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百傲鲨员工作品展示:《冲绳——漂浮在大洋上的历史》/文:陈康

(2011-05-10 14:52:37)
标签:

百傲鲨员工作品

杂谈

分类: 百傲鲨之家

冲绳——漂浮在大洋上的历史

文/陈康

 

当我还没有踏上冲绳的土地的时候,我除了知道它是美军驻日基地之外,就只是憧憬于它那久负盛名的南国风光,无数的广告宣传已经把它炒烂,让它在人们的印象中定位成辽阔蔚蓝的大海与天空、绵长优美的海岸与沙滩,以及亮丽的阳光下吹拂的醉人的海风,所以当我写信告诉国内的朋友,我要去冲绳消遣的时候,我除了写下“风光旖旎的南国小岛”之外,没有对它作更多的描述,我只是单纯地希望此番冲绳之行能够消解我在东京生活中久积的疲惫和压抑。

    走出那霸机场,那霸以让我惊喜的方式迎接我,因为我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南方海岛特有的椰子树,而是我从小就熟悉喜爱的胡须长长的榕荫。十万里之外的故乡榕城福州,此刻定然也有同样的榕荫翳护着那里的父老乡亲。我想14年前当这两个古城缔结为姐妹城市的时候,榕树一定在某种程度上扮演过亲善使者的角色吧。

那霸的街道建筑同样让我倍感亲切,这块被称作“属于日本又不属于日本”的土地,居然给了我一种仿佛回到南国故乡的无可言语的心的安宁。现代都市的物质繁华,往往派生出心灵的荒废,这朴素古旧的城市反而让我如此一见钟情,为什么呢?我无暇挖掘其中太深的东西,我只觉得街道两边不时就可看到的低矮的瓦屋、墙角的“石敢当”,以及蹲伏在红砖瓦顶上的陶土狮子,已经让我回到孩提时候成长于其中的南方小镇。

独特的民俗显示着冲绳与日本本土的文化差异,余晖之中映射出冲绳的往昔——琉球王朝的残照疏影。我觉得我已在这须臾之间为冲绳所俘虏了,或者准确地说,是这些酷似我南方故乡的气息氛围驱使我要对冲绳,对琉球作更深一些的了解。

 

    沿着国道58号驾车北上,在出那霸没有多久的地方,我们便注意到车子正贴着铁丝网“围墙”在走,透过铁丝网那边浓密的树的缝隙,可以看见停在深处的战斗机和装甲车,日本友人告诉我,这就是美军基地了。

    铁丝网一路延续下去,仿佛永远没有镜头。一道门过去了又是另一道门,一个基地过去了又是另一个基地,星条旗趾高气扬地迎风飘摇,俨然是这块土地的主人。

我们特意驱车前往恩纳岳山——美军军事演习的一个着弹点。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座遍体鳞伤的山峰,累累弹痕已经翻出处处红土,这就是那曾被琉球民谣咏唱过的秀丽的山峰吗?那一个个展开的弹坑分明是极力呐喊却始终发不出声音的喉咙。

该如何调整自己的心情呢?安宁与肃杀,如此异质的东西同时并存在冲绳这块土地上,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要承认它是现实,并予以接受调和,我只能承认我的困难,正如承认一个背着屠刀的淑女一样困难。

友人跟我介绍,日本国内七成以上的美军基地集中在冲绳县内,占去了冲绳本岛20%以上的面积,其中面积最大的嘉手纳基地,竟是东京迪斯尼乐园的24倍!

我给国内朋友的信中用“小岛”来形容冲绳,无论如何是一个谬误。这只能归咎于自己对冲绳常识的无知。当我们驾车驰走在冲绳的群山之间的时候,我明白,也许只有在浏览旅游地图的时候,才能用“小岛”之词来形容它,而倘若站在世界军事地图的前面来审视的时候,我想在一些人的眼里,冲绳肯定不啻于一块大陆。

“冲绳就在基地当中”,冲绳人这样描述自己的家乡,没有基地的冲绳该是什么样的景象呢?冲绳人做着不懈的梦想,我愿与他们一起入梦。

 

    首里城之于冲绳,恰似故宫之于北京。倘若来冲绳而错过首里城,则如去了北京而错过故宫。

    十五世纪初,尚巴志统一了群雄割据的冲绳,建立了“南海中的王国”——琉球王朝,并且定都首里。琉球王朝与当时的中国保持着“进贡册封”的关系一直到清朝的垂暮之年。1872年,明治帝政动用武力把琉球王朝最后一代国王高泰逐出首里城,改琉球为冲绳县,宣告了持续几百年的琉球王国的崩溃,而在此之前,每当中国使节来临,琉球王国最盛大的典礼——受封仪式,便在首里城内举行。

    出于这样的历史背景,首里城完全不是那种以天守阁为代表的日本阁楼建筑,而是效仿紫禁城,处处洋溢着中国城郭建筑的气息。这一点,只要来到城下,我们便可轻易地感受得到。

    守礼门是这座首里城的象征,位于离城门几步之遥的大道之上,曾经是为迎接中国使节的到来而专门建造的,穿过这道守礼门,不远处就可以看到坚实高大的城墙和第一道城门——欢会门。沿着石板条斜坡拾阶而上,依次穿过瑞泉门、漏刻门、广福门……最深最高处便是正殿了——当年琉球王族起居理政的地方。正殿富丽堂皇,龙的雕饰几乎刻满每一个角落。殿前广场铺设着红白相间的石板,据说是当年用于确定文武百官的队列顺序的,给人以庄严肃穆而又高雅华丽的感觉。

    我却在欢会门和瑞泉门之间的一段坡上,看到了几方汉文碑刻,落款分别是清朝的不同年号。碑文苍劲有力,神采飞扬,可知乃是上乘极品,但是文字的笔划处没有任何朱墨涂彩,字随碑石颜色,黯淡无光,与周围的金碧辉煌形成鲜明的对比。

    日本人是不是又在风化一段历史?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首先闪过脑际的竟是这样一个疑念,它一定要让许多日本友人感到愤怒,痛斥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我也不得不警觉:几年来在日的所见所闻所造成的对日本官僚的某种不信,已经顽固地根植在我的深层意识之中了。

首里城无言地耸立着,既像在炫耀着王朝时代的威仪和繁荣,又像在诉说着世事变迁的沧桑和无奈。

 

    关于福建人,在此很想费些笔墨,这是我在首里城史料壁上读到“1392年,第一批闽人渡来”一行文字后萌生出来的欲抑不止的冲动。

    我不知道在其他国家中情况是怎样,起码在这日本,福建人的名声似乎不佳。日本电视中偶尔还有福建人偷渡的报道,这也许很令其他省份来的同胞感到脸上无光。福建人中没有ビザ(日语签证之意的人多,起早摸黑地苦干,几年后讲的还是不太规范的日语,更拿不出《福建人在东京》之类的大部作,他们实在太无声无色,以至于当某些“上流人物”把他们讥为“打工机器”的典型的时候,福建人阵营中甚至还听不到几句抗议的声音。

    可是,此刻当我站在冲绳这座漂浮在大洋之上的海岛,站在这积压穿流了无数历史风云的首里城内,站在这刻画着当年册封使出福州港、闯五虎礁、破浪东来的一幅幅壁画前,浮想千万年来人类群落的流浪迁徙,禁不住双眼潮湿,一瞬之间竟觉得国界、出入境管理,以及ビザ之类的东西是这样的荒唐无稽。当年的福建人和所有流落四方的华人一起,创造了网罗世界的华侨社会,繁荣至今,我不知道当时他们之中有多少人拿了正式的签证,然而正是他们的辛勤劳作,谱写了世界人文史上无法磨灭的可歌可泣的辉煌篇章。

考察冲绳民生状况的最佳去处之一是第一牧志公设市场,这里陈列着冲绳的四季特产和生活百货。我在二楼的饮食场上邂逅了一个来自福建泉州的青年,他的日语讲得如此之好,以至于当他夹杂在许多拉客的店主之间招呼我们入座的时候,起初,我丝毫没有怀疑他是本地的土居。当我们为他的热情所动,坐到他的店铺内的时候,同行的一个细心的日本友人觉察出他的日语与我的有异曲同工般的“外国风味”。攀谈之后才知道他是自己的老乡,来日3年,以优异的成绩从日语学校毕业后,与当地的姑娘结了婚,经营起这么一个小店,并且把它搞得红红火火。我不便在那段最忙碌的时间内一直打搅他,便停了话,看他擦着汗水,手脚麻利地忙着。我也没有问他的名字,可是在离开他的店铺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步履踏实了许多,我实在不必为自己身为福建人而自惭形秽,仍将堂堂正正地把吃苦耐劳当做优点,也不怕被“上流人物”笑作“打工机器”。

 

    这汪汪大海是冲绳宿命渊源的伴侣?还是天生注定的仇敌?抑或是恩怨交织挣脱不破的网呢?

    世人常常以岛国的闭锁排外来描述日本国民性的某些侧面,却无意中把冲绳也包括了进去,这真是个不幸。大海孕育了琉球独特灿烂的文化,孕育了琉球人“四海一家”的思想,比起日本本土来,他们更富于开放性和国际性。早在十五世纪,他们便开始活跃在亚洲、太平洋的贸易往来之中了。海上的船来泊去,割划出琉球时代自己的贸易圈,它的繁荣甚至让后人们用“大交易时代”来称呼这段历史。

    所以,冲绳真应该感谢这美丽辽阔的大海的。

    冲绳的大海真是很美,美得让你不由得不喜欢它。

    穿过系满市市郊的喜屋武岬角上郁郁葱葱的高人一头的杂林,我们便站在海的上空了。天公作美,赠给我们高远和蔚蓝,风也适度,既让我们感到舒适,又能推起优美的波浪呈现给我们,而极目眺望,天也茫茫,水也茫茫,没有海鸟,没有帆影,甚至没有了时间,没有了思考,只有风在一望无际地摩挲。

    湛蓝的海水渐近渐绿,及到俯视身下的岬底,便是碧绿的了,碧绿却又清澈,清澈如流动的玉,流动的玉里,我只想把心整个儿溶融进去了。

    然而……

    然而,我却没有勇气回望那与我一起站在这岬顶之上一起凝视这美丽湛蓝大海的它,缄默无语的它——和平之塔,就在塔身之处,冲绳岛最南端的这里,二战中被登陆美军追赶得无路可逃的住民,跃进了这深不可测的美丽的碧绿之中!

    在日本提起二战,人们首先想起的恐怕还是广岛和长崎的“原爆”,而往往忽略了战争被害更为惨重的冲绳。在那次日本领土内唯一的地上战中,冲绳的风光秀丽的南部被毁为平夷,20多万人的生命把这辽阔碧波也染成了血红!

    大洋上的特殊地理位置,注定了冲绳多灾多难的命运。冲绳划归日本24年后的今天,尽管上至县市、下至町村,全县民众都在强烈要求基地的撤出,而冲绳作为“永不沉没”的母舰的性质却仍然未能改变。

和平之塔就这样与大海默默相对,我不知道其中更多的是眷恋还是哀怨,只涌涨起浓浓的心潮,听友人在身旁唱起那首著名的冲绳民谣——《花》

泣きなさい

笑いなさい

いつの日か

いつの日か

花を咲かそうよ

……

 

    当我作别冲绳,透过机窗我看见翻卷的白云之下,湛蓝的大海拥托着冲绳,如同拥托着绿色的翡翠。心里明白,冲绳为我们解消了东京生活的疲惫和压抑,却又加给我一份挥之不去的,历史的沉重和莫名的相思。

 

                                                   1996.6

 

 

百傲鲨官网:www.bioshark.com.c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