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伊斯兰堡受宠若惊,他乡又遇知音

(2008-04-17 07:41:53)
标签:

杂谈

 
   离开马斯喀特的时候,天气很好——沙尘暴,好就好沙尘暴挡住了太阳,让在沙漠边上的马斯喀特一点都不热。飞机能降落在巴基斯坦的伊斯兰堡机场,广播中传来空中乘务员的声音,气温12摄氏度,怀疑听错了的同时,赶紧穿上长袖的衣服,从马斯喀特出发的时候还特意看了天气预报,预报说伊斯兰堡32度,下了飞机才知道这里不仅温差大而且阴晴不定,飞机降落之前刚刚下了一场冰雹。
    传递在巴基斯坦国家综合体育中心进行,这里有一个体育场、一个体育馆、一个游泳池还有些附属建筑。起跑就在体育馆门前,然后沿着体育场外场转两圈,跑回体育馆进行结束庆典。短短不到3公里竟然有65个火炬手。真是难为他们了,每个人都要作出跑的姿势而且不能跑得太快——只能踮了,比跑还累!(如图:在体育场前)
伊斯兰堡受宠若惊,他乡又遇知音
    火炬手中有很多曲棍球、壁球选手,中国人一般都不太熟悉。碰巧我们认识了会说两句中文的那维德·阿拉姆,他是巴基斯坦曲棍球队的教练,曾经在02-05年执教过中国的甘肃队,并且率队获得过05年南京全运会的冠军。如果说巴基斯坦人对中国人都很好的话,阿拉姆就干脆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他嘴里最熟的汉语就是“防守”“快!”“注意!”“学习!”他很像金昶伯,就是比金指导和蔼可亲,采访完他就说“一会儿,你到我房子,喝酒!”由此看出他当年在中国至少和队员们都成了酒肉朋友。他能听懂的汉语比会说的多得多,我们记者之间的讨论内容它基本上都能了然于胸。和他在巴基斯坦传统的花车前合了个影,他介绍说这种车装饰起来很便宜,但是就是讲不清楚怎么装饰。(如图:和那维德·阿拉姆)
伊斯兰堡受宠若惊,他乡又遇知音
     钻进花车的驾驶室,更加精细、美丽,不过就是汽车本身简陋了一点,相当于中国的农用车,这就是巴基斯坦人平时使用的交通工具,而且不是每一辆都那么精致。话又说回来,谁买了一辆新宝马、奔驰什么的舍得这么装饰,可不就装饰点破车呗。(如图:在花车驾驶室)
伊斯兰堡受宠若惊,他乡又遇知音
     巴基斯坦人对我们十分热情,来观看火炬接力的学生们都会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在进场、采访、拍摄等方面中国人好像拥有特权一般。对我们巴基斯坦人总是喜欢说“ok”“ no problem”。巴基斯坦的军人总统穆沙拉夫和文官总理同时全程参加火炬传递据说在巴基斯坦从来没有过。
    这样一个小插曲:在出发庆典上,穆沙拉夫总统从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蒋效愚处得到了燃烧的火炬,并高举展示。这时本应交给第一棒火炬手开始起跑,但是第一位火炬手巴基斯坦的一位壁球运动员迟迟没有被引领到主席台,穆沙拉夫总统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举着火炬“展示”了一分钟之多,有点自由女神的感觉,不免让台下观众对这位严肃的军人总统对以会心的笑容。
     晚间,体育场内的盛大庆典结束,礼花升空,伊斯兰堡传递成了火炬传递10个城市以来最令人兴奋的一天。尽管来之前我们被告知,这里去年一年有600多起爆炸事件,要多加小心,但是到了晚上这种担心一扫而光,因为对中国人来说不论眼前的巴基斯坦人属于哪个地区、哪个民族、哪个政党、持有什么政见,都是我们的兄弟。
     17日凌晨,经过短暂的飞行,我们从伊斯兰堡抵达印度新德里。达赖就在印度的达兰萨拉流亡,而且这里是藏独的老巢,和巴黎、伦敦遇到的大多数受蒙蔽的西方民众相比,这里的藏独是有明显暴力倾向的核心骨干。明天的传递从总统府出发到印度门,已经比曾经规划的缩短了不少。从机场到酒店的路上,军警林立,道路封锁,据说我们来之前使馆受到了捣乱分子的冲击。不过来到酒店我们团队成员得到了印度方面准备的花环,夜幕下的新德里十分宁静,不知道明天是否能像今天夜里那样祥和、平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