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科幻
新科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347
  • 关注人气:1,7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6期抢先看

(2013-05-27 09:49:39)
标签:

6期

抢先看

分类: 新刊上市

  我的外骨骼,诺基    杨贵福

我从小生活在金厂镇,在一个半废弃的小行星上。金厂镇并不出产黄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当地人把所有金属都称做“金”。当初发现矿脉,附近几个星系的人都向金厂镇迁,顶峰的时候达到过30万人口。不过,我出生的时候富矿基本被采光了,居民外迁,人口锐减。没走成的人里,主要成份除了官员、士兵、恐怖分子,就剩下两类人,土里刨食的人和土里刨食的人。这是个笑话,你们外地人不能理解。前一种土里刨食的人是农民,虽然暖棚的成本很高,不过本地生产的作物还是比其他行星运来的要便宜;另一种土里刨食的人就是我父母这样的,以挖矿为生。

  士兵和恐怖分子也很难区分。一个原因是他们的铠甲看起来都差不多,全都很酷,穿上以后力大无穷,行动如飞。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还经常互换身份。当时泛银河系刚刚接触河外文明,它们一个比一个强,而且都想要侵略人类。各种外星人团结一致,很快把人类打得分裂成两派,其中一派认为应该学习先进文明,融入河外星系;另一派认为应该保持自己的特色,奋战到底。所以,后来的战争主要是在人类和人类之间展开的,跟外星人关系不大。这两派争夺所有可能得到的资源,当然也包括金厂镇的矿,所以他们交替在这里进进出出。占优势的一方,我们称为士兵;占劣势的一方,被士兵称为恐怖分子。前面我说了,其实他们穿上铠甲看起来都差不多。

……

 

化生    曹白宇

母亲的葬礼在琥珀月升起时举行。

按照通常的说法,琥珀月代表了死亡和幻象,翡翠月则意味着新生和希望。两个月亮使大海的潮汐极不规律,只有经验最丰富的渔民和天葬师才能完全掌握潮起潮落的秘密。

  苏三住在河的上游,曾在梦中看到过大海平静的起伏。红色的海浪冲上沙滩,留下一串吵闹的泡沫。从未见过海的苏三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得来这些关于海的印象,他甚至从那些白色的海沫联想到一种人身鱼尾的美丽形象。也许是村里的巫师大角哥在苏三还小的时候讲过一些关于海的故事,这些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归置于苏三记忆的底层。

  在成为巫师之前,大角哥是一个旅行商人,来往于村落之间,替不同地域的村民互通有无。那时的大角哥安静而严肃,若非必要绝不开口,偶尔会讲一些关于巫师的故事。这样沉默的商人竟没有把本钱赔光,也算一个小小的奇迹。

……

 

 

 

四维界蒙难记      海 野十三(日)   李日月

……

   

这天下午,初中二年级学生三田道夫放学回家,走到自家附近时,感觉到一种异乎寻常的气氛。

缀满绿叶的樱树矗立在铺有白色小石子的马路边,两侧的墙壁延伸到远处。平时住宅区内的马路上看不到几个人影,静谧得很,但今天与往常不同,几乎满城的人都来到了街上,山墙的阴凉处和胡同的转弯处也站满了人。有穿西服的,也有穿和服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盯着道夫。

    有两辆不怎么漂亮的汽车停在道夫家门前,不,那不是道夫家门前,好像是邻居木见家门前。当看见警官的身影时,道夫顿时想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人患上传染病了?还是发生火灾了?不对,不可能是火灾。因为消防队的救火车没有来,地上也没有被弄得到处是水嘛!

要么就是发生了盗窃事件,不过……”

如果强盗袭击木见家的话,深更半夜应该能听到动静的。就算强盗一直等到天亮,但到道夫清早上学时,现场也肯定早就被邻里发现而传得沸沸扬扬了;然而清早他没发现任何异常。那么究竟出了什么事?道夫来到通向自己家厨房的后院门,开门走进庭院。

他快步穿过庭院的树丛进入旁门。他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到外面去了,偏偏自己家没有一个人出去,一种异样的感觉朝他袭来,一颗心扑通扑通激跳起来。

  ……

 壳之深处            维拉·卡夫坦(美)  猫 猫          

  

……

我醒来。视线里闪出夜晚的星空,全部都是陌生的星座。我在坠落,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坠落了多长时间、坠落了多高。我不知道自己在哪儿,除了明白自己还身处那全副武装的壳内。

我的爪里——不,是我壳的爪里——抓着肉和肌腱。有什么东西如同受伤的大象般吼叫。天啊——这是真的。我正在聆听和观察的是外面的世界,而不仅仅只是自己的幻觉。

我转转脑袋。TMD到底怎么回事。我正抓着一个血淋淋、痛苦扭动着的动物。那东西看着就像是条装有二吨重面粉的麻袋。在我醒来前我的壳一定是挖出了这个动物的眼球——它的眼窝现在如同去核的樱桃。这个瞎了的外星生物不可能给我造成致命伤害,所以我猜我的壳并不担心我。

在我下方,是另一个壳。爪子也卡进这个动物体内,就像我那个壳一样。还有其他人参与了这场战斗。两个壳和一具垂死的尸体,一起穿过含硫的薄雾坠落进一片死寂的大海。如此强烈的情感我的壳是不可能瞒过我的,所以他才急于完全麻醉我。

那时我明白自己的壳正在坠入爱河。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6期上市
后一篇:7期上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6期上市
    后一篇 >7期上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