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书堂
南书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491
  • 关注人气:2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诗五首

(2010-03-29 20:40:18)
标签:

南书堂诗歌

扬子江诗刊

风流一代

商洛日报

杂谈

水的学习史

 

最初,水澄明、纯净,一尘不染

像人之初,性本善

它学会流动。先流进时间,学会

以体温辨时令;以结冰,纪年

后来流进人类,学会后浪推前浪

学会在历史演变朝代更迭中穿行

它跟着大禹学灌溉,跟着孔子学哲学

在春秋学争霸,在唐朝学诗歌

上下五千年,它大开眼界,大长才干

学会了宁静、温和、大度、开阔

也学会了暴虐、泛滥、侵吞、毁灭

学会了与万物共存,井水不犯河水

也学会了制造大灾小难,载舟覆舟

它又流进道德,一直往低处走

学会近朱则赤,近墨即黑

谁倾倒什么就吸纳什么,成为

不明是非不伦不类的大染缸

如今学业有成的水,已顾不上

声名的誉毁,它着一身铜臭

用从人类那里学到的本领,同人类

做着交易。甚至连水里的鱼

也学会了使用美人计

 

石头

 

哪一年从河里捡回的这些石头

我已忘了,我把它们放在阳台一角

好长时间忽略了它们的存在

 

这两年,我越来越收缩锋芒,安于现状

越来越变得沉默,冷面,懒散

有时像一块石头,坐下来长久地凝视这些石头

 

慢慢地,我发现它们的图案和纹路里

有着千奇百怪千变万化的美

甚至我想象它们是什么,它们就呈现什么样的美

一如我曾经对生活的憧憬

 

长在阳台上的一棵树

 

长在阳台上的一棵树

瘦小的叶、干瘪的果、弯曲而稀疏的枝

依稀还有一些树的特质

它错误地长在了阳台上

我已习惯把它归于花草的行列

 

它参天入云的愿望,呼风唤雨的阳刚

被一堵玻璃墙一次次撞伤

它红杏出墙的爱,刚一探头

必然遭遇一把锋利的剪刀

它本可以在一个广阔的地方

成就一棵树所有的荣光,却削足适履

禁锢在一只花盆的方寸之径里

 

它不再是一棵树,并乐于

按我的旨意生长,它的美,成为

我眼里的风景,内心的暗伤

 

(以上三首刊于2010年2期《扬子江诗刊》)

 

生与死

 

这么大的命题,答案

却很简单

像遥遥相望的两个兄弟,各司一端

中间的路,无论怎么走

都是人生

 

生,由父母决定;死,由上帝决定

方向不可逆转,由不得我们自己

我们无法像时间,四季轮回

也无法像草木,死而复生

这看起来,是多么无奈和残酷

 

但承载我们命运的是一个无限永恒的天体

生与死,仿佛它的

两个极点

(刊于2010年2期《风流一代》)

 

我的秦岭山里的五谷

 

顺着五谷的长势,我会轻而易举地

摸到秦岭的额部。再高一点

就能摸到一朵白云、一盘月亮

顺着五谷的走动,我会准确无误地

摸到秦岭的腹腔。再低一点

就能摸到一片蛙鸣、一处村庄

摸到我的家

 

我生长在秦岭山中,秦岭的五谷

给予了我走南闯北的勇气和力量

我曾见过中原大地一望无际的麦海

江南水乡星罗棋布的稻浪,和东北黑土地上

密不透风的玉米林。它们全都霸气十足

是那些地方的绝对领袖

而在我的秦岭,众多五谷相伴而生

被山分割成小块的阳光是它们共同的命

它们结不同的果,散同样的香

一如这里的人民,饮一口泉水

却操持湖广、河南、山东不同的口音

他们大多是人经几辈的亲戚

却保持各自迥异的习俗

 

而我吃秦岭山里的五谷长大

血脉里始终流淌着它们的温和与豁达

因此,这么多年,我宽恕过一些人

也被一些人宽恕过

我没有仇人,而朋友很多

 

其实,我的秦岭山里的五谷

只是在按自己规则生长,恪守着

作为五谷的本分。但我的乡亲们

一直尊它们为神。如果此时我还在乡下

便会跟他们一样,面朝秦岭,在场院上

先点四炷香,磕三个响头

然后去播下一粒粒发光的种子

 

(刊于2010年1月26日《商洛日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采芝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