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百越人
百越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229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线粒体母系D5现状分布可能与粟作人群的起源与扩散有关

(2019-07-27 15:33:27)

线粒体母系D5现状分布可能与粟作人群的起源与扩散有关

 

笔者最近在网上发现一张关于粟作人群扩散路线的手绘图[1],貌似与笔者所做的mt-D5分布图有很多相似之处。

 

线粒体母系D5现状分布可能与粟作人群的起源与扩散有关

线粒体母系D5现状分布可能与粟作人群的起源与扩散有关



线粒体母系D5现状分布可能与粟作人群的起源与扩散有关

 

从图上可以看到:
1. 粟作的主要起源地是中原东部,而后传播到关中地区,基本与D5在中原东部高发相吻合。

2. 在D5分布图上还能清楚地看到向西扩散的迹象,西部传播到的青海和新疆等地,也能看到D5存在区域性的高发点。
3. 此外粟作还传到我国西南地区,最远可达泰国[2],D5在西南地区和泰国也可见显著高发区。
4. 在东南方向上传到(史前时期的)台湾直至南岛[2],而在福建也有D5高发区存在,台湾和南岛一些地方也有发现了D5。

 

如此完美的契合对应关系,很难用偶然与巧合来解释。

有人可能会质疑粟作不是河北磁山起源吗?但是有关研究指出,华北地区1.1万年至7千年前还处于狩猎采集向农业过渡的“低水平食物生产阶段”,磁山遗址没有发现成型的居址和墓葬,意味着磁山先民可能存在着季节性或年度性的流动迁徙[3]。所以,粟作高产品种选育以及成为华北先民的主粮,可能还是在五千多年前仰韶文化时期的黄河中下游地区。

 

 

当然以上只是笔者的个人猜想,需要证明母系mt-D5与粟作存在关联,必须要有实证。所幸的是,笔者确实发现了一个纯D5的粟作母系氏族存在的迹象——山东广饶傅家遗址。该遗址处于大汶口文化晚期的鲁北地区。

 

傅家遗址存在粟作农业的证据包括:
1. 傅家遗址的陶鼎内发现有粟壳[1,4]。

2. 大汶口文化中晚期的鲁北地区是以粟为主、黍次之的旱地农业[5]。

 

线粒体母系D5现状分布可能与粟作人群的起源与扩散有关

 

 

3. 碳同位素检测分析显示,傅家遗址先民的食物来源主要是C4类粟类食物及以粟类为主食的家猪[4]。

 

傅家遗址为纯D5母系氏族的证据包括:
1. 古DNA分析的结果表明,所有的女性个体和男性个体都属于同一线粒体单倍群D5,
并有相同的HVI突变位点(1612916189-16223-16362)[6,7
]。——原文中认为母系属于D5/D6,但因缺乏D6的16311特征突变,故笔者认为应属于D5单倍群。

2. 男性则有多样化的Y染色体序列,实际测到K*(×O)有1例,N为2例,O1例[6,7]。——笔者认为这个K*(×O)很可能属于N,只是因为降解所以没能测到N的特征突变。

3. 傅家遗址随葬品不算丰富,不少墓没有随葬品,多数墓仅一两件,最多五件,说明贫富分化不大。而大汶口文化其他一些遗址(大汶口遗址、野店遗址、西夏侯遗址、陵阳河遗址等)的随葬品显示贫富分化较大[7]。

 

可见傅家遗址先民是一个贫富分化不大,母系线粒体单纯(D5),父系单倍群不单纯(可能以N为主,少量O)的群体,应属于母系部族无疑。

 

百度文库下载

 

参考文献:
1. 试论中国粟的起源、驯化与传播,卫斯,《古今农业》1994年第二期
https://www.ixueshu.com/download/0c207cb962629be9318947a18e7f9386.html

2. 试论粟向华南、西南及东南亚地区的传播,陈洪波 韩恩瑞,《农业考古》,2013年地1期
http://xueshu.baidu.com/usercenter/paper/show?paperid=5254059921701f42e8173e77634fb94d&site=xueshu_se

3. 粟作起源的考古学初探——华北地区全新世初经济和生计过渡初步研究,陈淳陈航,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系
https://www.doc88.com/p-369144901903.html

4.山东广饶新石器时代遗址调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考古》,1985年第9期

5. 大汶口文化生业经济研究——来自植物考古的证据,吴瑞静、靳桂云,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8年5月
http://www.doc88.com/p-9022566900618.html

6. Low Mitochondrial DNA Diversity in an Ancient Population from China: Insight into Social Organization at the Fujia Site, Yu Dong, Chunxiang Li, Fengshi Luan, Zhenguang Li, Hongjie Li, Yinqiu Cui, Hui Zhou and Ripan S. Malhi, Human Biology, Vol. 87, No. 1 (Winter 2015), pp. 71-84
https://www.jstor.org/stable/10.13110/humanbiology.87.1.0071

7. 大汶口文化晚期社会组织形态的思考 —来自DNA和稳定同位素的证据,董豫 栾丰实,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2017年第7期
http://中国考古网.中国/uploads/soft/2017/20170912dongyu.pdf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