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文武
张文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40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商业化:石康PK海岩

(2008-01-03 10:09:53)
标签:

我记录

情感空间

商业化

石康

pk

海岩

文化

分类: 影视评论

石康海岩摆擂台,铜臭气息冲出来。

含蓄与否都为财,世事如此不怕晒。

大师雄心创品牌,花有两朵各自开。

狼羊互搏自胜负,都是商化文坛帅。

小生闲来乱涂鸦,万望大师莫来怪。

当我脑中产生这个灵感的时候,心中亦顿生一种崇高的感觉,因为这两位大师举足轻重的地位让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在崇高中落笔,经内心激烈斗争终将一切崇高化为尊敬,进而涂鸦成文,姑妄言之,姑且论之。

连续看了一些石康的博文,他直言不讳的说写《奋斗》是为了钱,甚至还写的很仔细,我在感叹他的耿直和率真的同时,不由得引发了我对文人商业化问题的思考。说实话,我本来想以《铜臭味:石康PK海岩》为题的,可毕竟都是大师,应该给予更多的尊敬,于是便以《商业化:石康PK海岩》为题了。

想起当年毕业做论文的时候,老师曾提过可以写当代文坛有影响力的人物,比如海岩、石康等等,但在老师提示之前我已经选择了海岩,其实海岩是我的职业榜样:有自己的职业:昆仑饭店副总裁,又将文字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是何等壮观的美丽幸福人生。相信也是很多人的职业榜样。于是乎,就把他海岩和石康二人的商业化PK一下吧。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论题,或许需要长篇巨制,可我不想论那么多,时间有限,水平有限,浅论吧!

石康,一部《奋斗》激荡了2007年的文化影视界,乃至全国人民的心灵,事实上,石康真正的红也就是从2007年开始的,固然以前的《晃晃悠悠》、《支离破碎 在一起 一塌糊涂 随笔《北京姑娘 鸡一嘴鸭一嘴》、 《心碎 你好》、《激情与迷茫》等等,都很不错,也基本奠定了他在现代文学领域的地位,但不能算“红”,终于在 《奋斗》之后 算是“红了”。

石康有很多文字很大成分上有自转色彩,《奋斗》红了之后他在一次采访中直言不讳的说自己以前的作品都是垃圾,这种自省的精神让我好生敬佩,不由的感慨自己似乎也一直就是在写一些通顺的句子,偶尔不注意的时候或许还会有错别字。也因此妄自菲薄了好长时间。

《奋斗》在天津播放之前的宣传上,更直言不讳的说写《奋斗》就是为了该死的钱,其实此前石康也曾在自己博客里写出了“《奋斗》赚钱说”,因为其特殊身份,也引起了一些质疑的声音,然石康就是率真的很,竟在天津再次放炮,我也忍不住涂鸦几笔,感慨几句,聊以自慰。

自古以来,文字就可以赚钱,是一种谋生手段,很多文字都是要用金钱来交换,只不过这只是一种较高形式的商业化罢了。当然了,文字还具有其与生俱来的自然性、社会性和历史性等等。

其实文字本身没有市场性的,只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就逐步有了市场性。特别是到了市场经济的今天,商业化成了一种趋势,市场性更成了一种必然。对于文学而言,商业化还能拓宽并加速了文学的传播途径,而且能够让作者有很好的收入,让读者有选择性的阅读,对此,我们并不反对,而是习惯性的接受了。

金钱,乃生存之必须,奋斗其实也就是为了钱,也许有人会反对,不妨反论一句,不给钱的活会有人实诚的干吗?那些过激的金钱理论,那些中庸的金钱理论,既是一种对金钱的思考和真实,也是金钱多少、地位悬殊的差异化而生出的“金钱观”后的言论!对此,我们应该慎重考虑分析,因为任何一个人的言论背后也总有自己特殊的典型背景的。

石康,是个文学家,靠文字生活,但挣钱呢,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就是靠写剧本来挣钱的,所以他的“《奋斗》赚钱说”无可厚非,也是可以接受的,倘若要牵强的批两句,那就是或许这些话不该由他说出来,让人感觉有几分口臭,于是乎或多或少在肯定其率真之后闻到一股赤裸裸的铜臭味。毕竟他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红,所以从充其量只能算一只“商羊”,或许也可以叫“商雏狼”、“商羔狼”,可我更愿意说他是“商羊”。

对于海岩,我还是自己的观点,因为任何一个人的言论背后也总有自己特殊的典型背景的,即便没有言论,依旧有总有自己特殊的典型背景的,海岩也如此。再加一个观点:有钱人不谈钱,谈钱的多不是有钱人,似乎有点牵强,就这么理解吧。

与石康相比,海岩发家比较早,从《便衣警察》开始,一路红下来,腰里早就鼓当当的了,而且海岩也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警察了,一跃成为昆仑饭店的副总裁了,想来年薪也在百把万以上吧,再加上他的剧本收入那更是一个不菲的数字,不敢猜想,也没法猜想。

总之,海岩不缺钱,所以再公开场合也不谈钱,也不闻其提金钱问题的高谈阔论,比较含蓄。这就说明海岩与石康相比在商业化问题上要隐晦得多,尽管如此,依旧挡不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商业味,甚至可以说海岩宛若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不,准确的说是一只大家心知肚明的赤裸与否无关紧要的“商狼”。

因此,从商业化的味道来PK的话,海岩铜臭的含蓄,石康铜臭的直率。“商羊说”和“商狼说”是从商业化程度来理解的。

在对待作品商业化的态度上,我更欣赏海岩,他的很多作品,如《玉观音》、《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五星大饭店》都是无言的结局,如果要发挥,如果要继续商业化大可连续写续集,可是海岩没有,他把自己作品的美呈现出来就将此定格,是一种对待文学作品的审慎态度,然后另选题材,再出作品,很让人肯定,也让人敬佩,而且海岩的作品出一部红一部,足见他的功力和影响力,也足以说明:海岩固然商业化,但还很文人。

石康呢,《奋斗》刚红了自己,便扬言要出续集,过于激进了,可见其功力、修养还是不及海岩的。其实出续集也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让文学态度被商业化所掩埋,这也是我,相信也是很多人所担心的,其实,石康虽还是文人,但已经相当商业化了。

石康还说,要出一部世界性名著,可以理解,倘若真的做到了,那不仅仅是文坛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自豪,可是不得不说的是,如果石康完全被商业化所蒙蔽,那能否实现他的目标还是个疑问!

因此,从商业化的态度上来PK的话,海岩还是“文人商业化”,但石康已经是“商业化文人”。

简单的PK,并不想其实也无法分出高下,其实狼与羊又怎么能有可比性呢?狼与羊的角逐结果不言而喻。

倘若非得做个总结的话,就这样吧:海岩的商业化甚于石康,无论成绩,还是金钱;海岩的商业化态度更理性更审慎;石康的商业化比海岩来的直接,甚至有几分急功近利。

总之,商业化重要,保持文人本色一样重要。希望两位大师都能多出好作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阳历生日
后一篇:最佳状态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阳历生日
    后一篇 >最佳状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