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香花满径
香花满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1,587
  • 关注人气:3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2012-11-22 22:01:58)
标签:

杂谈

香花满径

野战师

战友

感恩节

分类: 香花满径的岁月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欢迎马院长来广州
                            (香花满径)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常言说,爱回忆往事的人就是老了,今年一连串的聚会活动伴随着阵发性的高血压,真的是一浪一浪的把我推到了从前往事回忆的漩涡里。
    先是8月份和小学同学相约来到汕头的南澳岛游玩;10月份又和大学同学武汉聚会;这个月随着当兵时期
的老院长来到广州,更是把回忆的思潮带回到40年前。谁叫我手懒了呢?欠下那么多日记没写!还是先记录一下刚发生的吧,南澳岛和武汉之行的记录只好以后慢慢再补咯。
    1969年2月22日,我还是个14岁半的小妹子,离开长期生活的部队大院,和一众姐妹们参军来到广东罗浮山脚下,当时我们的师医院刚
由卫生营组建成医院,各师医院都招了一批女兵,我们去到医院的时候,连女厕所都没有,要到家属区去解决,浴室也要和男兵分时间段使用,这些生活设施都是后来慢慢完善的。我们来到部队时,年龄普遍的小,最小的“儿童团长”就是我。当我们的军车离开广州向着大山行进时,有的女兵开始哭了,而最小的我却不以为然,我和欧阳看着人家抹眼泪还问:“既然想来当兵还哭什么啊?”到了部队我们好上进,咬着牙要干出个好样儿来,也没什么更高的境界,就是想要给爸爸妈妈争光!不让人家小瞧我们这些“干部子女”。什么脏活累活都争着做从没二话,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因为缺钙小腿抽筋好几次也从没有退缩。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参军离家时我们两个女兵没哭鼻子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40年的光阴让我们一起变老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我们1969年2月22日入伍的老兵与老院长合影

    这次看到老院长,我说:“院长,我们那时太小,对比看看现在同龄的孩子,我们应该还处于不懂事的年龄阶段,要是做错什么事,还是有情可原的哈?”老院长84岁了,精神还好,脸上布满好多的老人斑让人心疼,他立刻大声说:“你们那时很好的!没有缺点,很好带!”老院长啊!您还是那么慈祥!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这些都是让我们钦佩的“老兵”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们还是很稚嫩的,只知道风风火火的抢着干“大事”,其实许多善后收尾的事都是那些老兵帮我们悄悄的做了,当我值护理班的时候,会有老兵不声不响来帮我每天从炊事班挑开水回病房;值夜班我不会做饭,已经下了夜班的老兵会帮我做好夜班饭再回去休息;我们身上过敏起满了大红包,老兵们又不声不响到山上采来三桠苦等中药回来用大锅给我们煮好药水,留给我们洗浴治疗过敏症;他们在老院长的带领和安排下,就像兄长一样呵护我们,我们从他们身上学到了“扎实”“实在”“质朴”“低调”。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我和敬爱的马院长

    在野营拉练的路上,院长带头走在最前面,全院最小的我被安排紧随在他后面,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照顾”,因为走在后面的人老是要跑步跟上部队,很消耗体力。有一次夜间行军在山路上的时候,走在我们师医院前面的后勤骡马大队的一匹军马受惊冲下山来,当马冲到面前时我们才醒悟发生了什么事,来不及多想大家就向山路两边趴去,有个女兵就这样掉到山沟里去了,就在我们本能的躲避惊马的时候,我们的副院长推开路中间的两个女兵,冲上去想抓住马的缰绳,被马踢进山沟里造成脑震荡,眼镜都找不到了。此时我的老院长也并有没趴下,而是护在我身边,张开两臂挡在我前面,这些真实的英雄举动真正的教育了我们,给我们上了一课又一课,我们也在不断地吸取着正能量,不管过去多少年,他们都是我们的榜样!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老院长从前爱兵惜兵,在部队深受大家的爱戴,是我们师医院最有威信的领导,平时他没有官架子,大家和他说话都很随意轻松,但是他的话总是最有分量
的,大家都听他的。这次来到广东,老院长受到了各地的老兵的热情接待。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老兵赖和生向马院长敬酒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老兵赖和生父子与马院长夫妇合影

    老兵赖和生专程从潮州赶来广州请老院长吃饭,因为我和他是一个所的(我们二所是内科),指名要我参加,我好高兴!40多年没见了,我还记得他!他是69年底就复员了,和我们只有一年的时间在一起,当时老兵们对我们都非常好,处处照顾我们,记得他们年底复员的时候,在家最爱哭到部队坚决不哭的我,那天也还是哭的稀里哗啦滴!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个情节我记得特别清楚,赖和生复员离队前告别院长时,问院长我可以把领章帽徽带回去作纪念吗?他非常热爱部队,工作也非常好,不愿意离开部队这个温暖的大家庭,这次复员是因为受家庭成员政治原因牵连离开的,他的要求让马院长为难了,院长说按部队规定领章帽徽是要上交回去,不能带走的。老赖当时很激动,放下手里的领章帽徽,转身哭着走了!他,一个男兵居然哭了!我们也哭了!我当时就埋怨院长说:“他都要走了,您干嘛不给他带走领章帽徽啊!”老院长委屈的说:“他私下拿走了也就算了,这么公开来问我,我怎么回答啊?!”40多年过去了,吃饭的时候我又提起这件事,果然老赖他还记得,他告诉我们,后来他还是搞到了一副领章帽徽,可是年数多了,搬家时弄丢了找不到了,他非常懊恼,后来他又想办法从战友那里找来一副我们那个年代的领章帽徽,一颗红星,两面红旗,直到现在他还很好的保存着!这就是军人的情结了吧!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老赖和我们都是一个所的工作的战友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刘艳萍可是当年最爱哭鼻子的女兵姐噢!野营遇到惊马事件时掉到山沟里的女兵也是她,我也有40年没见到她了。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俞兵(左)和刘艳萍。早些年前,都已经离开部队的俞兵为了寻找刘艳萍,都把寻人启示贴到刘艳萍的宿舍楼里去了!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战友们欢聚一堂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忍不住举起酒杯站起来,向老院长,老兵战友们敬酒,我说感谢你们对当年我们这些年少的女兵的关心和帮助,你们是好的兄长!是好的榜样,40年过去了,我们永远记得你们,感谢你们!向你们学习!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11月16号的聚会合影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上图:11月18号欢送马院长离穗的晚宴合影
    一顿饭的时间是说不完40年的战友情的,八一军旗永远飘扬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战友情是我们最珍贵的宝藏,伴随我们一生!祝我的老院长和战友们健康长寿幸福开心!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11月22日是感恩节,回顾一下哪些人哪些事曾经感动过你,细细的品味你的生命及生活,感恩之情会油然而生。感恩父母、亲人、老师、朋友、战友、同事所有给我们勉励和关怀的人,让我对世界感到乐观和希望,也感谢困难挫折给我们成长和坚强。感恩有你们的陪伴,让我的生命依然精彩!信心满满!!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我的军人情结(十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