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壬甲-远水
丁壬甲-远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6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银川晚报》:逆流而上的80后文学梦

(2011-09-28 15:53:14)
标签:

转载

 

[转载]《银川晚报》:逆流而上的80后文学梦


http://szb.ycen.com.cn/html/2011-09/28/content_204110.htm

200811月,几位“漂”在银川的西海固小伙子聚集在一起,成立了自发性的文学组织——泥流文学沙龙。无疑,这些写诗或以写散文见长的年轻人都怀揣着文学的梦想,试图以这个沙龙的形式集结在一起,在银川的文学版图留下自己的足印。 200919,本报副刊曾以专版的形式推出了这些80后“银漂族”的文学作品,引起了读者的关注。此后3年间,这些年轻人一边打工,一边尝试着开创自己的事业,同时,继续牢固地捍卫着自己的文学之魂,以闪耀的作品从各个角落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几年间,先后有几位爱好文学的大学生又加入到了这个团体,在如今这个浮躁的追名逐利的社会里,使我们看到文学信仰的力量与不屈从的高贵心灵。 

这几位新崛起的宁夏青年诗人、作家在这个文学实体中,以不定期的聚会相互间给予支持与温暖,在短短的3年内创造出令人惊讶的成绩:刘岳先后出版了《世上》和《形体》两本诗集,而刘汉斌更是用他的植物系列散文横扫国内各大省区级刊物;丁壬甲、王新荣这两位打工诗人,在为生活打拼的同时,笔耕不辍,先后在《飞天》等杂志发表作品;从打工诗人变身成为企业家的屈子信,新诗集《反方向》也正在出版的路上……他们怀着对文学的热情和忠诚,尽管生活的种种压力带给他们责任和苦痛,但是也因此让他们对人生有了深入而全面的感悟。底层生活给他们提供了更为切实、辽阔的写作空间。本期,我们将目光再次对准这个富有生命力的文学群体。

 

刘岳,上世纪80年代生于宁夏西吉,自由职业者,先后出版诗集《世上》、《形体》,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 

 

对于刘岳而言,银川这块他曾经劳苦过的地方,同时在创作上给了他无限的力量。刘岳说他的前两部诗集都是在闽宁镇的戈壁上写出来的,一个从乡村来的穷小子在银川的乡下思考了很多。 

已经有10年写作生涯的刘岳,对时间的长久和作品的不长久有很深的感受,他说这让他无比羞愧、焦虑甚至迷茫,愈加感觉到了自己才学的浅薄,于是写作在10年之后,写得慢了,不轻易写了,也不敢写了。 

“自己幼稚的青春的年龄已经过了,少年的情怀和盲目也悄然丧失,应该有了自己的阅历、经验和知识,有了怀疑与判断,应该有了生命的种种感触。”在刘岳的意识里,诗歌是在生活的土壤里存活和成熟的。“诗歌是草,我就是它的那一块土壤。像农民喜悦着他的老婆孩子热炕头。人生中有许多的成功,写出好的文学作品也是一种成功,衰老可以,但我渴望着收获。”

刘岳的第三部诗集《真相》即将面世。他说诗歌写作已经慢了很多,但是慢了有慢了的好处,他渴望自己的诗歌能写出更多被生活所浸渍的作品。“它可以不著名,不杰出,至少,在我不到百年的生命当中,它不显得轻浮,我就满足了。”

 

刘汉斌,上世纪80年代生于宁夏西吉,供职于银川某种子公司的同时,在平吉堡经营温棚。创作近10年来,以写植物系列散文为主,先后在《北京文学》、《山西文学》、《四川文学》等百余家刊物发表作品,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 

 

过去的3年,是刘汉斌人生中尤为重要的3年,正是他的人生进入狂妄之年的3年。按当下人的正常思维,这个年龄精力应该放在赚钱上。和他一起在银川闯荡的朋友,大都在这3年有了楼房、有了存款,而他,还是和刚来银川一样。虽然生活状况并没有起色,但是刘汉斌已坚信自己离不开写作了。他说如果要赚钱,就不要选择写作,既然热爱着写作,就不要想着靠文学去赚钱。“我的贫困,不是写作造成的,但我肯定,如果没有写作,我活得还不如现在踏实。”

3年来,刘汉斌的植物系列散文几乎横扫了国内知名文学刊物。人怕出名猪怕壮,于是有人说,刘汉斌在变卖西海固的资源,有人说,他的作品模仿刘亮程。而刘汉斌给出的回答是:他出生在西海固,那里是他的根,他的用语习惯、思维方式、写作基础,就很难彻底摆脱根性的气息,所以他会一直写西海固,写那里的一草一木。“说我的作品在模仿刘亮程,这是在鼓励我。刘亮程式的写作,不是一个简单的复制模仿就能达到的;说我的作品和他的作品很像,或许是我们的心路历程相近吧。”

 

马晓忠,上世纪80年代生于宁夏隆德,供职于某电力公司,写作以散文为主,出版散文集《乡路》,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 

 

20091月,马晓忠的散文集《乡路》成为泥流文学沙龙成立的第一份礼物,现在泥流文学沙龙走过了3岁。在这3年里,马晓忠像沙龙里的每一位成员一样在迅速成长。他说,鼓励他成长的因素就是成员的相互鼓励和学习。 

马晓忠笔下的场景,让我们似乎又回到了离别多年的乡村,从那些质朴的文字背后,感受村庄在每一个离开她的人那里的重要性。但是这个写散文的80后,却经常在读刘岳的《形体》,他说读诗歌对写散文会有一定启发。 

散文集《乡路》出版后,马晓忠做过一段时间的反思和自省,他觉得自己的顾虑多了,创作的激情却在锐减。“通过几年的写作经历,对自己的写作也有了理性的认识,题材的单一可能是作品难以突破的一个重要因素,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视角了。小的东西可以注入更多的文学元素使其充满内涵和张力,而大的东西往往缺乏经验和实体又显得空洞和乏力。”他谦虚地说。 

 

王新荣,上世纪80年代生于甘肃平凉,系来银务工人员,打工的同时在田字格上寻找梦想,先后在《青年文摘》、《飞天》等刊物发表散文诗歌百余篇(首),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 

 

近年来,王新荣的文字在区内外的一些重要报刊频频亮相。在经历了一些生活的撞击之后,他逐渐发现,文学对于自己而言就是生活。王新荣认为,不管哪种文体,只要用心写、用感情写,就会写出好作品。 

 

丁壬甲,上世纪80年代生于甘肃庆阳,系来银务工人员,先后在《朔方》、《银川晚报》等刊物发表诗歌作品,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 

 

在西大滩的沙滩上,当一条铁轨穿破黄昏时,一个深爱这里的空旷和寂静的人,正怀着虔诚的敬意试图接近诗歌。这个人,就是打工诗人丁壬甲。在泥流文学沙龙里,丁壬甲是起步最晚但又很有潜质的一位。说起诗歌写作,他告诉记者,自己之所以写诗歌,只是想以自己的视觉和感情记录目光所及的一株草或一只飞鸟身上所具有的诗意。 

从开始学习写作,两年多来,他一直将目光投放到大山的苍茫和草木的生息之中。工地上他苦心经营着打工生活,完工之后他挤出时间来坚持读书写作,工友们看到他床头的诗集,都笑他生错了年代。而立之年,这个每天都在工地上努力打拼的诗人,会偶然出现在市场,为一束青菜跟人讨价还价。他说,生活就是他写作的基础。

 

屈子信,上世纪80年代生于宁夏西吉,供职于某文化传媒公司,著有诗集《带锁的水》、《反方向》,系宁夏作家协会会员。

 

过去的3年里,作为诗人的屈子信一直为生意努力着,但是还坚持着诗歌写作。虽然没有3年前那么炽热,但是他对于诗歌和生活,仍充满着向上的力量。“2011年几乎没有诗歌创作,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打理公司和生活。有时候想,其实工作和生活并不能影响一个人的诗歌写作,但是从当前我自己的实际情况来说,更注重于把大把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从某种情况来说,通过对生活的进一步思考,反而在诗歌上有了更深的认识。虽然没有写作,但在心中的某一个深处,诗歌的力量才是促使我前进的动力。”

 [转载]《银川晚报》:逆流而上的80后文学梦

[转载]《银川晚报》:逆流而上的80后文学梦

[转载]《银川晚报》:逆流而上的80后文学梦

 详见《银川晚报》天天副刊http://szb.ycen.com.cn/html/2011-09/28/node_456.htm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