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当代新儒家如何“返本”(中)

当代新儒家如何“返本”

当代新儒家的“返本”与“开新”(中)

欧阳君山

 

首先,新儒家应该返归逻辑的主体和起点——“我”。其次,新儒家应该返归最基本的逻辑常识——不能够循环自证。第三,新儒家应该返归人与人的博弈均衡点——自我均衡。不循此三点返归大本大源,不太可能真正理解儒家思想的精神实质,而更可能沦于人云亦云,甚至鹦鹉学舌。由于大本大源未明,长期以来,对儒家思想的理解存在一些严重的偏差。

                                        ——题记

 

 

【按】2015年8月25日下午,由大同思想网主办,中道书院、天责文化共同承办的“湖湘新儒家”第四次讲座在湖南烈士公园内善卷书院举行。欧阳君山在善卷书院的露天讲坛发表演讲,主题是当代新儒家的返本开新”》。幽雅的自然环境,席地而坐的摆设,让人完全回到了古代书院自由学术会讲的氛围中。欧阳君山激情澎湃、学理深厚的演讲,赢得了满场喝彩,为湖湘大地儒家文化的复兴注入一股强劲能量。这是主题演讲主要内容的中间部分。

 

 

 

新儒家如何“返本”

那如何才能够进入原典背后的逻辑链条也就是“返本”呢?注目礼理论是一个返本归源并正本清源的基本理论,就当代新儒家如何“返本”的问题,我结合注目礼理论简单谈三个基本路径:

 

首先,新儒家应该返归逻辑的主体和起点——“我”。

 

毫无疑问,任何思想理论都不应该脱离人的实践活动,但绝大多数思想理论都没有把一个真实的人在社会上的心理和成长过程包含在内。众所周知,马克思、恩格斯不仅特别重视历史,而且深得历史三昧,甚至以历史定义科学,非同寻常地强调“一切科学都是历史科学”,发人深省。脱离人的心理和成长过程的思想理论,一开始就缺失历史性,不管如何天花乱坠,都偏离了科学正道。可如何把历史的过程包含到逻辑的演绎中呢?更明确地讲,如何把一个人真实的心理和成长过程包含到思想理论之内呢?注目礼理论史无前例地以“我”作为主人公,跟踪了一个真实的人在社会上的心理过程,描绘了一个真实的人在社会上的博弈进化,构成一场思想理论上的亲历“我”自己。作为“我”的演义,注目礼理论的逻辑的展开同时也是历史的展开,一开始就自然而然是逻辑与历史的统一,或许构成唯一真实的思想理论。

 

儒家思想其实是一个以“我”为逻辑主体和起点的理论体系,不仅有“古之学者为己”的说法,而且方法论就是“推己及人”孔子明确表示:“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朱熹在注解时说得更明白:“君子之治人也,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意思就是,“我”用对待自己的东西对待别人,“我”怎么对待自己,就怎么对待别人。事实上,儒家典籍中的“己”、“身”甚至“君子”,都构成“我”的代称符号。下边的话是从前中华每一位读书人几乎都能够吟诵的: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

 

显而易见,“修齐治平”就是一个从“我”出发的秩序演进体系。就古代而言,从“我”出发可能不言而喻,从而不需要刻意显明。但到了现当代,特别是与西方主流思想一对照,把儒家思想所隐含的主体和起点“我”显明出来已经迫在眉睫,不仅能够鲜明彰显儒家思想的彻底性,而且能够有力驳斥儒家思想属于集体主义而不讲个人主义的流行说法。

 

其次,新儒家应该返归最基本的逻辑常识——不能够循环自证。

 

毫无疑问,任何思想理论都不应该脱离人类思维的基本规则,这就是逻辑,从工具上讲,思想只能逻辑地思想,理论只能逻辑地理论,脱离逻辑的思想理论,势必陷入混乱的泥潭。可什么是逻辑呢?简单讲,逻辑就是严格严谨严密地思考,借用老百姓一句描写瞎子走路的话讲:“瞎子瞎,有个稳当法,左脚未踩稳,右脚莫去提。”从人类思想史看,人类迄今主要建立了两大逻辑成就,第一大成就是古希腊时代由亚里士多德所集大成的形式逻辑,第二大成就乃上世纪三十年代由奥地利数理逻辑学家克尔特-哥德尔所用数理方法所完成的哥德尔不完备性定理,它实质上构成形式逻辑的一个重要补充。那什么是最基本的逻辑或者说什么是逻辑最基本的法则呢?不是形式逻辑所讲的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也不是充足理由律,而是由哥德尔定理所道破或者说所内蕴的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不能够循环自证!不能够循环自证比同一律、排中律、矛盾律和充足理由律都更加基本,如果循环自证允许的,一个人完全可以用循环自证证明一切,原因很简单,他自己就是证明。

 

一种看法比较流行,那就是认为中华没有哲学,中华之所以没有哲学,症结就在于中华没有逻辑。从历史比对看,中华似乎没有人像亚里士多德那样早就系统论述过形式逻辑,中华也没有像由形式逻辑建构而成的知识大体系如欧氏几何,但中华并非没有逻辑,而是中华思想早已经注意到哥德尔定理所揭示的逻辑的主体和起点就是“我” ,进而把自己的逻辑奠基于最基本的事实——不能够循环自证。儒家思想实际上是从不能够循环自证起步的,应该正因为如此,儒家把一切都置于人际相互作用的框架下处理。这当然是对的,正如有段子所数落的:“热闹不过人看人,着急不过人等人,难受不过人想人,温暖不过人帮人,感动不过人疼人,残酷不过人害人,阴险不过人算人,郁闷不过人气人,耻辱不过人戏人,为难不过人求人,生气不过人比人,成功不过人上人,人生就是人与人”——世界上有什么能超出人与人的范畴呢?

 

但这导致一种流行的误解,认为儒家思想乃至整个中华哲学都不过是一种单纯的伦理哲学或人生哲学,只求善,不求真,至少不存在充足的本体论和认识论,这不仅是“言必称希腊”者的看法,也是一些现代新儒家的看法,好像方东美先生就明确表示过类似的观点。这里面包含了一种不易察觉的客观主义错误,的确是世界上的一切都不能超出人与人的范畴,至少就人类世界是如此。那有朋友可能还要问:那人与大自然的关系在人与人的范畴吗?如早在人类诞生之前,地球就已存在,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这与有干系么?首先声明,个人承认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但所谓不以人类的意志为转移的说法也未免轻巧,最简单的,如果别人不承认呢?拿地球来说,基督教徒不就认为它是上帝一手所创么?有人可能要反驳:这是“宗教迷信”!可对方也言之凿凿:不只是进化论,包括大爆炸在内,都是“科学迷信”,一样没谱的事!

 

中华古圣先贤很早就认识到了人类世界的一切都超不出人与人的范畴,他们不是只求善而不求真,而是求真最后也落实于人与人的范畴,不自娱自乐,不自说自话,不循环自证,如此而已。事实上,有文献表明,古圣先贤所推崇的“礼”就不单纯属于人伦秩序,而带有宇宙秩序的意味。《礼记·乐记》明确写道:“礼者,天地之序也。”《左传》也有力表示:“夫礼,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真正要认清儒家思想实质,必须返归最基本的逻辑常识——不能够循环自证,这是新儒家不可推却的工作。 

 

第三,新儒家应该返归人与人的博弈均衡点——自我均衡。

 

由于“我”不能够循环自证,所以“我”不得不走出自我,及于人,追求别人的注目致礼。但别人也不是“孙子”,也一样是“我”,完全与“我”一样的“我”,也追求“我”的注目致礼。就这样,“我”争,别人夺,针尖对麦芒,博弈不可避免,按某的说法,注目礼争夺战不可避免。用润之先生比较政治的话语讲,凡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其实可用一个相对温和中性的说法,即人与人的基本关系是博弈,不是爱,也不是恨,而首先是博弈,种种感情,从爱到同情到嫉妒到恨,都是博弈的结果。

 

那人与人的博弈有没有一个尽头呢?借用西方经济学的重要术讲,注目礼争夺战也就是人与人的博弈是不是存在一个均衡点呢?注目礼争夺战演绎“我”与别人进行博弈的全部可能情形,从以力服人到以理服人到以力养人到以理养人乃至最后归于爱人,即“我”不再以别人的注目礼为转移,反倒是首先向别人注目致礼——I Love You!这最后所臻于的爱就是人际博弈均衡,即只有仁爱才构成人际博弈的稳定态,其他都是临时,不可持续的,不可长久的,唯有仁爱天长地久,构成均衡。

 

儒家思想求解了人与人的博弈均衡,而且也明确表述为仁爱,甚至中华语文一“仁”字就写尽了玄机,《说文》写道:“仁,亲也,从人,从二。”意思就是一个人不能够只考虑自己,而必须时时处处也想到别人,至少也应该像胡雪岩据说的那样:“上半夜想想自己,下半夜想想别人。”唯其如此,才是仁,才有均衡,才有稳定。儒家动辄仁义道德,这是不错的,只是平常的理解不太深刻,也不太准确,仁义道德并不是为道德而道德,它实质上是博弈的结果,意味着人际博弈均衡。润之先生说得好,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必须从博弈及利益的角度来认清儒家思想的仁爱,只有理论上真正认清,才能实践上的有力践行。

 

以上三点就是新儒家应该要返归的大本大源,个人认为,不循此三点返归大本大源,不太可能真正理解儒家思想的精神实质,而更可能沦于人云亦云,甚至鹦鹉学舌。由于大本大源未明,长期以来,对儒家思想的理解存在一些严重的偏差,比如前边提到把儒家思想当成是集体主义,实质上儒家思想根本上不是集体主义,而恰恰是个人主义,是从个人本位出发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儒家思想确实又不是一般的个人主义,而是时时处处想到对方并强调人与人的博弈均衡的个人主义,实质上构成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圆融统一。这是由人性决定的,由于不能够自证,每个人都不得不为别人活着,天生就有一股子为别人甚至爱别人的“君子瘾”,要不然,别人就不可能注目,更不可能致礼。我解释注目礼在人性上的含义时,常会引用电影《霍元甲》中的一句经典台词:“活着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事实上,中华语文的一“仁”字乃至一“人”字本身就已经充分揭示:一个人其实意味着两个人。为什么说一“人”字本身也已经揭示一个人意味着两个人呢?一撇一捺,人是相互撑起来的。人天生就是个人的,又是集体的,这就是人性。(待续)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