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了安妥个人的灵魂》

(2014-12-25 14:07:33)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为了安妥个人的灵魂(图)

2014-12-07 09:03:13 来源: 中安在线-安徽商报(合肥) (作者:李德南)
  读谭功才的散文集《鲍坪》最大的感受是,这是谭功才写给自己的书,更是他写给故乡的书。在今天,故乡已经成为一个奢侈的词,思乡则是一种奢侈的念想。故乡往往是跟乡村有关,而乡村正在沦陷,正在消失。如今,“乡关何处”已成为许多人共同的精神难题。作为一位有乡土情结的作家,谭功才对此感念至深。在《鲍坪》里面,他主要想做的,正是带着深情回望自己的故乡鲍坪。鲍坪是一个小地方,不知道地图上能否找到,然而,对于谭功才来说,它恰好是个人生命的大地方,是生命的原点,甚至是世界的中心。

  首先值得注意的,是这本书的视角。鲍坪是谭功才的故乡,在写作的时候,他已经离开鲍坪,来到城市生活了很长时间。这里面既有空间的距离,也有时间的距离。这种距离感,为故乡的书写营造出独特的张力。而与这种张力相对,谭功才在写作的时候是带着双重视角,一是少年的视角,再有就是中年的视角。虽然是同一个人,但少年的眼光和中年的眼光差别是非常大的。少年的谭功才,倾向于用天真的、好奇的眼光看待世界,由此而复原的世界,往往是非常有趣的;中年人的眼光,总是比少年的要复杂,所看到的或许更深远,不局限于表面,可是往往也更世故,带着哀愁,是沉重的,不那么有趣。

  这两种视角的交叉运用,在地理篇和人物篇当中特别精彩。比如《灯盏窝》这一节,谭功才写到小时候去上学经过灯盏窝的情景,“那时日子虽清苦,倒不怎么觉得,最怕的就是违反纪律被老师留堂,一个人走在两头不见烟火的灯盏窝,心里就咚咚跳个不停。灯盏窝杂木丛生,四处黑影憧憧,略微能壮些胆的,是坡下远处的几星灯火,却远远不能与近处隐在丛林烂岩中的坟墓相抗衡。心虚极了,拼命唱起老师教的歌,脚下忽忽生风,但始终有一无形鬼魅跟在屁股后面,你快它快,你停它停。平时要十五分钟才能走到鲍坪的,竟不用五分钟,等飞奔至灯盏窝边缘时,忽然想起前不久另一班的一名同学因患脑膜炎而死,就葬在头顶悬崖下的灌木丛中,平时他那美好的形象一下子变得面目狰狞,青面獠牙,叫人浑身打冷战,甚至连汗毛都竖了起来。最后不知怎么逃到家。”

  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散文文字,率性,自然,真诚,没有丝毫的做作,而且非常精确地表达了人物的感受。的确,在少年的眼中,清苦的日子并不必然导致痛苦,因为刚在眼前展开的世界有那么多的事物在吸引着他。他很容易从身边的事物中得到快乐,当然,这时候他也特别敏感,情绪多变,容易对世界感到恐惧。在我刚才摘引的这段文字里,谭功才写到黑夜走路,“四周黑影憧憧”,又有坟墓,心里又想到鬼影,再想到不久前死去的同学,以及他那美好的形象开始发生变形,包括作者承认自己是害怕而逃到家……所有的这些细节,都非常真实,是孩子的典型心态。

  谭功才在这本书中写出了鲍坪的地理、纹理与情理。整本书一共分为四个部分,分别为地理篇、人物篇、风俗篇与风物篇,还很好地处理了个人经验与公共经验的关系。谭功才在“后记”中多次谈到,写这本书最重要的一点,是为了“用文字赎罪,用真诚的忏悔皈依”,是为了安妥自己的灵魂。他会注重写个人的直接经验,通过许多独特的细节来告诉大家鲍坪对他的意义。这本书的结构和体例,有点像地方志,但它首先是私人意义上的地方志。

为了安妥个人的灵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