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湖山岁月,写家春秋——老舍在齐鲁大学(之一)

转载 2015-04-17 01:16:13

 

                          一、那个夏天老舍到了济南​​

 

      民国十九年仲夏,济南老火车站外,晴空下骄阳似火,广场上人影稀少。只有两三辆人力洋车,停在树荫下乘凉。此时的济南老火车站是指津浦铁路济南站。1937年日本鬼子进济南之前,津浦路与胶济路济南站还是相隔百十米的两个车站。津浦铁路济南站时为亚洲最大火车站,有远东第一站之称。车站为德国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建造于1912年,是一组美轮美奂的哥特式建筑群。当年的北京前门站和大上海火车站与之相比,还要略逊一筹。

       车站乘客稀少是年头不好,正值兵荒马乱。民国十九年即公元1930年,是年中原大战爆发。山东与河南是主战场,济南则为必争之地。当时阎系是傅作义的军队。傅作义部沿津浦线东进,于6月25日攻占济南,蒋系蒋光鼐部发起反攻又于8月15日占领济南,晋军狼狈渡河北撤。在拉锯战期间济南府曾多次戒严。又据史志载:7月27日济南大风雨,马路水流成河,房屋倒塌上千间,居民登城避水。

        你想,在这炮火连天之际,火车竟然照样跑,在今天看来,已是奇闻。但即便如此,又有多少人甘愿冒枪林弹雨,置生死于度外,有雅兴到泉城济南一游呢?然而凡事都有例外,毕竟也有大智大勇欣欣然而来者。

        话说当那座伸向蓝天的大钟楼的大圆盘钟,其时针指向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一辆津浦列车吐着白烟徐徐到站,随后一股人流从六道门出站口涌出。随着出站人流,一位身材不高,30岁左右,着西装礼帽,戴金丝眼镜,清瘦而精干的文人,手提一个行李箱,缓步走出站外。正待他举目四望时,立刻就有一群车夫围上来,争着兜揽生意。更有一位车夫捷足先登,二话没说就把行李抢过来搬到自己车上。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文人随口报了个价。车夫看出了客人的穷酸,二话没说又把行李扔下车来。正僵持不下时,接站的朋友坐着马车赶到了。此客人并非别人,正是“幽默写家”老舍。

       作家老舍不称作家,而称之为写家。写家满族正红旗人,本名舒庆春,取字舍予,常用笔名老舍。这是否有“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之意?有人云此,甚为牵强。究竟如何,不得而知。曾有人同他开玩笑,出了个谜语给他猜:“好施不倦——打一作家名。”老舍说:“不对,这只能猜老捨。”

       雇辆马车来接他的人,是齐鲁大学代理校长,原齐大文理学院院长林济青。作为发表在齐大月刊上的《一些印象》之一,老舍在《到了济南》一文中写了他初到济南的印象。其文曰:“到了济南,这是头一遭。挤出车站,汗流如浆,把一点小伤风也治好了,或者说挤跑了;没秩序的社会能治伤风,可见事儿没绝对的好坏;那么,‘相对论’大概就是这么琢磨出来的吧?”自然这是幽默写家所写幽默小品文,切不可刻舟求剑胶柱鼓瑟,看得太实。写家老舍坐上林济青雇来的白马宝车,一路颠颠簸簸向城南关齐鲁大学校园奔驶而去。

       老舍以《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三部长篇小说登上中国文坛。此时刚刚由海外英伦三岛归来不久,回到阔别六年的故乡北京仅仅住了三个月,便即刻启程南下,应邀来到济南,执教于齐鲁大学。

       老舍之所以匆忙前来,是为救火而来,为解齐大之危而来。原来,由于齐鲁大学向南京教育部申请立案受阻,从而导致校园内学潮工潮迭起,此时齐大文理学院已经停课长达半年之久。此番前来解难济困,担当救火队员者并非老舍独身一人,而是共有六名京城学界名人同时被林济青聘来。故而诸位名人到来后均担任了文理学院各学术要职,

       其中郝立权(字炳衡)出任文学院国文系主任、王长平(字鸿猷)出任教育系主任、陈祖炳(字文彬)出任理学院物理系主任、谢惠(字凝远)出任化学系主任,舒舍予(老舍)则被聘为齐大国学研究所文学主任,并兼齐大学术期刊《齐大月刊》编辑部主任。

      六人之中除老舍为新文学作家外,余则均为知名学者资深教授。其中四人为留欧美博士。如王长平(1889—1962),山东泰安人,宣统元年第一批庚子赔款留美生,入美国密歇根大学教育系修习,1914年获哲学博士学位,为清末中国留美博士第一人。来齐大前为北平大学教授。

       又如陈祖炳(1890—1963),湖北江陵人,德国柏林大学原子物理学博士,受业于著名科学家爱因斯坦。曾为中国核工业部原子能研究员。来齐大前为清华大学教授。再如余天庥(1896—1987),广东人,美国克拉克大学社会与国际学博士,为中国社会学开先河人物。1949年移居美国,曾任美国总统卡特的顾问。来齐大前为湖北中山大学教授。谢惠,字凝远,浙江绍兴人,留美化学博士,来齐大前为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郝立权虽非留美博士,但早年北大国文系毕业,黄节(黄玉昆)弟子,为章太炎再传弟子,在古文学上深有造诣,也绝非一般人物。来齐大前为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

       这个强大阵容远较,就实现了齐大文理学院的改朝换代,打破了以往多由洋人把持学术要职的一统天下。

       然而林氏有何神通能一口气请来这么多学界顶尖人物呢?

        原来这位林代校长上任之后,不知通过什么关系说服了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从“燕京—哈佛学社”申请到一大笔美元。他先是用这笔巨款为齐大图书馆购置了数万册文史古籍图书,成立了一个齐大国学研究所。其后即逐一登门拜访把六位京城名人恭请了来。因这笔款子是专款专用只能用之于中国古文化研究,所以老舍等人均算齐大国学研究所的研究员,诸公之薪水即从研究所经费中开支。但国学研究毕竟非写家老舍之所长,加之在此辈人中数他资历最浅学历最低仅为北京师范毕业,难免要受到文学院同仁中的微词,这也为她1934年秋愤而辞职离开齐大埋下了伏笔。

      当年齐大文理学院坐落于圩子墙外齐鲁大学新校园内。校园阔大幽邃,树木葱茏、洋楼参差,十分典雅漂亮,被老舍称为“非正式的公园”。齐鲁大学由英美加三国基督教会联合创办,这座齐大新校园投巨资兴建于1917年,时有“华北第一学府”之美称,与燕京大学并称为“北燕南齐”。老舍来到齐大校园时,学校还没有开学,正在暑假之中。

     老舍在《暑假中的齐鲁大学》一文中描述了他看到的情景。开头即说:“到了齐大,暑假还未曾完。除了太阳要落的时候,校园里不见一个人影,那几条白石凳,上面有枫树给张着伞,便成了我的临时书房。手里拿着书,并不见得念;念地上的树影,比读书还有趣。“文中曰“真静。往南看,千佛山懒懒地倚着一些白云,一声不出。往北看,围子墙根有时过一两个小驴,微微有点铃声。往东西看,只看见楼墙上的爬山虎。叶儿微动,像竖起的两面绿浪。往下看,四下都是绿草。往上看,看见几个红的楼尖。全不动。绿的,红的,上上下下的,像一张画,颜色固定,可是越看越好看。只有办公处的大钟的针儿,偷偷地移动,好似唯恐怕叫光阴知道似的,那么偷偷地动。”

       林济青把老舍接到齐大后,把他安排在文理学院办公楼二层上住。二层楼楼梯东边是校长院长办公室,西边一半做了教员单身宿舍。老舍就住在西南角第一个方面。文中所叙正是他推窗而望所见。

        1930年10月10日《齐大月刊》第一卷刊出《新职员之介绍》一栏,对老舍做了如下介绍——:“舒舍予,北平人,北平师范毕业,曾任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华文教师,现任本校国学研究所文学主任兼任文学院文学教授。”

      过去曾有研究者说老舍初到齐大为“副教授”证明此说不确。《齐大月刊》第一卷还介绍,齐大国学研究所分设中国哲学、史地、文学及社会经济四科,每科各有主任一人。此时老舍是身兼三职,既是国学研究所文学主任,又是文学院文学教授,还兼编《齐大月刊》任编辑部主任。由此亦可见,齐大代校长林济青对老舍是十分器重的,两人的关系十分亲密,非同一般。

     作为新文学教授,老舍将在文学院开设四五门课程,给这个古老而守旧的教会大学,吹入一股清新之风,搅动一池春水。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鍗婃箹灞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713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