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进化论错在哪里?(一)进化论与遗传学

(2010-02-06 20:12:06)
标签:

进化论

遗传学

真理

科学

杂谈

分类: 好文转摘
  时下,许多人自恃是 “进化论”的忠实信徒,其实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从未做过任何研究与考查,相当多人是为标榜自己“进步”、“科学”而已,然后用近乎胡搅蛮缠的方式,努力“捍卫”着他们所坚信的理论。但同时,全球也有许多人已经在反省,其中大部分是有着严肃学术态度的科学家,也有不少人发表了各类质疑与批判“进化论”的论文与书籍,提倡世界全民的科学反思。不过我们还是很悲哀地看到,还有无数甘愿自我蒙蔽的人在进行无理取闹般的叫嚣,宣称“进化论”是“符合科学”“符合理性” 的。但是,现代“进化论”真的是正确的吗?它究竟是一个亟待补充与证实的科学猜想,还是被某些势力精心策划的骗局呢?那么就用科学来证明一下,“进化论” 到底是真是假。

  首先从生物遗传学来查证,“进化论”能否经得起考验。

(一)进化论与遗传学

  生物遗传学按其研究问题主要可分为经典遗传学、细胞遗传学、分子遗传学等。经典遗传学创始人是奥地利一个天主教修道院院长格里格·乔安·孟德尔(Gregor Johann Mendel,1822-1884)。孟德尔的红白花可食豌豆杂交实验,也推动了实验生物学研究的发展。该实验证明了生物基因来自其亲代遗传,且有优势基因(显性基因)与劣势基因(隐性基因)之分。1906年,英国剑桥大学生物学家贝特森(William Bateson,1861-1926)提出“遗传学(Geneties)”,遗传学的科学地位正式确立。

  美国生物学家托马斯·摩尔根(Thomas Hunt Morgan,1866-1945)与1910年至1920年间,与学生一起进行了果蝇的实验遗传学研究,发现了伴性遗传规律,以及遗传中的连锁、交换和不分离规律,进一步证明了基因在染色体上呈直线排列,发展了染色体遗传学说,遗传学进入细胞遗传学研究阶段。摩尔根还发现了染色体连锁图,由此确立了遗传基本单位的概念——基因。

  1928年,格利菲斯(F. Griffith)发现了脱氧核糖核酸(DNA)的存在。1938年,英国分子生物学家阿斯波里(William Thomas Astbury)与贝尔(F. O. Bell)用X射线衍射晶体分析法,研究了脱氧核糖核酸的结构。1944年,美国医生艾佛瑞(Oswald Theodore Avery)、麦格理(Colin M. Macleod)与麦卡锡(Maclyn J. McCarty)将脱氧核糖核酸加以分析,证明了生物体遗传物质是脱氧核糖核酸也就是DNA,而非一直以来人们所以为的蛋白质。1952年,美国分子生物学家赫尔斯利(Alfred Day Hersley)用同位示踪法再次确认脱氧核糖核酸也就是DNA,为遗传物质。

  1953年,美国生物学家华生(James Dewey Watson)与英国物理学家克里格(Francis Harry Crick)研究了DNA的化学成分,并通过对DNA的射线衍射晶体学资料分析,提出了划时代的DNA分子“双旋(Double Helix)”模型,解开了DNA结构与遗传讯息复制的奥秘。

  1966年,美国生物化学家尼伦伯格(Marshall Warren Nirenberg)与霍兰纳(Har Gobind Khorana)发现了细胞中的信息核糖核酸(mRNA)。研究发现mRNA在DNA遗传复制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通过对DNA的研究,基因的本质是核酸(Nucleic Acid),核酸可分为核糖核酸(Ribonucleic Acid,缩写为RNA)和脱氧核糖核酸(Deoxyribonucleic acid,缩写为DNA)。除部分病毒的遗传信息基因位于RNA,其他所有生物的遗传信息基因均位于DNA。根据RNA的分子结构与作用,分为核糖体 RNA(rRNA)、信息RNA(mRNA)与转移RNA(tRNA)。DNA在遗传过程中,携带生物遗传信息,是生物遗传的主要物质基础,必须通过 mRNA,将亲代DNA模板上的核苷酸排列顺序准确转录成mRNA,才能使DNA中的遗传信息传递到mRNA分子中,然后mRNA成为子代生物体蛋白质的生物合成所需的直接模板,指导生物体蛋白质合成,此过程称为遗传信息“翻译”。

  1927年,美国分子生物学家伯格(Paul Berg)等成功地实现DNA的体外重组分子研究,开创“遗传工程”学科,遗传学研究进入分子遗传学时代。

  1977年,科学家发明基因工程,2000年6月26日,国际科学集团组织建立的《人类基因计划》合力完成了人类基因密码的谱写工作,包括美、英、法、德、中、日等国许多科学家参与了这个跨世纪的“大科学”研究。其中,中国科学家负责1%的工作任务,研究人类细胞22对基因中的第三号基因染色体的 3000万个碱基。

  这些研究结果,表明了“遗传”在生物种类中不可取代的作用,遗传的本质是维持一种族的生物存在与延续的根本,它不是抽象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规律,没有遗传,生物就不能繁衍生息。科学证明,一个最简单的细胞,也要先产生2000种不同的蛋白质,才能建立和维持它的生命;一个生物体中有千万种不同的蛋白质,每一种蛋白质都是由成百上千种不同类型的氨基酸分子串起形成。一个细胞要想从没有生命的水中“进化”生成,都已经是天方夜谭,何况细胞“进化”成有思想的人类?

  1953年,米勒(Stanly L. Miller)-尤列(Harold Urey)实验(Miller-Ureyexperiment)中,米勒根据亚历山大·欧帕林(AlexanderOparin)与J.B.S.霍尔丹(J.B.S.Haldane)的学说,在拟定的气体模拟太初大气与拟定的液体模拟海洋中,加入电火花模拟闪电,产生了极少量对生物有意义的氨基酸和一些细胞中可找到的小分子,曾轰动一时。但接下来的长期实验却证明了这个实验无法解释生命的产生,因为仅仅是少量氨基酸和小分子,根本不能构成生命。同时必须看到,自然界不具备实验室中所预设的条件。几十年后这个实验被彻底否定了。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只要将仪器装好,其他的就容易了。”(参考图1)

进化论错在哪里?(一)进化论与遗传学

  英国天文物理学家兼数学家霍伊尔(Fred Hoyle,1915-2001)将生物化学研究资料的数据拿来计算,发现若单从22种氨基酸,仅凭偶然机会演变成生命所需的2000种蛋白质,其概率为10的 40000次方分之一,最少需要10的40000次方年的时间。德国化学家艾根(Manfed Eigen)说,一个普通基因平均有221个核糖字母,若让四个核糖字母(A.C.G.T)胡乱串联,碰巧生成一个特别基因的可能性是多少?如果第一个字母是A,其可能性是四分之一,若前两个字母为A.T.,可能性为4的平方分之一,依此类推,要221个核糖字母全部正确,可能性为4的221次方分之一,可以写作10的133次方分之一,即十万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分之一。这使得生物“进化”的过程极其缓慢,准确率降低到近乎不可能,其记年单位不应当是10万年,而应该为万亿亿亿……年。

  中国基因研究通过对人类侏儒症的临床研究发现,侏儒症的成因是人体染色体基因遗传转录过程中发生基因突变导致其中一个碱基缺失,从而使蛋白质合成模式出现错误,造成人体结构畸形生长。但有些基因突变病症个体在下一次DNA转录时又会自我纠正,按照正常顺序排列,避免子代个体基因再次突变,这就解释了为何亲代为先天聋哑人而其子代为健全人。

  一系列对DNA的研究数据表明,所有个体都具有明确的遗传基因特征,以及与亲代保持一致的基因信息,以确保其种族在繁衍过程中的纯一性。从基因遗传规律可以推出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无论可食豌豆开何种颜色的花,可食豌豆的亲代都必须是可食豌豆;同样,不管人的后代是纯种人还是混血儿,人的亲代都必须是人,而不可能是猿。同时,任何生物的基因突变所带来的后果,非但不是进化,反而产生缺陷,就如实验室内人为“精心培育”造成基因突变产生的四翼果蝇,很多人用它证明进化论的可行性,然而这只四翼果蝇由平衡器“进化”的一对翅膀并没有飞翔肌肉,所以它根本就不能飞行,是一只“残障蝇”。除此之外,自然条件下没有实验室那种可以随心所欲控制的环境条件,生物体产生基因突变的机率极小,因为遗传规律对生物体基因突变有强大的“限制”,基本遏制了基因突变的可能性。

  根据“进化论”理论阐述,生物起源于遥远的历史中海洋里“碰巧”形成的一个单细胞。除非上古时代生物遗传不遵循如今被科学所发现的生物遗传规律,否则水生单细胞只能“复制”自己繁殖为与自身相同的单细胞生物,并且稍有基因突变就将夭亡而不复存在,那么现今世界的生物界只可能是无数个生活在海洋、江河中的单细胞生物甚至它们连陆地也登陆不了,也就不可能有如今复杂多样的动物、植物与人。

  “进化论”提出,生物后天习得并巩固的经验,也可通过遗传给其子代。某些“进化论”狂热分子进而提出“劳动创造人”的结论。科学家针对该理论进行实验,教会狗一些简单的算术,结果其子代并没有算术的技能,科学家连续教育了数代,其下一代仍旧不会算术;科学家又将实验鼠的尾巴切断,结果繁衍了数十代,子代鼠的尾巴依旧还是同数十代前的亲代一样长。这个实验推翻了生物后天习得经验参与遗传的理论。此后,“进化论”狂热分子将该理论从“进化论”中删除了。

  “进化论”认为生物体有一个始祖型,其肢体以一个先存形式构成并发展成不同生物的肢体,将其解释为“后代渐变”。现代基因学研究已经证明,虽有相似基因 Distal-Less基因参与了如人手臂、兽前肢、鸟双翼的合成,但它们绝非同源,同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生物肢体“渐变”的中间环节存在。基因学完全否定了“进化论”的“同源”假说。可以肯定的是,“进化论”的这个观点无疑是受了人手、兽足、鸟翼等外形上的蒙蔽。

  现代科技已经能通过DNA分析法测定一个孩子的亲生父母是谁,同样也能够用DNA分析法测定人类与猿猴是否有“亲戚关系”那么,人类与猿猴的基因一样么?基因研究发现,各种生物的基因都不相同,人的基因与任何动物、生物的基因也不相同。尽管生物都是由蛋白质组成,却按照各自不同的形式存在,遵循各自的遗传信息。越种繁衍的生物,其遗传信息被破坏,无法继续繁殖子代,如驴与马杂交产生的骡子、狮与虎杂交产生的狮虎兽、鲤鱼与鲫鱼杂交产生的金鱼等。

  其实从以上这些遗传学研究证据,已经完全可以推翻“进化论”。还有一些有关人类遗传信息的研究,分别为科学机构针对女性与男性的基因型染色体的单独研究。1987年,《自然》杂志刊登了美国三位遗传学家卡恩(Rebecca Cann)、斯通金(Mark Stoneking)与威尔逊(Allan Wilson)的研究报告,通过研究一种直接有母亲传给女儿的DNA入手,研究不同民族、种族的妇女基因,如高加索人、非洲人、亚洲人、印第安人、澳大利亚土著人、新几内亚人等,发现所有女性的基因都通过同一种遗传族谱,这说明不同种族、民族的妇女具有亲缘关系。1995年,《科学》杂志刊登美国耶鲁大学、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一群科学家的研究成果,通过直接由父亲传给儿子的Y染色体着手,研究采自全球各民族男性Y染色体样本的“ZFY”场所,进行对比分析,在预计本该出现至少两万多种不同类型的情况下,却表现了出乎意外的一致性,研究结果是所有样本没有任何差异。这些数据表明:现代人有一个距今不远的共同祖先。美国遗传基因研究的一份报告证明,在通过对欧洲1007名男性的Y染色体研究,从基因角度看,他们根本就是兄弟,说明基因不受国界限制。尽管科学家并没有直接宣布“人类始祖”亚当与夏娃的存在,但这些研究证据却从遗传学的角度推翻了“进化论”。

  不仅如此,人类遗传信息科学研究的结果,也提醒人们,特别是某些种族分裂主义者:全人类都有血缘关系,民族与民族之间没有优劣差别。

  在如今注重“证据”的时代,要证明一条科学理论的真伪,必须通过客观的研究与实验,以及对研究数据的客观科学分析与解释。在“‘进化论’违反了生物遗传规律”这一事实面前,我们是该相信已经被发现的遗传规律,还是该相信违反了遗传规律的“进化论”假想呢?

  古语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既然我们现在还无法研究发现出生命的起源,那就大大方方说“不知道”好了,何必要编出一个违背真正科学的假想理论,欺骗自己相信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又能是什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