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科幻
新科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223
  • 关注人气:1,7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7期抢先看

(2013-06-24 15:41:35)
标签:

7期

抢先看

分类: 新刊上市

  再见黄鹤楼      

    江南的四月,草长莺飞,春红若锦。刘宋都城建康之内,一切都看上去平静而妥当。

只是祖冲之的心里现在却已莫名地乱作了一团。自从一早接到皇王圣旨,他便不自觉感到似乎渐渐被某种诡异的气场所包围。

    旨意上称楚地现惊天异象月余前一星稀之日,忽有一灿若星辰之物从长江之内升腾而起,始其行甚缓,顷刻又疾驰如飞骋入天际,瞬息后嵌于紫微垣中央不动后每日俱现于此天域,与周遭星辰无异。上命华林学省速详查之,并且,指名道姓要擅长天文与数术的祖冲之负责此事。

    说起来,新星之事还算偶尔有之,但这种星辰从地面飞至天宇之上的奇闻,祖冲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而且,这绝非是什么空穴来风的市井传闻,而是言之凿凿的实事,据称当日目击此异星升天者甚众,并且,最关键的是,一个月前,华林学省司天象的官员就已经在都城建康观测到,紫微垣的中央,的确多了这么一颗来历不明的星星。

思量再三,祖冲之觉得查阅典籍和凭空猜想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于是决定亲自率人先去事发地点探个究竟再从长计议。

    夏口在荆、江之中,正对沔口,通接雍、梁,建康至夏口,大约是一千里的距离,快马加鞭,大概也要走上十日。

    提到夏口,祖冲之便不自觉的想到了自己的故交——荀瓌。

    他不禁感慨,若是荀瓌在的话,也许他连现场都不用去,就会用那独特的推演方式轻易把这听起来匪夷所思的谜题轻易解开。

时至今日,那个身形单薄的俊朗少年依旧是祖冲之心里最佩服的一个人。

 

 

如烟    周颖勤

……

蝉鸣竟都不见了!

两个时辰之前,就连来往的马蹄声都无法将聒噪盖过。而现在,那声音却毫无缘由地停止了。霎时间,存中被不安和疑虑笼罩起来。可他甫一睁开双眼,窗子便猛地合上了。

撑杆掉落的声音随即传了过来。他受了极大惊吓,身子开始瑟瑟发抖。即使闭着双眼,存中也能感到屋内正在慢慢变得昏暗。约摸过了一刻,他才敢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察探着房间的变化。

朦胧的月光透过窗上的小孔,扫在对面的墙上。树梢的倒影安稳地驻在上面,纹丝不动。他大着胆子探出头来,确定四周确实没有动静了,才长吐一口气,松了松紧绷的肢体。

但眨眼的功夫,月光便陡然亮了起来,直刺双眼。枝杈的阴影逐渐变得清晰,却又缓缓向一侧移去。一阵寒气向他袭来,空气仿佛也震动着,不停冲击着他的脑袋。

可转瞬间,时光又似是停滞了。一个倩影透过窗棂,俏皮地背着双手,立在那面斑驳的墙上,轻轻地跳跃着。那倒影是如此清晰,连头上玉簪和霓裳水袖都像是在轻盈地笑着。

他竟看得呆住了。

……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吴霜

……窗外雷声滚滚,静子坐在家中的电脑前。

是小泽送自己回来的吧。她恍恍惚惚,头痛欲裂。

手边,那幅画被防水袋细心层层裹住。她想打电话问问小泽信的内容,却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慌,全身软软的没有半点力气。

屏幕闪着幽幽的光。一张又一张色彩绚丽的分形图片划过,数字之美,色彩之美,流动和谐又变幻无穷的韵律。平时的她,肯定会着迷。

而此刻,她只觉得这些图形分外妖艳诡异。“分形”两个字撞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一阵狂风猛地拍开窗户,携着雨点砸进来,画纸“哗啦啦”扬起来,扑得满屋都是。

好冷。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来,单薄的秋衣被雨水黏在身上。她发起抖来,带着青春期少女尴尬的单薄。恍惚中,她忘了换衣服,也忘了洗澡取暖。

    从窗口,小小的一角,望得见静子读过的小学。假期里,仍传来一早一晚的铃声。仿佛从童年的时光隧道流淌出来。叮叮咚咚,敲打下生命的断章。

  时间,怪异的时间,无尽的时间。在彼此的时间中,遇到生命的过客。

  站在窗前,微微颤抖的静子被时光的无尽与生命的无常所震撼,第一次深深体悟了日本文学物哀之美的精髓。

  ……

 555        罗伯特·里德(美)     耿辉 

     

……我是一个外表光鲜、令人愉悦的灵魂,也是一个渺小的灵魂,在日常的生活中几乎听不到我平静的声音。作为一个存在,作为一个可靠的特征,我被放置在这个格外复杂的场景中,扮演一个平庸的角色。我绝不会在典雅的官邸受到款待,也不会参与到广阔的乡村俱乐部中去,进入这个世界的议员们永不休止地进行主权战争的金色塔楼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我是忠诚的象征。对于我的女主人——伟大的克劳迪娅——而言,我是那个沉寂但又极其忠实的助理。她给我下达命令,然后我说“是的,女士。”伴随着干脆的点头和愉快的微笑我对她说“这就去办,女士。”通常她交给我的工作都是易于完成的小事情:需要拨打的电话或者是需要签署的文件。但是我的主要目的——我的指导性任务——是坐在窄小的办公桌后面,用我永不枯竭的热情使另外的那个世界相信,在我们这个永无宁日的世界里,克劳迪娅总是能够依靠渺小的我。

我坐在自己狭窄的办公室里。我还有一套自己的公寓,可是大部分时间,我坐在位于克劳迪娅的豪华办公室旁边的小屋里。必要的话,我可以表现相当繁忙。我的手指飞扬,屏幕上色彩闪动我可以拿起笔用复杂的符号填满一张黄色的便笺假如电话响起,我会把听筒举到耳旁,然后一边饶有兴致地点头,一边同另一端的静默交谈“我会去做的。谢谢您,先生,女士。”通常,我只是坐在那里,等待着下一个表现的机会。

 

……

  

穿越时空的垃圾车    迈克尔·格林赫特 (美)  方陵生 

安迪曾写过一些没什么科学依据的被人家称为伪科学的文章,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他成为一个失了业的工程师,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如今他开上了驶向未来的垃圾列车,成了这个伟大事业的领航员。至于我呢,就在这辆穿越时空的列车里干着装卸垃圾的活儿,不过我并不觉得我生来就是干这个的,我也不想假装说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工作,去他的!我甚至根本就不去做什么梦。

“系统就绪”安迪对着车窗外大声叫了一声。他用力拉下了刹车,汽笛声同时响起,列车在即将到达铁轨尽头之前停了下来。铁轨左边曾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填埋场,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巨坑。所有的垃圾都被运往了未来,有多远的未来,就运到多远。

我从后车厢一侧跳了下来,等着安迪从车里出来。尽管大部分的垃圾都已被运走,停车场里仍然散发着一股臭鱼烂虾的气味。令我纳闷的是,曾经在这个空旷垃圾场里整天游荡的那个叫杰克的流浪汉,他怎么就能忍受得了这个味儿?我还记得他那个样儿,嘴里流着哈喇子,呆呆地看着人们向他的行乞的杯子里不时地扔进一两个零钱。

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无聊地踢着脚下的铁轨,“闷在里面很好玩吗,安迪你个傻小子?”

“职所在,我可不是在玩儿。”这是他的回答。

“说得没错,傻的是我。”从车窗看进去,只见安迪按下了一个闪亮着的绿色按纽,然后从控制室出来,关上身后的车门,转过身来,习惯性地舔了舔嘴唇。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7期上市
后一篇:8期火热上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7期上市
    后一篇 >8期火热上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