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Rhapsodia_晚枫
Rhapsodia_晚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132
  • 关注人气:7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视频】词评纳兰--心字已成灰 文:布衣书生 诵:晚枫

(2010-09-07 02:59:47)
标签:

视频

朗诵

情感

纳兰

布衣书生

晚枫

分类: 英汉诵读素材、视频

 

 

 

词评纳兰 -- 心字已成灰  作者:布衣书生石彦

 

 
   当黄昏鸦群的翅膀,掩去了最后一抹如血的残阳,江南的庭院里,是谁家女子盈满怀愁绪幽幽而立?那含泪的双眸,还在向着江北的北方,痴痴地凝望?
   如水的夜色,终还是消褪不了疼痛的过往,一如清冷的月光洗涤不去,暮春风中那些落花的感伤。
   夜风轻袭,吹乱着浅夜里谁的迷惘?当那幻美的裙裾,随着如雪的柳絮曼舞轻扬,彻骨的相思与幽恨,踏着选梦的韵脚,日夜又牵扯着谁的百转愁肠?
   令这些飘飞的柳絮,尽数化作纷扬的冷雪,携着严冬般的孤寒与寂寞,飘进了今晚冰枕如铁的闺房。

 
   此刻,真的好想攥一把执手相牵的誓言,将声声咯血的召唤,凝成一刃相思的刻刀,于此生通往来世的月圆之路间,精雕出你最后淡出我泪眸的背影,还有那双似是永远含愁的泪眼。
   拂开红尘的帷幔,细数凄楚铸就的人间,当幸福将彼此淹没,我们总会相信着没有分离的日子,会是永远。最终,当碧芜醉卧的瞬间,望着面颊那滴无奈的泪,轻盈的滑落在凌乱的掌心,幻化成一片相思的海,才发现缘的尽头,彼此已没有了明天。
   那颗泉水般清冽的诗心,那个水晶般晶莹的男子,此刻,你可曾感受到了在水一方这声声和泪的召唤?京都的后海园中,你是否也会如我般幽窗独立?如铁的孤枕边,你是否也会如我这般捻一份情深缘浅的幽怨,于无眠的心绪下幽幽地叹?


   或许,当宿命里无奈的泪,流于唇边,溅湿了彼此颤动心房的诺言,当一切的美好,被不息的日子,不堪的世俗,碾成猩红的碎片,你我便没有了选择,唯有将这番徒劳的守望与相思,注入盈满血泪的冰笺,任文字中那些往日枫色的温暖,凝成一团永世不灭的灯盏,高挂于来世彼此经过的云天……
  默默无语玉漏断,黯然消得鬓花残,菱花镜中人渐瘦,相思相见知何年......
  夜风乍起,吹斜了胆瓶内,那枝他曾亲手为你摘下的梅花,一如远在天涯的那一声碎魂的轻叹,不经意间,竟揉疼了我柔弱的心芽。


  当湿漉漉的眸子,踏着弦月之韵,将一颗支离破碎的倦心,在凄美的断章里流放,纵是清泪焚水,相思成灰,又怎能唤回那段生命中最最幻美的时光?
  相聚本就太短,好梦总是不长,当誓言里的厮守,成为彼此最大的奢望,远在天涯的你呀!是否也开始颤动着梦的翅膀,摇起了憧憬来世的橹桨?
  心渐枯,怎奈情未褪?当凝眸处,再也望不到幻美的天堂,当所有希冀,最终成为彻底的绝望,心在点点成末,最终,或许,也便成了室内这支焚尽的心字香!


附:纳兰容若《忆江南》原词: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