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叶金朝
叶金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80,737
  • 关注人气:34,0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代文人的性暗示语

(2013-01-08 07:39:29)
标签:

诗人

李白

性暗示

健康

分类: 两性知识

古代文人的性暗示语古代文人的性暗示语

 

导读:关于性暗示,年轻人一般不太懂,成年男女在交往过程中却经常使用。比如,我猜你的内衣一定是黑色的你长得很像我的初恋情人我现在很寂寞需要休息一下吗,等等,都含有浓重的性暗示色彩。当然,诸如此类的性暗示,除了语言,还包括不少肢体所传递的信息。比如,女性故意穿得很性感,在男人面前走来走去,在宾馆里先坐床,男人故意把目光盯住女人某一部位,等等。

 

  别以为这些性暗示很恶俗,它的杀伤力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花样百出、充满诱惑的性暗示面前,很容易被对方俘虏上床。而且这些性暗示历史悠久,颇多文化味儿,古代男女特别是才子才女们玩起来更是得心应手,妙不可言。

  唐代大诗人李白玩性暗示比较直白,他在与某位女性交往中坦言:玳瑁宴中怀里醉”(《对酒》)。也就是说,光喝酒自己不会醉,若是在你的怀里,不醉也醉了。这种暗示,对不太熟悉的女人说,恐怕会挨耳光的,如果双方是好朋友,则另当别论,多半就芙蓉帐里度春宵了。李白似乎非常了解女人心理,但凡与女人交往,三句话总离不开性暗示。他给一位远方的女性写信,居然责问对方: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寄远》)在赵炎看来,这明显带有调笑的成分,不过,女人看了信,估计夜里要失眠了。

  采取性暗示勾搭一般女人也就罢了,有些唐朝男人连女道士也不放过。据史料记载,著名诗人孟郊有位好朋友,叫刘言史,特别喜欢出家的年轻女道士,本来人家早已修炼得心如死灰,他偏去用性暗示撩拨人家,还写诗说:旧时艳质如明玉,今日空心是冷灰,料得襄王怅惘极,更无云雨到阳台。”(《赠童尼》),读来令人瞠目。还有一位诗人骆宾王也有此癖好,当时有位女道士,名叫王灵妃(这个名字有些香艳),与他是好友,骆宾王在酬别时说:此时空床难独守,此日别离卿可久?刻意暗示空床,还明白地问人家什么时候再来。

  唐朝是个开放的朝代,不光男人喜欢性暗示,女人也擅长此道。李商隐在一首《无题》诗中记录了这一现象: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这个神女小姑,显然是代表女人,她们对喜欢的男人说,人生是浮云,是一场梦,我现在是单身呀,言下之意:你什么时候来都欢迎。赵炎以为,这句话和今天的我一个人住几乎是同一个意思。

  无独有偶,南唐李后主还用词作传神记录了他小姨子用过的性暗示,心理刻画入微,极为细致。在《菩萨蛮》中有一句奴为出来难,相当于(小周后)出来一趟不容易,暗示男人(她姐夫)必须珍惜眼前难得的机会。可惜李后主胆子有些小,没能领会,小周后不得已,只好亮出底牌:教君恣意怜。女人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男人是根木头也该燃烧了。再不宽衣解带,更待何时?

  宋代人玩性暗示的高手非常多,所谓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为了这个双美,他们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比如,柳永喜欢一边在女人面前装可怜,一边说:今生断不孤鸳被。意思是,这一辈子,我绝不会一个人睡觉。暗示:今天睡觉,你得陪我。有个诗僧惠洪,以出家人的身份,也在妙龄女郎面前玩性暗示:凡心无计奈闲愁,试拈花枝频嗅。”(《西江月》)他在人家面前一边叹息闲得慌,一边拿一枝花在鼻子前嗅,估计最里还不停地念叨:好香,好香!摆明了是说人家姑娘身上香嘛,应该送他一顶风流和尚的帽子戴戴。

  宋代女人也会性暗示的把戏。欧阳修写过一个女人的故事,在《南歌子》中,有个女人与男人约会,女人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通过请教鸳鸯两个字如何写,暗示男人:咱们两个是可以成为鸳鸯的。据明人编的《词林万选》记载,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玩性暗示,别有一套韵味,她在《丑奴儿》中有一句: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这个檀郎,不知道是不是赵明诚,按照词意来推测,估计不是,而是另外一个男人。这句话的意思,如同今天说某男人家的床太凉,暗示:你一个人睡觉不冷啊?两个人睡一定暖和。另外,李清照还通过词作描写其他女人玩性暗示,比如,她在《浪淘沙》中写一个女人,既有肢体暗示: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晚上还刻意打扮自己,在男人面前装风骚模样;又有语言暗示:桃花深径一通津。告诉男人,她下面已经湿透了,简直淫秽下流,不要脸之极。

  我们今天读《西厢记》,也不难发现其中诸多性暗示的地方。文学作品反映社会现象,揭示深刻的时代烙印,这个道理无需赵炎再说了。比如,写崔莺莺绣鞋儿刚半拆,柳腰儿勾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云鬓仿佛坠金钗,偏宜松髻儿歪。这样的肢体语言暗示,对男人来说,无疑是充满诱惑的,再不上床,还是男人吗?当张生深情地凝视她时,崔莺莺说:羞人答答的看甚么?相当于你还看,羞死人了,如此纯情,男人大多吃不消。像崔莺莺这样善于装纯情的女人,现在恐怕不多见了。

  最不喜欢玩性暗示的男人,恐怕除了张生,再找不出第二个,可能是崔莺莺爱玩性暗示,不需要张生再玩了。在《西厢记》里,张生历来单刀直入,谈恋爱时,一笑喜相逢,似嫦娥,下月宫。拼命赞美崔莺莺是美丽的嫦娥,认识了就是缘分,真开心!当机会来的时候,毫不犹豫,胆大乔才抢入来,一个字,形象地刻画出张生的猴急,说干就干,从不拖泥带水。张生属于那种非常主动的男人,而心思最多的要数崔莺莺了,玩性暗示,把张生勾上床,事情做了,又担心别人知道,俏多才,俊多才,休向人前说出来。小女人的心态表现得十分鲜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