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733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炸鱼》

(2015-01-14 20:24:41)
标签:

情感

分类: 《鲍坪》
炸鱼

来源:中山日报 2015-01-04 第 7293 期 A3版  发布日期:2015年1月4日  
《炸鱼》
资料图

    像小溪这么小的河沟沟,是犯不着用炸药来炸鱼的。至今我都弄不明白当年青龙河那个炸鱼的怎么还要用炸药,大材小用不说,自己的一只手也给弄没了。据说是导火线点燃后时间太长,结果炸药包还未来得及扔出去就爆炸了。炸鱼的人因此成了“一把手”,这是乡人作践人的一种说法。如果一只眼给弄没了呢?便是“一只虎”。那个在清江炸鱼的同班同学老爸,尽管也将自己弄成了一把手,毕竟人家炸回了好多好多的鱼。那些鱼就是我们说的真正的鱼,最重的一条居然有几十斤重。记得有次回家从下都坪路过,看到那条在街边摆卖的大鱼,将我吓了一跳。想不到可爱的小鱼儿一旦长大到一定程度,其面目就变得如此狰狞。历经世事沧桑之后,我算是明白了许多事理。我们的童年时代何尝不是如此?谁敢说现在的自己依然像童年时代一样干净?而童年的阴影却又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就像那对死不瞑目的眼神,致使我此后有机会吃鱼的时候,从未敢吃过鱼眼,那里面蓄满了年少时诸多影子的我啊。
    高中毕业那个漫长等待的假期,天气火烧火燎般炎热。苞谷尚未到收割时节,家里油星子都没了,便邀同屋么么去清江炸鱼,如果运气好点,保不准还能赚点小钱,为父母多少分担点相思油盐的疾苦。此前的我还从未下过那深不可测的清江,最多也就在粟谷坝河里畅游过而已,而仅有的那次清江之行,却又差点让清江的水神给收了回去。看似平缓的清江,实际上暗含着汹涌的激流,将我猛往死神的边沿推去。我内心十分清楚,如若被推进那黑黢黢的长潭,那便是我此生的葬身之地了。求生的本能激发了我潜藏的所有能量,以我平常惯用的狗刨式,泅到了清江野三口对岸。毫无任何力气的我在沙滩上暴晒了半个小时后,不得不又以同样的方式回到原地。只有那里才有唯一的一条小路能去到枝东河我表叔家。
    这亲戚一走动,很自然就更亲近了。表叔家并没有我想象般富有,相反对我有着不大不小的打击。这在我看来非常的不可思议。一个靠放排为生的家庭,至少也要过着人前人后人上人下的生活,很显然他家与我家并没有什么分别。那条我和么么一起还有表叔帮忙才炸到的唯一的一条鱼,在成为那个荒月里在表叔家做客唯一的一道荤菜的同时,也成为我此生记忆里无法抹去的一道炫目彩虹。
    二十几年前狭窄激流的清江,在经过隔河岩等几个拦河截坝工程之后,已然变得极度平缓,水位遽然上升了数百米。原来靠近清江沿岸一带的住户全被移民,而我表叔那个家族自然首当其冲不知移到何方何处。表叔已然作古多年,表婶尚在否?几个表伯他们情况又如何?
    人生就是一次路过。我在那个特定的时候,因为炸鱼,曾经路过表叔家门口,表叔也因为放排,曾经路过我家门口。然后,我们从此别过,就是一生。□谭功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