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湘狂人
楚湘狂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1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下跪

(2009-01-10 17:15:56)
标签:

杂谈

                                         下跪(小小说

              人,可以跪天,可以跪地,可以跪父母,但……

 

    孔应仕他爸给他取名字的时候,是想他长大后能做个官,没想到他却走上了教书这条路。歪打正着。事实证明,他还是干这行的料。

    他刚才从同事的桌子上随手拿了一本书,吴非的,《不要跪着教书》,翻了几页,看不下去。因为他心里有事。他想着上午上课时批评了一个叫龚一梅的孩子。当时他正在讲析一套模拟试卷。期末统考就要来了。他花了很多心思,编了这套复习资料。在他看来,最有可能考到的题目全在这套资料上了。只要这帮孩子吃透了这套资料,考试是不成问题的。到时候什么排名,什么奖金,全不在话下。这可不是吹牛。这么多年来,每到期末,他都会押押题。还别说,这招还挺灵。有句老话叫什么来着?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狗屁!考试行不行,还得师傅神;要想得高分,必须押题准。考孔应仕不怕,他最怕的是别人和他谈文化,谈诗歌。有一次别人讲到余秋雨,他本想上去凑凑热闹——啊,你说的是那位台湾诗人哪——没想到大伙笑得前仰后合。笑谁啊?你以为我不想读书啊?这不忙吗?白天除了备课上课,还要做题改作业,股市里不进去看看?丢进去那么多钱,能不揪心吗?晚上这样的应酬那样的应酬,推都没法推!唉,这年头做人真难。好在精通考试,怎么考都考不倒。踌躇满志的孔应仕,正讲得眉飞色舞,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只见坐在中间一行第三个位置上的龚一梅,正在那里专心地照着镜子,不时地用梳子梳理着她那油光发亮的头发,做出各种表情,简直旁若无人。是可忍孰不可忍!什么东西!糊不上壁的泥巴!每次考试考那么一点分,还有脸照镜子!孔应仕只觉得好心被当了驴肝肺,一股热血直往脑门上顶。但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没有把这些话骂出口。但他不能容忍龚一梅的放肆。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如果人人都向她学习,他将前功尽弃。他径直走到龚一梅的桌前,逼龚一梅交出了镜子和梳子。但龚一梅在交出镜子和梳子的同时,也离开了桌子,冲出了课室。孔应仕望着龚一梅离开的方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这孩子,哪里是一梅呀,简直就是球煤!算了,不能让一粒老鼠屎,搅坏一锅粥。课得继续上下去。

    事情虽然过去了,但他总是忐忑不安。现在他坐在办公室里,越想越觉得后悔。都四十出头的人了,怎么还那么不冷静呢?万一这孩子在对老师评教的时候把分死劲往低里打怎么办?甚至还唆使其他的孩子也把分死劲往低里打怎么办?那不死定了吗?想到这里他心都凉了,头上直冒冷汗。怎么办?这时候科代表走了进来。孔应仕眼前一亮,有了,让科代表代我去安慰安慰她!“找我有事吗?”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十分平静,“龚一梅没什么事吧?”“没事儿,老师!她课都没上,睡了一下午。”“老师,她说她恨你,为了报复你,她说她期终考试的时候故意不写作文。”“什么?不写作文?”仿佛当头一棒,“考试怎么能不写作文呢?你怎么能让她考试不写作文呢?”科代表一脸的委屈:“老师,不是我不让她写作文啊!我只是想告诉您,让您有个思想准备。”“不得了,不得了!现在的孩子越来越难教了。我没说她什么嘛,怎么能不写作文呢?”孔应仕已听不清科代表在说什么了,只顾自言自语地说,也不知道科代表是什么时候离开他的。他一看表,已是下班时间。他决定不走了,一定要找龚一梅好好谈谈。

    他是在第一节晚修上了一会后才看到姗姗来迟的龚一梅的。他要龚一梅和他一起到操场上去走走,龚一梅很不情愿的跟在他的后面。冬天的风吹在身上有些冷。“一梅呀,今天的事是老师急躁了些,你别往心里去。”一梅不吱声。“一梅呀,听说你期末考试准备不写作文,有这回事吗?”一梅还是不吱声。“一梅呀,老师求求你,不要那样做好不好?”“求我?老师您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求我?老师,不管您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消息,请您还是不要在学生面前丢掉了尊严,好不好?学生真地担当不起!”“那你是答应我啦?”“老师,平心而论,我也理解您的难处。可是说实话,您的课我真的听不下去。您总是把考试挂在嘴上,好像我们读书除了考试就没别的了。以前我很喜欢写作文,初中时作文竞赛还获过奖。可现在一提起作文我就头晕。您给我们讲了那么多的作文技巧、考试技巧,我反而觉得越来越不会写作文。老师,您能不能让我们从思想上,从灵魂上,从艺术感觉上跟您学一点货真价实的东西呢?”孔应仕一下懵了。他没想到这个平时成绩不起眼的孩子,竟能说出这么一番理直气壮的话来。听到这里,他自觉心里惭愧,同时也感到了彻底的绝望。“完了,完了!如果这孩子真的不写作文,那全班的平均分就要整整拉掉一分哪!挣一分容易吗,我?假如再出几个杨一梅李一梅,排名不说,奖金不说,我‘考不倒’这半生的英名不就完了么?”想到这里,孔应仕不知怎么两眼一黑,两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一梅……”

    这时候夜幕早已降临。孔应仕什么时候站起来的?不知道!好在夜幕把人世间不该让人看到的一幕幕,都深深地掩藏在了它的后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爱到深处
后一篇:人在旅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爱到深处
    后一篇 >人在旅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