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雨倾城_宁醉
醉雨倾城_宁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053
  • 关注人气:10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试阅】瓶邪小说本《瘦金笔记》第一章·天

(2013-03-09 20:44:53)
分类: 瓶邪同人志、周边相关

没有王盟的铺子特别清静,因为吴邪不喜欢那些闹腾的小青年顾客,而老主顾大多是几个月才来一次,所以现在只是下午四点,吴邪却准备回家了。尽管暮春的西湖风景那么好,好到看见小情侣当街亲吻都像是为了不辜负景色一样理所应当,尽管吴邪的心情也很好,但他还是连拿出手机捏张照片发围脖都没兴趣。

自从他离开终极,就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

他从门口放廉价小商品的架子上随便摸了一本鹅黄色封面的册页,打开,摊平,又拿出上午才收的一根毛笔,用温水开了,沾墨,舔笔,悬腕。

吴邪写了一个“天”字。

今天是闷油瓶离开后的第一千零一天。

之所以算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吴邪一直在写《千字文》,一天一个字,而昨天刚好写完整一帖。三年足以把那个册页磨旧,也足以让吴邪在失落和焦躁的折磨里,被时间改变得有富有耐心和动力——只要写完三本,就离十年差不太多了,剩下一年多刚好整整装备,处理一下“后事”。想到这里,吴邪随手拿起三本册页叠在一起看,忽然就笑了。妈的,人一辈子也就七八个十年,其中的一个,竟然就折在这三本加起来不到一百块钱的纸里面了。

真是坑爹。

吴邪把写完的那本放进风衣口袋里,准备锁门回家,余光里,他看见沿着湖边跑过来四个小青年,似乎在追逐什么。吴邪下意识地往反方向看了看,依旧只有风微醺,游人闲散。他刚要把两扇门撞在一起,却只感觉脑袋和门撞在了一起,立刻陷入了一片迷茫的黑暗中。

吴邪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没有时间概念,脑袋像是被人打裂了又拼上,头骨缝里塞满痛觉,有人把他捆得结结实实,放在地下室里,用专业的橡胶勒口堵死了他的嘴。吴邪睁开眼睛,勉强认出面前的四个人就是锁门前看见的那四个:原来他才是他们的目标。

一千零一天的日子里,吴邪学到了很多事情,比如掩藏情绪,比如虚张声势,比如欺诈,比如……自保。他在某种程度上变得像高中生,做光了市面上能买到的所有练习册,看尽了天下所有的辅导书,最终只是为了踏进那一间房,答那一份指定的卷子,就算是多年后回忆起来,仍然会为那时候自己的认真较真而会心一笑。然而吴邪现在笑不出来,因为对方四人都没有蒙面——道上的潜规则之一,如果他们完全不怕报复,换言之,如果他们可以杀人,就永远不用担心被人看去真实的长相。

其中一个人用匕首顶着吴邪的喉结,拿下他的勒口,简单明了地问:“鬼玺在哪儿?”

吴邪摇摇头:“想要这东西的人很多,你们开什么价?”

对方把吴邪的勒口塞了回去,匕首直接插进吴邪大腿,扎起一块皮肉,从另一端捅了出去:“让你死个痛快。”

钝痛来袭,吴邪手脚捆死,连挣扎的可能都没有,浑身颤抖,可对方一拿掉勒口,他从嘴里说出的却是:“你们要见他?”

那人撕开了吴邪的帽衫,看样子准备玩点儿更厉害的。吴邪觉得身边的恐惧都消失了,就像是那些看了很久、似乎永远也做不出的题目终于被允许放弃一样,他知道再说废话就很有可能被杀,但仍然追问:“你们,也要见他?”

勒口又被塞了回去,吴邪看到匕首逼近小腹,听到楼上传来了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我的大门!他内心哀嚎一声——大门可是老物件,上面有精致的深浮雕暗八仙,碎了就真没处去买。来找鬼玺的四个人立刻放弃了对吴邪的逼问,为首的那个再一次,干净利索地把吴邪打晕了。

吴邪放心地躺倒,人事不省之前最后的念头是:不知道雇贴身保镖需要多少钱,雇两个是不是能打折。

第二次醒来后的世界正常多了,吴邪躺在自家店面后面的供王盟午休的房间里,旁边的藤椅上坐着一个穿粉色衬衫的年轻人正在刷微博,余光看见吴邪醒了,头也没抬先说:“长白山地震了,你知道吗?”

吴邪挣扎着爬起来,发现自己只盖了一张珊瑚绒的毯子,裤子已经被剥掉,露出包扎的绷带。前厅里一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有的是搬东西,有的是扫碎片。“你把我的店砸了?”吴邪痛苦地闭上眼睛。

小花仍旧不抬头:“嗯。”还没等吴邪说下句,他又补了一句:“还在你地下室捆了四个人。算我的,不客气。”

吴邪看到旁边的桌子上放着水和消炎药,只好认命地拿起来吃了,这才强行用手盖住小花的高清大屏手机:“什么都算你的,我的呢?”

小花终于抬头微笑:“那位小哥算你的。”

吴邪为这直截了当的调侃而内心大惊失色、脸上却修炼得云淡风轻:“你怎么会赶来?”

解家小九爷想了想,几次话到嘴边都收了回去,最后只说:“有人要鬼玺,还要进入终极,我也是听到一点儿小风声过来看看,顺便送几个保镖给你用,没想到,赶上了。”说着,他打开一只木匣子,露出里面的鬼玺。

吴邪拖着伤腿蹦了起来。

这东西他曾花了好几个月天天看,看到连上面最细小的痕迹都不会错过,小花手里这只,绝对不是自己放在老宅子里那只——世界上只有两只鬼玺,一只在他手里,另一只——吴邪忽然想起刚才小花的话:“哪儿地震了?”

小花说:“长白山。”

吴邪觉得手有点儿抖,便自作主张把这解释为刀伤的后遗症,小花却敏感地瞧见了,苦笑一下,盖上了木匣:“山体的震级只有可以忽略的一点点,但里面……”他做了一个搅来搅去的手势,露出腕子上一根细不可见的红丝,上面系着一滴如血的宝石。吴邪本想细看那是什么,却架不住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头也忽然疼得不能忍耐。

小花扶住他:“抱歉,我不能留给你养伤的时间,现在去老宅里拿你的鬼玺,今晚就得出发。”

吴邪觉得自己像个刚上完高一就被强拖进高考考场的学生,迷茫无助,紧张忐忑却又怀着侥幸,直到被小花带上去北京的飞机才意识到,他曾经日夜期盼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有时候闷油瓶会在梦里忽然来到下着雨的铺子里,脸色苍白不像活人,吴邪在梦里隔着水雾看着他,给他一杯热茶,不爱说话的人抿了一口,轻轻放下:“我回来了,吴邪。”

梦醒以后,吴邪总是嘲笑自己竟然还有这种比少女的美梦还要童话的念想,要知道,那扇青铜门后面绝对没有棋盘和茶桌,闷油瓶也不是去练功升级的,那是一个吴邪终生无法触碰的世界,就算世界长了腿走到他面前来,闷油瓶也会横着他的黑金古刀挡住所有视线:“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吴邪。”

吴邪,吴邪,吴邪。吴邪躺在头等舱舒适的椅子里,把伤腿架起来。想象中,闷油瓶每一个“吴邪”后面几乎都跟着一个祈使句,将他好好地圈在不算那么险恶阴暗的环境里,像一个有形的咒,只有这次,吴邪无法听到闷油瓶让他离开了,尽管一千零一天之前,闷油瓶对他说的是:“如果你还记得我。”

妈的,吴邪苦笑一下。

你要我怎么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