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宗锋
胡宗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4,640
  • 关注人气:6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印度就是“身毒”

(2021-04-30 09:27:52)
标签:

印度

古代

身毒

分类: 胡读乱记

印度就是“身毒”

我国古代有人曾把“印度”译为“身毒”和“很毒”,并将那一块地方称做“很毒斯坦”,“斯坦”是地区的意思,而“很毒斯坦”就是“很毒”人居住的地区。

                                  ——胡宗锋 

有学生问我有关Hindu Indu的问题,说我国古代有人曾把印度Hindu”译为“身毒”和“很毒”,并将那一块地方称做“很毒斯坦”,“斯坦”是地区的意思,而“很毒斯坦”就是“很毒”人居住的地区。这说起来特啰嗦,那就在此引唐善纯先生文章里的一段话给大家看:

语言中的语音,今音与古音也是发展变化的,不能以今音代替古音。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众所周知,身毒是中国人对印度的最早称呼。是古代对今印度国名的音译。《史记·大苑传》记载:张骞说,身毒在大夏东南可数千里。这是西汉时张骞在中亚听到的名称;到了唐朝,玄奘法师在当地听到的名称,已经是印度了。《大唐西域记》曰:旧云身毒,或曰贤豆,今从正音,宜云印度。那么,身毒中的字究竟该如何读?唐代司马贞的《史记索隐》中有对身毒读音的注释:身音捐,毒音笃。身、毒都是常用的字,司马贞之所以要加注,肯定是因为这个地方已经以印度两个字的读音为人们所熟知。他为了调和身毒、印度读音的矛盾,不惜改变字的读音。他的这一改不要紧,就连以后最权威的辞书都跟着犯错。《康熙字典》云,身毒,一名捐毒,又名天笃。《汉语大字典》将身毒的首音注为yun。原来印度之名起源于梵文Sindhu (河流),即今之印度河的专称。公元前6世纪,操伊朗语的波斯人入侵印度,首遇此大河,便以该河名命名整个次大陆的总称。由于伊朗语与梵语存在s-h相替的现象,故梵语Sindhu被波斯人读成Hindu,后来又因首音h的弱化并脱落,从而成为Indu,唐代玄奘把它译为印度是完全正确的。明白这个过程以后,我们知道,身毒Sindhu的对音,而印度Indu的对音;将身毒印度说成是同音异译是错误的,因而改读为yun是毫无道理的。身毒是《史记》、《汉书》的写法,《佛国记》作新头,《那先比丘经》作信他 ,《高僧传》作辛头,《续高僧传》作贤豆,《梁书》作新陶 ,《孔雀王经》作辛都 ,《元史》作欣都思,《元朝秘史》作申河,《亲征录》作辛河,这与身毒才是同音异译。所谓同音,正是指Sindhu而言。如果改读为yun,为什么新、辛、欣、申、贤却从不见改读yun的说法呢?《吕氏春秋·察今》说: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语言是有生命的,语音古今差异很大,以今音求古音,不就是在刻舟求剑吗?司马贞在注《孔子世家》时,还将生而首上圩顶中的改读为,解释为中低而四傍高也,将孔子说成一个怪物。像司马贞那样硬要对古代汉语词汇作生硬的改读,充斥着毫无根据的断言,而不给出有力的证据支持,这样的权威又有何意义?真是尽信书,不如无书。

                     ——引自 唐善纯 语言学可以揭示各民族的历史变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