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壬甲-远水
丁壬甲-远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53
  • 关注人气:8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路上——读丁壬甲的诗文印记

(2010-01-29 17:34:08)
标签:

桶底

诗文

扁担

印记

杂谈

作者:雪玲

http://blog.sina.com.cn/shangyuling2009玉玲的闲暇空间

 

每个人都行走在自己人生的旅途上,每处博客都是自我的歇脚客栈,每篇博文都是行走中留下的脚印。博客的屋檐下,行者来来往往。偶尔与他人邂逅,轻言旅途见闻,闲话世间万象。不觉天已晚人已走,自此是否相见不得而知。时光流转,夜深人静时,当翻阅旧时脚印,却发现重叠着他人影子。这些影子似是轻声一唤,他便会坐在你面前,与你话别叙旧。

 

丁壬甲是谁?我不知道。我在回访他的博客时,看到首页中他的两句独白。第一句:“蓝天下反问我是谁”。开始调子起的很高,我顺着气势向天空攀岩。紧跟一句:“昨天被人遗忘的那个赶驴的人”。从高空直坠大地,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让我突感自已好浅白和虚荣。

 

顺着赶驴人的印迹,我看到了令人炫目的美景。在《我爱你是一种感觉》一篇诗文中,从开始诗行的不太成熟,开始渐入佳境:“如果说大海有多远/我就牵着你走多远”。如果你答应了我对你的求爱/我会把美丽的田园和可爱的小兔/一起交给你饲养”。还没完,诗文继续延伸:“我背起扁担支起蓝天/采来最漂亮的花朵沐浴你洁白的肌肤”。读后,无语。整个世界安静下来。我深信,他的心灵一定受到震颤,才会从心底里开出这样的花:“我背起扁担支起蓝天/采来最漂亮的花朵沐浴你洁白的肌肤”。

 

内心纯净到用扁担支起蓝天,身份真实到蓝天下赶驴的人,这便有了要静读的必要。从2008122日起始点开始读起。从《离群之雁》开始,“弃掉烙印下下久封的历史/割舍昔日的玫瑰/背起爹娘的嘱托/踏上我曾经遗弃的那片茺芜”。一个男儿回到挚爱的热土,心路找到了起程的根基。在《回到老院子》中,那些斑驳的年迈木门内,那些承载着代代祖先梦的荒院中,每当夜幕合上双眼,一个鲜落的青春生命开始坦露灵魂,用黑夜的眼睛照见自己。我便明白,这一行行诗文,是用心力在艰难的生活轨道上溅起的血和泪。在那低矮脱落的墙角处,居然开出花来。那朝露中母亲忙碌的身影,那夕阳下发呆的少年剪影,那田野里全心劳作的农民,那马啼下原野的芬芳,构成了通篇人物的大背景,更加鲜活的衬托出蓝天下那个赶驴的男儿。随着起伏的笔端,他带着读者进入一个散发着原野乡土气息的特定环境里。你看到了一个:青涩岁月中透着潜藏的不羁,宿命的无奈中压着澎湃不甘的他。

 

心路在长途跋涉中,偶尔也会泛起轻快的调子和禅的意味深长。在《两极》一篇中,“对面桌上/两男两女吃着说着/皆欢笑/我这边/两个羊蹄/一瓶啤酒/一个烤饼/打个电话吧/已关机”。好不容易想到一位可以打电话的人,对方却已关机。轻快俏皮的话句中,把自已的心事、无奈及情感的渺茫隐在身后,更加语淡味浓。《水桶》中:“桶丢了/牧羊人跳进山沟里去找桶/圈是桶圈/桶底是桶底/心里空洞的似水桶圈一样/拿起来从这头望到了那一头/羊儿的叫声挂到了山顶上”。水桶破了,倒影着自己的影子与水一起没有了。从桶头看到桶底,看到了自我的内心是空的。心魔没有了,他已不是原来的他。

 

我只是读了他的前尘影事,且也才读了有一半。而那个男儿是否还赶着他的驴儿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一直在走着。就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片刻,他也已走出一段的路程。求艺求生存的寂寞路上,一位男儿正逐渐挣脱身心的锁链,抵达内心的自我。

在路上——读丁壬甲的诗文印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