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莲韵
莲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519
  • 关注人气: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年】一只母犬的临终告白【秘密征文•散文】

(2015-06-23 17:23:35)
标签:

宠物

人性

分类: 生活边上


      【编者按】这是一只犬的告白,它在离开这个世界的一瞬,以其无限的眷恋的神情,传递给你它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爱与恨。它是多么信任你!而你, 果真懂了它的心思,懂了它的眷恋,也懂了它的遗恨。这第一“人”称,每一声呼出时,都那么扯动人心。它是多么简单的生灵啊,它的简单就是一种认定,它认定 了你为它的主人,纵然你只有粗茶淡饭,它也会跟定你;它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爱与恨,来源于它本能的判断,它爱这个世界,因为它有一个收养它的妈妈,还有哥哥 强强,它爱这个世界,因为有给它送鸡肝吃的龚爷爷,它爱这个世界,因为还有很多爱它喜欢它,给它笑脸的人。它的恨又那么直接,它恨那个无休止的工地,恨那 个土堆,恨那个修不平的沟壑,当然它更恨那个送走了它和它肚子里的仔的命的侩子手。这恨是那样戏剧,那侩子手竟与杀死它心爱的阿虎的是同一人!读着这样的 文字,我感到了一种弱小,一种无奈,缘何,人们不能给一个弱小的生命以安全?缘何对待这么可爱的生命,有人却露出如此卑劣冷漠的人性?芦汀宿雁的这篇散 文,视角独特,手法不落俗套,以一只犬而告白人们,更让写者深入一只犬的内心,也更能让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我们聆听着,心痛着,也沉思下来。好文,倾情 推荐共赏!问好雁子!期待更加精彩!【编辑:雪飞】

  嘎……飞驰而来的红车,惊起了一地漫卷的尘土,愣神的我一刹那就中了飞旋过来的轮胎的阴招。
  我像颗弹珠,弹了出去。我笨重的小身子在半空中划了一条抛物线,然后,垂直下落,重重地墩在了水泥道上。
  我被撞了,是一辆血红血红的小汽车。一阵钻心的疼痛席卷了我。有无数蜂刺,从背脊向全身包抄过来,最后汇聚于我的腹部。一阵左冲右突的悸动,在我的肚腩里炸开了。
  妈妈,给我一点新鲜空气?喊声骤停,肚腩内又是一阵拳打脚踢。迷糊的我艰难地蜷成一个半圆,护着抽搐不已的肚腩。
  一股浓且咸的味道,在我的口腔里漫延开来。我竟张不开嘴了。
  我的小崽儿,妈妈也想给你们一点空气,但我的鼻、口、耳、内脏……全身的每一个毛孔往外渗血,裹着万箭穿心的疼痛。
  我的小崽儿,是你们,在我的肚腩里抗争。这一刻,你们有多么焦躁,多么不安。母子连心,我知道,你们也一定意识到了命在旦夕。
  乖,不怕!我们在一起。安静吧,我们马上就可以与你们的爹地团聚了。
  撕心裂肺的疼与痛,让我再一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二
  哪来的野狗?今儿个真晦气!满口酒气的浅平头探出窗外,厌恶地扫了一眼气息奄奄的我。他左颊的疤痕又习惯性地扯了一下。
  又是他?一股愤慨由心而生。。满口的血水喷涌而出,差点噎晕了我。
  哼!纵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他。就是他的红车,碾死了我的阿虎,碾死了我小崽儿的爹地。
  谁是真正的爱犬杀手?!我想呼救,我想告诉狗主们,但,我的痛诉只在心里。
  我是孬种,阿虎,对不起。
  我是贪吃的母狗。口腹之欲,让我一时失了心智,我没保住腹中的小崽儿。我的肚腩又不自主地痉挛了一下。
  你有所不知。我的新主是东北人,三餐,不是面饼,就是包子、饺子,间或有几片肉。我可是怀了小崽儿的妈妈啊。
  今天我又冒酸水了。卤鸡肝香气,逼近了我的胃,牵引着我的脚步,我拖着笨重的身子,心急火燎地向小区门口挪去。
  四点半,是龚爷爷喂食流浪犬的时间。过了这个点,就得等明天了。
  我刚站定在红绳线一端,就被一辆斜冲过来的红车撞飞了。
  我太背运了,最骇人的是,竟然又是那个醉鬼开的红车。
  阿虎,是你么?纵然隔着阴阳两界,我还是听到了你的召唤。
  三
  最后的约会?记得,你记得的,我当然也记得。
  那一晚,繁星满天,月圆如镜,正是望月的好日子。
  小区内外,流淌着馥郁的油菜花香,除了孩童嬉戏声,间或几声狗吠。
  牛市赚翻天了,狗友们聊得兴浓,竟不自觉地解了绳套。少了束缚的我们,撒着欢儿,一溜烟就出了小区。
  风儿轻轻,花香怡人,还漫散着各种浑浊的味道。我们趴在一个泥堆旁,头偎着头,享受着美好的日子。
  嘎……一辆红车就杵在眼前。
  汪乌——你惨叫一声,就一动不动了。弹上了半空的我,又直杠杠地软着陆,担在土堆上。
  他妈的!撞鬼了……醉鬼下了车,趔趄地走了过来,用脚踹了踹你。我蜷在土堆上,大气也不敢出。
  他警觉地看了看,拎起阿虎,就塞进了后备箱……
  一缕冷笑,从他左颊的疤痕升起来,狰狞又恐怖。
  汪乌……我哑了声。
  前一秒,我们还卧嗅花香,后一秒,活生生的你,就倏地消逝了。
  撕心裂肺的疼与痛,让我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阿虎,你的死,是一个活的警讯。我们的约会,是浪漫的约会,更是生死的诀别。
  乡村的夜空,闪着鬼魅的光。黑黢黢的田野,低咽声渐起。
  我怔对着空洞的黑,思来想去,狗的祸福,与人类的善恶,有着一种怎样的关联?他们的行为,实在太古怪了!
  品相不好的人,成天喝得烂醉,还飙车?一旦抛了锚,伤人又害己,还有我们这些无辜的生灵,不都是命嘛?
  谁说高知群居的小区,就一定是高素质的人才呢?
  绿绿的田地,变身一幢幢冰冷的高楼。好好的公路,一而再翻修,这里一条深坑,那里一堆废土,乱糟糟一片。
  可恶的土推推!阿虎,你走了。我,我们好冷!
  小白,小白,一眨眼又躲到哪儿了?女主人焦急的呼声越来越近。
  汪乌……飞蹿的我,一下子扑倒在了她的脚边。
  又一身土!她爱怜地抱起了我,轻拍着我。
  一宅就是半月。即使放风,我也怯怯地贴着主人,不敢稍离。
  那不可测的噩运,躲在不远处,伺机就会扑上来。我恐惧。
  四
  阿虎,敏若脱兔,咋就说没就没了呢?
  汪乌。我吠一声,就收住了。我应和着龚爷爷的念叨,只因了感激。可人狗殊途,阿虎的失踪,我却无法告知它的主人、龚爷爷以及那些善待过阿虎的人们。
  龚爷爷是退休教师,儿女不在身边,陪伴他的是一只拉拉。他爱狗如爱至亲,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乐善好施的他,每天都掏出三十元钱,买一袋卤鸡肝,分食给流浪狗们。于是,狗界里,一传十十传百,新城区的狗们无不知晓他的义举了。
  每天四点半,莲荷小区外的菜市场旁,就会上演一幕人狗相亲的场景。
  夕阳西下,一位高而瘦的老人站在一排废弃的农舍前,安静地扳着鸡肝。一群毛色杂陈的流浪狗,它们安静地站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等待着属于它们的美味。
  一个人,一群狗,就那么旁若无人地守望着彼此,静谧,温情,诗意。
  托乡村大迁移的福,女主人一家住进了安置房,而两月大的我却成了流浪狗中的一员。后来,小强强喜欢我,新主人也喜欢我,我就有了自己的名字和一个新家。
  可……我是福薄之狗,再也吃不到女主人的面食和龚爷爷的鸡肝了。
  汪乌……我呻唤了一声,就不再挣扎,闭上了沉重的眼。
  五
  阿虎,就人间蒸发了?
  阿虎的主人是小店老板。她红着眼圈,调出了监控录像,总没寻出蛛丝马迹,叨念了数日,也就不提了。
  一月后,在小店外徘徊的我,一眼就看出了新的改变。那个温暖的居所,蹦跳着的是另一只拉拉。平心而论,它是英气逼人的,也是热情生气的,但我却伤痛不已。
  只有我,怀念我的阿虎。它是一只无畏的萌犬,不但勇猛,还会打抱不平。
  我的命也是它给的。那一回,它从一只狼狗的獠牙下,冒死救下了我。威猛的它,甜乖的我,我们偷偷地好了,我也怀了小崽儿。
  嘁!谁让我们生来就是一只狗呢?
  爱,才刚起了头,它来不及当爹地,就枉死车轮之下。而怀着小崽儿的我,来不及做妈妈,也惨遭不幸。
  我的主人啊,你一定要做点什么,为了我们一家数口的枉死!
  六
  他又一次逃逸了。他油门一踩,红车就越过红绳线,冲进了莲荷小区。
  嗤!绕道缓行,就像聋子的耳朵,摆设罢了。红绳线,警戒线,哪里挡得住这个牛x的魔鬼呢?心眼坏,不善待生灵,活该他光杆司令一个,连家都没有。
  贯通东西的公路,正在翻新。
  主干道两侧,南一堆土,北一堆土,还摆着一些叫不上名儿的工具。一台掘土机蹲在坑沿,守望着它的战果。一长溜的深坑,像开了膛的鱼,散着腥味。
  施工的工人,进出的居民,溜达的猫狗,穿梭的车辆……乱糟糟的双行道,挤成了一条细溜的鸡肠子。
  一乱,就乱出了命案。
  血,好一大滩了!
  哎唷唷……她的肚子还在动呢?
  该是有小崽儿了!它们要呼吸,它们要活着。
  一切还来得及么?没戴项圈,会是谁家的小狗?
  造孽啊!谁,这么不长眼?
  哎唷唷……一尸几命啊!
  一串串的质疑,夹着叹惋与悲悯,从我竖立的耳朵滑过去,飘散在风中。
  时间流淌,鲜血也流淌。
  小白?小白!长声更短声的哽咽,从嗡闹的人群中传了过来。
  一位微胖的女子牵着虎头虎脑的男孩,挤到我身边。
  小白,我的小白!小强强一蹲下,轻摸着我的肚腩,就大哭起来。
  我,我的亲人来了!我缓缓地张开了双目。
  小白,都快临产了!谁,这么狠心?还有点人性没有?我一定要讨个说法,不能这么不了了之。
  呜!呜!呜!可怜的小白,还没当成妈妈呢?强强的圆眼里滚动着热热的水,滴答在我惨白的脸上。
  妈妈,我们送小白去宠物医院吧?
  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女主拨浪鼓一样甩着头,泪如雨下。
  可怜啊,我家小白,良顺得像一只小绵羊,却……
  哎!哎!哎!凄厉的回应后,我抬起无辜的泪眼,感恩地回顾了我的主人一眼。
  半空中,有隐约的亮光在闪。阿虎,摇着花尾,飞着四蹄,冲我而来。
  我嘴一咧,头一歪,闭上了双目。
  我失去了爱,又拥有了爱,还拥有了整个世界。
  我相信,我和小崽儿也会有一个完美的葬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