苦思想的磨难,哪有永恒精神的涅磐?!作为身处现实生活这个巨大矛盾体中的诗人,亚楠的目光和内心也无一例外地处于世俗价值倾向、思想裂变、情感争斗的巨大漩涡中,在与内心的长久对照中,他不断地用一句句文字化解着世俗带来的内心危机,用诗人的哲思,诠释、传达着生命追寻和命运抗争的价值和意义。这是一个真正诗人必修的品行,也是一个伟大诗人必需的责任。亚楠能够长期与自己的灵魂对视、与自己的内心对话,就是在坚持一个诗人“正派、清纯、光明”的操行!

 在繁杂的工作事务之余,亚楠不但“挤时间”创作出了大量优秀的散文诗篇,也为新疆乃至中国散文诗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在报业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他依然执着地坚持推动散文诗创作的繁荣和新疆散文诗人群体的壮大。在他的亲自筹划下,从2007年1月起,《伊犁晚报》每月开辟两个整版的“散文诗专页”,为广大散文诗作者提供了一个交流和发表作品的平台,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在他的热心带动和长期扶持下,伊犁那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塞外江南”,一批又一批的散文诗新秀不断从晚报的散文诗专页走向全国,走进全国的各大文学刊物。他还自筹资金创办了面向全国散文诗人的“中国散文诗天马奖”,征集优秀作品、聘请专家评定、颁发奖杯奖金、定期邀请采风,大大激发了各地散文诗人的创作积极性,为全国散文诗创作的繁荣和疆内外散文诗创作交流起到了桥梁和纽带作用。2008年5月,在他的奔走、组织和筹备下,史无前例地在新疆这片文化熏陶相对偏远的辽阔土地上,成立了中外散文诗学会新疆分会,从而结束了新疆散文诗作者长期“各自为战、单打独斗”的创作局面,把天山南北的散文诗人紧紧团结在了一起。今年年底,一本散发着浓郁新疆散文诗异香的纯文学刊物《散文诗作家》,即将以民刊的形式隆重面世,它将是散文诗人亚楠实现其“大散文诗梦想”的一部分。我想,那个行吟中不断辽阔、旖旎的文学梦想,已经离他守望的远方越来越近。

 2008年5月1日,由新疆作家协会主办的“亚楠散文诗作品研讨会”在乌鲁木齐召开,著名散文作家、新疆作协副主席刘亮程在发言中,援引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灵焚教授对亚楠作品的评价:我们可以说,“亚楠属于当代中坚散文诗人的代表之一,他的意义在于通过朴实、清新、明快、鲜活的自然视觉,提醒着这个城市化、商业化时代正在日益被人们忘却的、人的本真存在中属于自然性的审美记忆。”有了这个一针见血评价的印证,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散文诗人亚楠俯首皆是的诗行、偃仰啸歌的行吟,就是通过对散文诗创作的实践和探索,为瑰丽旖旎的人生梦想不断“佐证”。

 正是因为人类在不断遗忘,我们才书写记忆的辉煌!                                                  2008.8.18改定于乌鲁木齐风雪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