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壬甲-远水
丁壬甲-远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38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草皮札记5

(2012-05-18 20:29:08)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夜晚安静了下来,赤裸的西大滩显得疲惫,空虚。工地简易的活动房里,工友打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些睡姿应该说是自然优美,有的人口水都流湿了枕头。我们忙碌了一天,现在充实极了。我尽量的克制自己,保持清静的心境。

生活是有诗意的,能激起人的灵性。我的灵性也许不及别人,我急迫地利用灯光下的时间去读书写作,弥补一些差异。我认为文学创作是不能被格式化的,不像代数一样可以用电脑进行套用计算。我所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回忆。慢慢地回放,剖解委曲和温情,捉摸享受亲历的过程。对于某种景或者事,仰视或者俯看,神灵会附于我一种感觉,我竭尽全力地找到一种适合这种感觉的语言记录下来,一字一句的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的斟酌。追求完美的过程是痛苦的,有时会一气喝成,有时会咽在心里好几天,甚至更长,像一根鸡毛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难受极了。最欣慰的是完成一首诗歌之后,品味每一句的分量,像我收获的麦穗,沉甸甸的。看着她有立体感的肌肤,我的眼睛里都藏着闪电。

我们的热情还是寄托在收获上。失去土地的农民,永远也拔不掉农民的皮。为了生计,年迈的父母,新婚的妻子,乖巧的孩了,放下镰刀之后,不敢停息,扛着铁锹劳动在荒芜的西大滩。牵着我们的是一根无形的剪不断的线,只要线一拉,就会抽紧我们的心,我们像铃铛一样就要有响声,送回一些物质和精神的支柱。我们这些农民和土豆一样憨厚瓷实,我们也想改变自己,学说普通话,浓厚的乡音怎么也忘不了,总觉得说家乡话比较简单,随意,省心,不用装。我没有时间去说那些有闲情的人给我们这些打工者的定义,说我们是“农民工”,我只能说他们有学问,他们家都很有学问。我深爱着我们这些乡下人,虽然出生的地域是贫穷的,落后的,闭塞的,这些是事实,不可避讳,内心却好比原始荒芜的西大滩一样,孤寂辽阔。

西大滩,我喜欢这里无名的鸟鹊,宽大的黄昏,草木繁荣的沙滩。我舍不得社会的前进,工业的发展使这片净土成为历史的记忆。我是改变不了现状的。如今,西大滩的原始模样只能靠记忆,越忆越清晰。我的伤感也日亦渐增,机械拱起的土堆,恰似大滩的坟墓。黄昏,我站在坟头,看落日缓慢地下山,远处的山影渐渐的消失在空气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烟雨村庄
后一篇:第一线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烟雨村庄
    后一篇 >第一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