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阅读之城】|《罪孽的报应》:德国的悔罪是日本至今未能取得的政治

(2017-02-22 12:44:00)
标签:

杂谈

阅读之城,它是首都图书馆阅读推广计划,让好书和读者相逢,它就像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大地,滋养万物,孕育文明。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无论拥有多么强大武器,离开“大地”,人类文明的生命之树还能够生存吗?阅读之城,它不是漂浮在天空的念想,它是你我共建的一片未来愿景!

2017年1月11日,首都图书馆发布“2016请读书目”在这个最不缺乏书单的岁末年初,我们坚守在首都图书馆这个公共文化服务平台,仍在坚持好书荐读工作。你还记得自己把票投给了哪本书吗?虽然没有亲临我们的终评会,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荐书理由和专家的推荐是否不谋而合?阅读之城打造的“2016年请读书目”,其背后离不开每个人的支持,小编在此不能一一致谢,我们只有用做更多去感谢你的支持!

所以,我们邀请了图书馆里一群热爱读书的大好青年,每周三、四在首都图书馆微信平台为读者逐一解读这30种“2016年请读书目”,从今日起,“馆员共读”环节也会在微博平台与读者见面。 如果你也恰好在读这本书,那么能和我们互动交流就再好不过了!

《罪孽的报应:德国和日本的战争记忆》

作者:【荷】伊恩·布鲁玛

译者: 倪韬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首都图书馆馆藏信息:

索书号:D093.135.3/7

馆藏地点:B座二层新书刊/B座八层政治、法律文献

作者:伊恩·布鲁玛

伊恩·布鲁玛,生于荷兰海牙,曾于莱登大学攻读中国文学和历史,后专注于研究日本。在东京生活六年,香港生活七年,游历亚洲各地,为包括“”、 “新闻周刊”在内的多家西方报刊撰写关于亚洲的政治和文化评论。曾任教于哈佛、普林斯顿等大学,现为华盛顿特区伍德罗威尔逊研究所和牛津圣安东尼学院的院士。出版的著作有:《面具背后》(1984)、 《罪行的报应:德国和日本对战争的回忆》(1994)、 《传教士和浪荡子:东方和西方的爱与战争》(2000)、《他们为什么恨日本》(2006)等。他的大部分著作聚焦于亚洲文化,特别是20世纪的日本。

历史学家尝言:“过去深入骨髓。”身为世人眼中的“危险民族”,德国和日本如何应对自己不光彩的过去?他们是如何看待和记忆战争的?又如何在历史的罪孽中审视自我?在本书中,布鲁玛精确剖析了德日两国的战争记忆:关于侵略者和受害者身份的争议,关于奥斯维辛、广岛、南京的复杂立场,以及在实现民族“正常化”做法上的巨大差异。通过深入调查和实地走访,作者敏锐地指出:“没有危险的民族,只有危险的情境。”实际的政治安排,往往比所谓的历史规律和民族性格,更能影响一个国家在面对自身历史遗留问题时所采取的态度。

过去深入骨髓,历史从未清零。今天,布鲁玛将带领读者进行一次深刻的人性探究:关于在我们这个世纪,战争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如何在各个方面影响了一个民族的自我认同。


政体重建的差别

政体重建的差别无疑是影响德日战后差别的诸多因素中最重要的一个。战后德国的政体重建很大程度上是德国人自己主导的,德国法学家起草了《德国基本法》,同时德国人也很快摆脱了盟军的军事占领,自己掌管了本国防务。相较之下,日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美国人一手主导了日本的战后重建,炮制了“和平宪法”,剥夺了日本的自卫权,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军事占领至今仍未结束。战后,曾经在纳粹德国时期掌握国家政权的那些政治流氓,随着希特勒的覆灭而被连根拔起,反观日本,除了惩治了几位海陆军将领以外,掌握国家政权的大抵还是战时的同一批官僚和精英,尤其是天皇这顶最大的“神轿”更是完好无损。

国民的政治成熟度

战后的德国积极推行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进入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全国上下一改之前对过去闭口不谈的做法,开展了广泛而积极的宪政讨论,力推“宪政爱国”思想,无论是电视、广播等主流媒体还是学生们的课堂内外教育,对于战争罪行和历史记忆不仅毫不回避,反而采取热烈讨论和直接面对的态度,在思想和文化上都与纳粹时代进行了彻底切割。反观日本社会,“却充斥着沉默的大多数和糊涂的大多数”。选举体制被人操纵,腐朽的保守党派长达四十几年独揽大权,屡次修改历史教科书,抑制左派人士的发声,日本政府希望把国民隔绝在二战的侵略历史之外,人为地制造了国民的政治幼稚,日本虽然成为了经济上的巨人,却沦为了政治上的侏儒。

民族主义的影响

战前德国和日本都充斥着浪漫民族主义思潮,这种虚妄和危险的思想最终酝酿出了纳粹和军国主义政权,将人类拖入了战争的深渊。但是战后,德国选择用宪法来构建自己的国族认同,这是一种自由的爱国主义,它“意味着斩断和过去、和‘文化民族’的联系”,进行文化重塑,让歌德、贝多芬、康德重新成为德国文化的核心。相比之下,日本则表现出了强烈的民族主义恋旧。天皇崇拜者、历史修正主义者和追求日本独特性的浪漫主义者比比皆是,日本人痛恨美国人在战后夺走了他们的认同感、自豪和雄风,甚至愚蠢地认为只有民族主义才能让日本人重新找回丧失的民族身份认同。

“受害者”心理

德国在战后的悔罪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普遍的承认和赞许,奥斯维辛既是德国“民族心理上的一块污点”,同时也成为了拷问每个德国人良心的十字架,对于绝大多数德国人来说奥斯维辛已经“内化于心”,他们渴望悔悟和认罪,用作者采访的一位以色列人迈克尔的话说:“我相信,如果你给德国人做心电图测试,随便谁,老少都行,你会发现,一提到犹太人,对方的肾上腺激素水平就会猛增。”反观日本人的表现,就耐人寻味得多了。日本人消除了自己作为对亚洲其他国家人民“加害者”的记忆,选择了用“受害者”记忆代替,而这份所谓的“受害者”记忆就是广岛和长崎的原爆。至于南京大暑杀,以及二战中日本在其他亚洲邻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用历史学家家永三郎的话说:“不过是战场上人面临生存的终极选择,只有奥斯维辛毒气室和美国投下的原子弹,才是理性暴行的经典案例”


​看到这里,不知道你心中的疑问得到解答了吗,至少小编我觉得还不过瘾,因为书中还有更多精彩的分析和犀利的观点是你绝对不能错过的,所以赶快去书中寻找你自己的答案吧。

最后小编想说的是,战争虽已远去,但记忆从未走远,它时刻提醒着我们历史的沉重与和平的可贵。最后把里夏德·冯·魏茨泽克的话送给那些拒绝反省历史和缺乏正确历史观的人,“任何对过去视而不见的人对现在也一样盲目。不论是谁,只要他拒绝铭记过去的惨无人道,就存在染上新疾的风险。”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首图官方微信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