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科幻
新科幻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223
  • 关注人气:1,7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5期抢先看

(2013-04-23 10:31:57)
标签:

5期抢先看

分类: 新刊上市

 

                                 马太帝国      时怜空

  ……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生来就是为少数人垫脚的。”
  我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肖生的时候他这么说。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一丝戏谑的笑意,语气则饱含某种玩世不恭的意味。
  “这就是现在的社会,如果你不能改变它,那就只好适应它。”他说着礼貌地为我打开了面前带有怀旧意味的铁门,“我叫肖生,代表所有的同事欢迎你,我确定你不会喜欢你的工作,但如我所说,这就是真实的社会。”
  当我从人造太阳发出的耀眼光芒里勉强抬起眼睛,才发现自己真的站在了这里——亚洲大陆最顶级的培基,微阳。
  空气干净,河水干净,如果需要,十个人造太阳可以不分昼夜地将一切点亮。这也是这里所有的草地都绿得格外盎然的原因。
  “我叫浅尾舞,您好!”我微笑,伸出一只手。
  肖生也伸出一只手来,我在他的手心里捏了捏。
  “希望你成功,小姑娘。”结束握手后肖生说。
  “谢谢您……不过,我的原始身体的年龄已经三十七岁,早就不是小姑娘了。”
  听到这个回答,他先是微微愣了愣,接着便在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来。
  尽管这笑容很谨慎,但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它是真正的笑容,而不是掩饰心情的一种方式。
  “说起来,我的原始年龄好像是五十二岁了,所以小姑娘,我依然希望你可以成功。”
    ……

 

                               关于生命       应厚非

    沉默,持续的沉默,这就是编号9527最郁闷的地方,如果自己不说话,这沉默几乎可以持续一万年,想要吵架的意图得来的不过是根本找不到对手的可悲发现!
  忽然,一百年头一遭,飞船9527显示屏上出现了不一样的画面。这是一个优雅、高贵的先生影像,是的,这位先生衣着得体,气质雍容,如果全息录像中权贵阶层需要找一个具象化的代言人、一个可以最完美反映人类权贵阶层是什么和如何做权贵阶层的人,那么屏幕前这个人就是完美的典范。
  “不毛之地的工作者编号9527,吾将往汝处访问,不必受宠若惊,此次访问并非官方正式访问,因而所有官方文本都不会记录此次访问的任何细节,更勿论那些宇宙全息媒体报道了。汝需做之事只有一件:等待吾的到来。”
  全息图像转瞬即逝,编号9527几乎没有回过神来,也没来得及有什么像样点的反馈,比如,是的,先生;是的,大人;或者我一定竭诚为您提供服务;相信您的行星编号9527之旅会给您带来终身美好的回忆等等。
  编号9527只是呆呆地对着显示屏,傻子一样目光发直。一次匿名的访问?对边远星系建成遥遥无期的行星和一百年来籍籍无名的工人的匿名访问?如果刚才自己不是听错的话,那个人确实提到了访问两字。

 

 

                         穿云飘雨     杰森·桑福德(美)  耿 辉 译
    ……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根据气象史,我知道星球不该是这样。星球有坚固的金属岩石外壳和在火热中熔融的核心。星球的世界还存在循环往复,创造、毁灭、生长、衰败。你喝的水是千年以前一个女人的排泄物,她的身体成了你的食物生长的土壤,她的骨骼成了你建造房屋的黏土。
  我们的世界却不是这样。
  随着新的泥巴不断向下挤压旧的泥巴,所有的一切都沉入我们这个星球的中心。这里没有河流,没有海洋,只有陆地,像雨一样频繁落下的有机物和其他物质形成了这一切。我们的天空阴霾不断。向上望去,你可以看见在高处经过的小型鲭鱼飞船形成的银色光点,星罗棋布的大型飞船在低空飘拂而过,带来了最最极端的天气。所有的飞船都为我们的星球提供一些物质。氧气和二氧化碳,金属雹和有机物微粒,以雨水、蒸汽或冰的形式落下来的水。我们的星球表面每天都充斥着上千艘飞船,在离开这里、奔赴更广阔的宇宙之前,每一艘飞船都会给我们送来一些物质。
  我们醒来所做的头一件事就是打扫一整夜落下来的泥土。不过最后,随着我们四周的陆地不断抬升,仅仅打扫是不管用的。所以我们把房子建得越来越高,墙壁比祖父母的高出十米,祖先的屋顶也成了我们的地板。
  我们天天向上,却从没有高出很多。

    ……

 

                 阿努比斯病毒         加里·库巴(美)  方陵生 译

    博比·利文斯顿蜷缩在发出阵阵霉味的壁橱里,紧紧搂着趴在他膝盖上的金毛猎犬普克的脑袋,努力让它安静下来,可男孩自己却几乎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的身体不住地颤抖着,表明他正处于极度的恐惧和愤怒之中。
  他家里来了几个政府工作人员,躲在这个狭小的藏身处,他听到了母亲尖锐的抗议声,以及工作人员宣读官方法律条文的电子放大声音。
  他在脑海里描绘着这些人的样子:脸上戴着防毒面具,整个脸都被覆盖在里面,双手戴着黑色氯丁橡胶手套,脚穿塑胶靴子,手腕或袖口上还缠着一个生物危害检测器……
  来杀狗的人!
  他暗暗祈祷普克能继续保持安静,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好了。普克发出压抑的呜咽声,抬起头来舔舔博比的脸颊,重新将脑袋伏在了他的膝上,它的胸口急促地颤抖了一下,之后就安静了下来。
  我敢肯定,它一定是从我汗水的气味中感觉到我在害怕,博比想着。
  “我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普克,”他低声说道,“他们永远也别想把你从我身边带走。”
  不过他知道,像他这样的一个小男孩,只能说说大话为自己壮胆而已。如果他们真的找到这儿来该怎么办?他将狗搂得更紧,等待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5期上市
后一篇:6期上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5期上市
    后一篇 >6期上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