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进化论错在哪里?(三)进化论与考古学

(2010-02-06 20:20:27)
标签:

进化论

考古学

真理

科学

杂谈

分类: 好文转摘
(三)进化论与考古学

  “进化论”拥护者一直以来都认为“进化论”包含已被证实的理论,但实际上可以说没有一项科研发现能明确证实“进化论”,特别是考古学的“缺环(Missing Link)”问题困扰。因为按照“进化论”的观点,物种之间存在所谓“基因突变”产生的“过渡性生物”,这种过渡需要亿万年(根据科学概论推算)的演化。如果“进化论”是科学事实,那么根据物种进化过程,物种间过渡性生物数量应当十分庞大,并留下数以亿万计的生物化石,而且这类生物化石应该是遍布世界各地并随手可得的考古学证据。

  然而事实上,这样的过渡性生物化石并没有被发现。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古生物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e)、尼尔斯·埃尔德里奇(Niles Eldredge)、斯蒂芬·斯坦利(Stephen Stanley)对世界各地层所发现的化石进行了整体重新评价,得出结论:如果“进化”的要义是解释一种生物可以渐渐“改变”成另一种生物,那么化石证据的最大贡献就是证明了“进化论”没有任何证据。古尔德说:绝大多数生物化石的历史都有两个与“进化论”相矛盾的特点:1)稳定性:这些生物生活在地球上的时候,没有显出任何进化或退化的现象;2)突然性:化石研究证据表明,这些生物物种并非由某种始祖逐渐改变而来,而是当其出现在地球上的时候,就已经是 “成品”了。

  90年代初,中国云南省澄江帽天山发现古老生物化石群,按动物形体构造划分属于“门(Phylum)”一级的动物有50多“门”,比现存的30多“门” 更多,其地质年代经测定为寒武纪时代。无独有偶,1909年美国古生物学家沃克特(Charles Doolittle Walcott)在加拿大哥伦比亚省伯基斯页岩中也发现大量海洋古生物化石,地质年代为寒武纪;同期,科学家在澳大利亚弗林斯德山脉发现埃迪卡拉古生物化石群,地质年代测定为寒武纪。这几次的考古研究,都发现生物种群“门”一级生物比现今多,之后有减无增。

  1861年,福梅尔(Christian Erich Herman Vo Meyer)在德国索伦霍芬(Solnhofen)附近石灰石矿场发现了一块称其为“始祖鸟(Archaeopteryx)”的化石,是一种既有翅膀和羽毛,又有颌骨和牙齿的动物化石。后来又分别在附近不同地方发现了一些这类化石。不过,没有任何化石能证明这些化石鸟与现代鸟有任何亲缘关系,同时也没有任何化石能证明它们的祖先是何种生物。并且“始祖鸟”相同地层中,也发现了典型的鸟类化石,说明始祖鸟同时代就已经有现代鸟类存在;而且“始祖鸟”如果是爬虫与鸟类之间的过渡形态,那么其颌骨和牙齿就应当显示退化趋向,否则又不能发展为鸟类的口器,并且它的翅膀应当比真正的鸟类更为原始,更不成熟,否则它就难以与现代鸟类区分出来;但始祖鸟的翅膀、颌骨俱表现为完美成熟的器官,有良好的功能,这显然是矛盾的。1986年,有些学者研究发现,目前仅有的两个"始祖鸟"化石标本都有曾被人巧妙镶嵌的证据。据说发现者之后私下曾向少部分人承认自己伪造了这些化石,原因是他对“进化论”太相信了。因为实在没有任何其他化石证据能显示这些“始祖鸟”的来源与发展,所以事实上它们在考古界并没有实际意义。这些“始祖鸟”化石在整个生物考古界显得异常孤单,就好象突然出现又突然灭绝的一种生物,只留下残骸证明自己的存在。

  1879年,美国古生物学家马施(Othniel Charles Marsh)发表了马的“化石演变”图片。图片原想表达现代体型高大的一趾马是如何从古代大小似狗四趾马“进化”产生。但图中最初只有腿骨和牙齿,不久却被人为地添加了颅骨,然后被某些教科组织编入教材,作为“进化论”的根据。实际上这幅所谓“始祖马的进化”图片存在明显错误:若小型四趾马曾经存在过,为何只有腿骨与牙齿?仅凭腿骨和牙齿能否推断出颅骨的形状与尺寸?研究还发现,所谓“始祖马”的形态和现代马有很大差别,所以它们是否属于马类都是疑问,最初命名时曾将其归为“蹄兔”类。甚至这些零星“马”化石的标本发现地点分布太广,跨越不同大陆,存在时间互相重叠,说明它们极可能是同时存在的不同生物,并无所谓过渡关系。因为这些错误的存在,“进化论”狂热拥护者一直想要“修正”“进化论”的“圣像”。

  之后,在根本没有发掘出任何真正能被证明的“猿人”与“人猿”化石的情况下,“进化论”狂热拥护者描绘了“古猿进化为人”的过程图。但这张图从头到尾都是这些极端分子的臆想,其中过渡性化石至今一块也没有找到。

  如今在某些博物馆收藏的“古人类”化石,均为一些碎骨,如头盖骨、下颌骨、牙齿等,没有完整的人类骨骼如躯干、四肢等,要证明这些碎骨为古代人类,绝不是简单的年代测定就能得出结论。因此,要想证实这些骨头是人类祖先的化石,极为困难。甚至有些所谓“古人类”的“考古发现”已被证明是骗局。例如发现于法国的“尼安德特人”,经生物考古学家威尔休鉴定,确认为现代人的头骨,是因风湿病和佝偻病产生身体畸形。猿人化石“派尔当人”和“爪哇人”,后来均被证明是人为的骗局。“派尔当人”的头骨经用氟测定法检查,证实是现代人的头骨,曾被人用铬盐染色,并重新埋入地下,以之冒充远古的化石;而与其拼凑在一起的牙床则是一只未成年的猿类颌骨。“爪哇人”的发现者杜波伊斯长期以来一直拒绝将“爪哇人”化石进行年代鉴定,最终于晚年承认,那块头骨实际上属于一种长臂巨猿,股骨则属于人类。1922年有人在美国尼布拉斯加州发现了奇特的牙齿,宣布为猿人的牙齿,五年后掘出全副骨骼,发现这颗牙齿属于一种绝种的野猪。就连中国于1920年至1930年间发现的“北京人”,也在1941年到1945年间神秘地失踪,令人更加怀疑其真实性。

  关于古生物化石年代测定方法,至今没有一个统一标准。根据海水盐分每年增加的速率、世界人口每年增长速度、宇宙粉尘每年落入海中形成沉淀的比率、地球磁场每年衰减程度、石油与天然气在超高压地层下的蕴藏时间,以及活火山喷发后自火山口涌出的岩浆在数小时内形成明显地层……等许多现象表明,地球年龄绝没有 “进化论”者所认为的那样漫长。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实际考古证据能证明人类社会文明超过6000年至7000年(尽管通常认为中国历史文化有 5000年,实际上只有4000多年或者更短些)。为了考古学需要,科学家采取了一种比较折中的地质年代测定方法,一来为了迎合“进化论”者要求,二来相对比较客观,就是现在的“放射性元素测定方法”。例如以化石中铀经衰变为铅的过程(事实上铀衰变的速率并非恒定不变),来鉴定化石或地层的年龄。其实我们根本无法知道在地球“诞生”初期地层中铀与铅各自的准确含量,同时还有来自仪器、样本、外界条件等诸多困难因素限制,放射性元素测定法是十分不准确的。美国阿波罗11号探测飞船从月球带回的土壤与岩石,经几种不同放射性元素测定,分别产生了不同的结果,用Pb(铅)207-Pb(铅)206法测出月球土壤年龄为46亿年,用Pb(铅)206-U(铀)238法测得54亿1千万年,用Pb(铅)207-U(铀)235法测得48亿9千万年,用 Pb(铅)208-Th(钍)232法测的82亿年。对月球岩石测得结果差距更大,分别为70亿年到180亿年不等。有科学家用放射性元素测量法中的(钾)K-(氩)A法测量美国夏威夷水中形成的火山岩时,结果更为离谱,显示其为1亿6千万至30亿年前形成。可见,放射性元素测量方法的准确性是难以服人的,只是因为这种测量方法虽不成熟,但以同样不成熟的方法进行测定,其结果之间可以做比较。如中国澄江帽天山的古生物化石群、加拿大伯基斯页岩古海洋生物化石群、澳大利亚弗林斯德山脉埃迪卡拉古生物化石群……均被测定为据称迄今已有5亿3千万年的寒武纪。事实上这个时间比“进化论”所推定的生命产生时间还要久远。

  最近云南发掘出的硬骨鱼化石,认为是无颌鱼向有颌鱼进化的证据,但其实依旧没有任何其他相关化石可以证明这条所谓硬骨鱼是进化的产物,同样也可以说这条鱼只是许多年前绝种的一种鱼。

  从这些生物化石考古学研究中,我们可以看到:百余年来进化论已经形成一个根深蒂固的庞大体系,牵连着太多人的现实利益,以至于许多“科学家”为了自身的利益,不惜违背职业道德伪造学术成果,如果放弃进化论,很多人将无以为业,所以他们宁愿将错就错,我行我素。但这已经与科学无关,而成为良心与道德的问题了。所以,我们应当采取公正的态度面对所有科学理论,与其相信那些与事实相悖的伪科学理论,倒不如干脆承认自己在大自然面前的无知,从而以虚心的钻研精神,努力研究考证,寻找真正的答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