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谭功才
谭功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051
  • 关注人气:2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后记》

(2013-05-07 15:16:32)
标签:

文化

分类: 《鲍坪》

后记 

《鲍坪》是我人生中比较重要的一部散文集。

同许多作家一样,我是从诗歌入门踏上文学创作之路的。黑暗中,许久都在诗歌边沿摸索前行,直到1997年的一天,才找到一种更为适合自己表达方式的文体——散文,来抒发自己的情感,来安妥自己的灵魂。

那一年,生我养我的母亲身患绝症离我而去,而我这个不肖子不仅未能在病床前长时间守孝,包括上路时我也未能送她最后一程。那个时候,我正在南国一隅挣扎着与命运抗争,每每想起母亲短暂而酸楚的一生,我眼里总是湿湿的。不知道在梦里究竟哭醒过多少次。每次醒来,枕边都要濡湿一片。我也不知道那段时间是怎样捱过来的。实在悲伤极了,就用文字来疗伤。《那一片青青的漆树林》《情系折耳根》等怀念母亲的散文,正是和着血与泪水浸染出来而安妥自己的灵魂。母亲写得多了,便发现自己原来是如此深爱着我的鲍坪。特别是年过不惑之后,愈来愈感到自己正在与故土渐行渐远,及至近年,父亲和岳母又相继过世,那种莫名的感伤时时袭上心头,于是,一篇又一篇关于鲍坪的散文不断在我笔端下流淌出来。我的灵魂得以一次又一次地被刷洗,从而使身在他乡的疲惫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抚慰,游荡的灵魂也得到了最大限度地安妥。

从安妥自己的灵魂出发,抵达的必然是一方圣洁的厚土。写作过程中也就少了束缚和倾向,一任情真意切泼洒在那方令我纠结的黑土地上。语言上似乎显得较为随意,极像和父老乡亲们围坐在火塘边日白煽经,一不小心就将我的村像和屁股裸露在父辈眼皮之下了。这并不紧要,故土看着我长大,在他们眼里,我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及至长大,我又变成了一名背叛泥土的游子,与他们渐行渐远。为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更是为了践行自己孝顺父母必须厚养薄葬的诺言,父母临终时,我这个不肖之子一次也不在身边。故土是有一万个理由用唾沫和口水将我淹死,哪里还容得了我在他们面前故作高深?

唯有用文字赎罪,用真诚的忏悔皈依。我深知,故土发自内心是期盼孩子离开的。未有离开,何谈归来?又何谈离开后的思念以及归来后的相拥而泣?唯有贴紧泥土,贴紧大地的胸膛,和着泪水为故土写下这泥土般的文字,抒发我内心对她那一拨又一拨剪不断理还乱的离愁。

对于鲍坪,尽管她曾给我少年的天空蒙上过一层迷茫云雾,让那个贫穷而懵懂的少年一度对未来迷惘不知所措。也许是因为距离了她,鲍坪才显得如此美丽。因为距离,让我在另一种文化的烛照下才得以真正体会背叛泥土的伤感和不安。许多个一如现在这样的时刻,在南国一隅的我,深深依恋着那一方纯净的水土。离开故土越久,对她的感情越浓,对她的依恋愈深。这一坛尘封经年的老酒啊,就将我无数次灌醉在梦魇里。

离开鲍坪二十多年,我回去的次数总共怕也就十次八次,每次的理由却几乎惊人的一致:不是母亲病危就是父亲病重,其间还夹杂着我父辈这根藤子上所有长辈甚至平辈。无论他们之中谁先走一步,我都能明显感受到故土正在与我渐行渐远。我与他们都在向着相反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向缥缈和虚无。

鲍坪那么真实存在于我内心,也许正是因为她曾给予我的种种辛酸的记忆。这不是母亲本身所能决定的,就像我是他们的基因,一样不是我能决定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爱她,不断地爱她。唯有热爱,才有真正意义上的故土,你的生命才有可能因此而精彩。

我的爱便化作了这辑泥土一般芬芳的《鲍坪》,尽管我也曾几易其稿,其中有昌祥兄的字斟句酌,有马拉兄大刀阔斧的修改和每一个篇章优美的序诗,也有余丛等诸多文兄的建设性建议,湖北书法名家向大志题写的书名,还有本土年轻画家贺学宁唯美的插图等等,让我看重的《鲍坪》有了她应有的高度,但我知道前方更高的山头正期待我去征服。我是鲍坪的儿子,血管里突突奔袭的血液,正是秉承了他那倔强个性。尽管内心深埋了滚烫的岩浆,但我依然会用一种细水长流的方式,一线一线抽丝剥茧,回报我的源头。同样要感谢那些在我散文写作道路上不吝赐教的师长和朋友们,就像有人说我和马拉是如此那般好无非功利性在作怪。的确如此,那个时代那种窘境造就的所谓作家的我,放在当下许多优秀写手们面前,显得是如此这般地浅薄和无知,除了自身的努力,就只好打他们的主意,从中汲取到更多更优秀的东西。

这本薄薄的小书,若能带给与我有着相同背景和经历的同道中人一点小小的情感上的慰藉的话,那就非常感谢了。同时,也将此书献给与我不在同一个世界的父母。这也是我爱你们的一种表达方式。《鲍坪》不是我此生最后一部乡土散文著作。鲍坪给予我的远不止这些,囿于阶段性表现力度以及自身的学识,还是先将另一坛老酒尘封慢慢发酵吧。

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川鄂先生在百忙中拨冗欣然为本书作序,这份情我将铭刻于心,唯有用越来越成熟的文字来报答先生的提携和厚爱。

最后要特别提到的是,书中涉及个别隐痛,非本人所愿,只是为了真实记录现实生活,还原鲍坪的原生态。我只想再说一句,我是爱你们的,永远。

本书最终得以顺利出版,得到许多倾情文化的儒商朋友大力支持,在此特别鸣谢。他们是鲁云全、郭峰、李用、谭先培、刘长青、李鑫、黄海森、陈彪、田梦泉、周元昌、刘相明、徐向东、熊斌华等,我和我的这本集子将永远铭记你们的情谊。

 

2012.04.28凌晨 竹林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