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科幻
新科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277
  • 关注人气:1,7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2期抢先看

(2013-12-04 14:48:00)
标签:

抢先看

分类: 新刊上市

                                昆仑         刘洋

    昆仑山下,有一个近万人的大村寨。寨子的中央,是村里的先祖祠堂。一个穿着褐色麻衣的白须老人,正在祠堂前闭目跪伏,低声默念着:“墨家师祖和三位师叔在上,徒孙无能,秦军追逼,致使我墨家分崩离析。现徒孙自领一脉,已于昆仑山下隐没一年有余。唉,几年动荡,不想天下已尽入秦之口也。我辈唯有暂避其锋芒,待日后寻得时机,再光复我派。必不使我墨家道义断绝……”突然间,他抬起头来,望着窗外,大声喝道,“谁?!”
  “嘿嘿,巨子大人,是我啊。”一个少年嬉笑着从窗外站起来。
  “田襄子,墨规有训,门徒非祭祀不能擅入祠堂,你可记得?”老人冷冷地训斥道。
  “我现在没入啊!”田襄子一副惊诧的样子,“难道窗外也站不得吗?子曰:罪,犯禁也。不在禁,虽害无罪。我现在应该没犯禁吧?”
  老人板着脸看着田襄子,后者也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半晌,老头终于憋不住笑道:“你个小贼,进来吧!”
  “这可是巨子大人您叫我进来的啊。”田襄子大步迈入,随手拉过一个草垫坐了下来。
  突然间,一阵闷响从地下传来,祠堂晃动了几下,从房梁上簌簌地掉落了几丝灰尘。巨子孟胜望向窗外,皱着眉头问道:“今天是近月日,你不在家里老实待着,跑这里来干什么?”
  “正想和大人讨论这个呢。”
  “讨论什么?”
  “近月日啊!”田襄子顿了顿,说道,“大人昨天说过天道,可是大人难道不觉得,今天将要发生的事,与天道有违吗?”
    第一声轰响的余音尚且未绝,就在此时,又有隆隆之声陆续传来。这时,村民们都已关门闭户,进入了自家的地窖里,静静地等待着。风渐起,不知从哪里吹来的风,呼啸而过,发出尖利刺耳的声音。天空中,一轮大如冠盖的月亮正从远处缓缓移来。它几乎占据了半个天空,一眼望去,其宏伟之势不禁让人心生震怖。
  祠堂内的两人也默然地望着天空,同时不自觉地靠在了身边的屋梁上。一群乌鸦惊叫着从林中窜起,往远方飞去。
  来了,那个时刻就要来了。
   ……

                             人鱼之歌         牧逸
    海洋的深处是永恒的黑暗,只有分布在各地的避难所如通天的巨塔一般静静地伫立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在海底散发出幽幽的微光。头顶是遥不可及的海面,在那之上则是永不停息的风暴。
  海床上是无数生满海藻的古代文明的残骸,仿佛在用它们沙哑的喉咙诉说着过往的辉煌,偶尔有一些小鱼以及幽灵般庞大的身影穿梭其间,也有幽蓝的光点如雪花般飘散在四周,要是运气好还能看到美丽的人鱼。
  一行猎人缓慢地行走在柔软的海床上,他们穿着庞大的铁质潜水服,样子丑陋又行动不便,但却像铠甲一样保护着内部的猎人,走在前方的人手中提着一些器械,而落在后面的几人则拉着一个巨大的托板,里面是大大小小的鱼类。他们头盔上的照明灯发出朦胧的黄光,在海底打出一个个光斑,惊得深海的生灵四散奔逃。
  “托尼,你换好了?那就走吧。”有人拍拍托里的肩膀,他回过头,发现是老亨利。老亨利是一名老练的猎人,尽管短发已微微发白,但身体依然强壮。
  “在看什么呢?那么出神。快走吧,下一队人马上就要回来了。”
  “没什么。”托里笑了笑,又看了一眼窗外——那队猎人更近了,远处的避难所依然微微发光,而头顶的漆黑中则透出一点光芒。他转身勾住老亨利的肩膀,“走,我请你喝酒去,难得今天打到了大猎物,酒的配额肯定要高上不少。”
  他们一边往外走,一边与换下潜水服的队友们打着招呼。每到这时,他们才可以歇一口气,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次狩猎猎人会不会变成猎物。猎人们大声地说笑,为一个荤段子乐不可支,为争论哪个女性最漂亮而唾沫飞溅,也为下一次角斗押谁的注而争论不休。
  “听说离我们不远的一座城市倒了。”他们穿过吵闹的人群,老亨利突然悄悄对托里说。
  “怎么回事?这个月已经有两座城毁了。”
  “据说是机械故障,进水了。不过只死了几个人,别的人都被人鱼救了出来。最近应该会加大检修的力度。”老亨利满脸唏嘘,从外套里摸出一个烟斗,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烟丝塞进烟斗,用火柴点燃,满足地吸了一口。“你别担心,既然你通过了审判,那就不会再把你赶走。”老亨利咂巴着嘴,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他看着托里,拍拍他的肩,“最近会有很多难民,不过我还真希望再来几个像你这样的猎人。”
  “那些住在上面的……”托里冷哼一声,嘴里小声嘀咕着。他们来到休息室的吧台前,要了两杯烈酒,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下。他们的一边是栏杆,透过栏杆可以看到下面正有人在清点他们的猎物。
  ……
                             记忆的负担         海客

    古俊沿着这条狭窄逼仄的巷子越走越深。他心中的疑心也越来越重,简直快要超过之前的愤怒:那个喷子给自己的肯定是个假地址。
    再把整个事情仔细想了想,古俊不由得都暗笑自己是真傻:那种会在网上无端造谣、指责别人抄袭的喷子,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地址轻易地说出来,还主动约古俊去找他呢?更不用说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那个地方还恰好就在古俊住的这个城市。
    最让古俊想不通的是,喷子怎么会放着那么多的成名写手不喷,却找上了自己这么一个刚刚开始写小说的新手,更何况自己写的还是冷门的科幻小说。这简直就像是弗利萨放着悟空和贝吉塔不管,专门跑到地球上来打死乐平一样荒谬。想到这儿,古俊心里竟然有了一丝受宠若惊的奇妙感觉。
    这么随便想着,古俊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巷子的尽头。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地方竟然真的像那个喷子说的,是一个书。甚至就连那个书店的样子都和他告诉古俊的一模一样:一间不知道已经有几十年历史了的靠街的红砖民房,房顶上搭着破破烂烂的石棉瓦,一侧的墙上还写着“拆”字。唯一能说明这是间书店的,就是那扇虚掩的木头门板上用粉笔写着的“书店”两个字。
     古俊耸了耸肩,推门走了进去——反正也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书店里的景象吓了古俊一跳。
     整个书店里边几乎没有什么空地,一排又一排的书架几乎挨到了房顶,书架之间的过道窄得只能让人勉强侧身通过。每个书架上都摞满了书,压得书架摇摇欲坠。古俊似乎都听到了时不时发出的嘎吱作响的声音。
  作为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古俊随手从离他最近的书架上抽了一本书。让古俊没想到的是,那竟然是一本197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内参版的《日本沉没》,那朴素的白色纸质封面,还有右上角括号里的“供内部参考”五个大字,以及小说正文前后的那两篇极具时代特点的书评:《伟大的日本人民永远沉没不了!——评反动小说<日本沉没>》和《世界末日思想和军国主义——评小松左京<日本沉没>》,都和古俊听说过的一模一样。
   ……
                    暗影降临     乔治·安东尼(美)  李 佳译
    埃德蒙在他胸膛被长枪刺穿前的最后一刻,看到的是对手头盔面罩后那对双眸。他本该凝神于枪尖,并在两骑交会时将对手挑于马下,但是比起比赛的结果,他总是对决斗的相关技术更感兴趣。是什么因素让决斗者获胜?敏捷的反应?无畏的精神?过人的专注能力?
    几秒钟后,阿瑟站在埃德蒙面前,冲他咧嘴笑着。
    “你一点都没长进啊,”他说,“已经连续八次输给我了。”
    “你真厉害!”埃德蒙粗声说道,晃着自己的脑袋。他觉得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巨大的精神刺激给他的身体也带来了疼痛感。他挣扎着坐了起来,把头盔撇在一旁。
    “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他问。
    “很简单,”阿瑟回答,“你心有旁骛,或者说,你心中害怕。请原谅我说得这么直接。”
    “难道你不怕吗?”埃德蒙问道。
    “为什么我要害怕?”阿瑟答道,“这只是个模拟罢了。”
    这一点,就是埃德蒙所看到的问题。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身处绝无危险的模拟中时,谁能真正体会到真实决斗中的一切细微之处呢?你得把模拟程序写得让参与者感觉一切都是真实的,而这便需要把参与者脑中那“自己只是身处模拟环境”的意识给完全抹去。
    埃德蒙是一名心理历史学家,他已在以往的工作中多次注意到这个问题。当他在研究中世纪瘟疫横行时,志愿参与模拟的人们在中世纪模拟环境中扮演了贵族、城镇居民、僧侣和农民。他使用了计算能力强大的设备,使那次的模拟环境细致复杂、逼真可信。其中,他随机挑选了部分角色被程序模拟成感染了鼠疫杆菌,所有被感染者都会身亡。
    ……


              永久药效     约翰·克里尔(美)  庞启帆译
    艾伦·奥斯汀深吸一口气,走进了那个昏暗的楼道。借着微弱的灯光,他找到了那个门牌号。
  按照提供信息的人所说的,他轻轻地推开了门。房子很小,房内几乎没什么家具,除了一张桌子,一把摇椅,还有一把普通的椅子。四面墙壁都已经发黄,摇椅后的那面墙壁上搁着两个架子,架子上摆着十几个瓶瓶罐罐。摇椅上坐着一位老人,正在看报纸。艾伦咳嗽了一声,然后把别人给他的那张纸片递给老人。
  老人看了一眼纸片,微笑着说:“你好,奥斯汀先生,很高兴认识你。请坐。”
  艾伦坐在那张普通的椅子上,小心地问道:“是真的吗?你真的有那种药?嗯——我是说那种具有神奇功效的药。”
  老人笑了笑,答道:“奥斯汀先生,我这儿的货虽然不多,但品种可不少。而且,这儿的货,他们的药效没有一样是普通的。”
  艾伦瞪大眼睛看着老人。
  “像这一瓶,”老人站起来,从架子上拿下一瓶药水,说,“这瓶药水没有颜色,也几乎没什么味道,掺在咖啡、葡萄酒或者其他饮料中很难被发觉。就算最顶尖的法医也很难发现。”
  “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一瓶毒药!”艾伦惊恐道。
  老人漠然一笑,说:“你要是愿意,可以称它为手套清除剂。也许它可以清洗手套,不过我没试过。或者你也可以叫它生命清洗剂。生命有时需要清除,人类才能得以净化,不是吗?”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10期上市
后一篇:科幻日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10期上市
    后一篇 >科幻日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