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剧《除三害》之感

(2009-07-06 15:04:22)
标签:

杂谈

皮黄声腔中,我喜欢老生和花脸以及老旦的唱腔。这些腔系都是大嗓,极富阳刚之美,高亢激越、雄奇浑厚,低回婉转、绕梁不绝,苍劲秋凉、韵味隽永,唱者过瘾,闻者痛快。然而,在京剧舞台上,这几种行当的对戏并不多,尤其是老生与花脸并重的戏很少,《除三害》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出生净对儿戏。花脸演唱该剧演得相当好的除裘派创始人裘盛戎先生之外,其得意门生方荣翔先生以及近年如日中天的新秀孟广禄也不错。而作为老生来说,虽然演唱此剧者颇多,而我独喜欢听得杨派真传者之李鸣盛先生的《除三害》。可惜我没有看过李鸣盛李先生和方荣翔方先生合作演出此剧(不知二位大家合演过此剧否?),倘若这二位合作,那可算得是珠联璧合。

京剧《除三害》原为《应天球》中之一折。现在舞台上演出的本子是上世纪50年代时由中国京剧院著名编剧范钧宏先生与吴少岳先生共同加工整理的,新本删除了多余的人物和情节,使剧情更为简洁。该剧剧情大意是:三国吴末晋初之际,江苏宜兴有个姓周名处的恶少,自幼丧父,缺乏教养,性情粗鲁,横行乡里。因其膂力过人,且是名门(其父乃东吴名将周鲂)之后,因此无人敢惹,官府也不敢管——官府只喜欢管善良可欺的好人,既不费力又无危险——当地百姓将他与南山猛虎、长桥孽蛟并称“三害”。 周鲂生前好友时吉(老本为宜兴太守王濬)一方面出于对友人的尽责,另外也觉得周处本质是好的,只是由于缺少正确的教育和引导以致如此,于是乔装父老前去寻访,路遇周处,以“三害”之说相讽喻;周处闻之深受震动,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并自告奋勇,前往南山打虎、长桥斩蛟。

该剧取材于《晋书-周处传》,剧情与史实比较相符。周处得知百姓将自己与南山猛虎、长桥孽蛟同列为当地三害时,自告奋勇前去刺杀了猛虎,但在与蛟龙博斗中,三天三夜未出水面,百姓以为他已葬身蛟腹,因而欢喜雀跃,庆贺地方“三害”并除。当周处斩杀恶蛟上岸、得知人们高兴庆贺的原因后,大受刺激,于是到吴地找当时的著名学者陆机、陆云兄弟学习,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周处后来学问大长,做了太守,为官清廉、造福于民;随后又担任御史中丞(御史台的长官,专司监督察举百官职能),不畏权贵、秉公执法,因而得罪了一批大官僚,包括梁王司马彤。后来少数民族造反,这些权贵想害周处,便上表说周处是名将之后,让他带兵镇压一定能成功,而这次领军的主帅正是征西将军、梁王司马彤。当时周处家中有八十多岁的老母无人照顾,封建社会以孝治国,独子照顾老母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因而有好心人劝其以此为由推辞。周处虽然明白权贵们的意图,知道司马彤一定会挟嫌报复,但是,因为成了君子、好人,便不能为自己考虑,于是二话没说便接受了任务。果然,司马彤乘机报复,命其深入敌中孤军作战。周处带领士兵从早上激战到晚上,最后弓断箭尽,手下将士劝他撤退,但他身先士卒、直至英勇战死。

《晋书·周处传》中这个传世故事常常作为一个改恶从善的例子教育浪子回头(《世说新语-自新篇》中也载有此事,题义很明确——“自新”)。然而,在下却从中得出相反的看法:浪子回头不足取!想当初周处作恶人时,那是何等的威风煞气?何等的逍遥自在?他不欺负别人已经是积善积德、令人感激涕零了,谁敢欺负他?正如某作家所宣称的:“我是流氓我怕谁?”此言差矣!流氓除了善良好欺的平民百姓之外什么都怕,尤其是怕权势、怕拳头。历史上曾涌现过无数慷慨轻生的壮士,为国捐躯的志士,舍生忘死的战士,视死如归的烈士,但这诸多仁人志士中有谁是流氓?流氓作为自然界中最丑陋的生命体,只有趋利避害、贪生怕死的动物原始秉性。他们就象夜间觅食的老鼠一样窜梭于良善之中,横冲直撞、胡作非为,而如果遇上强者或者外敌则脓包软蛋。所谓:“勇于私斗,必怯于公战。”战国末期,燕国有个叫秦舞阳的小流氓,十三岁时在大街上杀人而“人不敢忤视”。太子丹将他当作“勇士”,为其开脱罪责并任命他为副使协助荆轲以献图为名前去刺杀秦王。这个在老百姓面前胆大妄为的流氓手捧地图柙跟随荆轲进入秦宫时,吓得脸色发白、浑身发抖,引起两旁大臣的怀疑……荆轲行刺秦王没有成功,与这个外强中干的流氓有很大关系。

如果官府不履行除暴安良、惩恶扬善的基本职能,那么当流氓的确是威风得很、自在得很。周处当流氓的时候,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作恶,谁敢正眼一觑?大庭广众之下为非作歹,谁敢轻咳一声?而一旦改恶从善做了君子、好人,则处处被欺、事事受掣,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正所谓:“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到底是做君子好,还是做小人好?做好人好,还是做坏人好?答案似乎很明确。但为何“君亲师”们却要教育我们做“好人”呢?吾生也愚钝,经过冥思苦想悟出其道:做君子、做好人对自己不利,但对别人有利;做小人、做坏人对别人不利但对自己有利。“君”要我们做好人是便于他好管理、好统治,正如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所言:“首脑人物多半是不诚实的人,而要求在下的人都是善人;首脑人物是骗子,而要求在下的人同意只作受骗的呆子。”[[1]]师自然是秉承君以及社会的旨意。至于亲,他们是受了君、师之骗,不辨是非、人云亦云地跟着遗害自己的子子孙孙。当然,也有很多悟性高的父母是不会教育子女做好人的,起码是那些尝到了做坏人甜头的为人父母者,定会将他们的切身体会当作传家宝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不然的话,为什么小人、坏人从没有绝种呢?岂但不绝种,而且不断地呈增长趋势:恶人横行霸道,好人忍气吞声已成为司空见惯的社会现象。难怪我们的先人一再地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其实,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诸子当中便有那么一位大名鼎鼎的老先生——杨朱杨老先生,他便特立独行地宣布:“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他是坚决不肯做一个有利于天下、有利于社会的好人,而且还有一套理论;而且他这一套理论还相当流行,与当时主张“兼爱”、“摩顶放踵利天下,为之。”的墨家学派平分秋色——“天下之言,不归杨即归墨。”[[2]]而且后人还很尊敬他,称他为“杨子”,居然与孔子、孟子、老子、孙子、墨子、荀子等等诸子享受同一级别的待遇。当然,他享受这个待遇并不过分:因为他的理论的确是很有市场,尤其是过了两千多年的今天,他的追随者、信仰者已经成几何倍数地在增长,既不做坏人,也决不做好人,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共识了。

据媒体报道:宁夏吴忠市几十位领导干部去某地开会,三十多辆小轿车威武雄壮、浩浩荡荡地开到了一座桥时,恰好前面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学生骑一辆自行车过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字长蛇阵”吓蒙了,一慌神连人带车栽到河里去了。这几十上百号的公仆们,竟然没有一个前去营救,都眼睁睁地看着这豆蔻年华的少女在水中挣扎……

 据媒体报道:合肥市张老太在菜市场买菜时,一名男子突然冲过来一把拽住她脖子上的金项链,双方纠缠争夺了几分钟。张老太一边拼命争夺一边大喊“救命”,但是众多的围观看客竟无一人挺身而出,最后项链被歹徒抢走。张老太十分伤心,一是因为这是女儿花了一千五百元钱买给自己的贵重礼物;二是觉得那么多的人围观竟无一人帮忙,否则那瘦弱的男子也抢不走她的项链。其实张老太还算是幸运的了,成都市一位老大爷在菜市场发现小偷扒窃自己的钱包之后与窃贼扭斗,围观群众也在一旁看热闹,大庭广众之下,老人被小偷活活打死。

据媒体报道:2006614日上午,四川某闹市区有一名十六岁的少年被歹徒剌杀血流不止,成千上万的行人就没有一个人致电110报警或者120急救,历时两个多小时,少年流尽最后一滴血。遇害者的父母得知情况后痛不欲生,悲愤地向人们哭诉:当时只要有人打个报警或者急救电话,孩子便可以得救。但是,在几乎人人都有手机的路人中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打这个电话。

 “上帝”好象有意要给中国人安排一堂德育课。就在 614某市少年被刺事件发生不久之后的韩国某地铁站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壮阔雄烈的感人活剧:一名自杀者待列车即将进站时突然纵身跳下站台、仰面朝天躺在轨道中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两名青年男子如兔起鹘落、先后飞身而下,动作异常神速地将自杀者抬出轨道,此时进站的列车擦身而过(事见200675中央电视台第二套节目读报“第一时间”)。从播出的录相可以看出,自杀者抱着必死之心,选择了恰当的时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救人者哪怕迟疑一秒钟,或者只跳下一个人,没有第二个人跳下去紧密配合,那么自杀者或者连同救人者都将必死无疑。

现在的人们在别人遇到困难时都视而不见或者围观看热闹,然而当他自己碰上倒霉事的时候又反过来埋怨别人不见义勇为。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局外人——今天发生在别人身上,明天很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也在楼上看你。”在别人遇到困难甚至面临生死危机时,都认为与己无关而袖手旁观,那么当你面临这种情况时当然也就没有人为你排忧解难、见义勇为了。早些年媒体报道过一件这样的事:有一天晚上,一个男人在回家的路上听到一个女子的呼救声,这个男人无动于衷、置若罔闻地回他的家。后来他女儿一身狼籍、披头散发地回到家中向父母哭诉刚才被歹徒强暴。待其将发生的时间和地点一说,那个男人如梦方醒:自己当时听到的呼救声原来就是他女儿发出来的。此时他十分懊悔,假若自己不是事不关己、明哲保身的话……

古人说得好:“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帮助别人,实际上也是帮助自己。不久前北京市有一位女同志在开车上班途中突然心脏病发作,她急忙给市交管局指挥中心打电话报警,但她报错了地点,交通指挥中心的民警、交警以及999急救中心的医生们费尽周折也没有找到患病的女同志。指挥中心的民警和救护医生们心急如焚,最后通过交通直播发动的士司机以及广大市民齐心协力才在短时间内找到并抢救了这名女同志。这位女同志康复后深有体会地说:“以后要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也感激那些救助自己的人。”说实话,在下对她的体会颇有微词:珍惜自己的生命固然不错,但不应该仅此而已。象她这样被众多陌生人满腔热情伸出援助之手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人,应该更深切地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相互帮助是多么珍贵和重要啊!从今以后更要关心和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如果人们都能在别人遇到危难时见义勇为、排忧解难,那么当你遇到危难时自然也会得到别人的帮助。相反,大家都不愿播种,又怎么会有收获?所以,如今的人遇上倒霉事要想得到别人的帮助那是很难得了,惟一的办法就是多烧香、勤拜佛,求救苦救难的观音大士、求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保佑自己不要碰上倒霉事。如果观音、佛祖不保佑,碰上了倒霉事也就只好自认倒霉了。

为什么过了二千多年,“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的处世哲学会有这么多的信仰者、追随者?个中原因实在不便尽言。另外,假若你不愿意信奉杨老先生的处世哲学而去做好人,十有八、九也会遇上麻烦:

电影《雷锋不在的日子》曾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而影片中的情节在我们的生活中亦多次上演:一老人被车撞倒,肇事车飞奔而去,后面的好心人将其送到医院,为他办好住院手续,并通知其家人。等到老人的儿女亲属们来了之后,好心人准备离去,“想走?撞了人就走?不是你撞的?不是你撞的你怎么会将他送到医院?做好事?这年头还有好人吗?雷锋早死啦!”其实,他们并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他们已经私下从老人那里得知了事件的真相,但他们却嘱咐老人一口咬定好心人就是肇事者,为的就是敲他一笔治疗费、护理费、伤残费、营养费、康复费、误工费、保险费……

媒体曾有一篇这样的报道:《不要让英雄流血又流泪》,说的是有一位解放军看见小偷偷窃别人的钱包,挺身而出向前制止,于是一伙小偷围攻这位学雷锋的解放军。当时车厢内一百多名旅客、包括被偷钱包的人,都屏声息气作壁上观。英雄被群贼打得头破血流,后来他在医院接受采访时说:流血我并不怕,我痛心的是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那怕是声援一句?其实,类似事件在我们周围发生得太多了,有的被盗者甚至否定被盗之事,令学雷锋的好人身陷困境、险境;令人民警察难以取证、难以打击罪犯。

你如果做好人,极有可能帮的就是这种人,因而使本来为数不多的好人变得越来越少了;大家都不愿意见义勇为,宽宏大度容忍邪恶,这就使得歹徒越来越猖狂;歹徒越是猖狂,人们就越不敢管闲事,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不过话又说回来,完全怪这些人缺少公德或者说觉悟低下也不对,“法不责众”,当一种事物成为普遍现象之后,便不能简单地责备单个的人,而应该从制度、管理、教育等方面找原因。总而言之:“典守者不得辞其过。”



[[1]] 《论法的精神》

[[2]] 《孟子·滕文公(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