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也拟疏狂
也拟疏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198
  • 关注人气:2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赤传》

(2019-04-19 09:33:22)
分类: 文言资料

《李赤传》

原文】李赤,江湖浪人也。尝曰:“吾善为歌诗,诗类李白。”故自号曰李赤。游宣州,州人馆之。其友与俱游者有姻焉。间累日,乃从之馆。赤方与妇人言,其友戏之。赤曰:“是媒我也,吾将娶乎是。”友大骇,曰:“足下妻固无恙,太夫人在堂,安得有是?岂狂易病惑耶?”取绛雪饵之,赤不肯。有间,妇人至,又与赤言。即取巾经其ㄕ,赤两手助之,舌尽出。其友号而救之,妇人解其巾走去。赤怒曰:“法无道,吾将从吾妻,汝何为者?”赤乃就牖间为书,辗而圆封之。又为书,博而封之。讫,如厕久,其友从之,见赤轩厕抱瓮,诡笑而倒视,势且下入。乃倒曳得之。又大怒曰:“吾已升堂面吾妻。吾妻之容,世固无有,堂宇之饰,宏大富丽,椒兰之气,油然而起。顾视汝之世犹溷厕也,而吾妻之居,与帝居钧天、清都无以异,若何苦余至此哉?”然后其友知赤之所遭,乃厕鬼也。

聚仆谋曰:“亟去是厕。”遂行宿三十里。夜,赤又如厕久,从之,且复入矣。

持出,洗其污,众环之以至旦。去抵他县,县之吏方宴,赤拜揖跪起无异者。酒行,友未及言,饮已而顾赤,则已去矣。走从之,赤入厕,举其床捍门,门坚不可入,其友叫且言之。众发墙以入,赤之面陷不洁者半矣。又出洗之。县之吏更召巫师善咒术者守赤,赤自若也。夜半,守者怠,皆睡。及觉,更呼而求之,见其足于厕外,赤死久矣,独得尸归其家。取其所封书读之,盖与其母妻诀,其言辞犹太也。

柳先生曰:李赤之传不诬矣。是其病心而为是耶?抑故有厕鬼也?赤之名闻江湖间,其始为士,无以异于人也。一惑于怪,而所为若是,乃反以世为溷,溷为帝居清都,其属意明白。今世皆知笑赤之惑也,及至是非取与向背决不为赤者,几何人耶?反修而身,无以欲利好恶迁其神而不返,则幸耳,又何暇赤之笑哉?

载《柳宗元集》卷17

【译文】

李赤,是个行踪不定的人。曾说:“我擅长写诗歌,与李白一样。”所以自号李赤。(一次)他到宣州游玩,州里人安排他住宿。跟他一同游玩的有与当地因婚姻而结成的亲戚关系的友人,间隔了多日,也随李赤居于客舍。李赤(遇到一个女人)正与她讲话,他的朋友开他的玩笑。李赤说:“这是为我做媒呢,我将娶这个女人。”朋友听了大惊,说:“您的妻子还健在,您的母亲还在世,您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难道是受诱惑而患精神病了?” (友人)取了“绛雪”丹来引诱他与女人脱离,李赤不肯。过了一会儿,女人来到,又与李赤说话,并拿出一块头巾,缢于李赤颈项上,李赤自己还帮助妇人用力勒,以至将舌头全部勒了出来。朋友见了,便大声呼喊,并抢救他,妇人解下那头巾逃走了。李赤怒骂:“你不行好事(坏了我的事),我将顺从我的妻子,你干什么啊?”李赤就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写信,写好后并把信压平封成圆形。又写了一些信,都将它们封好。写完信后,上厕所很久没有出来。他的朋友进去,只见李赤在厕所中两手抱着一个瓮诡秘地傻笑,旁视着,情势将要下到(厕中污秽中)。朋友进去,就(把他)倒拉上来了。李赤大怒说:“我已经升堂面见到了我妻子。我妻子的容貌漂亮,是世上其他女人所根本没有的,那宫殿的装饰,宏大富丽,整个殿内洋溢着椒桂芝兰的香气。回头看看你们的世界,如同一个混浊恶臭的厕所啊,而我妻子现在住的地方,与皇帝住的钧天、清都没有什么不同,你为何要害苦我到这种地步?”这样之后李赤的朋友才知道李赤遇到的是厕鬼。

于是召集仆人商议说:“赶快离开这个厕所。”大家就赶路,走了三十里路,在宿(宿:古代官道上每隔三十里设立的住宿站,可以住宿)里住下来。当晚,李赤又上厕所,过了很久(没有出来),朋友进去,(发现他)又倒在厕所里了。

朋友便把他拉出来,洗去他身上的脏物,众人围着他直到天亮。第二天离开这里来到了另一个县,县里的官员正举行宴会,李赤(拜见县吏)的一切言行举止礼节与常人无异。大家正在喝酒之时,李赤的友人还未说得上话,喝了点酒回看李赤,(见他)已离去了。友人赶忙快步跟着李赤,见李赤又进了厕所,(他)还用坐具顶着厕所的门。门坚固不能进去,友人一边喊叫一边与李赤说话。(可里面没有回应)大家破墙而人,见李赤的头已有一半陷入厕所的污秽里了。(只好)又把他拉出来洗干净。县吏便召来善于咒术的巫师守住李赤,李赤显得很自若的样子。到了半夜,守的人疲倦了,都人睡了。等醒来时(发现李赤不在了),大家呼喊着并寻找着李赤,只见李赤的脚露在厕所外,已经死去多时了。(众人)只得将尸体运回他的家中。取出他所写的信来读,(写的内容)都是与他的母亲妻子诀别的,而所用言辞却跟正常人一样。

柳先生说:李赤的事迹是真实的。这是他因精神上患病才会做这个事的呢,还是因厕鬼而造成的呢?李赤在江湖间很有名气,他当初作为士人,与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一旦被怪异迷惑,而所做的事像这样,竟然反而把人世当作肮脏污浊之处(厕所),把这种肮脏污浊之处(厕所)当作是皇帝住的清都,他的用意是很清楚的。现在的人们都只知道讥笑李赤被厕鬼所迷惑(而死),至于在是非的选取与向背的决定上不像李赤那样的,有多少人呢?(世人要)修养自身,不要因为想获利就凭自己的好恶而改变了自己的灵魂而死去,这就很幸运了,还有什么空闲去讥笑李赤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