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明东_
明东_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114
  • 关注人气:9,5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木头枪上的童年记忆

(2014-09-10 09:02:25)
标签:

驳壳枪

双响

木头

三八大盖

老舅

祖父真偏心,从几十里外的县城只给哥哥买了一把玩具冲锋枪,却没有我的份儿。那冲锋枪可真叫绝,一扣扳机“咔咔”直响。
哥哥整天神气活现地挎着玩具冲锋枪在我眼前晃悠,惹得我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他后面嚷嚷着要。祖父也真能应付我。只见他找来一块小木板,用刀子三下两下就削出一支长枪来。我跳着脚就去夺,祖父却不撒手,又找来一条红布条儿往木头枪两端一绑,才把它挎到我的肩上。我高兴得又是蹦啊又是跳,跟在哥哥身后在地上跑来跑去,十分开心。
与很多国人一样,我打小就喜欢枪。别的枪暂不说,我最喜欢的是驳壳枪。祖父当过几天抗联战士,据他说,这种驳壳枪属毛瑟军用手枪,有好几个名字:什么匣子枪了,盒子炮了,快慢机了。不管叫什么名,反正它是一种很标准很典型的军用手枪。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网络,家里也很拮据,不可能再去县城给我买什么玩具枪。好在自己没有白看那些战斗题材影片,不仅记住了电影的英雄人物和故事情节,也记住了那种驳壳枪的模样。我家的下屋里总能找到几块小木板。这些小木板尺寸不大,多是一尺来长、半尺来宽没有大用处的边角料,许是会木工活儿的二舅前几年帮家里做家具剩下的。不管它了,反正这些边角料正适合我削驳壳枪用。放学回家,一做完作业,我就躲在下屋里拿着小刀削起木头枪来。不到几天工夫,一把精巧的驳壳枪就削了出来。为了增加效果,我找来墨汁用刷子把枪体染了好几遍。我一直对《小兵张嘎》里老钟叔给嘎子削的木头枪有意见。那也算枪?连一个精致的造型都没有,还害得嘎子拿着它到处显摆,真是大跌小兵的威风与士气。
父亲是乡里中心小学的少有几名公办教师之一,平素以严肃认真著称。那次,班主任老牛同志给我们“棉(niáo)花、棉(niáo)花”地念课文,我对大白字先生念白字无权评判,只好在下面摆弄起自己的杰作驳壳枪。同桌的女同学好打小报告,很不友好地举手向牛老师揭发了我的违纪行为。驳壳枪被白字先生没收了,我又急又气,下课后趴在墙头上哭了足足得有5分钟。我以为再也见不到自己心爱的驳壳枪了,也做好了被老牛告状后回家挨揍的准备。放学后,我忐忑不安地回到了家,父亲坐在炕沿上正吸旱烟呢,见我回来狠命地瞪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往地中央的八仙桌上看去。哎呀,我那支驳壳枪正安然地躺在八仙桌的上面呢。原来,白字先生老牛同志是个好人那。我暗下决心,今后上他课时一定好好听讲,绝不能再溜号了。父亲严肃地问我:“这木头枪哪儿来的?“是我削的。”我低声下气,不敢正视父亲严厉的目光。没骂,也没打,父亲平静地吸了几口烟后,站起身走到桌前拿起那支驳壳枪,边端详边感叹:“削得还真他妈的像。”
一天,五六儿扛着一支舞台用的道具步枪神气活现地出现在我面前。哎呀,这不是鬼子用的三八大盖吗?我用手去摸,五六儿像触电似的急忙把道具枪移开。我问他从哪里弄来的,他一脸骄傲地说:“我大姑父从县剧团给我要的,还有一把日本指挥刀呢。”我说:“你有小鬼子的指挥刀了,就把这支三八大盖送给我吧,今后再玩游戏我让你当队长,我给你当副队长。”五六儿说:“我才不干呢,我有这把枪当个战士都愿意。”我无计可施,只好说:“要不咱们俩换。”“搁啥换?”五六儿心有所动。“用我的驳壳枪。”说完,我把自己削的那支驳壳枪在他眼前一晃。五六儿看了看我的木头枪,一脸不屑:“你这枪是自己削的,我才不换呢。”说完就扛起枪,五音不全地唱着打鬼子的歌曲走开了。我心不甘,跑到打谷场上想对策。五六儿除了喜欢放双响子外,似乎也没啥喜好了。去年过年时,五六儿曾因偷放家里的双响子被他爹暴揍过。诶,就给他弄个双响子,换那支三八大盖。可不年不节的去哪儿弄双响子啊?我躺在谷堆上一筹莫展。实在不行,我就给他做一个!我眼前顿时一亮。当年民兵都能造地雷,我怎么就不能做双响子呢?想着想着,我得意地笑了。
我从炕柜下面掏出几只双响子空壳,又从灶坑里抓了一把灰,往空壳里塞,直到塞满为止,再用纸团把两头堵上。为了不引起五六儿的怀疑,我将几根火柴头研成面儿,用黄纸搓成了一个药捻子塞进双响子空壳上的捻子眼儿里。这似乎还没完,我又找来一块红纸,量体裁衣往双响子身上裹了一层红装。最终,一只跟真双响子没啥区别的假双响子摆放在眼前,我高兴得就差手舞足蹈了。果然,五六儿一见双响子就瞪大了眼睛。“用你的三八大盖换!”我语气坚定。五六儿用手挠着头,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咬咬牙说:“换就换!”就这样,不到半天时间,三八大盖终于到了我的手中。我乐坏了,扛着三八大盖到处炫耀,也像五六儿一样还时不时地唱起了歌儿。可好景不长,等晚上回家却见五六儿的爹坐在我家炕沿儿上,一旁站着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五六儿。见我回来,父亲一把就将我拽了过去,不由分说就是一巴掌:“好你个滑蛋,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拿假炮仗骗人家。”我哭了起来,五六儿也跟着我一起大哭起来。就这样,三八大盖得而复失。这事儿以后,我和五六儿好长时间没说话。
假枪再好也是假的。那年我去姥姥家,一进屋就被墙上的半自动步枪深深地吸引住了。原来,老舅是村里的民兵班长,钢枪虽然不多,但民兵班长的枪万万不能是木头枪啊。年轻的老舅形象还说得过去,浑身上下一身米黄色粗布装,外加这钢枪,显得很威武。我满心欢喜地抚摸着半自动,陶醉不已。这可比五六儿的那支道具枪过瘾得多了。老舅见我痴迷的样子,就把半自动步枪从墙上摘了下来,在双手接过半自动的一刹那,我欣喜如狂,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我一比,自己的个儿头刚好和半自动一边高。老舅不让我拿枪到外面去,我只好蹲在炕上,端着半自动来回变换姿势练习射击。正得意忘形时,姥爷从外面走了进来,见我端着枪正在瞄准呢,吓得连手中的小篮子都掉在了地上。姥爷一把将半自动夺了过去,指着我和老舅就是一顿骂。老舅不知所措,我则“哇哇”大哭。稍许,老舅开始解释:“没事的,枪里没子弹,就让他玩玩吧。”“什么玩玩,那是枪,不是皮球。”姥爷气得胡子直颤。
真枪玩不成,那就还玩假枪吧。老舅的儿子和我年纪相仿,手中有一把金属玩具撸子,我爱不释手,每天都抢着玩耍。待到回家那天,趁大人都不注意,我就将那把撸子偷偷揣回了家。我很是得意,也很过瘾,为自己终于有一把金属玩具枪而开心。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姥爷从八里外赶来,硬是将那把玩具撸子要了回去。在姥爷心中,亲孙子和外孙子还是有区别的。姥爷80岁那年,我和他提及此事,他竟然说:“哪有这事儿。你要是喜欢手枪,我当时会给你买的。”看看,人家老了是老了,可心里一点儿都不糊涂。
喜欢木头枪,家里的小木板很快就被我削完了。祖父磨叨、父亲瞪眼都是小事儿,我总不能冒着挨揍的危险把家里所有的木板都霍霍光吧。我跑到生产队里去踅摸。最终,生产队里的牛槽子遭殃了。没几天,队长老海叔就来告状:“你家老二胆子够大的,好好的一个牛槽子,三下五除二就给破坏了。这在前几年不弄个破坏分子才怪呢。”祖父有些不爱听,淡淡地说:“一个孩子懂个屁,值得你胡说八道?不就是一块破木头板子吗?明天我给你补上!”第二天,祖父真的就找了一块木板,去生产队将那破损的牛槽子修补上了。
1982年春,全家迁往大兴安岭。祖父抚摸我的头说:“这回你想削木头枪就随便削吧,有的是木头供你削。”可我长大了,英语单词已经把我弄得苦不堪言了,哪有闲心再削什么木头枪啊。


                                                                       2014年8月16日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